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盖世群英 > 第五百七十四章 卑鄙偷袭

第五百七十四章 卑鄙偷袭

 热门推荐:
    第五百七十四章 卑鄙偷袭

    白骨上人闻言怪笑起来:“小辈,不要以为自己有几分伎俩,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了。在老夫面前。还轮不到你小子叫嚣。今日里不给你些好看,你还当真以为这承天大陆,就没有人能够收拾得了你了么?”

    他也不想与易秋水多费唇舌了,尽管面前之人与他印象中的苏傲天绝对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但白骨上人的神识,却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使他断定眼前之人就是苏傲天。这种感觉,纯粹是一个修士,对于天地万物、大道至理等等领悟到了一个相当搞得程度之后,所产生的一种近似于本能的知觉,对于万事万物有着超卓非凡的洞察力,尤其是对于他们曾经接触过的人或物,基本上难以瞒过这种直究本源的洞察。

    而白骨上人一身的修为,确实当得起惊世骇俗的评价,即便是在分神大能里,也是属于顶尖的存在,能够位列“十大真人”这一级别之人,可以说半只脚已经步入了渡劫境,不出意外的话,迟早会登上承天大陆的最高峰,因此他对于眼前的易秋水,十分确信就是当年的苏傲天。

    想起当年的苏傲天,在自己面前绝对是连不堪一击都算不上,压根就没有值得自己出手的资格,真是吹口气就能让他灰飞烟灭,尽管这样,却还是被他耍得团团转,并且近乎于卑躬屈膝地向他谄媚讨好,只为让他将自己从彰龙山那个噩梦一般的鬼地方里给救出来。等到苏傲天收走了乾坤珠,空间迷宫自动消失之后,白骨上人时候当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最大的好处被苏傲天拿走了不说,临走前还摆了自己一道,害得自己连“求求你大发慈悲放我出去吧”之类的没底线求饶话语都要说出口了,如果那时候苏傲天晚走一会,白骨上人知道自己一定会坚持不住,崩溃地说出这些没有廉耻之语了。

    旧恨浮上心头,身上又背负着惊神上人的新任务,白骨老魔这一刻恨不得立刻就将这个不管是叫易秋水还是苏傲天之人碎尸万段,方解心头只恨。他忽然间一伸手,无边的灵气一下子就将易秋水笼罩在其中,并且不住地收缩挤压,欲将他置于死地。

    白骨上人这一手类似于土系神通里“画地为牢”之类的攻击手段,利用元气凝成的土墙将敌人深深困死压碎,看起来平平无奇,但表面类似的手法,在分神大能手里施展出来,自然能化腐朽为神奇。

    易秋水的感受正是如此,他马上就察觉到,白骨上人的灵气将他牢牢束缚住,没有任何挣脱可能的灵气牢笼,却不是土元气形成的,而是木元气!

    五行之中,木属于生发之气,原本最擅长治疗,用于神通攻击时却属于下品,木系修士如果不能在修为上高出对手,那么在斗法时基本没有便宜可占,但是也不会被轻易伤害。白骨上人用木元气来困敌伤敌,可以说是另辟蹊径,但攻击力别说不如金系和火系了,连土系都不如。

    但是这并不代表一个木灵根的分神大能,修为堪称登峰造极,就没有手段令对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白骨上人表现出来的,是一个主修木系的修士不假,他的灵气攻击手段,看上去也没有太过出奇之处,但易秋水敏锐的神识,却能感受到本是生发之气浓郁,令得万物欣欣向荣的木元气,此刻透露的,却是浓浓的死气!

    易秋水心头震动,他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白骨上人还有着如此的凶名,手上沾了那么多的血债,他明显地是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修炼之道,用无边的杀孽,滔天的冤魂,将木系欣欣向荣的生发之气,硬是炼成了摧残万物生灵的死亡之气!

    这是一条与众不同的道,也是一条充满了罪孽和血腥的到,这其中,明显有着违背天理,不容于世的邪恶歪理的深刻印记,已经坠入了魔道!

    历来修魔者都是修士的大敌,修士苦苦磨砺一生,求的是天道,禁忌的就是坠入魔道。而白骨上人,却反其道而行之,主动用魔道的一些手段来磨砺自身,同时还要守住自己的道心,不能就此沉沦,单从心志而论,确实不是一般的人物,绝对属于他那个时代的绝顶精英之列!

    但是这条路上,却是罪恶滔天,修士杀人夺宝,报仇雪恨,解决恩怨等等,谁也避免不了手上沾几条人名,然而总是有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而白骨老魔,却是为了修炼而杀戮,这其中,包含了数不尽的冤魂,直到生命消失的那一刻,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丢了性命,真正地死不瞑目。

    想明白了这些,易秋水的心里,对白骨老魔的痛恨越发深刻。他不由得暴喝一声:“老匹夫!上苍让你活到了现在,真是老天无眼了,你这种人渣,多活一天就是多一分罪孽,我易秋水在此立誓,终有一天让你魂飞魄散,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说完,他鼓起全身的灵气,向着白骨老魔死气沉沉的灵气牢笼悍然迎去,凝聚起来的,居然也是木灵气!

    木灵气是他修炼路上掌握的第一种元气,也由此打开了他的修炼之门。修炼初期木魂一直是进展最快的,而且起到了带动其他分魂提高的作用。得益于“九天凝华露”早就的那一点点似有若无的木灵根,他的木系神通没有出奇之处,但是生发之气却比承天大陆任何的一个木灵根,都要来得强大,兼之“百草神木诀”的相得益彰,使得他的木魂,从来没有落在其他分魂之下,比起水魂土魂,还要更出色!

    在白骨上人不敢置信的惊恐表情下,两股外表相同但本质却截然相反的庞大灵气,迅速碰撞到了一起,旋即就纠缠绞杀到了一起!

    此刻白骨老魔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惊神上人会特意委派他来对付易秋水,并且郑重其事地叮嘱他,万万不可轻敌,能将易秋水铲除掉最好,实在不行也要将他击退,把听雨城摧毁。这并不是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一种战略上的胜利,听雨城的象征意义,远远不是一座城池能够赋予的那么简单,它是一种希望,一种寄托。听雨城如果不被摧毁,就代表着散修盟不会被承天打垮了。

    而现在,白骨老魔发现自己不轻敌了,还陷入了一个麻烦旋涡里了。易秋水雄浑的灵气,令他不禁怀疑自己历来引以为傲的修炼,是不是出了问题,他一个大成修士,灵气怎么会不比自己逊色!

    承天门的分神修士,没有把握对付苏傲天,也就是这个易秋水,白骨老魔还暗自讥嘲,认为这些人都是些废物,也不知是怎么修到分神的,一个大成修士,即便是斩杀不了他,将他赶走总没有什么问题吧,直到他自己亲自领教了这个承天门最头疼的祸患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将事情看得简单了,想得有些太乐观了!

    而现在,如果不能正面击败易秋水,那么自己这个新晋的“十大真人”,真的要被人看成是一个笑话,津津乐道,喋喋不休地说到不知何年何月了!

    更令他羞恼的是,他发现自己别出一格,无往而不利的死气,竟然抵不过易秋水的生发之气,节节败退之下, 灵气牢笼已经破损,困不住易秋水了!

    白骨上人又气又急之下,终于决定不再保留,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讲这个难缠的小子灭杀在这里,哪怕动用非常手段也在所不惜,只要能将他除去,大功一件就不用提了,最主要的,是自己一定会声名大噪,“十大真人”的排名,必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换,闹不好惊神上人排名第一的宝座,就要换成自己来坐一坐了!

    于是他脸焊狞笑,向易秋水发动了悄悄的攻势,其实就是偷袭!

    双方的灵气对冲抵消,因为本源一致而实质相反相克,因而就如同滚汤泼雪一般,消融得极其迅速,而白骨上人的死气终究品质逊色,抵不过易秋水的生发之气,很快就消于无形。易秋水正凝神以待白骨老魔的后续手段,忽然间察觉到脑后风声耸动,有人在背后突然发动了袭击。

    他的神识何等强大,马上就察觉到了异状,险之又险地避过了对方满拟为必杀的一击,闪到了旁边侧过身来,与白骨老魔和身后的偷袭者形成了三角之势。一打量之下,不禁呆了,身后突然出现的,竟然是又一个白骨上人!

    这个偷袭者的面貌五官,与白骨上人完全一样,并非惟妙惟肖,而是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唯一不同的是,此人穿了一身黑衫,与白骨上人的青衫不同。但易秋水神识一扫,马上就发现了异样,这个黑衫的白骨老魔,竟然给他一种虚幻的不真实之感,似乎这个人不是一个活人,或者说,不是一个真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