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十章 威廉回来了

第十章 威廉回来了

 热门推荐:
    安达格村子

    路过的商队牵着装满了货物的马匹在名为安达格的村子的集市里接受补给。

    低矮的木墙,用帐篷搭建起来的集市,各种各样商贸客商路过这里歇脚或者做买卖,往远处一看就是一望无垠的平原,上面种着小麦之类的作物,安达格真是富饶的领地。

    这里是安达格男爵的领地,接受着安达格男爵的保护,同样的村子男爵还有一个,只是那个村子远不如男爵直辖的安达格繁荣。

    雅各布·格林的运气似乎有些不好,现在的他作为吟游诗人明显被村子里的村民给排挤了。

    作为吟游诗人的他在安达格这个交通要道中屡屡说着远方的故事,高贵的骑士大人,美艳的贵妇人,可爱尊贵的公主,以及勇敢的王子,还有可怕的恶魔以及那最近犯了忌讳的恶龙。

    这可真是要命啊!

    虽然故事中恶龙总是会被正义勇敢的王子或者骑士打倒,或许是因为力量,或许是因为计谋,反正在故事中恶龙犹如游戏中专门给玩家送经验和宝物的精英怪,是完全不值得一提的对手,但是这只是故事啊。

    什么是故事?故事就是自己道听途说,然后根据自己丰富的想象力臆想出来的,换句话说这是假的,不真实的。

    只是这番辩解,村子里的村民是没有人相信的,如果不是你一天到晚都在这里说,只要屠龙,就能够获得金钱、身份以及名望,自己的孩子会跟着佣兵团离开,然后再也回不来了吗?

    雅各布倒了大霉,现在他遭受到村子里失去了儿子们的村民迁怒,据说已经有村民向着安达格请愿要求吊死这个妖言惑众,口舌招摇的吟游诗人了。

    “哦。伟大的神啊,请告诉我,我现在应该如何是好!”

    雅各布格林用身上厚厚的袖子擦拭自己眼角的泪水,咬着手上这个已经有些变味的硬面包,现在的他就算是有钱也在这个村子里买不到东西了。

    村子里的面包师赫伦先生已经发出话来了,谁要给这个吟游诗人交易,以后就不要想要从他的手里买面包了。

    赫伦先生是村子里的唯一的面包师,而他的儿子小赫斯则正是信了吟游诗人的故事,跟随者汉斯一起出去屠龙了,现在下落不明。

    赫伦先生不敢迁怒带着自己儿子离开的汉斯,因为汉斯是骑士的儿子,在男爵的两个村子里,是仅次于男爵的大人物,所以吟游诗人就成为了赫伦先生迁怒的对象。

    赫伦先生的迁怒还并不是那么可怕,真正让人觉得可怕的是男爵手下唯二的骑士莱恩老爷,要知道他的儿子汉斯也在屠龙的队伍之中,若是死在恶龙的手中,莱恩老爷明显是想要找雅各布算账的。

    威廉-雅各正在自己的工坊里打铁,砰砰的响声从工坊里传了出来,附近的村民看着露出精壮肌肉,面无表情工作的老威廉,脸上露出了同情的神色。

    威廉铁匠铺的老板是老威廉,老板的儿子是小威廉,父子两个拥有同一个名字,其实父子同名在这个时代并不算罕见,甚至后代用了祖上先辈的名字也是很正常的,如果是国王的话就会冠以二世、三世的头衔,老威廉给自己的儿子小威廉取同样的名字,用意看上去却是很明显的。

    老威廉希望自己的儿子小威廉将来继承自己家的铁匠铺,成为一名铁匠。

    铁匠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职业,在自由民中可以说是令人羡慕的高级职业,铁匠这种职业在这个时代甚至可以说掌握着最先进的生产力,就算是男爵和骑士们为了一个趁手的武器,也会对老威廉给予礼遇。

    只是现在老威廉已经没有儿子了,屠龙队伍全军覆没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村子里来了,作为索恩的邻居,安达格始终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得到消息。

    “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给我帮忙。”

    老威廉催促着自己的学徒,铁匠铺的学徒们这才帮忙纷纷过来加大风箱的火。

    一阵工作之后,一把漂亮的长剑就这样打造完成了,老威廉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只需要最后的工序就足以挂在铁匠铺里了。

    “是你吗?格林先生。”

    老威廉看见站在门口的吟游诗人,此时他面容憔悴,早就没有昔日的精神焕发。

    “威廉大师,小威廉的事,我很抱歉。”

    雅各布格林走进铁匠铺向着老威廉道歉,或许是因为自责,或许是因为希望对方不要记恨自己,雅各布向着老威廉道歉。

    村子里四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去了,恶龙哪里是诗歌故事中那么容易解决的,这是索伦王国即便是派出大军都没有办法消灭的对手,恐怕就算是尊贵的皇帝陛下也对恶龙无可奈何。

    “你为什么要道歉?格林先生,威廉是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的。”

    老威廉脸上完全看不出悲伤,即便彼此诉说的是自己唯一的儿子。

    雅各布格林微微一愣,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听到这样的回答,谁都在怪他,认为是他的错。

    如果不是他在村子里向着村子里的孩子诉说着外面的世界,诉说着游吟歌者,拉丁情诗,贵妇的花冠和勇士的传奇,大城市的风景,村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会离开村子。

    “汉斯、库恩、赫斯甚至我的儿子,他就想少年时的你我一样,渴望着外面的世界,憧憬着外面的一切,他死在了追求自己梦想的路上,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老威廉用着毛巾擦拭自己脸上的汗水,平静地说道,只是在雅各布的视线下清晰看见了眼睛上的那抹泪光。

    村子里每一天的生活几乎都一模一样,没有太大的变化,对于大多数生活在这个男爵领地的村民而言,可能终其一生都只是在这个村子里生活着,没有离开过乡下,只是偶尔和男爵的另一个村子的人发生交流,通过商队和吟游诗人得知外面世界的一切信心。

    对于村子里的所有人而言这就已经是村子里所有人的世界,是他们生活的中心,是他们的全部。

    也许会短暂离开村子,可是他们终究是会回来的,村子里的非自由民们甚至终生都无法离开村子。

    “这不是你的错,我的儿子是天生的小鸟,永远憧憬着天空,只是他被关在笼子里了,一旦长大,他终究会飞向天空的,现在他就算死了,他的灵魂也会在天空上的。”

    老威廉笑着说道,只是笑容中带着苦涩。

    小威廉憧憬着着外面的世界,不止一次幻想着外面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贵族的生活是怎样的,公主又是怎样美丽。

    如果是小威廉是农奴,那么他压根就不可能离开村子,可是他是丰年之子,是自己的儿子,他上过学,会识字,接受过武艺的训练,这些是他渴望不凡的来源,也是他殒命的根源。

    “我祝福你的儿子,永远都会走在追求自己梦想的道路中。”

    老威廉想起昔日精灵对于自己孩子的祝福,心中五味杂陈。

    “威廉大师,你的儿子小威廉他回来了!”

    突然间,一个和老威廉关系不错的村民突然间跑了过来说道,老威廉和雅各布·格林顿时愣住了。

    威廉,他没有死,他竟然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