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吕布之我要当皇帝 > 第七十八章 谋划外的收获

第七十八章 谋划外的收获

 热门推荐:
    吕布看向张惠说道:“我离开期间,徐州所有事务便你来打理,有骆知祥、宋齐丘这些人的协助,你应该能应付的过来。”

    李昪当日把吕布叫到一旁在私底下背叛徐温,就是不想背上背叛的骂名,如此来日可以重新招集徐温旧部再次举事。

    但吕布怎么会能让李昪的如意算盘得逞呢,他早早的就命人把骆知祥、宋齐丘等人安排在刺史府大厅隔壁的房间。吕布故意让李昪把徐温谋反之事再说一遍,就是想为了坐实李昪的背叛的事实。果然,后来骆知祥、宋齐丘等人在悲愤交加之下,投身于吕布麾下,吕布对这些有才能之人也都委以重任。

    虽然如今夏收完成,赋税之事多了起来,但有了骆知祥、宋齐丘等人的帮忙,吕布顿时感觉治理政务轻松许多,只是可惜自己还是缺少一个大谋士啊!

    张惠自然高兴非常,能为吕布分忧也是她心中所想,同时还可以在整个徐州境内扩大张家的影响,当即答应了下来。

    葛从周传来的好消息让吕布的胃口大好了许多,饭都吃多吃了两碗。

    吃完饭,吕布立即召集众将商议对九江郡用兵之事。

    朱瑾听说要渡江作战,脸色顿时不好,不大赞同,委婉地说道:“吕将军,我们麾下将士多是北方人士,骑马、步战都是强军。但坐船水战,却十分不在行,光晕船这一项,很多士兵就都会有这种状况。万一上船之后,真发生大规模士兵晕船的现象,下了船,我们就成了待宰羔羊,根本无力抵挡,还忘将军三思。”

    夏鲁奇,张归霸等人亦是皱紧了眉头,都建议吕布先让士兵们轮流上船适应一番,再练习、练习水战,再行渡江作战。

    吕布心中大为叹息,天降良机,自己不抓住这个机会的话,真得是太对不起上天的关爱了。

    但他自己就是只旱鸭子,要不然也不会让项羽、韩信,接连水遁逃跑。目前他麾下熟悉水战的人,应该只有常遇春、朱亮祖两人。

    但吕布答应过常遇春,不会让后者与朱元璋为作战,故不做考虑。那就只剩下朱亮祖了,朱亮祖现在就在沛国南部跟蓝玉一边打造船只,一边练习水军,只是这支水军现在还没什么战斗力。

    主要是吕布也没想到,项羽会这快就有实力跟朱元璋对抗,他以为能有几个月的时间呢!

    历史上曹老板的儿子就是没抓住吴蜀大战之机,出兵灭掉其中一方,失去了这一天降良机,事后懊悔不已,抱憾终身。

    不过,吕布记得朱文正此人的守城能力极强,项羽可能无法轻易攻取盱台城。

    历史上朱文正以一万大军硬是抵挡住了,陈友谅率领六十万大军的数月猛攻,最终等来朱元璋的援军。

    吕布算了算时间,可以趁项羽、朱文正大战期间,自己可以挤出一点时间来训练水军。

    随即,吕布下令启诸将轮流率军往沛国南部进行水战训练。

    诸将领命。

    正在此时城外巡逻的小将禀告,抓到一员奸细。从此人身上搜出了朱元璋写给徐州刺史王衍的投降信。

    吕布把信看完,顿时笑了起来,朱元璋的小把戏,“把人押上来”

    他想看看朱元璋又把历史上什么名人送到自己面前,能不能收为己用。

    小将押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二十来岁的男子进入大厅。

    吕布向书生模样的男子问道:“你叫什么?”

    书生男子看了吕布一眼,接着环视了一圈大厅中的人,方说道:“我只跟王刺史对话。”

    他已看不在场之人没一个人是王衍。

    吕布笑道,“王刺史已经高升司空之职,已然前往京城赴任啦了了我目前暂代刺史之职,现在你告诉我,你叫什么?”

    书生男子没想到王衍已然升职了,这才无奈说道,“我叫胡惟庸,是朱帅派来投降的使者。朱帅占据数郡起义亦是迫于无奈之举,他早有归降之意,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如今海内升平,朱帅亦不想再与朝廷为敌,如此亦可让数郡百姓尽早安居乐业。还望大人能向朝廷说明。”

    吕布没想到眼前这个男子竟然是胡惟庸,历史上又一个被朱元璋灭族的男人,受胡惟庸案牵连被杀者多达数万人。

    只不过,朱元璋此刻来投降的来意,很不纯呀@

    吕布心中知道,朱元璋压根不会投降朝廷,现在派出使者投降,不过是缓兵之策,乃是为了集中力量对付项羽。待平定项羽之后仍会继续割据江南。

    历史上,朱元璋就经常这么忽悠大元王朝,结果大元王朝还真的任命他官职,而没派兵攻打他。结果等到朱元璋把东西两边的敌人都给扫平之后,立即挥兵北上。与现在情况如出一辙。

    吕布笑眯眯的看向胡惟庸,“你怎么不问问我叫什么?”

    胡惟庸赶忙行礼问道:“还不知大人怎么称呼。”

    吕布笑道,“我叫吕布。”

    胡惟庸顿时脸色煞白,他的老乡李善长就是被吕布杀害的。吕布这个人非常的没有下限,连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规距都给抛弃了,真是没下限到了极点。自己会不会也是如此下场?

    吕布笑眯眯的问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现在立刻派人拉你出去斩了.第二...”

    胡惟庸立马说道,“我选第二条”

    吕布很高兴,历史上胡惟庸的才能还是很厉害的,为大明重新划分土地,大力推行土地重新丈量。不遗余力地打压各地大族,将大量的土地重新分给没有土地的贫农,使得国家的税收得以增加,府库得以人富足,为新王朝的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刘汉王进大历经近两百年发展,如今的土地必然大部分都归入各地大族手中,如今正需要胡惟庸这样的人来解决这个问题。否则仅凭吕布现在那些金银,必然无法维持以后直线上升的军费,到时又得学曹老板去盗墓了。

    吕布笑道:“以后你就是自己人了,但,我想告诉你,你是很聪明,但我希望你不要想着糊弄我,不然,我可是会生气的。”

    胡惟庸冷汗刷刷地往下落,“不敢,以后我绝对不敢对吕将军有丝毫隐瞒。”

    “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