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二十一章 爱并非软弱

第二十一章 爱并非软弱

 热门推荐:
    莱恩骑士倒在地上,嘴角上满是白色的气雾,圣光的力量宣泄在他的身体上,让他失去了对于自己圣印力量的掌控,他艰难地翻了一个身,看向面前的少年,无法动用圣印的现在,他不过是一名已经年满五十,半只脚都快踏进棺材里的老人了。

    “老了,老了,不服输是不行的了,自己居然流露出了软弱的感情。”

    莱恩骑士握住剑柄,骑士常见在地上划出一道痕迹,发出刺耳的声音,他自言自语地说着,将剑当作拐杖站了起来,然后用剑对准着威廉,似乎是表示自己不服输,只是刚刚举起剑,原本锋利的宝剑直接断成两半。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刚才的战斗真实让人莫名其妙,看得人一头雾水,不论是力量还是技巧,莱恩骑士都是处于巅峰状态,即便是威廉手中拥有圣剑,可是在众人看来都是莱恩骑士压着威廉,想要取下威廉的性命是轻而易举的。

    只是威廉莫名其妙叫了一声“爸爸”,而莱恩骑士则回应了一声“儿子”,然后莱恩骑士就莫名其妙放弃了防御,被威廉直接用圣剑击倒了。

    这是放水吗?

    布兰特王子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看着眼前的一幕,只知道威廉叫着莱恩骑士爸爸,莱恩骑士则叫着威廉儿子。

    信息量一时间有些大,他理了理自己的思绪,本能地看了老威廉一眼,然后看了莱恩骑士一眼,只觉得老威廉头顶上散发着绿光,然后看着莱恩骑士,眼神里全是审视,没想到莱恩骑士这位作风正派,充满骑士精神的正直骑士居然也会做出这种事。

    莱恩骑士注意到布兰特王子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联想起刚才自己的行为,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这可真是让人觉得有些误会了,只是他也丝毫不在意,“胜利就是胜利,不论你的胜利是怎么来的,我输了,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

    莱恩骑士没有为自己的失败辩驳,胜利就是胜利,输了就是输了,如果是在战场上可不会有人纠结这一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实力也是运气的一部分,谁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内心,看着威廉竟然回想起了自己儿子汉斯的音容相貌,一时间竟然暴露出了弱点。

    “人会因为爱着人而软弱,我想这并不是真正的软弱,即便是主耶稣也会为世人的痛苦而哭泣,所以父亲对儿子的爱,儿子对父亲的爱,只会让人强大。”

    威廉平静地说道,没有得意也没有讥讽,只是诉说着这个事实。

    刚才他感觉到汉斯的心意,握着剑的那一瞬间,仿佛汉斯附体,最了解汉斯这个儿子的是莱恩骑士,同样最了解莱恩骑士的是他的儿子汉斯。

    战斗从一开始就没有悬念,即便是死了,也想要获得自己父亲的认可。

    战士是不需要软弱的感情,可是刚才的那一番战斗,却证明莱恩骑士也是拥有感情的。

    汉斯残存的意志满足了。

    “威廉,明天早上,我会为你进行授剑仪式,你做好准备吧!”

    莱恩骑士扔掉了自己的骑士剑,看着威廉,就好像看着以前拼命地想要获得自己认可的汉斯,他说完这句话,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汉斯毕竟已经去世,威廉始终不是汉斯。

    克莱恩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望着威廉的眼神带着欣赏,只是布兰特王子眼神中就带着恼怒。

    现在已经不是十字军逞威风的时代了,如果只进行授剑仪式,而没有臣服仪式的话,那么威廉仅仅相当于一名野生骑士、流浪骑士,就是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

    授剑仪式,来自于骑士的认证,只能给威廉骑士的资格,并不能像臣服仪式一样由领主赐予封地作为采邑。

    骑士的前身是骑兵,一名真正的骑士拥有马匹,盔甲,长枪和长剑,同时还拥有圣印,最重要的是成为某位领主的封臣,得到一个庄园,拥有领地和人民作为采邑。

    如果是十字军东征时期的穷鬼十字军,在神圣罗马帝国这个贵族圈里,还真没有人承认他是真正的骑士。

    莱恩骑士祖传的盔甲就已经值半个庄园了,即便威廉继承莱恩骑士的圣印,也无法继承莱恩骑士的庄园。

    原因很简单,莱恩骑士自己还有儿子。

    布兰特王子想到这里,脸色顿时好看了不少,望着威廉的圣剑,眼神中带着一丝贪婪。

    只要不是封地骑士,那就不算帝国的君主,只要得到身为男爵的父亲支持,就还有机会。

    …………

    晚风吹拂荒野的草丛,夜色笼罩着整个大地。

    “查理,告诉我,前方究竟是什么地方。”

    阿方索神父询问着走在前方的向导,心情不是那么愉快。

    圣剑不是那样好寻找的,即便是借助爱丽莎修女的灵视能力也难以触碰到圣剑的方向,一股奇异的力量阻挡着爱丽莎修女的探索。

    恶龙绑架了索恩王国的公主,而偏偏公主是国王唯一的女儿,这一点就让当今的索恩伯爵暴跳如雷。

    自古王族凋零的王朝统治绝不长远,索恩王室也是同样如此。

    帝国实行萨利克法继承,公主没有对于王位和领地的继承权,因此一旦公主失踪,索恩伯爵就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索恩伯爵必须接受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地亲戚继承他的国家。

    为了救回自己的女儿,也为了守住自己的王朝,索恩伯爵宣布谁救回了自己的女儿,谁就能够迎娶自己的女儿继承他的王国和爵位。

    理论上公主是没有王室的继承权,可是在国王没有男性继承人时,公主也会对王位拥有弱宣称,哪怕自己当不了国王,也可以让自己的丈夫或者儿子继承王位。

    英法百年战争的开端,正是因为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的老妈是前法国国王的公主,所以当英国国王对法国王位进行宣称,最后只能进行武力解决了。

    索恩总主教区对于索恩国王的家务事颇感兴趣,毕竟这是一个伯爵国。

    能杀恶龙的,只有圣剑。拿到了圣剑,就能救下公主,杀了恶龙,也就意味着能继承一个国家。

    “是安达格,教会在那里还有一座修道院。”

    向导指着前方说道,骑在马上的爱丽莎修女突然间说道,“我感觉圣剑似乎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