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十四章 偷电太爽了

第十四章 偷电太爽了

 热门推荐:
    老威廉用手按住自己的心脏,心脏正在剧烈地跳动着仿佛要从自己的身体里蹦出来。

    “为什么我的孩子会遭受这样的命运。”

    心脏在剧烈地疼痛着,老威廉脸上的面容因为心脏的绞痛而变得有些扭曲,他在心里想着,转过身去用手擦拭自己眼角的泪水。

    “威廉,你知道你追逐自己的梦想,你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老威廉的声音有这有气无力,精灵在小威廉赐予了他永远会追求自己梦想的祝福,可是却从来没有说过小威廉的梦想必然会实现。

    “是什么?”威廉不解地问道。

    “是绝望和不甘!”老威廉用手按着自己的胸。

    “你所追求的是海市蜃楼,是镜中月水中花,作为父亲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为了自己那不切实际的梦想而丢掉自己的性命。”

    老威廉一点也不想要让自己孩子追求自己的梦想,这不是祝福,更像是精灵恶毒的诅咒。

    “威廉,你明白我的绝望和不甘吗?明明是一个铁匠,当我留在我师傅的工坊里,作为学徒一次又一次地努力过,然后面对师傅对于我的考验,对于我的期待,我一次又一次失败,即便是所有人都鼓励我,可是得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绝望。”

    “然后我继续努力,继续绝望,我一次又一次期待得到光明,可是最终面临的还是黑暗。没有才能,就是没有才能。自己将庸庸碌碌,平平凡凡,就是这样不甘心,明明自己的努力付出的不比工坊里的学徒们少,可是最后还是失败了,灰溜溜地出师,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村子。”

    “威廉,你要明白,不论你追求怎样的梦想,幻想着将来的自己会是何等了不起的大人物,可是回到现实,你终究要清醒,要明白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最终都要归于平凡。”

    老威廉语重心长地说着,说出自己昔日作为学徒在铁匠工坊当学徒的经历,时至今日他都以当年没有留在自己师傅的铁匠工坊工作而引为毕生憾事。

    只是看着自己的孩子威廉,想到了自己的妻子,看着在村子里过着还算富裕的日子,心情多少有些慰藉。

    虽然不能掌握真正神兵利器以及大炮的技艺,以至于受到贵族们的推崇,但是回到村子经营自己的铁匠工坊,他反而觉得更加自由。

    留在师傅的铁匠铺,他将穷经皓首地研究技艺,掌握高超的技巧,甚至是掌握那被视为禁忌的召唤火焰精灵的本事,即便是有贵族的庇护,如果被教会的人找上门来,那也是麻烦。

    老威廉不断自我安慰,甚至用这样的想法安抚自己的儿子,只是他看见的却是威廉有些坚定的目光。

    这番话无疑是一名遭遇到社会毒打的过来人说的老实话,如果是原来的世界,甚至道出了真理。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为国家的风云人物,不论是小时候期望的首富、市长、将军,都是那么渴望而不可及的。

    人总是要归于平凡,承认自己是整个社会的螺丝钉,好好生活,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

    “只是父亲,你真的甘心吗?绝望也好,不甘也罢,父亲,你真的甘心了吗?”

    威廉平静地说道,眼神中清澈如水,这不是他的眼神,而是老威廉儿子的眼神。

    这是一个奇迹会实现,祈祷会被神明聆听到的世界。

    老威廉明明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说着自己要习惯于平淡,可是为什么心中会如此不甘。

    老威廉沉默,他自己怎么可能甘心,只是他没有选择。

    甘心也好,不甘心也好,他的情绪,他的选择都没有任何意义。

    “小威廉,你的事发了!”

    突然,“砰”的一声,威廉家的大门被身披盔甲的骑士一脚踹开,一群手里拿着刀剑、长矛以及渔网的村民们在一名身穿法袍的神父带领下冲了进来。

    “以神的名义,诛灭邪恶!撒旦,原来你就在这里!”

    神父高高举着一个十字架,两名来自附近修道院的执事帮忙抬着十字架在铁匠铺里大喊大叫,威廉铁匠铺的学徒们面面相觑,这位神父似乎是安达契修道院的修道院副院长。

    铜制的十字架散发着白色的圣光,在屋子里就像是一个大灯泡一样,充满了对于“邪恶”的威慑力,威廉目瞪口呆地看着冲进来的神父,用手指了指自己,“我是撒旦!”

    神父一头白发年龄看上去已经有四五十岁了,只是坚毅的眼神让他看上去年青了不少,他点了点头,肯定了威廉的话。

    “没错,你就是撒旦。”

    卧槽,我是撒旦,我怎么不知道。

    威廉,再怎么没有常识,也知道撒旦是上帝的死对头,地狱里扛把子的大恶人,强大又邪恶的象征。

    我这么牛逼吗?

    “威廉·雷斯林·冯·雅各,一定是你把灵魂出卖给撒旦,因此你才从地狱里跑回来了。”

    神父抱着十字架言之凿凿地说道,看见威廉,仿佛看见他变成了头顶双角,背插黑翅,尖鼻立耳的恶魔。

    “我没有把灵魂出卖给恶魔!”威廉否认道,中世纪的教会力量非常强大,十字军东征,教会异端审判庭对女巫、异端的火刑架审判更是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很显然他并没有去亲自体验的兴趣。

    “好啊,原来你没有出卖给恶魔,我明白,真正的威廉已经死了,是你,撒旦,你居然侵占了小威廉的身体,你邪恶的灵魂竟然侵占了主纯洁信徒的身上。该死的,阿洛德执事,把圣水拿出来,给我泼,一定要把这撒旦消灭。”

    神父恍然大悟,抱紧了自己的十字架,一旁的执事拿出圣水,直接就朝着威廉的身上泼去,一旦威廉中招,神父就要将十字架将这个“恶魔”给砸死。

    砸死之后,再举行火葬,当着村民们的面念着祈祷经文,举行一次布道,一整套驱魔流程就这样结束了。

    威廉愣愣地看着一盆水泼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的衣服打湿整个人都变成了落汤鸡,他用手擦拭自己脸上的圣水,一脸懵逼地说道,“怎么有股甜甜的味道!”

    “伯纳德院长,这撒旦看上去法力不是一般的高,圣水竟然对他不起作用。”

    阿洛德执事惊讶地说道,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不怕圣水的恶魔,明明院长都已经把教堂的十字架都拆下来了当作武器带了过来,为什么在十字架的圣光下这恶魔一点事也没有。

    难不成是搞错了,对方是人类,不是恶魔。

    不,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搞错。

    威廉一定是恶魔,而且还是大恶魔,是撒旦的化身,和邪恶的女巫能够分庭抗礼的存在。

    “异端!撒旦的化身!接受神圣的审判和惩罚吧!”

    神父举起十字架就要砸下去,重重的十字架挥舞起来虎虎生风,在这种伟力之下,别说威廉是恶魔,就算是人类,那也会被十字架超度。

    “上帝、耶稣、玛利亚、约瑟夫、所有的圣人们啊,请驱逐这个邪恶吧!”

    威廉看着那被神父念念有词,挥舞着的巨大十字架,此时的他不像是神父,更像是大力士。

    原来这是玩不了法术超度,就要来物理超度。

    “圣剑,你也是圣物,快给你的圣十字架兄弟打个招呼吧!”

    威廉万分无奈地将圣剑挡在十字架前面,看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神父,眼神充满了无奈,现在的他既不能逃跑,被当作恶魔畏罪潜逃,也不能任由自己被对方的十字架净化。

    “我不是撒旦啊!”

    “不,你就是!”

    “我不是。”

    “你怎么不是了,撒旦。”

    “我哪里像撒旦了。”

    “你哪里又不像了。”

    威廉和神父的眼神互相对视,彼此交流着,十字架和圣剑彼此对抗,推压着,双方僵持。

    突然间十字架的光芒不断变得暗淡,而被布条包裹的圣剑则正在发烫发光。

    “我的上帝啊,十字架的光芒为什么回黯淡,你这邪恶的撒旦,我要败给了邪恶的化身,不,撒旦,我会为了正义战斗至最后一刻的!”

    神父看着自己十字架的光一点一点消失,快要哭了起来,撒旦太强大了,看来自己只能为神捐躯了。

    威廉感受到圣剑似乎开始在复苏,瞪大了眼睛盯着十字架,眼睛都亮了。

    这哪是十字架,这根本就是充电宝,圣剑居然能够用十字架的能量充电。

    偷电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