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二十五章 我教你滑铲屠龙

第二十五章 我教你滑铲屠龙

 热门推荐:
    威廉抱着圣剑饥寒交迫地靠在墙上,身子直打哆嗦,肚子又渴又饿。

    这是修道士用来祈祷的小教堂,也是威廉明天要举行“授剑仪式”的地方,根据传统,即将被册封为骑士的年青人要在授封骑士前夜禁食,一个人严守教堂。

    不知道是不是使用圣剑来照明,消耗了自己的体力以及身体里的能量,导致威廉现在又饿又渴,饥寒交迫,夜晚的风呼啸地吹了过来,简直就是受罪。

    “睡觉吧,睡觉就不冷了,睡觉就不饿了,睡觉就不渴了。”

    威廉眼泪汪汪地闭着眼睛靠在墙上准备睡觉。

    骑士的授封仪式简直就是在折腾人,如果不是传统如此,威廉真的觉得莱恩骑士说不定是在报复自己。

    或许只有通过复杂的仪式,才能树立起神圣感。正如同通过穷游跑到西藏的女生,和不同的男孩子睡在车上,到达西藏后睡觉感觉自己的精神受到洗礼,灵魂得到升华。

    威廉呵呵一声,虽然不想接受,但是传统如此,只能遵循。

    想要找修道院的人要食物简直就是不可能,安达契修道院是一家真正的修道院,虽然在教科书上写过中世纪的教会、修道院的生活糜烂,高级教士们有着大量情人和私生子,生活腐朽堕落,收刮着民脂民膏,还打着神的名义贩卖着“赎罪券”,但是威廉却并没有看见修道院的修士们有真正堕落的。

    不知道安达契修道院是特例,还是这是童话世界的原因。

    因此威廉想要从修士们的手中拿到食物是不可能的了,教会将自己的理念和教义灌输给骑士,就不会允许骑士违反骑士道的规则。

    威廉现在是正准备授封的骑士,如果接受了修士们的一块面包,然后被修道院判定为不合格,那是真的要哭死了。

    威廉缓缓进入了梦乡,突然间似乎听到有人正在呼唤他的名字。

    “威廉·雷斯林·冯·雅各,醒醒,快醒醒!”

    “谁啊,大半夜你不睡觉,还不让别人睡觉。”

    威廉恼怒地说着,刚刚才进入甜美的梦乡就被人吵醒,任谁都要发脾气。

    他睁开眼睛,艰难地站起自己的身体,只觉得自己所走的每一步步伐都格外沉重,喉咙干涩得每吐一口气都可能从肺里喷出团火。

    “威廉·雷斯林·冯·雅各。”

    那道声音如同鬼魅般响起,威廉望向四周,突然间感觉后背发凉,完全没有看见对方的踪影。

    这可真是再度见鬼了。

    “对方”这是叫的威廉全名,威廉是他的名字,也是父亲老威廉的名字。

    东方讲究为尊者讳,父子一般情况下是不会重名的,甚至先祖用过的名字,后辈也不会使用,因为在世俗观念中,这是对于先祖的不尊敬。

    君主使用过的名字,一般人更是不能使用,要避讳,不仅是当代的人要避讳,甚至以前的人也要避讳,观世音菩萨遇到了唐太宗李世民,以后就只称呼观音了。

    在西方则不然,父亲用过的名字,很可能儿子会接着用,这不仅不是不敬,反而是肯定先祖的功勋。

    如果是圣人以及伟大君主的名字,那么彼得、约翰、亚历山大、查理(查理曼)更是满地走。

    如果是自己家族的长辈名字,那么不仅自己要用,而且还要给自己的宠物狗、宠物猫使用,只有这样才能表示对于自己家人的尊敬和爱戴。

    “谁在叫我的名字!”

    威廉是他的名字,雷斯林是他的教名,冯在德语中象征来自某个地方,雅各是威廉的姓氏,也是威廉的家乡。

    所有人都叫他威廉或者小威廉,就算是外人也称呼他的姓氏雅各,谁会吃饱了撑的,叫他的全名。

    “是我。”

    威廉看见自己手中正在不断发光发亮的圣剑曙光,喃喃地说道,“我的上帝啊,剑都成精了。”

    “我是弗兰西斯·冯·汉堡。”圣剑再度发光,就像是霓虹灯一样不断闪烁着,发着各种光。

    “勇者?”

    威廉惊讶地说道,想到汉堡这个姓氏,顿时雷得不行,怎么这么像一道菜啊。

    “是我,来自汉堡市的弗兰西斯。”

    圣剑再度发光伴随着勇者的声音,还不断调整亮度和闪烁,似乎正反映着他的心情。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威廉问道,实际上他问的是一句废话,勇者早就已经死了,问题是圣剑里的声音究竟是什么东西。

    “屠龙的计划完美无缺,只是我没有想到恶龙居然如此强大,错误地误判了对方的实力,翻车了。”

    勇者似乎不好意思,连带着圣剑的光辉都黯淡下来。

    威廉望着圣剑脑袋上冒出黑线,他盯着圣剑片刻后,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觉得这把剑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还是请伯纳德神父对圣剑进行净化,驱魔吧?”

    “别啊,我亲爱的威廉兄弟!”

    圣剑的光辉闪烁得更加厉害,如果是在生前,别说是小小的威廉,就算是安达格男爵都得高看他,索恩伯爵王国的国王都有求于他。

    只是现在虎落平阳被犬欺,身为亡灵的他,随便来一个神父,喝口圣水喷在圣剑上都能把他净化掉。

    活着的勇者自然是勇者,屠龙死掉的勇者是英烈,可是死掉之后变成亡灵还要在人间蹦跶的勇者那自然就是邪恶了,属于要被消灭的对象。

    当然若是屠龙成功,就算是死了,百年时间过去后,教会也不介意对他进行封圣,哪怕他死了,都能进入教会宣福名单,成为地区圣人。

    此类亡灵就正式洗白,成为圣灵,如同圣乔治一般,成为圣弗兰西斯,要接受教众们的崇拜。

    圣人是上帝和信徒的中介,信徒有什么愿望需要祈祷给上帝,都可以在祈祷词上加上圣人的名字,让圣人转给上帝。

    圣灵自然是神圣的,他这个亡灵自然是邪恶的,理想再丰满,他的现实也很骨感。

    勇者弗兰西斯屠龙根本就没有成功,现在别说接受崇拜,反而要被净化了。

    “伯纳德神父,我觉得我这把圣剑要净化一下……”

    威廉呼唤着伯纳德神父,圣剑里就传出来哭声了,“别,别这样,我亲爱的威廉兄弟,没有我的话,你哪有资格掌握圣剑,圣剑有上千把,你以为凭什么手上这把剑能屠龙,全是因为我,因为我啊!”

    “我可是救了你的性命啊!”弗兰西斯大声说道,听到威廉叫出神父的名字,闪烁地就像是不断拍照的照相机闪光灯。

    “我与邪恶势不两立,闭嘴,你这亡灵你不要再说了!”威廉义正辞严地说道。

    “我有钱!”勇者大声说道。

    “我岂能为金钱折腰。”威廉冷笑。

    “足够你买下一个国家了。”勇者再度说道。

    “我是为了钱吗?我是为了寻求高贵美丽的公主作妻子,为了连田阡陌的庄园作封邑,为了拯救自己乡党同胞脱苦难,为了捍卫基督信仰和人间的公义!”

    威廉看向圣剑说着,“上帝宠眷,可以让我完成以上伟业。我相信上帝是公允的,耶稣基督是仁慈,我的命运更是三位一体的选择。”

    圣剑的光辉在黯淡后闪烁一阵,最终有气无力地说道,“不要背台词了,我投降好吗?你的要求,我全答应了,你想要的,我都帮你。”

    “不就是公主、王国、财富、人民和名望吗?都有的,你把龙屠了,就都有了,我可以教你屠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