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二十章 对父王华丽的叛逆

第二十章 对父王华丽的叛逆

 热门推荐:
    不成便死,这是莱恩骑士的决意。

    布兰特王子脸上惊疑不定,虽然不觉得威廉有可能战胜莱恩骑士,但是威廉手里拿着的是圣剑,上帝的心思不是愚昧的凡人可以随意揣测的,只是哪怕万一。

    布兰特王子的心情并没有影响莱恩骑士与威廉的决斗,周遭的人纷纷退了出去,看着两人的决斗。

    克莱恩队长双手抱在胸口看着两人的决斗,小威廉挺直背脊,堂堂正正地注视骑士,持剑摆出地架式似乎和莱恩骑士如出一辙。

    男爵领地里的小伙子都会为领主承担军役,村子里的民兵都是由他训练的,可是自由民却可以为领主缴纳税金免除军役。

    汉斯是威廉等人的大哥,而作为骑士侍从的汉斯则是骑士莱恩的侍从,因此两者之间的剑术招术如出一辙也并不奇怪。

    圣印光辉缓缓注入了莱恩骑士地长剑之中,骑士长剑发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辉,这种圣洁的光辉与威廉手中圣剑的光辉是如此相似。

    骑士又名为基督的战士,因为君权神授,所以受到君主册封的骑士不仅效忠于君主,也同样效忠于上帝。

    骑士对上帝要虔诚,为信仰献身,捍卫教会,保护孤儿,寡妇等等,只有最勇敢,最忠诚,最虔诚的人才能够得到神的祝福,成为骑士。

    在授封仪式前夜禁食,独守教堂,净化自我心灵,直到第二天清晨,倾听圣诗,跪在圣坛前,宣布效忠上帝国王,在领主和神父的陪同下,就能够开启自己的源,名为“圣印”的存在。

    威廉的圣剑不需要通过圣印就已经能散发出圣洁的光辉,这并非威廉自身拥有圣印,也并非莱恩骑士是作为邪恶的存在,完全是圣剑吸收了十字架的能量,足以代替幸运金币而发挥。

    莱恩骑士的剑招老辣,汉斯的剑术来源于他,而威廉的剑术同样来源于他,即便是头发已经出现斑白,他的剑却是丝毫不减锋利。

    莱恩骑士长剑划出一道闪光向着威廉劈了过来,威廉下意识地用剑去阻挡,随后就感觉到一阵巨力袭来,握剑的右手虎口一阵发麻。

    好快的速度。

    好强的力量。

    圣印的力量不仅仅强化了莱恩骑士的剑,同样也强化了他的力量和敏捷。

    如果威廉手里拿着的不是圣剑,而是粗制滥造的武器,恐怕他的剑早就已经断掉了。

    即便是眼睛觉察到了莱恩骑士的动作,可是身体根本跟不上对方的动作,按照汉斯的说法,所谓战斗根本就不是用的脑子,而是用的身体。

    不断训练,不断战斗,磨炼自己的剑术,最终的结果就是无数精妙的剑招早已经成为了身体的本能。

    莱恩骑士的战斗没有迷惘,没有犹豫,没有怜悯,也感觉不到悲伤,在圣印的加持下他已经成为了最可怕的战斗机器。

    威廉能够用圣剑拉开莱恩骑士超凡之力的差距,可是彼此之间的战斗技巧和经验却是没有办法抹平的。

    “蠢货,战斗的时候还胡思乱想,你还不是一名合格的战士!”

    莱恩骑士的话突然说了出来,威廉后背一阵发凉,莱恩骑士不见了,声音来自后背。

    什么时候的事,他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银色的剑向着少年的后背袭击而去,在即将命中的那一刻,少年突然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动作不怎么优美,却非常有限。

    居然落空了,莱恩骑士心中惊讶,对方在危险的刺激下,身体的本能反应似乎过于强大了。

    “不要以为你有幸运金币的庇护就可以放肆了,我要告诉你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幸运不值一提。”

    莱恩骑士一瞬间想到了自己的儿子汉斯,刚才威廉躲过自己那一招的好运,像极了自己的儿子汉斯。

    因为有着幸运金币,所以汉斯在和他对决的时候,往往会莫名好运,在本应该命中时,意外地躲了过去。

    只是幸运金币的力量是有限的,能够躲过一次已经是超常发挥,不可能通过幸运金币的力量战胜自己,最多只是延迟失败而已,而这也是汉斯始终无法得到他认可的原因。

    好运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可是如果刨除好运,就没有战胜对手的实力的话,那么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

    “幸运会败给力量。”

    莱恩骑士恍惚间似乎回到了过去教训汉斯时,他的动作,他的剑招,回到了和汉斯对决时。

    剑光一闪,代表着身为父亲,身为导师,身为骑士,对于自己儿子、学生、侍从的不满,作为战士怎么能够将自己的胜利寄托于不可靠的运气。

    威廉的手臂流出了鲜血,他凝视着莱恩骑士的表情,这种场景让他觉得莫名熟悉,又莫名陌生。

    莱恩骑士,是将自己当作了汉斯?

    威廉脑海里突然间蹦出了这个念头,那股愤怒的表情,似乎是恨铁不成钢,是父亲对儿子,导师对学生才有的态度。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趁着刚才自己倒在地上时,莱恩骑士想要攻击的话,自己的处境会更加危险,而不是仅仅只受了一道小伤口。

    为什么会这样?

    威廉正疑惑着,圣剑里传来了一道讯息,就如同之前不由自主地念着“金玺诏书”的祈祷词,此时的他不受控制地凝望着莱恩骑士。

    无辜的眼神,是那样纯净,犹如小鹿嗷嗷望着自己的父母,那带着期待的目光注视着对方。

    莱恩骑士,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是汉斯的目光,是自己儿子汉斯的目光。

    莱恩骑士看着威廉,眼神带着湿润,不论是平日里他对待自己的儿子汉斯多么严厉,多么冷酷,甚至自己的儿子汉斯也对他这个父亲充满意见。

    可是这并不是莱恩骑士不爱自己的孩子,只是骑士无法世袭,因此如果汉斯不具备骑士的资质的话,那么自己想要对他认可,让他成为骑士,不是溺爱,而是灾祸。

    “爸爸!”小威廉突然间说到。

    “嗯,儿子!”莱恩骑士含着泪花答到,就想要放下剑,给对方一个拥抱,一个曾经没有给,现在却再也给不了的孩子,一个拥抱。

    “好机会,就是现在,莱恩骑士,看招,这是汉斯的愤怒,汉斯的意志!”

    威廉见着莱恩骑士放下了剑,突然间圣剑爆发出强烈的光芒,莱恩骑士脸上露出惊愕,这光芒就像是汽车大灯直接照耀人脸。

    “宝具:对吾华丽父王的叛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