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扫把星 > 第374章 狂傲的泉盖苏文

第374章 狂傲的泉盖苏文

 热门推荐:
    初春的辽东大地并未春暖花开。

    积雪依旧,唯有道路被清理了出来。

    一只狍子从路边的密林中跑出来,呆呆的站在那里。

    一队骑兵正在疾驰着。

    狍子依旧不动。

    “射杀了!”

    领头的贾平安吩咐道。

    包东张弓搭箭。

    狍子被一箭射倒。

    “好傻的东西!”裹在大氅里的卫无双很好奇。

    “傻狍子!傻狍子!说的就是傻!”

    贾平安笑着冲了过去。

    一名百骑冲了过来,也不停马,就这么俯身下去把狍子抓了起来。

    狍子有些重,他的身形一滞,差点被带了下去,引发一阵哄笑。

    “前方就是怀远镇!”

    贾平安在仔细的看着这个地方。

    前隋征伐高丽时,这里云集了无数大军和粮草,可惜杨广一心二用,更多的考虑政治斗争,否则……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贾平安装了个比!

    “止步!”

    一队步卒拦截了他们。

    “报名!”

    几个穿着臃肿的步卒握着横刀,目光炯炯的盯着他们。

    “别乱动!一人下马过来。”

    前方的队正在举手,“韩老六去禀告,就说三十余骑,其中有女人。弄不好就是高丽的奸细。”

    一个步卒转身就跑。

    贾平安下马,“为何没有战马?”

    队正盯着他,随口道“这地方冷得要命,骑兵去了高丽那一面。”

    “那你为何说某是奸细?”

    贾平安问道。

    队正喝道“止步!”

    贾平安回身,“把某的那个东西拿来。”

    包东小心翼翼的把旌节拿过来,贾平安接过,回身道“大唐武阳伯贾平安,奉命出使高丽等国。”

    随即贾平安就得到了欢迎。

    怀远镇守将谢恬来了,须发斑白的他走路依旧虎虎生风。

    “这些年……从先帝诏令不再接受高丽朝贡之后,就再也没有使者往高丽去了。武阳伯,此行为何?”

    “这个你不该问。”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试探,“对面如何?”

    “你能拒绝老夫的问话,而老夫必须回答你,这便是不公平的地方。”谢恬回身,带着他们进城。

    城中看着很冷清。

    “天气太冷,不过高丽人不让人省心,前日才将来了数十骑,在周围绕了一圈,后来老夫令人追击,射杀了十余人。”

    谢恬说的很平静。

    “可有异动?”贾平安需要了解的更多一些。

    谢恬皱眉,被冻的硬邦邦的胡须跟着动作而动,很是诡异,“这便是异动。你太年轻了些,长安派了你来能做什么?另外,高丽人最近几个月不老实,有一次还带着几个文官来看,老夫发火令人追杀,其中一人……虽说穿着高丽人的服饰,不过却有些像是百济人,另外……还有几个看着不像是高丽人。”

    贾平安心中微动,“多谢相告。”

    “应该的。”

    随后安置了下来。

    贾平安睡了一觉,被子里一股臭脚丫的味道让他很难受。

    但在这种地方你不能指望得到什么优待。

    “武阳伯!”

    卫无双有些面色苍白。

    “昨夜如何?”贾平安问道。

    “我就裹着大氅打盹。”

    男人还好些,妹纸没法接受这种粗糙的待遇。

    贾平安随后去寻到了谢恬。

    “再次介绍一下,贾平安,百骑统领。”

    谢恬一直在辽东,对长安官职变动知道的不多。

    闻言他马上就变了脸色,“来人!”

    外面进来一个文官,谢恬骂道“让你等准备的房间和铺盖可是上好的?”

    怀远镇是军资集中地,不缺这些。

    贾平安“……”

    他被这个老将摆了一道。

    “还有,准备酒菜,娘的,老夫有半个月没饮酒了吧?今日破戒,谁劝都没用。”

    军中饮酒违律,但在这等出去撒尿得带着棍子的地方,酒水就是救命的好东西。

    “用那个酒精,兑点水真好喝。”谢恬突然一怔,“这酒精说是一个什么扫把星弄出来的……好像也姓贾。”

    “某的一个匪号就叫做扫把星。”

    贾平安觉得扫把星这个词是对自己能力的亵渎。

    “好一个扫把星!”

    随后谢恬就爆发出了让人意外的热情。

    一壶酒精被送上来,谢恬笑道“这是什么杀毒用的,喝一点,就一点。”

    结果半斤下去,他红着脸道“再来一壶!”

    艹!

    贾平安只是喝了一杯完事。

    谢恬见他不喝反而很是欢喜,就像是那种没人和我抢东西的欢喜。

    晚些又送了一壶酒来,这次他兑了一点水就开始灌酒。

    一口气喝了几口,他放下酒壶,眼珠子都红了。

    这不会是个酒鬼吧。

    贾平安觉得自己需要重新评估谢恬的可靠性。

    “高丽人正在酝酿着什么,他们不敢打,但老夫总觉得他们不对劲。”

    随后贾平安又问了些别的事儿。

    三日后,修整完毕。

    谢恬把他们送出城,捋捋还柔软的胡须,告诫道“高丽人疯狂,疯狂的源头来自于泉盖苏文,那是个自大的人,但确实有本事。老夫的建议……别深入。”

    贾平安点头,“多谢了。”

    等他们走后,谢恬骂道“狗曰的,耶耶总是觉着他们不对劲。娘的,出使竟然没文官?难道那贾平安文采风流?”

    须知此刻大唐的文化光耀东亚,不只是倭国,高丽、新罗、百济等国都在仰望,以至于新罗使者穿着大唐服饰出使倭国时,倭国人各种羡慕嫉妒恨,更引发出了恐慌,担心新罗人抱住了大唐这条大腿。

    贾平安一路前出,在辽东城外被高丽人拦截了。

    ——辽东城在先帝征伐高丽时被攻下,但撤军后,因为驻守不易,就主动放弃。

    “大唐使者?”

    高丽人查验了身份,很是慎重的派人带着他们去平壤。

    ……

    平壤。

    此刻的平壤依旧冷飕飕的。

    街上的行人不多,偶尔能看到一队骑兵缓缓而过。

    王宫外一队骑兵在等候。

    “大莫离支出来了。”

    外面的骑兵们随即开始警戒。

    “滚开!”

    几个远处的行人被警告,旋即狂奔。

    “大莫离支的上马石何在?”

    一个官员出来,目光不善的问道。

    “在此!”

    一个穿着讲究的男子上前。

    有人牵马过来,男子四肢着地的跪在了马侧。

    “大莫离支!”

    随着呼喊声,一个男子走了出来。

    他肤色白皙,胡须浓密且整齐,双眸冷冰冰的扫过,视线内的人纷纷低头。他看了众人一眼,抖了抖身体,身上佩戴的五把长短不同的刀子一起抖了抖。

    “大莫离支。”

    一个官员等在边上,“唐人派遣了使者来。”

    “哦!”

    泉盖苏文(渊盖苏文)抬头看着天空,“唐人从李世民始就断了高丽的朝贡,这是恼羞成怒。今日竟然派了使者来……寻常接待,不卑不亢,观察使者。”

    “是!”

    泉盖苏文随即上前,他不用马镫,而是用左脚踩在华贵衣着男子的背上,右脚上马。

    这便是他用于彰显身份的‘上马石’。

    ……

    第二日,贾平安等人进了平壤城。

    负责接待他们的官员叫做王利。

    “诸位且在驿馆歇息,明日再觐见大莫离支。”

    贾平安皱眉,“不是高藏王吗?”

    谁不知道高藏只是个傀儡,高丽皆是泉盖苏文做主。

    王利看着小心翼翼的模样,可眼中瞬间就迸发出了阴冷的光芒,“先去觐见大莫离支。”

    这是僭越!权臣做到这等地步还不肯篡位,真的罕见。

    晚些王利去见了泉盖苏文。

    “大莫离支,那唐使叫做贾平安,很是年轻。看着轻浮。”

    “轻浮?”

    泉盖苏文在喝茶,茶水中加了不少姜蒜,混着羊油,能御寒。

    他微微抬眸,冷冰冰的道“盯着他们,若是出了岔子……”

    “是。”

    ……

    第二日,王利来到了驿馆。

    “贵使,请吧。”

    贾平安和他并肩出去,身后是包东等人。

    卫无双女扮男装也跟在后面。

    晚些到了王宫中。

    “可华丽?”王利矜持的问道。

    贾平安很客气的评价道“是不错。”

    这是个很谨慎的年轻人,有很客气。

    王利得出了结论。

    贾平安微笑道“贵使看着气度不凡……莫非是世家子弟?”

    此刻说世家子弟不是贬义词,而是褒义词。

    贾平安一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不是世家子弟,但他需要消息,所以就像是打枣子一样,有枣没枣打一杆子。

    王利依旧小心翼翼的模样,但腰背不禁挺直了。

    这就和后世某个男子明明长相普通,却被人赞誉为有明星相一个样。

    王利的反应证明了他在乎这个。

    贾平安随口道“某这一路见到高丽国中皆是粗鲁之辈,心中不乐,可没想到竟然在平壤遇到了王郎君,可见这便是缘分。”

    “王郎君……这是蜀锦?”贾平安指着他的里衣问道。

    ——土包子,用绸缎做里衣。

    “贵使眼力不错。”

    看来王利还是有些路子的。

    贾平安随后一番话,让王利眉间松缓。

    “贵使在此须得谨慎行事。”

    在王宫外等待通禀的时间里,王利说了些注意事项,“城中有百济和倭国使者,莫要起冲突。”

    果然!

    贾平安心中微喜。

    身后的卫无双目瞪口呆。

    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贾平安很是随意的就让王利说出了机密。

    包东看了她一眼,暗示淡定。

    虽然他也很震惊,但好歹有了些免疫力。

    在大唐时还不觉得,一出来,贾平安就像是个见多识广的老鬼,一言一行老练之极。

    晚些进去。

    贾平安只能带两个人,他回身道“小包,小卫和某一起进去。”

    至于李敬业,那身板太过宽厚,还是留在外面吧。

    他竟然让我进去……

    卫无双有些紧张。

    贾平安跟在内侍的后面,很是随意的看着前方。

    这时候不能东张西望,否则失礼。

    到了一处宫殿外,有人进去通禀。

    王利轻声道“里面的是大莫离支,贵使,要敬重。”

    敬个毛线!

    贾平安微微点头。

    他回身看了一眼。

    包东很稳妥,这是这几日有些不舒服,此刻右脚在地上轻微的磨蹭着。

    长腿妹子有些小紧张。

    贾平安背着手,用手指头往后轻轻地捅了一下。

    这一下捅到了卫无双的小腹。

    登徒子!

    若非这里是高丽王宫,卫无双就敢来个锁喉,直接放倒贾师傅。

    她暗自发狠,但紧张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里面出来个内侍,微微颔首。

    王利轻声道“贵使请进。”

    他目视包东二人,示意他们只能在这里。

    贾平安随着内侍进去,王利跟在身侧。

    一进去,贾平安就见到穿着紫袍的泉盖苏文。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他的衣冠上有不少金饰。

    这不就是暴发户作风吗?

    边上摆着五把刀。

    泉盖苏文淡淡的道“大唐可有人能用五把刀?”

    五把刀是他用于彰显武勇的工具,实际上谁都知道,不管是沙场厮杀还是单打独斗,带着五把刀就是累赘,死的比较快。

    这是第一个问题。

    王利看了贾平安一眼。

    若是回答不妥当,泉盖苏文弄不好会直接冷落了贾平安,此次出使不会达成任何目的。

    狂傲,跋扈,才是泉盖苏文的性格。

    贾平安仔细想想,“在大唐,某听过二把刀,大莫离支能用五把刀,想来武力了得。”

    二把刀,泛指能力不足的人。

    五把刀……

    泉盖苏文抚须问道“大唐皇帝遣你来作甚?”

    “陛下登基数年,一直记挂着高丽……”

    贾平安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中原和高丽之间的友谊源远流长,从前汉时开始……”

    前汉……

    这是个让高丽人悲痛的时代。

    哪怕是大汉崩溃,军阀混战时,最差的一个军阀公孙氏就能让他们扑街。等到曹操出手……

    那场面没法看,直接打爆。

    泉盖苏文的眼皮子跳了一下。

    一番热情洋溢的话说到最后,贾平安才说了来意,“听闻百济和倭国想联手蛊惑高丽进攻新罗,大唐觉着这会破坏平衡,导致不可测的后果。”

    他巧妙的把王利泄露的消息当做是大唐得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王利没啥感觉。

    这话说的太巧妙了。

    直接说成了出使的目的。

    泉盖苏文淡淡的道“高丽之事,高丽自己做。”

    这话看似强硬。

    但……

    贾平安发现了他的犹豫。

    若是他想拒绝,那么必然是强硬的拒绝,以此来彰显自己的骄傲。

    所以贾平安的试探算是见效了。

    第一步,成功。

    他用一番话忽悠了王利,获取了百济和倭国使者在平壤的消息,随即推算出他们的目的,进而表明了大唐的态度。

    ——大唐知晓你们在勾结,对此很不满!

    这个先声夺人!

    帅!

    贾平安给自己打了九十九分,剩下的一分不给,不是怕自己骄傲,而是后续他还有任务。

    探清三国之间的沟通结果,若是能破坏,就顺手破坏一下。

    晚些他去见了高藏。

    可怜的人,做个傀儡还得板着脸。

    临走时,他发现高藏的目光变了。

    有些急切的模样,带着恳求之色。

    ——贵使,救救我!

    他视而不见。

    出了王宫,他见到左边站着几个贵人,就问道“这般冷的天气,为何还站在外面?”

    王利轻蔑的道“那是是上马石。”

    果然是用贵人来当上马石。

    渊盖苏文这是狂的没边了。

    天黄有雨,人狂有祸!

    回到驿馆,贾平安召集人商议。

    “百济和倭国使者都在平壤城中,咱们的目的就是要打探清楚三国商议之事,若是可能,就破坏!”

    包东马上进入智者模式,“武阳伯,要想查明并非易事,百济对大唐恨之入骨,倭国人也不是好东西,咱们没法下手。”

    “总会有法子。”

    贾平安在思索着。

    所谓的三国恩怨,实则就是一个大型翻脸剧场。

    当初高丽很是豪横,为了摆脱压制,百济和新罗密约进攻高丽人,随即大打出手。

    这一场为了摆脱高丽统治的战争打的很是惨烈,百济很耿直的倾尽全力,但塑料花兄弟新罗却偷奸耍滑。

    随后两国取得了重大战果,夺取了一大片地盘。

    百济在欢欣鼓舞,可没想到新罗随即翻脸,寻个借口就对他们大打出手。

    这便是百济和新罗的恩怨开端。

    随后百骑报复却失败,膨胀的新罗开始扩张,连高丽人身上都能刮出二两油来,夺了不少地盘。

    随后高丽和百济缓过神来,一阵反扑,把新罗打的眼冒金星。新罗人偷鸡不成蚀把米,看到势头不对,就去寻大唐爸爸帮助。

    所以新罗如今得了这个结果,堪称是咎由自取。

    贾平安想了许久。

    要想获知消息,走百济那边不行,倭国也不行。

    他贾某人当初使手段弄走了倭国学生,此刻倭国人大概恨不能剥了他的皮。

    唯一的办法……

    贾平安起身,“来人。”

    包东进来。

    贾平安吩咐道“某那日看到王利的那件蜀锦衣裳有些破了,咱们带来的布匹拿几匹出来。”

    随后贾平安亲自请王利饮酒。

    王利婉拒。

    “此地远离大唐故土,某心念故乡,想作诗几首,可身边无君子,那岂不是对牛弹琴?王郎君莫要见外,莫非某还能从你这里哄骗了什么不成?”

    王利一想也是。

    “某带来了大唐的美酒!”

    王利的喉结动了一下,“那便……叨扰了。”

    随后酒席摆上,菜是高丽提供的,酒水却是使团带来的。

    酒水倒满,王利愕然,“好香的酒!”

    当然香,贾平安用水来勾兑酒精,随后加了香料浸泡。

    几杯酒下毒,王利醺醺然了,拉着蜀锦做的里衣说道“这是前年从新罗人的手中弄来得,破旧了。多美丽的布匹。蜀锦……蜀地如何?武阳伯可有诗?”

    边上的卫无双美眸盯着贾平安,担心他喝多了,更担心他作出来的诗平庸。

    贾平安拍打着案几,“蜀地险峻,水路快,却险,那一路……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王利打个酒嗝,呆住了。

    卫无双也呆住了。

    贾平安思考了一下,“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吟诵完了,他举杯一饮而尽。

    室内鸦雀无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