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良妻为上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热门推荐:
    九方锦守着元子修做完最后一次针灸过后,李长今已然大好,而他也终究抵挡不住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带来的倦怠,撑着手肘,意欲在床头休憩片刻。

    她睡得并不安稳,她梦到自己置身于繁花丛中,身边影影绰绰的,似乎是遇到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围绕在她身侧,一个个面目模糊的人,不断蠕动着嘴唇。

    那些呢喃似的话语,如经文一般,闯过她的脑子,却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李长今失神地注视着他们。

    这些毫无意义的只言片语,她听不到。

    人群桎梏了她的脚步,张张合合的嘴唇创造出的话语,终于随着时间的推移,显得清晰可闻,那些教条般的谴责谩骂,回荡在她的脑海。

    正当她被逼得手足无措、步步后退之时。

    一股力量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她拽到了悬崖旁,深不可测的渊底,令李子今头晕目眩,她忍不住朝着身后看去,只见身后早无安身之地,她脚下的方寸之土也隐约有了塌陷的迹象,终于,那土不堪重负,李长今直直的向着悬崖坠去。

    骤然从睡梦中惊醒,身上已是冷汗津津,九方锦早就察觉到了她的失常,生怕她再出什么变故。

    他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不停地为她盖被擦汗。

    “你……”李长今操着嘶哑的声音,那句差点脱口而出的“你怎么在这儿?”在她喉间滚了一圈,终没有出口。

    她想起了自己晕倒前目光所及的,就是眼前之人,垂下眸子,内心释然,舒出一口气的同时,后背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蹙眉。

    骨节分明的男人的手箍住了李长今的柔荑,感受到了他的震颤,还未出声询问,就被他接下来的话惊住了。

    “李长今,你生的好生标志。”

    “爷心悦你。”

    目光灼灼,誓言旦旦,李长今扬首就映入了九方锦的眼眸中,那里星光璀璨,瞳孔里镌刻着的有且只有一个小小的李长今。

    九方锦煎熬了许久,只见她面上风云变幻,惊讶、怪异、淡然在她的面庞上依次呈现。

    唯独不见欣喜。

    他不由黯然,眼前倏忽现过她已蜕皮的唇,想来她早已渴了,思及此,九方锦起身替她倒来一杯水,并亲自送到心上人的唇侧。

    他的目光温柔地描摹着她的面部轮廓,身体随心而动,他将水倒入口中,俯身吻在她的唇瓣上,水潺潺地流,像是溪水皈依大海,渡到了李长今的口腔。

    李长今如干涸的河床,此时有水注入,也顾不得用什么方式,她吞咽着。

    九方锦拖着李长今的后脑勺,两人此刻算是肌肤相亲,温热的触感传递到九方锦的神经末梢,他忍不住用手在李长今的脑后抚摸,两人的这场吻持续了良久,方才结束。

    九方锦喘着气,离开了李长今的唇瓣,正想着“卷土重来”,不料她连忙制止。

    “不必,把水端来,我自己喝。”

    李长今从九方锦手里接过水,接连三碗,才得以满足,剧痛让她忽略了为她鞍前马后的苦力,直到寒影差人送饭菜上来,她方才回应:“阿九已是世子爷未过门的妻。”

    言下之意,这婚约在那儿,你还有什么想法?

    九方锦思忖片刻。

    对啊,两人已算是过了明路,有了婚约,她就只有和自己耗着这辈子,他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

    再说,她当初那非卿不嫁的模样,可是让他念念不忘,如若她有移情别恋的苗头,他就带着那情夫到阎罗殿走一遭就是了。

    待他想明白这些,李长今已吃了小碗饭,困意再度袭来,她躺在床上,九方锦就守在他身侧,痴痴地望着她,李长今到底受不住这目光,忙摒除杂念,翻身睡去。

    这一睡,再醒过来就是半夜了,李长今与九方锦告别后,便偷摸着回了栖妗苑,伍仁和月牙提前得知李长今回来,早早的就跪在门前候着。

    李长今投下的阴影落在了月牙面前,她忙开口认错:“请姑娘恕罪,是奴婢没有保护好姑娘,才让姑娘遭受此等大罪。”

    李长今将两人扶起,摇头:“此番遭遇实属必然,是我粗心大意了,与你们无甚关系。”

    “今姐姐……”伍仁的双眼猩红,哽咽道:“伍仁无用,学了功夫也护不住你。”

    “你也知道我年长,合该是我保护你们,让你们来保护我,不就是本末倒置了吗?”李长今蹲下来为她拭去眼泪。

    月牙伺候着李长今沐浴更衣,上床休息,但今日李长今已算是睡梦颠倒,此时再想入眠,怕是难了。

    白天那突如其来的告白,此刻又在她脑海里搅动着。

    想入非非不如坦然接受,李长今到底接受了这心意,终究是要嫁给他,只是没想到九方锦会对自己动情,这样也罢了,往后行事也便利。

    豁然开朗后,她又想到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刺客决然不是空穴来风,是有人要对自己下手。

    可此人是谁,这是个迷障。

    李长今能得到的,只有元子晨一个答案。

    好样的,敢动土到她的头上,看来还是没有给够教训,而伤她的那个……李长今稍加思索。

    这功夫和衣着,瞧着并不是隶属于同一个人,但愿九方锦没有一掌送他去西天。

    翌日,李长今假装无事发生,避开了李洪的盘问,直接朝着世子府走去,却不是为了九方锦,而是为了九方锦给她带来的元子修。

    “太子殿下是否对我的二妹动了心?”李长今也不避讳,单刀直入。

    元子修感到诧异,旋即点头:“不错。”

    李长今粲然一笑,这就对了,她又道:“长慈的身份尚存疑窦,不知殿下是否知晓?”

    元子修不禁有些瞠目结舌,瞥了眼在旁侧将目光黏在李长今身上的九方锦,再斟酌了下李长今话语的真实性。

    片刻后,元子修起身挥了挥衣摆,拱手行礼道:“李姑娘这是何意?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直言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