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生一世之眉间心上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反问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反问

 热门推荐:
    岑润随着安泰进了栖吾宫,关了宫门,院子里便是与世隔绝,燃着红罗炭,煮着新酒,有人懒洋洋的窝在软椅里,正盖着锦被,看着倒也是难得的自在。

    他走了进去,跪地打了个千儿“奴才请嫡公主安。”

    “嗯。”暖锦应了一声,神色有些冷淡,岑润不敢怠慢,她没叫起,自己只有继续跪着。

    暖锦没有回头,炉子上的新酒升腾着温热的白气,凑在景色里,像是一幅充满了烟火气息的水墨画“起吧。”

    “奴才谢嫡公主。”

    “昨儿绾音可好?”

    “回嫡公主,绾音她还好。”

    暖锦冷笑“想必将本宫的祖宗们问候个遍了吧?”

    岑润神色虽然不见慌张,但是心里却是十分的警醒,眼前的这位主儿可不是什么一般的人,她的祖宗就是皇上的祖宗,敢问候皇上祖宗的人,怕是觉得自己命太长久了。

    “公主多虑了,绾音不敢,奴才也不敢。”

    “你们倒是夫妻一心。”暖锦这话说得有些吃味,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介怀的“去暖阁里说话吧。”她起身,岑润见了急忙上去扶她。

    宽松的衣袍下暖锦瘦弱的有些可怜,扶着她的胳膊几乎只剩了骨头,岑润下意识的蹙眉,不着痕迹的看向暖锦。

    她的脸色不好,听说是一直在饱受头痛的折磨,前一阵晚临的死,想来对她的刺激应是不小。

    暖阁里温润如春,岑润亲自为暖锦解了大氅,服侍她坐进软榻里。

    她半窝着,漫不经心的瞧着岑润为自己倒茶,他眉目低垂,像是被光晕笼罩的样子,显得异常的柔和温润,这样的人,暖锦实在没法子将他想象成杀害晚临的凶手,而这之间他们查探消息屡屡受阻,难道都是因为他的缘故?

    “林萧将军来找过本宫。”

    几乎是瞬间的,岑润原本平淡的面容,微微有一丝的惊讶,可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便消失殆尽。

    暖锦看在眼里,心思凉了凉“你与他相熟吗?”

    岑润低着头,将茶杯递给暖锦“只是在御前见过。”

    “哦?”暖锦接过茶杯,不慌不忙的放在唇边轻嗫了一口“林将军倒是好像和你很相熟呢。”

    岑润闭口不语了,立在她的身侧,等着她继续问话“到了如今,你还是什么都不想和我说吗?”

    岑润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林萧究竟来找暖锦说了什么,这是意料之外的,不过林萧向来对嫡公主抱有敌意,想来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事,他只是没想到林萧竟然会主动出手。

    “公主,奴才不知道林将军来找您所为何事,但有些事情您可以听,但不能尽信。”

    “你倒是会说,那不如来猜猜,他说了什么是我不该信的?”

    岑润叹了口气“奴才不知。”

    “林将军说你们是亲兄弟?这个本宫该不该信?”

    岑润的面上依旧的平静,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静静地站了一会,方才开口“回嫡公主,是。”

    暖锦似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轻易的就坦白了,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你、你倒是承认的快。”

    “嫡公主已经知道了,奴才再说什么都只是辩解罢了。”

    “为何从来不见你提过?父皇知道吗?”暖锦心里还是着急的,倒不是说这事她感到有多震惊,只是替他忧心,行走在御前,却将身世欺瞒皇上,这是何等的罪过。

    “回嫡公主,这事也是奴才后来才知道的,曾经家父从未同奴才提起过,所以奴才一直在查探,未曾禀报过皇上。”

    “现在确认了?确认了为何不同父皇说。”

    岑润没说话,林萧竟将此事告诉了暖锦,不晓得他究竟有何目的。

    “是你不想说对不对?为什么?因为林将军的生母出身不好?还是因为岑大人从未向父皇禀报过林萧是他生子的事,你是怕父皇问责?”

    暖锦有些急迫,不停歇的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岑润静静的听着,心里隐约清楚了林萧的用意,可恨的是他竟然拿自己做筏子,来赌暖锦会不会心软。

    “你别这么不说话!本宫再问你的话!”

    “奴才,无话可说”

    “你!”岑润不解释就说明了他承认自己的猜测,也证实了林萧的话,暖锦心口发闷,直起身子来,瞪着岑润的眼睛有些泛红“我、本宫问你晚临、晚临的死是否和你有关?”

    她气得微微颤抖,岑润在一旁看着,心里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感觉行至了末路,好像他们之间就要决裂了一样。

    他笑了笑,有些洒脱和无畏,一反平日里谦和的模样,让暖锦感到异常的陌生,她瞪大了眼睛,瞧着岑润抬起头,直视着自己“公主,如果奴才说,晚大人是奴才派人杀害的,您会去告发奴才吗?”

    暖锦愣住了,坐在软榻上直立着身子,眼前这个男子一瞬间是锦绣山上的岑润哥哥,一瞬间又变成了行走在皇宫里八面玲珑的总管太监,之后他再摇身一变,成了自己完全不识得的模样。

    她甚至有些动摇,兴许自己认识的那个岑润,从来都是不存在的。

    “你——”

    “嫡公主问奴才这些话,兴许是已经对奴才有了判断,如今奴才再说什么,会改变公主心里的想法吗?”岑润笑着问她,见她震惊的看着自己,便继续道“公主已经怀疑奴才了不是吗?因为林将军来了,说了几句话,奴才在您心中的印象便动摇了。所以奴才害没害过人又能怎样?奴才卑微的如同蝼蚁一般,主子们要奴才死,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够了,从古至今都是如此罢了,何须什么理由?”

    岑润这话听着更像是气话,暖锦被他绕得有些发懵“可晚临是在查探你与林萧将军之事时被人杀害的。”

    惊觉自己失言,暖锦一怔,急忙抬头看他,一点不意外的瞧见了他有些失望的神情“所以,您还是怀疑奴才,宁可让晚大人去查探,也不来问奴才?公主,说句大不敬的话,那杀死晚大人不是旁人,而是您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