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流浪的恶龙 > 第三章 朋友的决裂

第三章 朋友的决裂

 热门推荐:
    汉斯因为屠龙失败,导致自己好友阵亡,梦想破裂,情绪低落,威廉的心情因为自己被食尸鬼搀扶着,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

    汉斯想起白天的记忆,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又一幕犹如电影画面的景象,简直就如同噩梦一般挥之不去。

    恶龙,好强啊,实在是太强了。

    十几米的庞大身躯,只是重重落下来,就能将地上的士兵砸成肉泥。

    飞翔于高空之中,能够躲避他们一轮又一轮的弓箭攻击,庞大臃肿的身体并没有影响它的灵活性,就像是灵活的小鸟一般,在空中自由翱翔,对于他们来说,那从天空居高临下的攻击,简直就如同噩梦。

    坚不可摧的龙鳞胜过骑士的盔甲百倍,箭矢无法伤害他,甚至骑士的长枪也只能在它的鳞片上留下淡淡的白印。

    恶龙的利爪可以轻易撕毁骑士的铠甲,将骑士大人们从马上拽下来,战马恐惧龙威的存在,不敢前进,最终被巨龙喷出来的火焰,连人带马直接烤熟。

    这不是将故事中将恶龙当作猎物的屠龙,而是恶龙对于人类单方面,一边倒的屠杀。

    威廉寻找着自己前身村子里的同伴,心情忧郁,并不是想到了之前噩梦般的场景,而是对于这个时代充满着恐惧。

    自己可能再也回不到原来的世界了,威廉在原来的世界有着自己的家人,对于原来的世界也充满着留恋,意外的穿越更没有让他做好来到另一个世界的心理准备。

    “深蓝,给我加点!”

    威廉下意识地说道,突然间气氛瞬间变得安静下来,一只乌鸦在树上呱呱地叫了一声,汉斯疑惑地看着威廉问道,“刚才你在叫嚷什么?”

    威廉用手擦拭了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了笑,没有回答汉斯的问题,心中哀叹,自己果然是没有什么主角命,穿越了之后竟然连外挂都没有。

    汉斯不以为意,搬动着战场上的尸体,附近佣兵团的力量,足以让索恩王国都感到震撼了,然而面对恶龙依然是那样无力,脆弱得就像是人类的婴儿。

    “威廉,对不起!”

    汉斯将战场上的尸体搬开,寻找着自己的同伴的尸体,语气充满愧疚地说道,话语中是那浓浓的自责。

    “为什么,要这么说!”威廉意外地说道。

    “因为我们一起投奔勇者大人的时候,当时我的父亲,他一直是反对的,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反对,难道是想担心我立下功绩,超越自己的兄长吗?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因此压根就没有和自己身为骑士的父亲商量,就直接带着大家走了。”

    汉斯带着自责地说道,骑士是这个世界的中坚力量,即便是男爵手中也只有两名骑士。

    骑士是这个世界几乎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职业,不仅仅是汉斯,甚至威廉以及去死的赫斯和库恩都梦想着成为骑士。

    想要成为骑士,就必须成为一名骑士扈从,自幼到相熟的骑士家中,侍奉骑士,照料马匹,擦拭铠甲,保管武器,学习使用长枪和剑的战斗技巧。

    根据这个时代的规则,想要成为骑士,首先就必须自己负担战马和相应的武器装备,这些自古以来就流传下来的规矩就彻底断绝了穷人们想要成为骑士跨上战马驰骋疆场的梦想。

    威廉一行人虽然都是家境不错的自由民,不过顶多也只是不用担心挨饿,但是想要供养起一匹用来作战的战马以及可以拿来当作贵族传家之宝的盔甲显然是天方夜谭。

    一套骑士盔甲的价值已经相当于半个庄园了。

    即便马和盔甲两者都具备,如果没有相应的骑士技艺,没有一位骑士老师,言传身教,这样也是不行的,因此既具备战马、盔甲,又有骑士收留作为扈从,只有小贵族以及骑士的次子、三子才有这些资格。

    汉斯虽然是骑士扈从,但是自己的父亲就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骑士。只是他想要成为一名骑士也不是那样简单的,男爵手里只有两名骑士的名额,想要获得晋升,就必须另谋出路才行。

    即便汉斯是男爵的私生子,想要成为骑士也是不可能的,骑士的晋升需要获得领主或者国王的许可。

    赐予骑士庄园作为采邑只是表面,真正的实质是领主或者国王将自己的权威赋予骑士,而这个权威就是圣印。

    只有获得领主许可,骑士扈从才能够获得骑士的晋升,也会因为仪式而觉醒出超凡的力量,而赐予过多骑士圣印,会让自己的力量衰落。

    皇帝、国王、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骑士,等级制度相当深严的世界,而资格的认可,某种意义上就像是位格一样。

    威廉摸着自己的脑袋,回想起这个世界对于超凡力量的设定,总让他莫名其妙想起一款游戏。

    “这也是我们共同的决定,听从老人和女人的话完全没有半点儿意义,父亲年龄大了,母亲除了会唠叨,连几个字都不认识,怎么能够听从他们的话呢?”

    威廉平静地说道,这并非是他的意思,而是前身威廉和大家的想法。

    老人们都是喋喋不休,彼此之间的年龄代沟,让双方总是难以互相理解,青年人总是轻易地质疑对方拥有通过经验积累的智慧。

    “啊!好烫啊。”

    汉斯突然间惊叫道,突然的声音让威廉感到奇怪,他看向威廉所在的方向,发现一把落在地上的华丽大剑散发着如同明月般的圣洁光辉。

    这是那位打算屠龙,结果反过来被龙屠了的那位“倒霉勇者”所持有的圣剑。

    圣剑散发着圣洁的光辉和能量,身为亡灵的汉斯感到难以忍受,本来不应该拥有疼痛感觉的他大叫着,用手臂挡住自己的双眼,哭得就像一个孩子一般,

    威廉眼疾手快地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圣剑的剑柄。

    原本正在散发出光辉的圣剑光辉瞬间消失,汉斯退后了好几步,圣光消失之后,他也就不再恐惧和受伤了,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和眼神中带着古怪,“威廉,为什么,你能得到圣剑的许可,为什么你能拿到圣剑,而我甚至连接触它,都感到痛苦。”

    汉斯眼神中带着恨意,看向自己这位昔日的朋友眼神中充满了憎恨和往日一样用着命令的口吻说道,“圣剑交出来,我会成为勇者的,把剑给我,你怎么可能会有成为勇者的才能,我是骑士的儿子,你的父亲只是一名铁匠。”

    威廉感受到圣剑传递在他手心里的能量,发现汉斯对于他的杀意,眼神中带着悲伤说道,“我们不是朋友吗?”

    “这得以我为主的朋友。”汉斯从地上找出了一把骑士长枪,对着威廉说道,“将圣剑交给我,我功成名就之后不会忘记你的,我的朋友。”

    威廉沉默,看着汉斯已经腐烂的半边脸,想说的话最终没有说出来。

    不是我有勇者的资质,而是已经不是人类的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触碰圣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