笔趣阁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热门推荐:
    鲜于老头现在很是生气,他非常的愤怒,而一个愤怒的人,总要找个东西发泄一下才行,而眼前的两个小仆人,便是最好的发泄对象,另外,这两个倒霉蛋也不算冤枉,鲜于顺一直不学好,与这些仆人配合也是密切相关的,若是鲜于顺的跟班个个都是正直的人,那鲜于顺也就坏不了了。

    “给你们两个一个机会,说吧!春光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打架?”

    鲜于老头强忍怒气,开口问道。

    他非常了解这些奸仆的个性,不狠狠的打一顿是不会说实话的,但他还有一点耐心,他可先看这些家伙表演,然后打一顿,若是不说实话,那就再打一顿,直到他们说出实话为止。

    一名鲜于顺的跟班先开口道“节帅啊!您可要给我们做主啊!今晚春光楼,也不知从哪儿蹦出来一伙强人,一言不合就把我们给打了,小人被打倒是无所谓,可二郎是节帅的儿子,也被这伙强人打了,他们居然敢打节帅的儿子,他们这是看不起节帅啊!呜呜呜!”

    “是啊!节帅,这伙强人太蛮横了,居然完全不把节帅放在眼里,听说我们是节帅的人,仍旧下狠手啊!节帅,一定不能放过这伙强人。”

    另一名跟班说道。

    鲜于老头一听就是谎话连篇,这些奸仆是什么个性,他最清楚不过了,嘴里就没有几句真话,而且,只要说谎话总有一些痕迹可以捕捉,让他轻易的就能发现。

    “给你们做主是吧!来人,搬两个凳子过来,给我狠狠的打。”

    鲜于老头也懒得说废话了,现在一肚子火很是不舒坦,必须要好好的发泄一番才行,两个奸仆非常配合的说了谎话,这给他泄愤提供了非常好的理由,至少,打仆人的时候没有了负罪感,也不会影响自己的正直形象。

    “节帅饶命,节帅饶命啊!”

    两个倒霉蛋在哭喊着求饶。

    鲜于顺呵斥道“这就是不说实话的下场,想好了再说。”

    “节帅,我说,我说实话。”

    一名倒霉蛋求饶道。

    “停。”

    鲜于老头让人停下。

    “节帅,是二郎看上了一个西域来的胡姬,可这伙强人也看上了胡姬,为了争这个胡姬,就这么打起来了,都怪小人没有及时劝阻二郎,是小人的错。”

    “是啊!节帅,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都怪那个胡姬长得太漂亮,谁看了都喜欢啊!要不是因为这个胡姬,也不会让二郎受伤。”

    两个家伙开口说道。

    这一次的回答,稍微让鲜于老头满意,不过,从两个仆人的表情,还是能够看出他们在撒谎。

    于是又问了他们细节,果然,因为这个并不是事实,所以编造细节的时候漏洞百出,一看就是瞎编的。

    鲜于老头嘴角动了一下,他又有发泄的理由了。

    “来人,给我继续打,打死为止。”

    生气的鲜于老头很可怕,他真的非常的愤怒,这两个家伙在自己的面前,还敢胡说八道,完全就是忽悠自己,自己又不是傻子,哪有那么好忽悠。

    “啊……”

    “节帅饶命,我们招,我们全招。”

    两个奸仆真的怕自己被活活打死,连忙开口求饶。

    鲜于老头开口道“本帅有的是办法调查清楚真实的情况,你们要是再敢说一句谎言,就把你们活活打死,拖出去喂狗。”

    “是是是,小人不敢。”

    两个倒霉蛋再也不敢有所隐瞒,只得把事情的所有细节全部说出来,一丝一毫的隐瞒都没有。

    “混账,这个混小子真会给我惹麻烦,看来必须要好好惩治一番了,要不然,将来还会发生更大的事情。”

    鲜于老头开口说道,然后,看向益州刺史,开口说道“李侍郎那里,我要不要现在过去。”

    “不必了节帅,都这么晚了,李侍郎已经休息了,明日吧!明日午后再去。”

    益州刺史开口说道。

    鲜于老头点了点头,觉得益州刺史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他现在反正是睡不着了,年纪大了,本来睡眠质量就不太好,现在益州城又出了这么个事情,还与他的儿子有关,他的心里怎么能不烦闷。

    此刻,鲜于老头在想着,明日该如何跟李安解释,说自己对孩子教训不够,还是先道歉呢?似乎不论怎么说,自己都脱不了干系,至少,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若是别人干了这事,他怎么都好说,可犯事的是他的儿子,他这个做父亲的,实在是没有面子,实在是羞于见人,一想到明日要见李安,鲜于老头就有些烦闷。

    老子烦闷,儿子自然更加的烦闷,受了伤的鲜于顺,此刻是浑身疼痛,哪哪儿都疼,疼的他龇牙乱叫,不时的训斥身边的跟班,甚至把给他上药的郎中都给打了,吓得多个郎中直接偷偷溜走了,不敢给这货看病。

    “上药这么久,怎么还这么疼,郎中,郎中呢?”

    鲜于顺大声呼喊。

    一名跟班走进来,开口道“二郎,郎中都跑了。”

    其实,跟班的心里也非常不屑,鲜于顺如此对待郎中,不是打骂就是威胁,郎中哪里还敢多待片刻,上完药自然溜之大吉,留下来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混账,这群混账,看我逮住他们,如何收拾他们。”

    鲜于顺恨恨的说道。

    此刻,这货是一肚子的气,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受这么严重的伤,心里非常的愤怒,也非常的委屈,居然还有人敢这么对他,比好好教训一顿,怎么能让自己消气。

    只是益州刺史那低三下气的姿态,似乎也说明了对方不是一般的来头,连益州刺史都如此低三下气的,如此,这个让他生气的家伙,应该与自己的父亲差不多,都是朝廷的大人物,一想到对方有可能是像自己父亲一样的大人物,鲜于顺就更加的烦闷了。

    对付普通人,他有的是办法,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可若是对方与节度使差不多,他的能量就远远不够了,虽然自己的父亲有很多兵马,可那毕竟是他父亲的,这几万人马都听他父亲号令,不会听他的话,最多也就是军中少数低级军官是他的跟班,而这些人地位太低,也是惹不起大人物的。

    不报仇就不能解心头之气,而对方若真的是很厉害的大人物,似乎又没法报仇,真的是非常的无奈,也非常的让他难以忍受。

    他能一直横着走,与他父亲是节度使有很大的关系,可他的父亲却并不会十分娇惯他,也时常会非常严厉的训斥,只要他犯了错误被父亲抓住了,那都免不了一顿训斥,严重的时候甚至还动用家法进行惩治,所以,遇到被人打的事情,他是不用指望父亲帮他做主的,不教训他一顿就算不错了。

    若这一次惹到的真是大人物,不但他报仇无望,而且,自己的亲爹有极大的概率知道这个事情,到时候肯定要教训自己一顿,所以,他是万万不敢回家的,只能暂时在外面待着,需要什么直接让跟班回去拿就是了。

    他都想好了,等两名跟班把东西拿过来之后,他要带着一众跟班暂时离开益州城,去城外的乡下田庄躲避一些日子,直到事情的风头过去了再回来,到时候自己的老子气消了,一切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不过,两个跟班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及时的回来,他感到非常的不满,也非常的生气,回去拿个东西居然浪费这么长时间,这也太慢了,太让他着急了。

    “狗子他们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

    鲜于顺生气的说道。

    “二郎不要着急,他们也都受伤了,肯定没有平时走路快。”

    一名跟班劝道。

    “要是走慢些倒也罢了,就怕他们被我父亲发现了,如此,那可就糟了。”

    鲜于顺还是有些怕自己的亲爹,这次是他惹祸在先,他真的怕被教训,本身的伤就已经够严重的了,要是再被打一顿,那就是伤上加伤了。

    “二郎,我们回来了。”

    两名倒霉的跟班一瘸一拐的来了,似乎被之前离开的时候伤的还要重。

    “怎么回事,我要你们拿的东西呢?”

    鲜于顺看到两个跟班一脸的哭相,生气的说道。

    “二郎,被节帅烧了,全都烧了,金饼子也没拿出来,我们还被打个半死,差一点就见不到二郎了。”

    倒霉的跟班哭着喊道。

    “你们两个蠢货,怎么就让我父亲发现了呢?就不能小心一点。”

    鲜于顺怒其不争道。

    “二郎,刺史也在,要不是刺史求情,我们可就真的被活活打死了。”

    另一名倒霉跟班说道。

    “刺史也去了,对方是什么来头,他们说了没有?”

    鲜于顺问道。

    “好像是什么侍郎,挺大的官儿啊!”

    狗子说道。

    旁边一名跟鲜于顺要好的衙役好友,开口说道“不会是李侍郎吧!”

    “对对对,是李侍郎。”

    衙役好友一拍大腿,叹息道“了不得了,这下麻烦大了,这可是陛下身边的大红人啊!比咱们节帅可厉害的多,就算与贵妃,右相相比,那也不落下风啊!他也是今晚才到的,刺史还说了,要我们这些人好好巡街,千万不要闹出什么乱子,谁能想到会是他,我这饭碗怕是保不住了,一顿板子那是最轻的,哎呦,哎!”

    这衙役平时得了鲜于顺不少好处,自然愿意为鲜于顺出头,当天正好也没当值,听说鲜于二郎被人欺负了,自然要过来为此出头,却没想到一下子就聚集了一百多人。

    看着这么多人,这名衙役也开始后怕了,这要是闹起来动静肯定不小,可人都已经来了,若是悄悄回去,那以后就没脸见鲜于顺了,至于劝说鲜于顺,那更是要不得,这货要是能听得进劝,那就不是鲜于二郎了,最后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干架了,却不料事情闹大了不说,对方正好就是李安,这让他吃惊不小,也深感自己要倒大霉了,就算李安啥也不追求,益州刺史是肯定会调查的,这刺史不会动鲜于顺,但他只是跟在鲜于顺身边的一个普通好友,刺史不会轻饶了他的。

    他如此哭丧,也是让鲜于二郎帮帮他,万一自己真的被开除了,若有鲜于二郎帮助,随便找点事情做,那也是没有多大问题的,比如去鲜于家做家仆,那也是一份不错的工作。

    不过,此时的鲜于顺心情很糟糕,哪里还有心思考虑别人的事情,他能顾好自己就谢天谢地了,这些跟班好友的死活,他才懒得管呢?

    他们这些所谓的友情,不过是酒肉朋友而已,在一起吃吃喝喝,一起打架吹牛非常的开心,可若是真的遇到危难,那就完全经不起考验了,绝对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结局。

    自己招惹的对象,居然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比自己亲爹还要厉害,这让鲜于顺非常的难受,他后悔自己回来的不是时候,居然碰到这么硬的对手,本来还是一肚子气,准备好好报仇的,而在听说了李安的身份之后,心情马上就变得有些消沉了,他感觉自己这口气是出不了了,或者说是不能正面出气了,必须要找个别的方式出气,比如去大街上找个无辜的路人,将其狠狠的打一顿,又或者去青楼,找个漂亮的小娘子,狠狠的蹂躏一番,看着小娘子痛哭流涕的样子,如此这样,自己的心情就能好一些了。

    “二郎,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我们还回去吗?”

    一名跟班仆人问道。

    鲜于顺吁了口气,开口说道“回去?回去挨打吗?城外田庄不错,可以先去那里修养,先修养一阵子,把伤养好了再说,所有今晚受伤的人,都可以去我家的田庄,每天都有好就好肉,附近村子里的小娘子虽然不是很漂亮,但也够清纯,我鲜于顺昌是不会亏待大家的。”

    为了避开这个事情,鲜于顺打算去乡下田庄住一段日子,并带上这些倒霉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