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五章 丰年之子

第五章 丰年之子

 热门推荐:
    颜色有些斑驳的金币在夜晚依然闪耀着黄金的光辉。

    矮精灵的幸运金币,属于精灵的馈赠。

    威廉微微张开自己的嘴,回忆着身体里对于这金币的记忆,终于知道这金币的来历。

    汉斯是“丰年之子”,威廉也是“丰年之子”,正如字面意思所说的那样“丰年之子”就是丰收年出生的孩子,而“丰年之子”的另一个名字,既是被精灵眷顾的孩子。

    在这个靠天吃饭的中世纪世界,人们往往将一年的收成评价为收成不佳的灾年,收成一般的平年,以及丰收的丰年。

    十个年头中绝大多数都是平年,甚至不乏灾年,而丰年的出现则是值得大书特书,让村民和领主都举杯欢庆的年份。

    靠天吃饭,意味着丰收之年的出现必须神明垂青,精灵加护,一天到头都风调雨顺,大地上的小麦会获得丰收。

    丰收之年收割的作物通常会充满大地的魔力,根据自古以来的仪式,会集中于小麦之上,人们把迎风摇曳的饱满麦穗收割出一小撮,而当年第一批的丰收则会吸引精灵的到来。

    丰收之年,村民们收割的第一批麦穗往往具有着让精灵都垂涎三尺的魔力,在丰收的那一天,精灵会选择造访人类的家庭,为了感谢精灵的庇护,村子里的人会将麦穗献给精灵。

    当然这种仪式并非是没有条件的,村民们献给了精灵礼物,而精灵也会回赠给村民礼物。

    也许是一个祝福,也许是一件宝物,甚至是一个承诺,精灵会赐福于村子当年出生的小孩。

    在丰收之年出生的孩子,在村民看来往往是和饱满的小麦一样,是得到了大地精灵的祝福,拥有着神奇的魔力,出生的孩子也往往会比平年出生的孩子更加强壮,为了避免当年出生的小孩养不大,出现意外夭折,村民们会在丰收的仪式上,将自己的小孩名义上献给精灵,直到小孩十二岁之后,村民们才会举行献给精灵的仪式,将自己的孩子从精灵手中“赎”回来。

    这一个仪式持续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也太古老了,甚至远比对于神的信仰还要古老,所有的人都认为,居住在大地上的人类和大地上的精灵密不可分,丰收之年的孩子往往也会更加得到精灵的青睐。

    汉斯的幸运金币就是来自丰收之年精灵的馈赠。

    威廉感受到斑驳的金币,从外貌上来看幸运金币的模样似乎和其他正常流通的金币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微微闪烁的光芒还是暴露出了它的不凡。幸运金币可以说是最高层次的祝福中比较罕见的了,因为一般丰年之子能够从精灵那里获得的祝福也不过就是成长会比孩子更加茁壮,健康,曾经死去的库恩作为酿酒师的儿子,就在喜欢美酒的精灵祝福下赐予了能够有酿造美酒的才能。

    幸运金币能够给当事人带来幸运,只要持有幸运金币,不论做什么都会一帆风顺,甚至会避免自己身上所遭遇到的不幸。

    矮精灵是一种居无定所的精灵,甚至他也不是这片土地原有的精灵,参加丰收之年的祭祀活动往往都是当地的精灵,只有矮精灵会突然游荡闯入。

    款待精灵,能够获得精灵的馈赠,而身为骑士家族的汉斯父亲明显知道如何款待精灵,并从精灵手中拿到更丰厚的回报。

    对于这个说法,世人们自古流传的说法是,精灵的垂青要看精灵的心情,也就是所谓的缘分,而骑士、贵族以及王子、公主这些拥有高贵血统的人往往会更得到更上级精灵的青睐。

    如果说以前的威廉并不知道其中的门道,那么现在的威廉则很容易看穿问题的实质。

    这种事不就是大投资才有大回报吗?

    精灵渴求的正是在丰收之年风调雨顺,蕴含了大地魔力的麦穗,只要是这一年出生孩子的家庭向着精灵献祭,精灵都会给予赐福。

    然而怎样获得精灵的垂青,除了靠天意的缘分,当然是送过去的贡品。

    丰收之年收割的第一批麦穗当然是越多越好,看在贡品的面子上,精灵丝毫不介意给予村民们丰厚的回报,这也是大贵族甚至王族的公主,出生之后所赐福的对象会是比上级精灵更高位格的仙女。

    汉斯是男爵手中唯二的骑士,自己就有相应的骑士庄园作为采邑,往往能比一般村民拿出更多东西作为取悦精灵的贡品。

    如果正好碰到当事精灵看孩子很顺眼,那么获得高位的祝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威廉已经记不得自己获得过精灵怎样的祝福,甚至是否获得过精灵的祝福,这一点和汉斯的差别实在是非常巨大。

    或许这也正是汉斯想要夺取天下的信心来源之一。

    只是幸运金币或许能够旁当事人逢凶化吉,或许能够让当事人想比其他人获得成功,甚至汉斯能够在死亡之后,被幸运金币的力量变成亡灵,可是在恶龙这种规格的存在下,无论多少枚幸运金币都不可能抗衡这种自然法则。

    力量就是力量,它无法被忽视,力量往往会败给更强大的力量。

    幸运金币的魔力是一种力量,恶龙的魔力同样也是一种力量,矮精灵都不可能是恶龙的对手,更何况矮精灵赠予的一枚幸运金币。

    威廉将金币小心翼翼地踹进兜里,没有汉斯这个亡灵的存在,圣剑已经显现不出自己的任何不凡了。

    没有圣剑使用资格的人,是无法让圣剑显现初圣剑的光辉,之前圣剑能够让威廉使用,不过是面对邪恶的权宜之计罢了。

    “这是赫斯的面包。”

    威廉捡起赫斯留下来的行李,恶龙的火焰烧焦了尸体让他辨认不出谁是自己的好友,只是某具尸体身旁有着面包作为干粮,他摸出一个黑面包,咬了一口差一点将他的牙给崩掉。

    不错,就是这个味道!

    咀嚼起来像石头,甚至可以拿来打人,错不了,这就是赫斯。

    威廉默默地将行李收拾好,挖了坑将其埋葬好,远处似乎听见了狼群的咆哮,在幸运金币加成下的趋吉避凶中,一边慢慢咬着坚硬的黑面包,一边离开了战场。

    不论怎样,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实现梦想。

    至于库恩,这就只能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