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二十二章 安达契修道院

第二十二章 安达契修道院

 热门推荐:
    童话背景下的中世纪很危险,大海里有海妖、人鱼,森林里有狼人,人群中隐藏着女巫,雪地上还能碰见巨人,湖泊里有仙女,大地下有精灵,各种史前的野兽多如牛毛,也让各地交流也充满了危险,就算是有人畜无害的动物说话了,这也是正常现象。

    男爵领地的安达格与安达契两个村子正是为了躲避危险而各村并居的例子,若不是森林太多,开发极难,男爵领总共80平方公里的领地着实不算小。

    莱恩骑士的庄园采邑位于安达契,西北有座小山,山势并不是很高,却也能俯瞰整个领地。

    安达格男爵在靠近安达格村子的前山部分修建了一座城堡,巍峨的城堡耸立着看上去就是那样易守难攻。

    将城堡修建在山上一方面是从军事上考虑的,帝国什么不多,就诸侯多,如果不把城堡建立得易守难攻,说不定就被敌对的贵族直接吞并了。从经济上,德意志地区就因为能打,对欧洲输出了不少王室,其根本原因是太穷了,即便是后世德国也以山地森林居多,所以平地建城堡固然更舒适,可是平地拿来种地明显更香。

    安达契修道院同样建在山顶,修建得同样像一座城堡,如果不是本地人,外来者根本就分不清修道院和国王城堡的区别。

    不过这也体现出了教会和世俗领主如此相似的地位。

    基督世界上的每个人精神上属于教会,而**则归属于世俗领主,如果说对于一般村名来说教会和领主有什么区别,那么两者共同的区别则都是要收税。

    安达契村子有一个归属于修道院的小教堂,安达契修道院的修士们也会在这里布道,给村民们做礼拜以及收取什一税。

    教会的最基本单位是教堂,教堂一般由神父负责,受限于经济规模的原因,有的村子里有教堂,有的村子则没有。

    同一地区的教堂组成一个教区,每个教区会有主教。

    数个教区合在一起,组成一个教省,每个教省会有都主教。同一国家或者地区的数个教省组成一个总教区,由各主教组成的主教团领导。

    相比较神圣罗马帝国的分裂,罗马教会的制度不可谓不先进,这制度甚至从中世纪一直用到后世都没有改变过。

    只是因为帝国的分裂,所以教会在帝国的分布也只能因地制宜,随机应变,负责管理男爵领地的就不是教堂而是最近的修道院。

    威廉身穿一身受洗的白袍跟随伯纳德神父走在前往安达契修道院的路上。

    教堂是拿来布道举行宗教仪式的地方,修道院则是基督教僧侣们修行的场所。

    静悄悄的,一切都是那么静悄悄的,整座修道院就如同一座沉睡的坟墓般的压抑。

    安达契修道院里有好几十人,可是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

    威廉曾经来过几次,每一次都让他感到无比压抑,修道院的人每天除了固定的“弥撒”和“祈祷”,然后便是冥思苦想,除此之外就不干什么其他事。

    修士们没有娱乐活动,没有属于自己的个人财产,发誓贫穷,禁欲,甚至还要自己种田,制造面包。

    当然伯纳德神父作为修道院的副院长是例外,修道院虽然远离世俗,但是无法真正离开世俗。

    修道院的人可以过着隐居的生活,可是同样也必须承担神职人员的职责,为辖区内的信徒们举行“弥撒”和“圣餐”、“洗礼”等仪式,替教会收取什一税,替村子里的村民治疗,这些与世俗之人沟通的事都必须有人去做。

    因此伯纳德神父,作为修道院的副院长责无旁贷,总是要远离贫苦的修士生活,需要在附近奔波。

    辛苦实在是太辛苦了。

    伯纳德神父兜里揣着十五个塔勒的银币以及好几枚金币弗洛林,因为走路速度过快,所以金币、银币彼此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响声。

    自己真是太难了,作为修士本不应该占有金钱,放弃世俗的一切身份,只是神圣的修道院长将自己一切献给神,修道院的修士们更是早已经立誓守戒,因此伯纳德神父只能勉强触碰金钱。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一定会原谅我的。

    “院长,我回来了!”

    伯纳德神父来到修道院的院长房间,正好看见院长正在十字架下祈祷。

    整个修道院上上下下都把本尼迪克教规视为至高无上的准则,宣誓履行贫穷,贞洁,以及顺从,抵抗金钱、性、野心这一切诱惑,院长就是这样一个甘之如饴的人。

    教会的人员都有神职圣品,对应东方来说这是九品中正制,按照后世来说这就是行政级别。

    安达契修道院院长地位和索恩主教区主教地位相当,若是院长对教区感兴趣的话,那么他距离莱茵大主教也只不过是一步之遥。

    权势、财富、地位、荣耀,对于院长大人来说都是那样触手可及,只是院长大人似乎对于这一切都不感兴趣。

    “伯纳德,你回来了啊!”

    正在祈祷中的院长听见了金币和银币彼此碰撞的响声,他皱了皱眉头,在这个安静的修道院,能够发出这响声的也只有伯纳德副院长了。

    “是的,院长大人,我回来了。”伯纳德神父恭敬地答道。

    院长和副院长听名字似乎是一字之差,可是权力却是天差地别,修道院真正大权在握的还是院长。

    “你带回来的十字架圣光怎么黯淡了!”

    院长起身平静地问道,他对于伯纳德神父不是很满意,可是另一方面却又不得不承认伯纳德神父是不可或缺的。

    修道院的隐士们都不想和世俗打交道,即便是教会要求发起的“烧烤女巫”活动,大家其实都不怎么热衷,哪怕这活动搞得如火如荼。

    祈祷、思考和为上帝服务,隐士们无法回避自己为上帝服务的职责,只能一股脑推给伯纳德神父,为了让他代表修道院去收税以及采购各种生活物资,不得已还让他成为了修道院的副院长。

    只有市侩、机灵的伯纳德神父才能够一边和村民以及贵族顺利打着交道,完成各种任务。

    伯纳德神父没摆出自己副院长的架子,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经历过的事情纷纷说出来,时不时地还掺杂着自己对于事情的看法,当然收了金银之事则是闭口不谈。

    修道院长听得直皱眉头,听到莱恩骑士要借助修道院的教堂举行“授剑仪式”时,他挥了挥手打断了伯纳德神父的话,有气无力地说道“好了,按照惯例就行了,只是我想见见那个叫威廉的孩子。”

    “为什么?”伯纳德诧异。

    “莱茵大主教的人应该快要来了。”修道院长望着十字架慢悠悠地说道,“我们伟大的帝国宰相、莱茵选帝侯、莱茵大主教已经派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