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十八章 为了我的荣耀,请你去死

第十八章 为了我的荣耀,请你去死

 热门推荐:
    “莱恩阁下,你的儿子汉斯并不是骑士,威廉也不是他的骑士侍从,两者并不是君主与封臣的关系。威廉也并非战士,而是一名铁匠。”

    伯纳德神父皱着眉头说道,纠正莱恩骑士的话。

    莱恩骑士的指责过于严厉,如果说汉斯是骑士,而威廉是骑士侍从,那么指责自然可以成立。

    可是汉斯与库恩、赫斯、威廉等人只是朋友,就算是汉斯作为首领,四人本质上地地位依然是平等。

    骑士侍从必须和身为骑士的主人一样参加战斗,主人的荣誉就是侍从的荣誉,同样,侍从的耻辱也是主人的耻辱。

    自己的主人在战场上死了,那么骑士侍从是不可能单独活下来的。

    可问题是汉斯和威廉根本就不是主人与仆人的关系。

    “那又如何?至少他们四个都敢跑出去屠龙了,他们自然是理所当然的战士,由我承认的战士。”

    莱恩骑士看向威廉用布包着的圣剑说道,“我虽然效忠于男爵,但是因为昔日在对抗法王的功绩而被皇帝陛下册封为帝国骑士,虽然爵位不能世袭,但是我的身份也是一位君主,我的儿子汉斯同样也是一位王子,因此他们就是王子和平民的关系。”

    威廉沉默地看着莱恩骑士,目光看向了一旁脸色有些古怪的布兰特王子以及克莱恩民兵队长,见着他们没有反驳之后,立刻明白了莱恩骑士没有说谎,汉斯说不定还真的是一位王子。

    这就是《格林童话》般的世界背景,王子、公主满地跑的原因。

    格林童话的世界是中世纪的德国,在德国未统一前是神圣罗马帝国。

    皇帝陛下曾经以帝国法的形式授予全体直属帝国的诸侯以君主特权,《金玺诏书?更是明确了这一点。

    也就是说帝国直属于皇帝的领主们,他们都在自己的领地上享受君主权。

    领主他们不但富而且贵,因为他们都是自己领地内的君主。

    根据现代对于国家的定义,一个国家之所以被认为是一个国家,是因为他拥有国土和人民以及相应的主权。

    梵蒂冈虽然只有0.44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几百人,但是它具备领土和人民以及各国承认的主权,因此梵蒂冈就是一个国家。

    马耳他骑士团虽然历史上是一个主权国家,但是现在已无领土,只是租了大楼办公,哪怕拥有人民以及一百多个国家的互相建交的主权认证,却因为没有领土而不能被视为主权国家。

    神圣罗马帝国的贵族们,不仅仅拥有土地和人民,同时还拥有君主权,按照现代的标准是无可辩驳的主权国家的君主。

    莱恩骑士在男爵的领地拥有一个庄园作为采邑,庄园里有近百户人家,两百八十人,八百亩的地,尽管效忠安达格男爵,可是受封帝国骑士,名义上直属于皇帝,莱恩骑士的身份同样是一位国王(君主),因此汉斯的身份同样是一位王子。

    老子是国王,儿子自然是王子,听上去似乎没什么毛病。

    “莱恩骑士,你是国王,汉斯是王子,可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威廉冷笑,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

    虽然中世纪除了贵族和教士们,其余阶层似乎都没有什么人权,但是自己是自由民,不是农奴。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帝力与我有何加焉。

    不过即便是农奴,当刀架在脖子上,真当他不会造反。

    “有什么关系?荣幸吧,小威廉,我向你提出决斗!”

    莱恩骑士盯着威廉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决斗!”

    威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莱恩骑士,对于这件事感到难以理解。

    “莱恩,这种事太卑鄙了,你是一位拥有圣印之光的1阶骑士,而威廉并不是战士,他只是一个铁匠,一个孩子。”

    伯纳德神父指责着莱恩骑士,在场的不少人都不由点了点头。

    一个是成名已久的骑士,一个还是孩子,虽然莱恩骑士说威廉是战士,但是在场的人并不认同这件事。

    “战士就是战士,没有小孩也没有老人。”莱恩骑士摇了摇头说道。

    “威廉,拒绝他,这种不合理的决斗请求,拒绝就好。”老威廉大声说道。

    “威廉,即便你拒绝了决斗,我也会杀了你。”

    莱恩骑士轻笑着说道,“怎么样,威廉你的意见呢?”

    “你这是谋杀!”阿诺德执事见着这一幕小声嘟囔道。

    威廉接受决斗会被莱恩骑士杀死,拒绝接受决斗也同样会被威廉杀死。

    “拒绝接受决斗就会被杀,领地可没有这份法律啊!”

    老威廉将目光看向男爵的儿子布兰特王子说道,似乎想要让布兰特王子出面。

    “现在就有了,你要吗?我是我父亲的代理人,可以代表我父亲颁布领地内的法律,你要的话我马上就可以写给你!”

    布兰特王子将目光看向莱恩骑士,见着他坚毅的眼神,然后将目光看向了老威廉以及小威廉。

    任何一位贵族领主在自己的领地上都拥有着君主权,而中世纪的国家的主权其实就是君主权,司法、战争、行政、外交等一系列的特权。

    你不是想要法律吗?

    好,那我给你写一份,当场就颁布。

    这就是法律,这就是圣旨,这是君主的意志。

    不服?

    不服,那你可以去死了。

    “如果你不和我战斗,那么威廉你不过就是一个懦夫,而我绝对不允许你懦夫的名声影响到我过世的儿子,这是为了你和我家族的名誉而决斗。”

    莱恩骑士沉声说道,此时他看威廉的目光不像是一个活人反而更像是一具尸体。

    “我不是懦夫,我只是答应了你的儿子汉斯,还有库恩、赫斯他们,一定会替他们实现愿望,我还不能死在这里,因此我接受你的决斗。”

    威廉将布条扯下,展露出了自己手中的圣剑。

    银白色的光辉在剑身上闪耀,散发着朦朦胧胧的光,光洁的剑身散发出寒光,伯纳德神父看着威廉手中的剑,不可思议地用手擦拭了自己的眼睛。

    “圣剑prima lux(曙光),为什么会在威廉你的手里,这不是在勇者弗兰西斯的手里吗?”

    伯纳德惊愕地看着圣剑,随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你拿到了圣剑,怪不得……”

    “决斗胜利的一方会获得荣耀,那么莱恩骑士,既然你如此坚持,那么为了我的荣耀,请你去死吧!”

    威廉大声说道,圣剑就涌现出了能量,隐约间似乎听见了光着身子的小孩子天使正在周遭唱歌。

    prima lux(曙光),真是好听的名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