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十五章 宣誓词

第十五章 宣誓词

 热门推荐:
    圣剑自从将命运金币里的能量消耗得一干二净之后,圣剑也就跟着陷入沉睡,威廉自己本身并没有超凡力量,因此想要激活超凡力量的圣剑是根本不可能的。

    只是谁能够想到,瞌睡遇到枕头,伟大的神父居然直接给他送能量来了。

    吸,拼命吸,就算是吸干也无所谓,圣剑和十字架彼此碰撞着,能量就这样在伯纳德神父面前发生着转移。

    这是光明正大地偷窃。

    “可怕,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恶魔,祂居然吸收了十字架的能量,科林快去男爵那里搬救兵,阿诺德执事,快,快去莱茵大教堂,赶紧去见莱茵大主教,让大主教大人想办法消灭这个恶魔。圣人马西莫啊,快来守护我们吧!”

    伯纳德神父此时已经感觉到情况已经有些不大妙,修道院的圣十字架一向是放在教堂之中接受信徒们的礼拜,其中蕴含着相当庞大的能量,不仅仅安达格男爵领地的村庄,甚至索恩王国也有信徒前来,因此这近五十年来的圣光能量已经积蓄道不可思议的地步。

    可是即便是这样庞大的圣光能量,似乎都被一个莫名存在给全部偷走了。

    “神父,这恶魔法力太高了,我看你不要和这个恶魔用法力决斗了,我们用石头,用武器砸死他,用火烧死他。”

    一旁的村民看着伯纳德神父和威廉拿着十字架和圣剑彼此之间斗了个旗鼓相当,原本以为神父能够像以前一样,用十字架对异端和恶魔进行物理超度,可是现在一看,情况太不对劲来,昔日可以拿来照明当路灯的圣十字架现在一片暗淡,就像是能量不足一般,而威廉这边气势磅礴,很明显这撒旦的力量还真是可怕。

    威廉听见村民们的话,立刻吓得有些毛骨悚然,能够和这位神父抗衡已经让他很吃力了,明显村民们也想要加入这场战斗。

    “神父,我的儿子小威廉他不是恶魔!你要相信我,我的儿子出生时,可是你给他受洗的,伯纳德神父你可不能不承认啊,你不是代表上帝祝福过我的儿子吗?”

    老威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不论是之前儿子小威廉说的话,还是神父带领着村民冲了过来,一切的一切发生得都是如此突然。

    他冲过去一把抱住伯纳德神父的法袍,一时间竟然有些语无伦次。

    “你是神父还是我是神父,我相信你有什么用,难不成你比我还更专业。”

    伯纳德神父脸上露出难色心里想道,附近村子的孩子出生后几乎都是他洗礼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祝福对于邪恶的撒旦来说会有多大的作用。

    “路德维希·威廉·冯·雅各,你要明白异端和邪恶都是要被烧死的,就跟我们十年前到处烧女巫一样,你的儿子很明显是被撒旦附体了,成为了和女巫一样的撒旦化身。”

    伯纳德神父大声说着,赶紧将自己能量几乎快耗尽的十字架抢救了过来,周围的村民们一边拿着武器颤抖地站在威廉面前,另一首却不停在胸口上画着十字,嘴里念着“耶稣”、“玛利亚”、“摩西”等等的名字。

    “勇者都死了,屠龙佣兵团都全军覆没了,所有人都死了,你儿子小威廉凭什么没有死。”

    伯纳德神父的胡子微微动了动,理所当然地说道,身旁的执事,周遭的村民纷纷点头。

    是啊,屠龙佣兵团都全军覆没了,勇者拿着圣剑亲自出马去屠龙,反而被恶龙屠了,公主现在还被恶龙抓着不知道会遭受怎样的羞辱和虐待,你威廉又不是貌美如花的公主殿下,恶龙怎么可能回放你回来。

    “烧死他,烧死他,烧死他!”

    村民们义愤填膺,神情狂热,仿佛面前的威廉不再是和他们一样,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不可名状的怪物。

    威廉看见外面屋子里的村民,很多的面孔都特别熟悉,是威廉曾经认识的人,只是他们看向威廉的眼神却都充满了恐惧以及暴虐。

    不是FFF团那样要烧死异性恋的玩笑,他们是真的想要烧死人。

    这就是历史书上那黑暗的中世纪,愚昧因此无知,即便是贵族也是同样如此。想到自己要和这些生活在中世纪的愚昧无知的村民们解释自己不是撒旦,他就感到自己仿佛被一座重重的大山压得沉沉的。

    西罗马帝国覆灭之后,基督教会成为西方文化的唯一保存者。混乱的中世纪里,世俗知识、文化、教育要么被破坏,要么被遗忘,时局的混乱不仅使文化难以传承,甚至教育也无法开展。

    贵族和平民百姓在知识面前,两者并没有什么差别。

    一个有着高贵血统的大贵族,也许他很富有,也许他很聪明,但是他头脑里的知识和礼仪,往往都是从自己长辈或幼年的时候跟随的主人的言传身教里学习,却不是从专门的教师那里学到。

    扑克牌红桃K的法兰克国王查理曼大帝只是勉强识字,创立神圣罗马帝国的奥托大帝从三十岁开始才接受教育,英王理查因为自己不识字,所以被自己的私人神甫在篡改的文件上签字,被坑了一大片领地。

    威廉作为一名后世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并没有对于中世纪文盲产生优越感,他反而希望他们能变得更聪明一点,更有知识文化一点。

    在决定自己是否会被神父带着村民们烧烤之前,威廉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该怎样和这群狂热且愚昧的人聊自己为何不应该被烧烤。

    “如果我是因为幸运回来的,你烧我,岂不是冤枉好人了吗?”

    威廉突然间说着,一边抢过一名执事手中的圣水,在对方错愕惊讶的眼神下,直接往自己身上倒,见着这样还不保险,直接往嘴里灌。

    然后一把拿过执事胸口佩戴,可以拿来砸人的青铜十字架,吻了一口,同时又不忘按照从新闻里看到过的英法总统宣誓就职时手按圣经的样子,他把手直接搭到了十字架上。

    “我谨庄严宣誓,我非恶魔,我是主忠实的子民。”

    威廉正说着,突然间脑海里蹦出了一大堆句子,不由自主地跟着脑海里的句子说了出来,“啊,永恒而全知全能的主、我们尘世唯一的希望、天堂与尘世的至高创造者,我虔诚地祈求您:请您俯察并关怀您尘世的子民,请使他们免于陷入厄里尼厄斯统治之所、阿列克托掌管之地以及免于受到墨盖拉所吞噬的境地。”

    “我得你宠眷之威廉,必将……”

    十字架重重地掉落在地上,布兰特王子和克莱恩带着民兵来到这里正准备为神父助阵,就看见威廉宣誓的用词。

    虽然听不懂威廉说的话,但是那一字一句说得让人听得非常有感觉,不明觉厉,伯纳德神父用手颤抖地指着威廉,抢先威廉一步说道,“朕得你宠眷,而非依他人之德行。”

    “这是金玺诏书开篇的祈祷词,威廉你怎么敢,怎么敢用帝国皇帝的祈祷词,你僭越,还有,这是拉丁文,你一个不识字的平民怎么会拉丁文。”

    伯纳德神父惊骇万分,瞪大了眼神,全是不可思议以及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