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二十四章 恶龙来了

第二十四章 恶龙来了

 热门推荐:
    威廉被礼貌地请出了院长的房间,他最后看了院长的背影一眼,大门就在他的面前缓缓关上。

    “到底是什么意思?”

    威廉退了出来,心里直嘀咕,这场莫名其妙的召见,莫名其妙的对话,威廉并不知道院长的用意究竟是什么。

    那令人战栗的感觉,那历经沧桑的智慧眼神仿佛看穿了他。

    如果是对手的话,真是令人头疼,这种威严,简直比以前检查工作板着一张脸的副校长还要夸张。

    “院长说了什么吗?”伯纳德神父拿着一盏油灯,走了过来。

    威廉摇了摇头,他对于修道院的印象就是一座巨大的坟墓甚至监狱,修道士们除了伯纳德神父以及他手里的执事之外,几乎从不离开修道院,是彻彻底底的宅男组织。

    不知道是不是修道院院长当宅男太久了,以至于说话的能力都退化了,他甚至无法理解院长的意思。

    “院长大人所思所想必定是智慧结晶,而对你所说的必定是智慧之言。修道院众多隐士,无人能与院长相提并论,甚至在整个帝国也是如此,若是他愿意的话,早已经披上了一身红衣法袍。”

    伯纳德神父对于院长信心十足,看向一头雾水的威廉说道,“院长大人所言必定是拥有深意的。”

    “深意?”

    威廉看着言之凿凿的伯纳德教父,他总感觉这是院长大人这位老人家在修道院可能无聊了,召见自己之后随口聊聊天罢了。

    “这个得你自己去体会。”伯纳德神父耸了耸肩,拍了拍威廉的肩膀,结束了这个没营养的对话。

    伯纳德神父提着灯离开了,威廉望着四周,只感觉自己更冷了。

    原来使用圣剑发光也是需要消耗自己的体力的,威廉赶紧将圣剑的光芒熄灭,打着哆嗦往修道院的教堂跑去。

    ————

    院长房间

    一切都是那样静悄悄的,伯纳德神父走进了院长的房间,看见了正立在十字架下的院长。

    院长并没有像威廉所说的那样进入休息的状态,他握着一把剑,剑上发出淡淡的圣光,如果是威廉在这儿的话,会发现院长手里拿着的剑和他手中的圣剑曙光一模一样。

    “有什么事吗?伯纳德。”院长手里拿着剑并没有回过头去看身后的伯纳德神父。

    “院长,我不明白?”伯纳德恭敬地说道。

    “哪里不明白?”院长将圣剑放在盒子里,回过头看向疑惑的伯纳德。

    “为什么是威廉?”

    伯纳德神父抬起头仰望着修道院院长,他不解困惑也不明白,“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不论是勇者弗兰西斯,还是汉斯,甚至莱恩骑士,在索恩王国,在整个帝国疆域之中,有许多大有能耐的战士,他们品行高洁,出身高贵,能力不凡,无数人可以展现圣乔治屠龙的伟业,这些人远比威廉合适。院长,我不明白为什么是威廉?”

    “不是圣剑选中了威廉,而是威廉选中了圣剑。”

    院长摇了摇头,见着伯纳德的不解缓缓来到书架前,一边走一边说着,“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

    “曙光象征着希望,是破晓时的光明,在罗马帝国时期它就已经是圣剑了,只是自奥托大帝时代结束后,曙光就在战乱中失去了踪影,现在出席在各种仪式上的圣剑全是赝品,我这把是,莱茵大主教手中的也是,包括威廉手中的那把同样是。”

    修道院长不紧不慢地说着,说出令伯纳德神父惊骇的事实,曙光圣剑竟然是赝品,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可是看着院长泰若自然的模样,他就隐约明白,对于教会的高层人士而言,这恐怕并不是什么秘密。

    “既然是赝品,为什么莱茵大主教一定要收回呢?”

    伯纳德神父谦卑地问道,“大人,伪造圣物是极大的罪过,会上火刑架的。”

    莱茵大主教是帝国三位大主教之一,地位尊崇,根据帝国的制度,他还是帝国的宰相,拥有极大的权力,在历史上不乏大主教架空皇帝,自己当摄政王的例子。

    “这不是伪造圣物,当然也许有吧,毕竟圣剑都造了三四百把,市面上就有近千把。”

    院长不确定地说道,整个基督世界市面上的圣剑已经有近千把了,此时的他也不敢打包票。

    “威廉那把圣剑有什么特殊的吗?”伯纳德有些担心威廉了,毕竟匹夫无罪,怀璧有罪。

    “曙光圣剑失踪后,为了在圣剑失踪后举行仪式,教皇和皇帝就对曙光封圣,这也是它圣剑的来由。同时允许一部分教士、贵族拥有使用这些副器的权力。”

    院长拿出了盒子里的圣剑一把丢给伯纳德神父,伯纳德看着丢过来的圣剑,一把抓住随后发现圣剑居然散发着炙热、耀眼的光辉。

    伯纳德晃了晃,他发现自己竟然也能够使用圣剑。

    “理论上圣剑的使用者,要么是道德无暇的圣人,要么是拥有力量和勇气的战士,实质上这对应的是教士和贵族。圣剑的位格是圣人,而信徒能够通过呼唤圣人的名字将祈祷代为传达,因此副器都是借用圣剑的力量。”

    “什么意思?”

    “即便拥有使用副器的权力,也无法屠龙的,毕竟只是副器而已。”

    院长嗤笑,任何圣物对于教会而言都是应该放在教堂里好好封存,而不是拿出来使用的。

    只是每当教会举行大型活动,就不得不将圣物拿出来提高信徒的信仰,为了不破坏圣物,就会对圣物进行仿制,将仿制品(副器)作为圣物展示。

    因此这也是耶稣的圣骸布能够绕地球好几圈的由来。伪造圣物是要被烧烤的,可是仿照圣物却是合法的,前提是要得到教会认可,这是圣物的“副器”。

    只要得到认可,副器就拥有正体部分的力量。

    “所以,这就是勇者弗兰西斯失败的原因。”伯纳德喃喃地说道。

    拿着盗版,仿制品的圣剑去屠正品,真正的龙,自然是死路一条。

    “不是,勇者失败是有别的原因,他所立下的功勋虽然是货真价实的,但是完成任务的手段却……”

    院长皱着眉头说道,“希腊神话中赫拉克勒斯完成自己的十项功绩,而伊阿宋却借助赫拉、美狄亚通过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最终的结果是赫拉克勒斯成为了大力神,而伊阿宋则孤身一人至老年,最后被船头用石头屈辱地砸死。”

    人与人的体质是不能一概而论的,英雄和英雄之间也是同样如此。

    弗兰西斯完成了三项功业,其中打死打死巨人是趁着用计谋引得两位巨人两败俱伤,然后趁机捡漏。

    消灭妖魔,则是弗兰西斯手持圣剑,用圣剑的属性消灭了妖魔。

    莱茵大主教的祝福当然也算一个功绩,只是水分未免太大了。

    能够得到骑士册封的骑士自然也是真正的骑士,哪怕骑士和骑士之间的水准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弗兰西斯完成了这三项功绩,那就是真正的勇者,这一点毋庸置疑。

    每一个伟大的功绩,伟大的事业都是对于英雄的磨炼,能够提升英雄的名望和力量。

    赫拉克勒斯建立了自己的王国,自己也成为了神灵,而伊阿宋却总是依靠投机取巧,最后窝囊地死去了。

    “曾经有位勇者,最初成名时,还只是一个小裁缝,他打死了七只苍蝇,却到处嚷嚷,还写在自己衣服背后,说自己打死了七个,所有人都不明就里,猎人以为他打死了七头野猪,巨人以为他打死了七个巨人,国王以为他打死了七个骑士。一时间他仿佛成为了不得了的大人物。”

    伯纳德神父将自己从吟游诗人格林先生那里听来的故事说给院长听,院长只是笑了笑。

    突然间一阵龙吟在修道院外响起,值日的修士猛地敲钟,院长和伯纳德神父脸上带着惊骇。

    恶龙来了!

    该死,我们修道院又没有公主,这头恶龙来修道院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