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回家都看到爱豆在作死 > 106. 发放好人卡的千层套路(6)

106. 发放好人卡的千层套路(6)

 热门推荐:
    “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啊!”

    江子木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把手往胸前一横,嘴里念念有词。

    “懒散放纵坑自己,克己自律强无敌。”

    “不要让动物本能操纵了你的身体!”

    “亲,你可是国际知名爱豆,时时刻刻都得注意自己的形象啊!”

    “乖,以后这种虎狼之词,千万别说!小盆友们可都听着看着呢!”

    话音刚落,江子木一个鲤鱼打挺,紧接着从沙发靠背上翻了过去,整个动作看着,行云流水,瞬时爆发力,连博尔特都望尘莫及。

    刚逃离沙发,江子木立马奔向客厅角落的衣架,慌慌张张掏索半天,终于从随身的小外套口袋里摸出个小喷瓶。

    “哼哼,一瓶在手,天下我有。”

    江子木磨了磨后槽牙,心说你肖立早可千万别再搞什么出格的花样,不然,老娘才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拿这自制的防狼喷雾伺候你!

    “江子木牌防狼喷雾”,经江小姐妙手,通过无敌配比,融合“风油精”、“医用酒精”、“魔鬼bt辣椒精”,三精一体,天下无敌。北美小黑书知名“摧花辣手”、澳村快脚app网红“跟踪狂魔”,联合推荐,一天卖出一亿瓶,谁用谁知道,想瞎由自己!

    耶~~~

    江子木回了身,正对着肖立早,看他踉踉跄跄的越走越近,眼珠一转,毫不迟疑的调整好喷嘴的方向,把手指抵在了喷头上。

    “我……你……你别怕……我没想……伤害你……”

    肖立早打个嗝,脚下一停,眉头一皱,用极慢的动作眨了下眼。

    “我……没醉……我是……嗳…我不是……那种人……”

    “就想……抱抱…你……”

    “冷……”

    肖立早的声音,委委屈屈,带了点儿孩子气的忧伤。

    “身上……发冷!”

    江子木呵呵,你当老娘三岁小孩呢?我才不会放松警惕呢!当然了,扫黄专项组的电话都打过了,老娘就更不会承认是自己刚才想歪了!

    “我……我……真的冷!”

    江子木发狠的敲了敲脑壳,心里一股无名火,想都不想,直接把防狼喷雾举了起来,正要按下,却看见肖立早抢先一步,像块钢板直挺挺的仆在地上,完成了跟地面的首次亲吻。

    wtf???

    打扰了打扰了,还是我过分年少无知了。

    江子木愣在原地,咂摸咂摸嘴,半天没缓过劲儿来。前进一步,蹲下查了查肖大爱豆的鼻息,又听见像小狗狗一样哼哼唧唧的沉重呼吸,当然,更没错过的,是肉眼可见根根竖起的寒毛,哎唷,真感觉冷了?

    c,老娘难道真需要一盒去污粉洗洗脑不成?

    江子木摇摇头,先起身看了看肖立早的环保袋。

    “我就没控制住,睡了那么一会会,这熊孩子到底是喝了多少啊?”

    等数清楚空酒罐的数量,江子木一叉腰蛤?铁汁,玩儿我呐?真两罐不到醉成这样?

    当年在国外,老娘两杯长岛冰茶之后还能追加一打tequi,喝完跟酒吧的姐妹们打赌比赛走直线,妥妥连赢五把好伐?

    切~~~真不知道我是该直呼你一声兄弟,还是勉为其难让你叫我一声姐妹了。

    江子木撇撇嘴,一脸嫌弃的再看一眼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国际巨星。

    “这家伙,真是……”

    江子木脑子一转,决定把收纳的冬被提早拿出来,再把闲置n年的乳胶床垫取了,给肖立早在客厅搭个临时住宿点。

    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先前在家族群里听肖立早抱怨了几句,说什么在银浦机场为了保护翻译手臂肌肉拉伤,想想之后飞来飞去的演唱会行程,还有运动量极大的舞蹈动作,再怎么着,江子木也不希望自家地板的寒湿气给这伤痕累累的胳膊雪上加霜了。

    一边想,江子木一边往杂物间去。

    呆了没十分钟,等出来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晕的跟死狗一样的男人,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江子木俩手抱着巨大的床垫,眨巴眨巴眼,看看时间嗯,凌晨一点。这时候,的确是该出现点儿啥时间裂缝、地狱恶灵之类的应景环节了。

    江子木淡定的一歪脑袋,先把床垫往空旷处一搁,拍了拍手,以改运师的广阔胸襟,瞬间接受了那么大只的一个男人说没就没的惊悚现实。

    毕竟,大晚上的,还能有啥事恐怖过熬夜造成的脱发呢?

    得,找人吧。

    江子木从客厅跑到客房,从客房进去主卧,把主卧卫生间看一遍,转身又到了外面的独立卫生间,找了书房,找了厨房,找了阳台,最终竟然发现,自己的衣帽间门没关上。

    “肖立早?”

    “你在里面?”

    藏的真好,老娘在自己家,都差点用上导航仪。

    江子木还是添了小心,一手攥紧了防狼喷雾,一手拎起了根棒球棒,看看上面的大神签名,瞬间心明眼亮,满身力量。

    一脚踢开虚掩的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退回了门口的墙边上。

    谨慎的等待了半分钟,江子木猛的再一闪身,在看到眼前一幕时,整个人虎躯一震,san值狂掉。

    我了个大擦!

    兄dei,搞咩呀?

    只见原本昏昏欲睡的肖大爱豆,现在正对着房门,跪在地上,精神抖擞的抓着胖乎乎的猪鼻蛇,一脸慈祥老父亲的微笑。

    江子木呵呵,我现在,真的一点都不怀疑您老醉酒的真实性了。古有武松三碗不过岗上山打虎,今有爱豆两罐不回家下地捉蛇,横批——肖立早你个损色!

    “呀!肖立早!”

    “你丫把老娘的宝贝名捕好好搁那!”

    “听见没有?”

    “放下!”

    这些话,也不知道肖大爱豆到底有没有入耳,反正单看那一脸无动于衷的憨憨微笑,江子木表示,能动手尽量别bb还真特喵的是非常朴素而辩证的人生哲理。

    “松……你丫给老娘松手!”

    江子木冷着一张脸,上嘴唇绷成一条直线,把棒球棒立在角落,往里走了几步,抬手就抽在肖立早的胳膊上。

    “给我放下!”

    “嘿……嘿嘿……”

    即便挨了打,肖大爱豆仍是笑得没心没肺。

    “朋友……看!我新……新交……的…朋友……”

    话音刚落,献宝似的把名捕往江子木眼皮子底下递。

    蛇蛇懵逼主银,这傻子是谁?好可怕,不行了,吓晕了。

    “给——我——松——手!!!”

    江子木对上自己宠物那双充满疑惑的卡通大眼,叹口气,直接上手抓了蛇尾巴,另一只手用力抠在肖立早指头上,卯着劲儿一根根的掰起来。

    “不……不给……我朋友……”

    肖立早手上也开始使劲。吓得江子木赶忙把蛇尾巴松开,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家这条可可爱爱的巨长猪鼻咔嚓一声断成两半。

    “哎哟!你丫到底想干啥???”

    肖大爱豆被江子木这一嗓子嚎的,肩头一抖,憋出一串嗝来。

    “朋友……要……一起玩……”

    接下来的五分钟,肖大爱豆跟一条蛇玩遍了亲亲抱抱举高高,之后又竭尽所能,致力于将一条肥乎乎的巨长猪鼻摊在地上,抻成一根面条。

    眼看着自家宝贝在肖立早的魔爪下,几次三番团成一团,露着肚皮张着嘴,吐着信子发着臭,坚强装死了一个世纪,江子木又是心疼,又是恼怒,长长喘一口气,一字一顿,“亲,你听到我家蛇说什么了嘛?”

    “啊?哈哈哈……朋友……”

    “它说——莫挨老子,让老子死!”

    一句话说完,江子木趁着肖立早走神的空隙,绕到一边,瞧见他的手一离开自家爱宠,立马抬脚,哐的一声,踹在了肖立早的背上。

    哐嘁!

    肖大爱豆就这么毫无抵抗的再次扑在地板上,达成亲吻大地的二次成就。

    “哎哟哟,宝贝,宝贝。”

    “好可怜……”

    江子木一边说,一边直接扑向装死影帝——猪鼻蛇,捧在手里撸了撸,忙不迭把它送回了窝里。

    “肖立早你个王八羔子!”

    “名捕有个三长两短,老娘把你脑袋割下来祭蛇神!”

    而这时候的肖立早,也不知道是摔坏了脑袋,还是被酒精腐蚀的,整个人非但没从地板上爬起来,反倒老老实实的挺直了身子,把手臂往身体两侧一贴,脚丫子一使劲,像条巨大的远古蠕虫,慢慢悠悠的开始巡视整个衣帽间。

    卧槽!

    这到底是个神马“蛇精病”啊!

    “您老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江子木咬着下唇,眼睁睁看着肖立早放弃直立行走,跟台条形“人工智障扫地机”一样,上上下下,从左至右,誓要守护衣帽间地板的整洁光亮。

    “啦~~~啦啦啦~~~啦啦~~~”

    一边爬行,肖大爱豆还一边给自己的动作配乐。虽然歌词一句没听懂,可即便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江子木还是不得不承认丫的,还真是老天爷赏饭吃。喝醉了随便唱唱,都那么好听。

    原本想着,如果肖先生能在这儿老老实实擦一晚上地,那就给他的酒品打个六十分,勉强凑个及格线。谁能知道,从出道至今,不管碰到再牛叉的金主爸爸,都不为所动,坚持“管你什么酒,老子都只抿一口”的肖大爱豆,今晚为了告白,豁出命去愣是整了两听啤酒。

    严格自律的正能量爱豆,怎么一到了江子木面前,就变成了个流里流气、毫无下限的沙雕二傻子呢?

    迷惑!

    头一次醉成这个熊样的肖先生,用自己创意无限的作妖实力,生动形象的给江子木这个小学生上了一课。

    “额……”

    肖立早爬了有差不多十分钟,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在衣柜的其中一格前停止了动作。

    “呀,肖立早?”

    江子木拿手指头撑着已经止不住往下掉的眼皮,雷达突然探测到异常,精神不免跟着一震。

    “又要干啥啊?”

    “额……”

    “呃……嗷……”

    呼噜~~~噗嗤~~~咳咳咳~~~

    “嗯……舒……舒服了……”

    江子木鼻孔张得比眼珠子都大了,极其缓慢的把脑袋往肩头一偏,抬手指指衣柜,“肖……肖立早……”

    “你…你丫……吐到我最!最!最爱的连衣裙上了?!?!”

    江子木用残存的理智控制着左手,一把按在不停颤抖的右手上,象征性的拍一拍,头一低,“不不不!他醉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大人有大量,留他一条小命吧!”

    “我呸!!!”

    “真醉假醉啊?”

    “怎么就特喵的那么巧,这么多套衣服不吐,专捡了老娘酒会派对出镜率最高的优选战袍?”

    “啊?啊?”

    “肖立早你跟我掰哧掰哧!”

    “说话!”

    江子木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又把爪子套在了肖立早的脖子上。

    “嘿……嘿嘿……”

    肖立早抬起上身,终于把眼睛睁大了点,抬手用袖子擦擦嘴,把脸一扬,“你……你是……谁啊……”

    江子木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加速跳动,嘴角一颤,笑的是真难看。

    “我——是——个——木——得——感——情——滴——杀——人——机——器!”

    嗯,下一秒,老娘一个裸绞下去,直接把你丫脑袋摘了!

    “嘿嘿……嘿嘿……”

    看着肖大爱豆无知无畏的傻子微笑,江子木不知道是被那张过分好看的脸蛊惑了,还是用一息尚存的大脑成功搜索关联上了刑法知识,叹口气,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

    “冷静!再冷静!”

    “不值得,不至于,大可不必!”

    “杀人犯法,人犯法,犯法,法…… fxxx the ~~~”

    哔~哔~哔~~~

    itianhuijiadukandaoaidouzaizuos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