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十六章 男巫不是异端

第十六章 男巫不是异端

 热门推荐:
    “僭越,异端!”

    布兰特王子抽出自己的剑对准着威廉大声说道,上帝宠眷和上帝眷顾这种词不是一般人能够说的,如果你不是圣子耶稣,圣母玛丽这些伟大圣人,或者是教皇、皇帝以及国王们,这个词毫无疑问是僭越之词。

    前者是上帝的儿子,以及上帝儿子的母亲,后者则是整个世界教会和世俗世界的统治者,即便是安达格男爵也不敢在自己的头衔上加一个上帝宠眷的前缀。

    查理曼大帝在罗马加冕时,因为神圣罗马帝国还没有创立,所以查理曼大帝的头衔是“受命于上帝统治罗马帝国伟大皇帝奥古斯都陛下”。

    后世英女王那一长串头衔,“承上帝洪恩,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及所属领土之女皇伊丽莎白,英联邦元首,基督教信仰的保护者”,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前缀“承上帝洪恩”。

    受命于上帝,承上帝洪恩,蒙上帝宠赖这些挂在君主头衔上的前缀,其实就是东方世界历代皇帝孜孜不倦诉说自己正统,“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另一个版本。

    威廉说自己蒙上帝宠赖,放在东方中原王朝的语境下,这就是我受命于天,我应该当皇帝,我要造反,在这个中世纪的童话世界,则是僭越和异端。

    东方皇帝说自己受命于天,上天不会亲自反驳,也不会说给你来一个上天认证,你应该当皇帝。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诸侯们谁打赢了,谁就受命于天,谁当皇帝。

    西方中世纪王权受命于上帝,上帝虽然和上天一样既不会反驳,也不会官方认证,但是上帝在人间有一个教会,王权神授,教会的教皇可以代表上帝官方认证皇帝、国王、大公等君主们受命于上帝,得到上帝宠赖。

    威廉你又不是国王,又没有得到大主教、国王亲自加冕,教会代表上帝给你官方认证,你怎么能够自己喊自己蒙上帝宠眷。

    “我明白了,你不是撒旦,你是异端,你是邪恶的男巫!”

    伯纳德神父突然间明白过来了,用手指着威廉,控诉着威廉的邪恶。

    “我怎么变成男巫了?”威廉一脸懵逼。

    中世纪的神父脑回路实在是太活跃了,刚才还说自己是撒旦附体,是撒旦的化身,现在竟然变成了男巫。

    “你竟然会说拉丁文,你会识字,你不是男巫是什么!”伯纳德神父言之凿凿地说道,语气十分肯定,“修道院几十号人,就我一个人识字,方圆近百里能识字的不超过七个人,连附近索恩国王都不识字,你为什么认识字。”

    布兰特王子听完,认同地点了点头,自己都不认识字,为什么威廉竟然会认识字,动荡不安的社会,即便是贵族也大多都不识字,而能够识字并且掌握学问的贵族寥寥无几,只有坐稳了江山,世袭权利巩固能够代代相传的情况下,才可能接受教育。

    因此一个有知识的贵族和僧侣可以得到世人广泛的尊敬和敬仰,可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铁匠居然会读书识字,这就有些颠覆世人的认知和想象了。

    合理的解释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小铁匠威廉是一名异端,和女巫一样,是男巫。

    如果是一位教会的教士,一位大贵族,那么会读书识字其实在这个时代无可厚非,只会受到世人尊敬,可是一个普通的小铁匠,那么你会识字就说不清了。

    威廉的人生轨迹,个人经历在村里大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你突然之间识字了,这根本就说不清楚。

    不是神圣,那就是邪恶。

    “伯纳德神父,既然已经确定威廉是男巫,那么我这就拜托莱恩大人以及克莱恩大人打败他,将他压在火刑架上烧死。”

    布兰特王子一本正经地说道,目光看向一旁的克莱恩以及身穿骑士盔甲却不发一言,沉默以对的莱恩骑士。

    “虽然女巫是异端,但是法王也说过,男巫与女巫之比,至于万一。莱茵大主教也曾经说过,‘我们须称女巫为异端,而不能称男巫为异端,因为后者不足为道也。’”

    伯纳德神父突然想到了什么,打断了布兰特王子的话,看着威廉说道,“小威廉庆幸吧,你是男巫而非女巫,不然你今天就要上火刑架了。”

    伯纳德神父感觉自己脚下沉甸甸的,他目光看向老威廉,对方向着他作了一个手势,伸出一只手,他立刻明白了什么,循循善诱地说道,“这事就算了。”

    “为什么就算了,就算是男巫,这也是异端啊!”

    布兰特王子愣愣地看着伯纳德神父,眼神里全是不可思议。

    你不是虔诚的神职人员,安达契修道院的副院长,刚才还英勇无畏,怎么现在却说算了。

    “五十个银塔勒,当然算了。”

    伯纳德神父脑海里回想起老威廉比划的手势,心里吐槽道,脸色却丝毫不变。

    教会一直有烧女巫的活动,可是却一直没有烧男巫的活动,原因就是男巫相比女巫实在是太不足道了,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如果说威廉是“死而复生”,被撒旦复活,成为撒旦化身,那么他作为神父自然是责无旁贷要消灭邪恶。

    可是威廉既然敢当着他们的面喝圣水,摸十字架宣誓,那么这就证明威廉没有染上黑暗幽冥的力量,是一个活人,不是撒旦化身。

    男巫?

    男巫又如何?

    男巫又不是女巫,因为男巫太不足为道了,教会高层都不认为是异端,所以他就算烧了威廉,对于伯纳德神父来说,这也不算业绩。

    既然如此收了老威廉五十塔勒就算了,一头牛也不过十塔勒,老威廉的价格还是相当有诚意的。

    “是不是异端,我是神父我说了才算,就算是男巫,我给小威廉进行洗礼,这不就将他净化了。”

    伯纳德神父平静地说道,对于布兰特王子的质问不以为意。

    “可是他说自己蒙上帝宠眷,他僭越啊!”布兰特王子急道。

    伯纳德神父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我是修道院的神父,不是教区的神父,威廉僭越不僭越,这不归我管。”

    “布兰特王子,小威廉就算僭越了,你有证据吗?”

    伯纳德神父一脸鄙夷地看着布兰特王子,就差指名道姓说你是一个文盲了。

    西罗马灭亡之后,神圣罗马帝国理论上继承了罗马帝国的法统,因此帝国皇帝,一直号称是罗马皇帝,帝国境内所有人都是罗马人,自然将拉丁文作为官方语言。

    只是理论归理论,实际归实际。罗马帝国是罗马人,神圣罗马帝国主体民族都是日耳曼民族,很不巧西罗马帝国正是被当时的蛮族日耳曼人灭掉的。

    既然是蛮族,有文化那自然是不可能的,皇帝也好,国王也好,下面的贵族、平民也罢,大家都是文盲。

    拉丁语去虽然是官方语言,但是不论读和写都是教会的神职人员用的,帝国所有人说的都是德语,就算读书识字的贵族,那也是懂的德语,或许乐观一点的贵族学法语,悲观的贵族学土耳其语。

    “证据?刚才您不是听见了吗?布兰特王子惊讶地反问道,“您不就是证据吗?

    “我说没听见,就是没听见,你有本事复述他刚才说的话,上报索恩主教那里啊!”

    伯纳德神父有恃无恐地说道,刚才威廉说的话,除了他一个人,没有人能听懂。

    因此伯纳德神父说没听见,那就是没听见,说再大声也听不见。

    “来,乖儿子,来教父这里!”

    伯纳德神父说完直接给了威廉一个大大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