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 第八十六章 湖中都城,特诺奇蒂特兰! 上

第八十六章 湖中都城,特诺奇蒂特兰! 上

 热门推荐:
    十一月的墨西哥谷地是宁静而喜悦的,正如水边阿维维特树上的花球,在微风中散发着松柏的清香。

    船队载着阿维特的王旗和武士,沿着坦彭河一路南下,温暖的阳光在河面上荡漾。行舟在清风流水间,不过两三日功夫,便进入繁荣美丽的墨西哥谷地,帝国实际统治的疆域。

    沿途的墨西加村庄早已经完成了今年的收获和贡赋,田野间播撒着漫种的菜豆。富庶的村庄有足够的豆种播下,用来恢复土壤的肥力,来迎接更为富足的明年。

    在沿途村民们的遥望行礼下,国王的船队继续南行,一周后进入哈尔托坎湖。修洛特远远的看向东方,那里是圣城特奥蒂瓦坎的方向。一天之外,便是自己出生和成长的地方。

    这里已经是墨西加人的核心区域,不断的有墨西加人的小舟摇曳而来,载着沿途的村庄长老,向船队献上新鲜的蔬菜、水果和珍贵的淡酒。

    悦耳的歌声一路环绕船队,那是少女们爱慕武士的大胆表白。她们如水中的浮莲,秋风中只着一件单薄的白衣,优美的在船头舞蹈,向武士们展露曼妙的身姿。每当夜幕降临,不时有武士从船队后方溜走,与少女们在船上幽会,共赏明月、星河与欢歌。

    到了帝国的安全腹地,阿维特倒也没有约束武士。

    船队继续往南,便进入墨西加人的根本,一百五十万人的特斯科科湖区,首都三城的直属领地,也是中美洲最为繁盛富足的所在。

    沿途村庄密布,炊烟从两岸连续升起,秋风中隐约传来悠远的陶笛,还有低沉的鼓韵,伴随着社区武士和祭司的歌声。修洛特轻嗅数下,闻到了烤火鸡的辣香,还有烤玉米的清香,忽然便有些饿了。

    这是村落的长老在社区礼堂中举办的宴会,村民们在这里集合,举行各种祭祀仪式,献上食品、禽鸟、玉米穗、鼠尾草、豆子和野花。武士们和村庄首领欢聚一堂,喜悦的享受着秋日里繁多的节日。

    修洛特再次仔细品味着,不远处飘来的食物香气中,还有一种特殊的幽香,类似于燃烧的檀香木,带着古朴悠远的韵味。

    “这是什么香气?湖区的村庄已经富足到使用昂贵的香料了吗?”修洛特有些吃惊。

    “香料并不是什么昂贵的物品。除了奇南帕的产出,林间的采集,联盟还源源不断的从南方的米斯特克人、萨波特克人,和东北的瓦斯特克人那里征收到大批的香料贡赋。在富饶的湖区,连平民的资深武士,富裕的普通商人都能够用的起香料。”

    贵族祭司乌戈斯自豪的笑着作答。大军之中,阿维特要保持威严,吉利姆素来不苟言笑。来自王都的贵公子乌戈斯便成了修洛特的导游,向他讲述都城湖区的美丽富饶。

    “这应该是村庄社区长老们的祝福宴会。宴会的最后阶段,祭司和高级武士会点燃幽香的柯巴树脂,向众神和先祖祈祷,祝福来年的丰收。”

    湖区是联盟统治的根本。这里的村庄都被严密编组,形成人口明确的社区,卡尔波利,类似于秦朝的编户齐民。每个社区由四位长老管理,通常是分封的军功贵族、平民的资深武士还有都城任命的神庙祭司。

    每当战争的号角吹起,每个村庄社区需要提供一个两百人的武士加民兵小队,武士们装备的精良程度则与村庄的富裕程度成正比。通常而言,越靠近都城的村庄便越富庶,武士也越多。

    这里已经是船队中许多武士的家乡,他们出生于此处,在都城接受军事训练,完成选拔考核,然后加入王室直属的军团,成为一名高贵的武士。

    船队继续南行,空气中又多出了各种舒适的花香,还有可可果成熟后,类似柠檬的淡淡清新。修洛特环顾左右,在这里的湖区,已经随处可见墨西加人兴盛的根基,湖中浮田奇南帕。

    这些浮田外围用栅栏扎紧,底部是泥土混合木桩。虽然已到秋天,农夫们依然在浮田上忙碌种植。除了玉米、菜豆和南瓜,修洛特还看到正在收获中的可可树,还有开始结果的牛油果,以及各种精细照料的香草,这些都是供给贵族的食物。

    湖上的奇南帕可以整年耕作不休。特斯科科湖保障了作物生长的水分,湖中的淤泥提供了充足的养分,秋冬的墨西哥也不会低温下雪。

    如今正是枯水期,水渠从整齐排列的奇南帕间浅浅划过,水面不过一人多深。不时有穿着白衣的富足农夫,撑着小船,探着渔网,打捞湖底和水渠的淤泥,然后均匀的施撒在浮田上。

    浮田周围还有浸没发酵中的秸秆和树叶,而在湖面上依稀可见游动的鱼儿,追逐着散落的谷粒。时不时有小船满载着排泄肥料从南方都城而来,添加在奇南帕上。这也许是最早的生态农业。

    舟师继续南行一日,终于到达了特诺奇蒂特兰的北大门,特皮伊亚加村庄,一万武士从这里登岸。接下来,修洛特要沿着数里的长桥,步行前往湖中都城。

    修洛特走出富裕的北岸村庄,来到特斯科科湖边。他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只见一条优美的白石长桥,伴随着深色的泥土堤岸,划过无边无际的一道长虹,连接向不远处宏伟的石头都城。长桥上行人如蚁群般往来,不时有头戴羽毛的祭司和贵族行过,在蚁群中划开一道道空白。

    他心中估算,脚下的石桥约莫十米宽,伴随着两边同样宽度的堤岸,有着足足三十米的道路,可以容纳六十人并行而去,延伸足有五六公里。而当他展目四顾,更多的长桥和堤岸在远方蔓延,如同神灵的画笔,把特斯科科湖尽情分割。

    阳光下,湖面上泛着粼粼的波光,白色的长桥和湖水一同闪耀,如同天上的国度。千百条小舟载着货物和人群,从四面八方而来,灵巧的从石桥间穿过。修洛特定眼看去,才发现石桥和堤岸精巧设计,每隔一段距离会留出专门的弧形孔洞,小船便随着湖水在行人脚下穿梭。

    “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

    修洛特的眼中映满了湖光水色,长桥行人,还有尽头处白石的宫殿,红顶的神庙。这是他未曾想象的壮阔!

    “修洛特祭司,你在自言自语着什么?”乌戈斯笑着看向修洛特。每一个都城居民,都乐于见到外邦人第一次看到首都时的震撼和失神。

    “我在数一共有几座长桥。”修洛特微微一笑,很快恢复了清醒。

    “北方有两座主桥,通往北岸的村庄。西方有两座主桥,四座分桥,从北至南,一条通向特帕内克人的旧都阿兹加波扎尔克,两条通向中间的特拉科潘,还有一条去往南方的查普特佩克。

    西方还有两座长渠!从西方的普雷佩查高地脚下,一路翻山越岭,引水到都城,真是浩大的工程!通常只开放一条运输淡水,关闭一条清理渠道。南方则有一座主桥两座分桥,分别通向南岸诸城邦。

    而在都城的东方,是延伸整个湖泊的长堤,如同女神的怀抱,把雄伟的水上都城保护在雨季的洪水和咸水的洼地之外。

    这是神灵在人间的居所。是不朽的太阳,特拉卡埃勒尔聆听神灵的旨意,建筑在人间的神国!”

    乌戈斯忘情的描述着湖中都城的壮阔。他不知不觉用起华丽的都城腔调,进行着祭司的赞美吟唱。

    “这是八桥与长堤环绕之岛,雄鹰落下之地,湖中白石之所,仙人掌盛开的家园,墨西加-特诺奇蒂特兰!”

    修洛特心中赞叹,便也用着圣城的低沉语调,清越的对着吟诵。

    在他视野所及,桥梁与长堤尽情划分着湖面,一路交错着星罗棋布的湖中浮田。成百上千的独木舟穿流如梭,运来天下的财富和贡品。尽头处是一望无际的石头房屋,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异常高大的双子金字塔大神庙。

    这是桥梁,舟船,神庙,宫殿,武士,祭司汇聚的文明中心,美洲最宏大的城市,足足十四平方公里的湖中都城!

    修洛特曾经问过阿维特,湖中都城究竟有多少人口?阿维特笑着告诉他,湖中都城拥有八十个卡尔波利社区,举世无双的二十五万人口。

    当西班牙人第一次来到湖中都城,他们被壮阔的石头巨城所震撼,称赞这里是“新世界的威尼斯”。然而在修洛特看来,这不过是狭隘的比喻。

    在这个时代,威尼斯城区面积不过八平方公里,最多拥有十二万人口,还不到湖中都城的一半,长堤和水渠设施更是完全无法相比。威尼斯倒是可以反过来称为“欧洲的特诺奇蒂特兰”!

    如果让修洛特做个比喻,湖中都城便应该是面积36平方公里,人口30万的汉代长安城,或者面积同样15平方公里,人口却竟然被估计有百万人的帝国罗马城。而无论如何,这里是毫无疑问的帝国中心,中美洲文明最辉煌的所在!

    高举的王旗下,一万精锐武士排着整齐的队列,沿着长桥一路南去。王旗所过处,桥上的行人纷纷退避到两侧的堤岸深处,下跪在没过小腿的湖水中。

    阿维特带着国王的威严姿态,而修洛特伴随左右。两人一路前行,如入无人之地。

    他仔细观察两侧,七成是身穿单色麻衣或棉衣,没有帽子,五体匍匐在水中的平民;两成是身穿染色棉衣,戴着棉帽,双膝跪下的工匠和商人;半成是身穿鲜艳战衣,戴着简单羽毛,单膝跪下的各级武士与军功贵族;还有极少数身穿纹饰华服,戴着高扬羽冠,低头鞠躬行礼的高级祭司和大贵族。

    王旗所过处,尽是帝国臣服的子民们。

    “太阳初出光赫赫,千山万山如火发。一轮顷刻上天衢,逐退群星与残月。”

    修洛特的心中百感交集。万军簇拥,万民下跪,这就是等级森严的墨西加社会,这就是最顶层权力的滋味!

    王旗下的少年微微醉醺,随即警醒,恢复眸间的清澈。然后他稍稍探头,看向威严的阿维特。对方面色平静如常,眼中神采奕奕,于是他心中颔首。

    在沿途千万人的退避行礼下,大军度过长桥,眼前便是湖中都城的北城,曾经的特拉特洛尔科城邦。这座城邦是墨西加人最初在湖心岛上建立的双城之一,面积约为南方特诺奇蒂特兰主城的四分之一。

    随着墨西加人的扩张,湖中都城飞速发展,两城逐渐合一。只在交界处留出一道弧形分割的水渠,为两边的城市提供最重要的淡水。

    修洛特一路前行,眼前是交错的桥梁和水道。北城特拉特洛尔科中,大部分的房屋都建立在水中的小块陆地上,很多是后来填筑出的新岛。这些房屋是平民或普通武士的居所,按照规划整齐的排列。

    交错的水道如同四面笔直的棋盘,棋盘间便是一落一落聚集的成幢房屋,如同天神落下的棋子。每幢房屋的地基都是石头的平台,防止洪水淹浸。房屋的墙基是白色的花岗石或红色的火山岩,顶棚则是木质的横梁和木棍,再外围则糊上一层泥灰。房屋的屋舍同样笔直,大约分为卧室,厨房、仓库和奴隶住所。

    每当一定数量的房屋聚集成块,中心便会出现小型的社区市场和完全石砌的社区神庙。城中的社区类似于唐代长安城的里坊,约莫三千人口,不仅有着经济职能,更多出军事职能。

    这种神庙便是帝国神树统治的最底层根系,深入基层的触角,墨西加人动员能力的基础。同样是四位长老负责一个社区,平时缴纳贡赋,监督适龄少年加入军校,战争时期则召集一百到两百人的武士。

    修洛特心中计算,北城特拉特洛尔科大约有十多个社区,远远比不上主城四大区的八十社区。所以最后被主城融合,接受王室的直接管理,设置有特拉特洛尔科城主的职位。在这个时代,决定一切的始终是人口和武力。

    大军步行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北城的中心。中美洲诸城的中心与罗马城邦类似,始终是高耸的神庙,加上广阔的中心广场。修洛特看了会近四十米高的双子金字塔,特拉特洛尔科神庙,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作为大集市的中心广场。

    因为,在他可以目视的南方主城,有真正宏伟的墨西加大神庙。

    北城远离主城的宗教和政治中心,远离大贵族们占地庞大的别墅群,所以有足够的空间,汇聚出规模庞大的大集市。这里的大集市是主城市场的两倍,每天约有六万人在这里交易!

    大集市是一块平整的空地,四周是连通的水道,边缘是一排排拱桥。来自天下两洋的商人就乘坐舟船而来,运送货物直到拱桥。节省的商人就和货物一起露宿在拱桥下。

    按照商品的不同,市场被划分为不同的区块。边缘处是最常见的水果蔬菜主食,各种石头工具和陶制容器,木质的家具、柴火和松木条,单色的棉布麻衣和毯子,还有普通的黑曜石小刀,骨刀、骨针与纺织锥子。这是平民的日常所需,也是面积最大的区域。

    再往里去,便是鲜艳编织的羽毛披风,华丽的纹饰布毯,精致的武士战衣,黑曜石战棍和木质盾牌,巫医祭司的草药药剂,各种肉干和鱼干,老虎、獐鹿、郊狼、水獭的兽皮,制作完成的冷可可和龙舌兰酒,蜂蜜和枫糖糖果,看到这里,修洛特仔细的记下了位置,准备随后有空的时候过来。

    在中心与边缘之间,是规模庞大的奴隶市场,来源五花八门。大多数奴隶被用绳索绑好双手,脖子上套着一个绳圈,系在一个长杆子上防止逃跑。少数是自己售卖的奴隶,这些人很可能被安排到人祭球场。当然也有例外,大奴隶商人有足够的武士看守,他们便放开年轻女奴的双手,让她们能够自由的展示。

    少年看了几眼,心中估算了下年龄,就默默的回过头去。

    再往里去,就是有武士驻守警戒的高级市场。在这里不出意外,修洛特再次见到玛雅人修长的神性头颅,他们的店铺总是带着让人迷醉的神烟。接着他一眼就看到来自西方的铜斧和铜针,这些小型的铜器售价十分高昂,几乎接近金银饰品。他同样记下店铺的位置。

    旁边不远就是金银玉石的摊铺,尤其以云中之民,米斯特克人的手艺最为精湛。各种精雕细琢的金银饰品,手镯手环,还有镶嵌宝石的戒指,以及最为贵重的玉石项链。还有一些来自海边的瓦斯特克和托托纳克商人,他们在出售色彩闪烁的贝壳装饰品,高级的玫瑰色和浅红色海贝甚至能够与金银等价,而珍珠往往只是贝壳的附赠品。

    高级市场中另一处贵族偏爱的地方便是奢侈品商店,售卖染料、香料和鲜艳的植物。热带的花朵争奇斗艳,空气中弥漫着托托纳克人最爱的香草气息,瑰丽的胭脂红放在精致的银碗中,还有刺鼻的土荆芥、墨西哥牛至和塔可调味料。

    修洛特走到行军武士的边缘,走在集市之旁,惊叹的打量着大集市的一切。眼前是来自天下两洋的各族商人,耳中是热情叫卖的各地方言,鼻中是不知名的花香和胭脂,手中是金银宝石的微凉触感,他一时间有些目眩神迷。

    直到耳边为之一静,看到各族商人和平民恭敬的向王旗下跪,他才微微一笑,走回浩荡的行军队伍,走回威武肃杀的王旗。

    “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少年笑着叹息,真是好一个人烟阜盛、繁华市井,丰亨豫大、安乐人间!

    大军没有停留。精锐的贵族战团们只是淡淡的扫视着富足的大集市,目光中满是决定商人生死的自信。随后他们跟随王旗,满怀荣誉与崇敬,昂然的往南方而去,那里是宏伟的主城,高耸的大神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