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律师从养只獬豸开始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欲望小了

第三百五十五章 欲望小了

 热门推荐:
    “这是你买的豪宅?不是租来的吧?”站在一栋三层豪宅的道。ajaig

    孟浪迎着海风笑了笑:“即使是租,一天也需要不少钱,再者说,哪个富人会把豪宅租给别人?”

    唐芙蓉也笑了笑,“难道真是你买的?这样一栋豪宅,在港岛需要多少钱?”

    “不多,也就十来亿。”孟浪又笑笑说。

    唐芙蓉看向远方,说道:“搞不懂你了,你跟变戏法似的,你的钱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你不会真是一个隐藏的富二代吧?如果是这样,你把钱主任都给欺骗了,把我们所有人都给蒙蔽了。”

    孟浪笑了一声道:“我只是一名律师,哪有什么富二代,我觉得这世上赚钱太容易了,只有一件事不好得到,你猜是什么?”

    “什么?”唐芙蓉不解。

    孟浪笑道:“你我都是学法律的人,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难得到的是公平吗?人与人之间不平等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穷人与富人,老板与打工人,资本家与劳动者,权力与权利,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我们真正实现了公平,那才是一种本事,赚钱,真的不是一种本事,好多会赚钱的人,其实并不是他的本事大,而是他的运气好,对不对?”

    唐芙蓉笑道:“那肯定不是,会赚钱的人还是本事大,如果没本事,你怎么赚钱?”

    孟浪道:“你觉得你与钱正源相比,谁的本事大些?”

    “当然是钱主任本事大啊。”唐芙蓉说。

    孟浪笑道:“如果是以前,可以这么说,但是现在你的本事绝对比他大,因为你在海城那边从事的都高端业务,钱正源早已经不懂多少业务了,他现在相当于是一个资本家,是通过剥削其他律师来赚钱的,他的本事怎么可能比我们大,但是钱却赚的比你我多,这不是运气是什么?没有运气,他走不到今天这个位置,所以赚钱纯粹是靠运气,而不是靠本事,说靠本事,不过是忽悠别人的心灵鸡汤,而且还是毒鸡汤。”

    唐芙蓉看着他,过了半天才说道:“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理论,照你这样讲,我们以后就不用学习,不用工作,就等着运气来了,买彩票中奖呗?”

    孟浪哈哈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如果你没有运气,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赚不到,只要你有运气,无论干什么都赚钱,明白吧?并不是不让你工作,不让你努力学习,你赚钱了,不要自以为是我本事大,那是老天爷给你饭吃,如果老天爷不给饭吃,你本事大又有什么用呢?赚钱这种小事情相对来说太容易,而要让整个社会公平公正,这才是最大的不容易,明白我所说话的意思了吧?”

    唐芙蓉怔怔地看了他半天,说道:“你的思想越来越古怪了,我们虽然是律师,但是也不可能有办法让整个社会变的公平公正。”

    孟浪笑道:“你这样说就对了,还是我那句话,赚钱很容易,但是想让社会公平公正很难,实现小我很容易,实现大我很难,我原来没钱的时候特别想赚钱,并且觉得赚钱太难了,但是当你有钱了之后,就会知道,赚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它有啥难的呢?难的是我们自己的,大了,事情就难了,小了,干什么都容易。”

    唐芙蓉笑了笑道:“你这话挺有哲理的,现在人的就是太大了,所以会感到万事很难,很焦虑,比如我,我想把海城分所的事情做好,就感到很焦虑。”

    “别再焦虑了,一切顺其自然,人志向一定要大,但是一定要小,甚至是没有,这样才行。”孟浪说。

    “你不会连那方面的都没有了吧?”唐芙蓉瞥了他一眼问。

    孟浪笑了起来,“这么大的房间,我有没有那方面的,等一会我们就可以试验一下,怎么样?”

    唐芙蓉爽朗地笑了一声:“我今天没有。”

    “是通过刺激产生的。”孟浪笑着说道。

    一个小时后,孟浪说:“我要在港岛成立一家文化传媒公司,我不能仅仅做律师了。”

    “你要开公司?”唐芙蓉侧起身来,从被子里露出雪白的肌肤,吃惊地问。

    孟浪道:“没错,开一家公司,但律师仍然是我的主业,我不告诉你了,公平公正是最难得的,赚钱太容易了,开公司只是为了赚钱,它不会成为我的主业。”

    唐芙蓉道:“但我看你现在喜欢上赚钱了呢。”

    “如果没有钱,你怎么实现公平公正呢?”孟浪笑问。

    “你不会想着等你赚了大钱,专门给穷人发钱吧?”唐芙蓉耸着鼻子问道。

    孟浪笑道:“也不失为一个促进公平公正的好办法,但是我不是那样的人,因为我很小气的。”

    唐芙蓉咯咯地笑起来,道:“那你还说这话,你这么小气,怪不得不讨女人的喜欢,到现在都没有娶到老婆。”

    孟浪笑道:“不是还有你吗?”

    “我不是你的老婆,我也不会成为你的老婆,我们只是合作的伙伴对吧?那个牛昭整天跟你在一起,你是不是已经把它当成老婆对待了?”唐芙蓉推他一把,从床上坐了起来,捋着头发。

    孟浪看了她一眼,笑道:“有这个想法,但是还没有确定,你知道我的志向很大,不会轻易在一棵树上吊死,我怎么可能为了一棵树木而放弃整片森林呢?”

    “就知道你们男人都是这个德性,还跟我谈什么公平公正,糊弄鬼呢。”唐芙蓉身子一扭,从床上下来了。

    孟浪哈哈大笑起来道:“男人的志向跟女人的志向是不一样的,男人即使沉迷于女色,也不妨碍他建功立业,男人想实现社会的公平公正,跟他的品行也没太大的关系,不能太苛求!”

    “去你的吧,这都是你的花言巧语,我们都是千年的狐狸,别跟我谈什么聊斋哈,对了,你这栋豪宅到底值多少钱啊,说个数目给我听听?”唐芙蓉把衣服穿好,对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