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十七章 威廉只有死

第十七章 威廉只有死

 热门推荐:
    世界太危险了,孩子必需有两个父亲。

    伯纳德神父正是小威廉两个父亲之一的教父,正是因为伯纳德神父是小威廉的教父,所以他在一进门之前就直接叫出了小威廉的名字,风风火火地从安达契修道院直接赶了过来。

    布兰特王子用着惊讶的眼神望着身边的克莱恩,然后看向自己身旁那位身穿骑士盔甲头发已经有些许斑白的老人莱恩骑士。

    这可真是麻烦了,原本他还想用异端之名对付威廉,借教会的手除掉威廉,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伯纳德修道院副院长居然是威廉的教父。

    教父是教子的第二个爸爸,虽然比不了亲生的,但是也不可能亲手害死自己的儿子。

    伯纳德神父此时袒护之意不要太过明显,不仅否认了威廉从战场上能够活着回来,是借助了撒旦的力量,同时也否认了威廉宣誓的僭越。

    男巫?

    这个罪名一点都不严重,真正让教会忌惮的是女巫,男巫根本就不被教会和世俗贵族们放在眼里。

    占星术师同样被教会以异端之名禁绝,可是事实上大贵族们甚至教会高层们都喜欢养着占星术师,压根就算不是事。

    因此威廉这男巫的指控,伯纳德神父愿意为其背书的话,这完全算不了什么,甚至伯纳德神父不插手,男巫的名头也对威廉造成不了伤害。

    谁让这片大地上古老的诸神虽然已经陷入沉寂,但是并没有消失,精灵始终与人类共存,贵族们、平民们谁敢说自己没有和精灵打过交道,帝国的君主贵族们谁敢说没有接受仙女、精灵的赐福。

    按照基督教会的视角,异教的神灵、精灵这些都是不折不扣的异端,需要被消灭的对象,而接受异端祝福的王子公主,平民们也免不了异端的帽子。

    只是法不责众,即便是教会也不会以这样的名义对民众动手,对于这类的态度也只能默认。

    莱恩骑士是安达格男爵领地唯二的骑士,功勋卓著,因为拥有超凡之力的缘故,所以即便他快年满50,他的力量依然是那么不可小觑。

    此时的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汉斯的父亲。

    汉斯、库恩、赫斯都死在了屠龙的战场上,唯独威廉活了下来,这实在是太可疑了,不论是实力,还是运气,汉斯都被威廉强上许多。

    汉斯是莱恩骑士的儿子,作为骑士侍从,其实力是得到莱恩骑士以及男爵领民兵队长兼教官的克莱恩高度认可的,他还拥有着能够帮助他化险为夷的幸运金币。

    因此布兰特王子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是威廉最后活了下来。

    如果是威廉当了逃兵,那么不用说,布兰特王子可以将其交给索恩王国,就算不被砍头,也会锒铛入狱。

    可是威廉杀了汉斯,或者和恶龙勾结,那么为了给自己儿子汉斯报仇,莱恩骑士是不会放过威廉的。

    “告诉我,威廉,战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莱恩骑士目光炯炯地看着正拿着圣剑的威廉,即便是被用布包着,他也感觉到其中的不凡。

    如果他是一位偏执的人,那么他会恨威廉,自己的儿子汉斯都死了,库恩、赫斯也死了,作为他的好友,四人团中的你为什么会苟活,你为什么不去死。

    每个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莱恩是拥有超凡之力,跨越了凡人极限的1阶骑士,两人的身份地位相差太多悬殊,他不可能站在威廉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即便是汉斯鼓动村子里的少年玩伴跟随他去屠龙丢掉性命,他也不会怪罪自己已经死去的儿子,而是会质问,自己身为贵族的儿子都死了,威廉你凭什么会活下来。

    “我儿子汉斯死了,你为什么能活着回来!”

    莱恩骑士握紧了自己的骑士大剑,不需要幸运金币,也不需要十字架、圣剑这些超凡物品,他手中的剑依然可以发出微弱却可怕的光芒,可以无坚不摧。

    莱恩骑士的目光直视着威廉,你是男巫也好,是祥瑞也好,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在乎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在乎的是我儿子汉斯死了,你凭什么活下来。

    伯纳德神父感到凝重,他抬起头挡在了莱恩骑士的面前,说道,“勋爵,你失去了儿子,作为为其洗礼的神父,我也感同身受,一名虔诚的信徒回到了上帝的天堂。”

    “上帝让汉斯成为了你的儿子,也是上帝让你的儿子回归于天上的父,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

    为什么是威廉活下来,你的儿子汉斯死了,这当然是上帝的安排,是神决定的命运。

    你不服气,你找上帝算账,你找人家好不容易从战场上活着回来的威廉干嘛。

    伯纳德神父劝说道,这是一个万精油的回答。

    上帝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全知、全能、全智、全视、全权、全爱、全造的永远至高并永生者,是所有人天上的父。

    上帝是汉斯的爸爸,也是莱恩骑士的爸爸,上帝说想念儿子汉斯,把汉斯安排了,那就是安排了,莫非你还敢有意见。

    莱恩骑士冷笑,目光从威廉身上转移过来,“如果伯纳德神父你会修道院时不小心遇到强盗,蒙上帝召唤,不知道伯纳德神父心情如何?”

    “生与死都是上帝的恩典,我相信虔诚能够让每个人得到主的救赎。我是上帝的仆人,你是上帝的战士,我想我们到了天堂,也一定会见面的。”

    伯纳德神父听见了莱恩骑士的威胁之意,毫无顾忌地说道。

    中世纪,教会给国王加冕,王权来自于神权,中世纪每一个的身份首先是上帝的信徒,其次才是世俗君主的臣民。

    因此教会给国王加冕之后,象征着上帝给予了国王统治权,这也是为什么基督徒要服从王权的理由。

    莱恩是信仰上帝的基督徒,是上帝的战士,袭击上帝虔诚的仆人,是极大的罪过,要么将半路装强盗这件事做得无声无息,要么就只能遭到教会以及世俗贵族们的绝杀。

    “那么伯纳德神父,如果我儿子汉斯的死是因为上帝的安排,那么你认为小威廉从战场上回来,也是因为上帝的安排吗?”

    莱恩骑士反问道,伯纳德神父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愕。

    “上帝宠赖于威廉,这是您作为神父的意思吗?”

    莱恩骑士追问道,伯纳德神父脸色苍白,他宁愿将威廉说成是男巫,就是因为威廉从全军覆没的战场中回来太蹊跷了。

    不是神圣,就是邪恶。

    邪恶,伯纳德神父可以直接判断,反正如果是撒旦化身,亡灵复活,那么十字架准备,火刑架烧了就是。

    如果是神圣,那么就需要上报给莱茵大主教那里,由于恶龙的存在,甚至皇帝陛下和教会都会知道。

    “不,我不是,我没有……”伯纳德神父否认三连。

    拿自己作为神职人员的专业和信誉给“男巫”背书,是非常轻松的,给一位拥有“神迹”的人背书,教会高层亲自来认证后,发现出错了,那么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威廉看着这一幕,微微皱眉,他叹了一口气,知道伯纳德神父现在也无法再袒护自己了,于是他的目光看向莱恩骑士,缓缓说道,“汉斯、库恩、赫斯之所以死了,都是因为我们想要夺取天下,所以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被恶龙杀死了。”

    “那么你为什么不死,要苟活下来?”莱恩骑士反驳道。

    “在战场上,首领的勇气要是被战士比下去,或是战士的勇气比不过首领,都是可耻的事。”

    “首领倒下了,你的同伴也战死了,而你离开战场独活,那更是一生也洗刷不掉的污名和耻辱。”

    “首领为胜利而战,战士则为首领而战。威廉,你是一名不合格的战士,是懦夫。”

    莱恩骑士拿出大剑对准着威廉,下达判决般说道,“你只有死,才能洗刷这一切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