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165 引线 1

165 引线 1

 热门推荐:
    “小时候,我一直憧憬着,成为正义的伙伴。”

    合金岛·夏时海滩。

    魏大勇仰躺在海滩上,嘴里咬着一根巧克力棒,眼睛望着蔚蓝纯净的天空。

    他回想起自己曾经憧憬的梦想,回想起哥哥带着自己一路奔逃的情景。

    那时候的他,心头总是有着涌动的,说不出的冲动。

    就算来到这里,来到合金岛,身体有了一半被改造成机械,但他依旧有着属于自己的理想。

    “然后呢?”右边海滩上,一个身穿红衣的单马尾女孩,手里拿着根甘蔗杆,大口大口的咬着,嘴里吃得汁水四溢。

    “然后,然后就来了这里啊。”魏大勇静静道。“我两个哥哥,用自己的自由换取了我来这里的机会。”

    “真好,你还有哥哥,我家里人都死完了。”女孩狠狠咬了口甘蔗,“这甘蔗真好吃。”

    “哦那你比我惨。我只是除开哥哥之外的其他朋友同学,都死完了。”

    “那还是你更惨。”女孩差点被噎住。

    “是夺魂教杀的。”魏大勇咬断巧克力棒,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所以你想报仇?”

    “是啊。无论如何,总要给枉死的大家,找回公道吧。”魏大勇平静道。

    “夺魂教啊我和你不同,我家人都是被沉湎之心杀的。”女孩咽掉嘴里的甘蔗。

    “喂,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甘蔗渣是不能咽的?”魏大勇眼皮跳了跳。

    “是吗?”女孩眨了眨眼,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难怪我看别人可以吃好几根甘蔗,我就只能吃一根就饱了!原来是这样!”

    魏大勇无语,转移视线,决定不去看这傻叉。

    可在学院里,他朋友不多,也只有这个傻叉和他同病相怜,互相抱团取暖。

    “喂喂喂,什么叫互相抱团取暖啊?是这样吗?”

    女孩说着一把准备抱住魏大勇,然而被早已看穿的对方一脚一绊,噗的砸在沙滩上,摔了个狗吃屎。

    “我又不知不觉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么?”魏大勇无语。

    “沉湎之心那你也很倒霉啊毕竟是全球最著名的恐怖组织之一。”

    他望着天空,感觉,在合金岛的这点时间,或许就是他们以后仅剩的一点安宁。

    密恩联邦。

    苏小小笑嘻嘻的拉着王一洋的手,脸颊发红,双马尾一摇一晃,看起来就像乱飞的小蝴蝶,一会飞到东,一会飞到西。

    尽管小蝴蝶飞去的花丛,都是漫展上各种各样的美男本子摊铺

    王一洋以强大的心理素质和无可匹敌的厚脸皮,正独自走在男同本子区,陪着苏小小购买自己想要的东西。

    漫展里人群密集,全是少男少女,像他们这样已经工作的成年人,都已经很少了。

    大部分都才十几岁,皮肤水嫩的让人看起来就羡慕。

    苏小小买了几个中意的动漫模型,然后又兴冲冲的朝着前面冲去。

    前边十几米处,就有一个宽敞的舞蹈展台,上边几个头发花花绿绿的女孩ser,正跳着完全不专业的舞蹈,边跳边唱。

    背后一个大屏幕上,播放着一部王一洋完全不熟悉的动画。

    他自从得到身份系统后,便很久没有再入坑看动漫了。

    现在这些曾经熟悉的东西。甚至让他感觉有些陌生。

    不过无所谓了,就当是陪苏小小。

    两人在舞台前看了一会儿跳舞。然后又在边上买了点小吃零食,拿在手里边走边吃。

    不时遇到喜欢的动漫人物ser,苏小小还会冲上去和人家请求合影。

    王一洋虽然只是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但也能感觉自己心里的两个空洞,正在以一种相当迅速的速度被弥补着。

    他觉得自己选择和苏小小出来约会,确实选对了。

    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要不了三天,冰冷空洞和孤独空洞就能被彻底填满。任务也就做掉了一半。

    一趟漫展逛完,已经是下午五点多。

    苏小小心满意足的拉着王一洋的手,走出商场大门。嘴里嘀嘀咕咕的还在说这今天看到的好玩的事。

    “你什么时候回去上班啊?”说着说着,她忽然跳到了工作上。

    王一洋告诉他自己是临时休假,所以才回来休息。

    “过几天吧,放心假期还有。”王一洋笑道。

    “到底是过几天?不能说么?还是,你专门是为了我请假回来的?”苏小小笑嘻嘻猜道。

    王一洋笑而不语。“对了,你现在找到工作了么?”

    他对苏小小了如指掌,自然是连对方家庭情况也调查清楚了。

    当然也知道苏小小到现在还是个宅女,什么工作也找不到。

    他在这里说出来,自然是为了转移话题。

    果然,苏小小一提到自己工作问题,就马上脸色一红,开始左顾右盼,眼神闪烁。

    “我我现在也在休假,平时也是在家里做做平面设计之类的,反正我感觉我受不了上班被人指使,还不如自己在家里单独干!”

    她觉得自己一定不能让男神知道自己是在家里玩,如果被他看成没上进心,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只会玩,那就危险了。

    听说男生都喜欢贤妻良母类型,自己不会做家务,就喜欢玩,还赚不了钱,一直啃老。

    这种事绝对不能让王一洋知道!

    “对了,我爸爸可能猜到我谈恋爱的事了。”苏小小忽然道,转移话题她也会。

    “真的?”

    “嗯。他问你的工作情况,家庭情况,性格爱好什么的。我没说。”苏小小小心的看了看王一洋。

    “没关系,你如实说就好。另外,如果担心工作问题。我养你。”王一洋笑着道。

    “额可是我花钱有点厉害”苏小小感觉自己有点心虚。

    “没关系,我会努力挣钱的。”王一洋安慰。

    这让苏小小心头惭愧,她知道米斯特的安保部门职员,一个月收入才七八千。

    虽然已经考虑过了和王一洋在一起的生活,会失去自己现在的各种日常,各种开销,各种奢侈品。

    但没办法,谁让她就是喜欢王一洋呢?

    苏小小心头暗自下决心,一定缩减开支,从现在开始,每次花钱都得记在账上,每天开销不能超过一百。

    回去以后就开始学习做家务,做菜!一定要做个贤妻良母!

    王一洋在后面也感觉到了苏小小的情绪变化,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坚定起来。

    但无论如何,他都会是对方背后的坚定后盾。

    他不想再拖了,和苏小小相处蛮舒服的,索性就这么结婚也不错。

    “放心吧,如果担心钱,我这里没问题的。我比你想象的有钱得多。所以不要委屈自己。”王一洋想了想,开口说。

    “嗯,我知道的。”苏小小微笑。男人有时候的话语,是不能当面戳穿的。

    所以她露出相信的微笑,心里却更加决定,回去就开始节省开支,为结婚做准备。

    王一洋感觉到了苏小小的不相信,不过他也不想解释。

    虽然他平时生活,从不会动用其他身份的钱和资源。但只要在不影响锚点的基础上稍微加点料,那还是很简单的。

    毕竟中彩票,突然立功得到大笔年终奖什么的,发点合理范围的钱给自己还是可以的。

    他并非故意要隐藏身份,他只是想要维持自己原本的生活。

    他,王一洋,从一开始的目标就很明确。

    他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平静,安宁,但幸福。

    所以身份系统的所有身份带来的副产物,他都会抛到一边。

    他依旧维持着最初的自己,最初的那个普普通通的网络产品策划。

    这是他的锚点,是他不可被动摇的自我。

    他会把一切身份系统带来的东西和影响,都尽可能的减少到不影响锚点的程度。

    两人沿着马路边,一点点的慢悠悠走着,就像散步。

    “洋洋哥,我这么叫你可以么?”苏小小问道。

    “嗯。你想怎么叫都可以。”王一洋并不在意称呼。

    “那我回去真的说了哦?”苏小小问。

    “说吧,没关系。总要面对的。回头我还要带你回我家看我父母。”王一洋温柔道。

    “真的?”苏小小脸一下红了。“我还没决定没决定要和你好呢”

    “那算了,我去找其他人。”王一洋笑道。

    “不要!我只是只是觉得,像是在做梦太快了”苏小小低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

    她害怕自己答应得太快,会让王一洋看轻自己。

    毕竟人总是对得到得太容易的东西,不那么珍惜。

    “不快。一点也不快。我们认识都快一个多月了。见面也见了好几次,结婚没问题。”王一洋很自然道。

    他已经对苏小小家了如指掌,要不是怕苏小小接受不了,他觉得只要投缘,认识一个星期就能结婚。

    真的一点也不快。

    从各方面来说,苏小小都是个很适合当老婆的人。

    “”苏小小脸色红得像番茄,低头不敢说话了。

    “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王一洋简单粗暴的把她拉进自己怀里。

    “”苏小小如坠梦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要怕,我知道你也和我一样,喜欢过安静平淡的生活。所以我们两是最合适的。”王一洋对苏小小一切资料了如指掌。

    他最欣赏的,就是苏小小只要给她让一台连上网的电脑,她能宅在家里三个月都不出门。

    不喜欢运动,不喜欢出门,不喜欢社交。

    这让王一洋省了很大的心力,让他心头很有安全感。安排保镖也能省心很多。

    毕竟是以后自己朝夕相处的人,所以对方的一举一动,一切,他都必须掌握在手,以免出现什么规划之外的意外。

    两人闲逛了一阵后,在一个饰品店门口,王一洋送了一个东西给苏小小,然后两人才不舍分开。

    苏小小拿着东西,晃晃悠悠的回到家,只感觉整个天空大地,到处都飘荡着粉红色的泡泡。

    她心里无数的雀跃和开心,几乎快要溢出来。

    回到家,看到谁都是一副压抑不住的笑容。

    这让家里的保姆阿姨们也有些疑惑。更让她们疑惑的是,小姐今天居然开始各种朝她们请教,如何做家务,如何做菜。

    傍晚时分。

    苏小小父母回到家,看到的就是女儿一边哼歌一边拖地的情景。

    两人一脸懵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