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领主背靠科技大亨 > 第31章 擅自逃跑

第31章 擅自逃跑

 热门推荐:
    克莱夫领命退下后,欧文把书房门口的亲卫叫了进来。

    “侯爵大人,请问有什么事吗?”亲卫抚胸后询问。

    “通知城堡的守门卫兵,若是再有贵族求见,一律拒绝,有什么问题就让他们去找财务官克莱夫。”

    “是。”

    刚刚就被克莱夫打扰到,害得欧文画图差点出错,他可不想让同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一次。至于让那些有问题的小贵族去找克莱夫,则是对他的小小惩罚。

    拿起羽毛笔,欧文继续临摹蒸汽镗床的设计图。

    果不其然,克莱夫刚在广场的公告栏上贴完演讲公告,就被一群贵族接二连三地找上来询问。令他不得不多次重复领主的决定,一下子忙坏了。

    就这样,领主决定留守边戍镇的消息在贵族圈里迅速传开,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贵族们都觉得欧文一定是疯了,居然想留下来送死。

    领主疯了,他们可不疯,自己的命可宝贵着呢!于是,个个都回去让仆人开始收拾行李,准备逃到东升要塞避难去。

    对于欧文的演讲,贵族们完全不敢兴趣。

    大概就是当众宣布决定,然后号召大家同心协力对抗不死魔物云云。也就愚蠢的贱民才会信那一套,他们可是高高在上的贵族,自然不会轻易上当。

    一旦关乎到自己的小命,贵族们的行动相当迅速,当晚就已经有人乘船南下了。

    第二天一早,欧文就收到消息,昨晚有一位男爵带上几乎全身家的家当离开边戍镇,今早也有一位男爵快准备妥当了,听说打算跟昨晚那位一样走水路避难。

    得知这些情况,欧文不禁皱起眉头。

    没想到这帮贵族的反应这么迅速而激烈,竟然打算抛下自己的领主逃跑。

    想去东升要塞避难是吧?可以,但欧文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地离开,得付出一些代价,谁让他们公然违背领主的决定。

    同时,这也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自从跟温斯特接触之后,欧文就意识到封建的贵族体制发展到一定程度会阻碍社会的发展。

    世袭制无法保证贵族后代的治理能力,有能力的贵族可以把领地治理得很好,而无能的贵族则会白瞎了那块土地。

    因此,欧文要把所有的土地都整合到自己手中,让有能力的人去开发,尽可能发挥每寸土地的价值。

    既然是这帮贵族抛弃自己的领主在先,那就别怪他把手伸向这个维系已久的贵族体制。

    想到这里,欧文当即带上几位骑士离开城堡,前往边戍镇的南部。

    在边戍镇的南方,有一栋装修得很不错的住宅,房子的主人是伍德男爵。

    此刻,住宅的大门前停了四辆大马车,数位仆人正陆陆续续地从房子里把打包好的贵重物品搬运到马车上。

    而伍德男爵就站在马车的边上,亲自督促手下的仆人干活。

    “手脚都给我快点哈!”

    话音刚落,一位男仆为了能搬快一点,直接把一个被布包裹着的木盒抛扔到马车上,盒子里发出一道磕碰的清脆声响。

    听到这个声音,伍德男爵被吓得身体一抖,大骂道:“谁让你这么扔的!”

    匆匆走过去,他一手拨开那位男仆,把木盒轻轻地从马车里拿出来。解开外边的布,打开木盒,他看到里面的精美陶瓷器具完好无损,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接着,伍德男爵转过头看向刚刚那位男仆,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意。

    “幸亏没有碰坏,要是碰出一条裂缝出来,你这一辈子都赔不起!”

    那位男仆害怕地跪了下来,求饶道:“男爵大人,我知道错了,下次会注意的。”

    “给我滚!毛手毛脚的,我不需要你来搬东西了。”

    被主人责骂,犯错的男仆只好灰溜溜地退了下去。

    之后,伍德男爵回头看向其他的仆人,催促道:“看什么看!快点给我搬。”

    “是!”其他仆人齐声应道,然后继续干活。

    就在仆人刚好搬完屋里的要搬东西时,欧文带着数位骑士来到了伍德男爵的住宅门口。

    没想到领主会在这个时候造访,伍德男爵赶紧清退仆人,而后迎了上去。

    “艾森侯爵,您怎么来了?”

    “随便走走,正好路过你家罢了。”欧文答道。

    哪有这么巧的,伍德男爵才不信。更何况,他的住宅是边戍镇最南边的房子,随便走走是不会来到这里的。

    就在对方狐疑的时候,欧文的眼睛从门前停靠的四辆马车扫过,问道:“伍德男爵,你这是准备出远门吗?”

    “是的,我准备和家人一块去东升要塞过冬。”

    “哦?过个冬而已,居然带这么多东西,感觉好像过去之后就准备不回来了。”

    “不多,真的不多。”伍德男爵想了想,解释道,“只是我的家人在外地居住时非得要用自己用的惯的东西,所以就多带了些家具而已。”

    “哼,是么?”

    听到这么牵强的理由,欧文冷笑了下,随后进入正题。

    “伍德男爵,你肯定早就听说过圣殿骑士要驻守东升要塞的消息。”

    “略有耳闻。”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决定留守边戍镇吧。”

    欧文的脸色变得冷酷起来,带着斥责的口气说:“抛弃领主,擅自逃往东升要塞,这可是重罪!按理说,我可以以叛逃罪为由直接处你绞刑。”

    闻言,伍德男爵非常惊恐,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难道领主要处死自己?

    他急忙否认道:“侯爵大人,您错怪我了,我并不知晓您的决定。”

    “是么?那你现在知道了,还准备去东升要塞吗?”

    不去的话,留下来送死吗?伍德男爵心想。

    反正横竖都是死,他倒不如当场把一些话给说清楚。

    “候爵大人,您心里应该明白,没有圣殿骑士的支援,边戍镇的北边城墙是守不住的,前往东升要塞避难才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你是执意要去东升要塞咯?”欧文责问。

    伍德男爵没有说话。其实他心里也很紧张,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先表面答应领主留下,回头再找机会偷偷逃跑。

    “好吧,你若非要去东升要塞不可,我也不阻拦。”

    听到这话,伍德男爵突然有些懵了,之前不是说要处死叛逃者吗?

    “但这是有代价的,包括昨晚已经逃跑的男爵,凡是选择离开边戍镇的贵族,其领地我都将一概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