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140 事态 2

140 事态 2

 热门推荐:
    车子上,薛宁晚还在心情郁结。

    “薛绍东两口子,明明以前不是这副德行!之前我还听家里人说过,说他们现在不学无术,就知道到处骗钱。我还觉得是偏见。现在看来,简直比他们说的还恶心!”

    “别多想了,还想他们自己心情反而更不好。”王松海在一旁也是心情不好。

    “本来好好回一趟家,玩得心情不错。现在好了,一趟全被那两人毁了!”薛宁晚一肚子的气。

    “房子大了,什么人都可能有,没什么好气的妈。”王一洋也跟着劝道。

    “好了,电子报告单来了。交警应该到了,正在处理。”薛宁晚手机嘀的一声响了。

    她拿起来看了看,上边是一连串的判定和费用,没好气丢给王松海。

    王松海接住手机,正要摆正了看。

    忽然嗞的一下,出租车一个急刹车,差点害的他脑袋往前,撞到前面的座位后背。

    “对不住,前面又是车祸了!”开车的司机疑惑道,“今天出事的还挺多。”

    王一洋心头一动。

    “出事的多?师傅难不成还遇到其他出事的?”他迅速问。

    “是啊,你们这一起,还有前面这起,之前我接人还遇到两起。今天真的是邪门了,到处都在车祸。”司机师傅摇头奇怪道。

    “到处都在车祸?”王一洋若有所思。刚刚接到电话后,一出门,他便感觉有些不正常。

    周围偶尔感知到,似乎有东西,但真去看,却又什么也看不到。

    他还以为是错觉,可现在一听司机说今天车祸特别多,他便有些感觉不对。

    一旁的王松海两人也惊讶起来,仔细和司机询问聊起今天的事。

    王一洋则独自打开生物芯片,吩咐米斯特的相关部门,调查车祸的具体细节。并统计出今天整个贵溪镇的所有车祸数量。

    没一会儿,前面车祸的两辆车被拖车拖开道路,出租车继续往前开。

    王一洋这里的统计数据也全到了。

    贵溪镇从早上五点开始,到现在十点半。一共五个半小时,发生了十二起车祸。

    其中有的是刹车失灵,有的是脑袋突然晕眩。还有感觉自己似乎撞到人了,甚至有的是在开车时忽然睡着了。

    各种奇奇怪怪的情况都有。相当奇怪。

    出租车很快便到了小区门口。

    王松海付了钱,四人迅速下车,上楼回家。薛瑞花一路上都没说话,毕竟她也是薛宁晚的亲戚一方,处于立场,实在有些尴尬。

    反倒是王松海,一路上都在宽慰她,让她别多想。

    车祸那边有交警利用网络终端自动化处理,走流程就是。

    也不用他们担心,王松海两人主要是受到了点惊吓,在家里休息了一阵,便洗漱先睡午觉了。

    薛瑞花也不好意思,一个人便进了卧室不出来。

    王一洋则独自坐在客厅里,电视开着,他似乎在看,但实际上在通过芯片,指挥米斯特驻扎在本地的巡逻队伍。

    这么频繁的车祸,绝对不会是自然现象。

    没出他预料,半小时后,米斯特的卫星追踪到了线索。

    从各处的行车记录仪和交通监控探头的录像中,都可以看到。

    出车祸的每一个当事人,在出事前,都会有一个相当突兀的僵直。

    这个僵直状态来得非常突然。而且毫无征兆。

    王一洋还观察到一点。

    那就是这些车祸现场,大部分围观人群中,都会出现有人追逃现象。

    而且这种追逃,越是靠近城区,越多。

    他感觉,这里面必然有某种他不知道的规律。只是以他此时的情报网,并不足以探查清楚其中的隐秘。

    ‘看来。联邦给我的势力情报信息,缺漏很多啊’王一洋虽然猜到联邦给他画地盘,肯定会有猫腻夹杂其中。

    可没想到这隐藏的东西,比他想象的还要麻烦。

    谢菲轻轻推开酒吧大门,面色冰冷的大步走进去。

    此时明明是正午,但酒吧里已经坐满了位置。

    一个个身上带有血迹的男男女女,挤在座椅上,面色惶然,根本不像是长生不死的影族,而更像是一群才逃难回来的难民。

    那个强壮肌肉的老人,正站在吧台边,正和服务生说着什么。

    听到进门声,两人同时看向谢菲。

    “情况怎么样?我偷偷从酒店过来的,他们还没大胆到直接袭击城区。”谢菲沉声问。她脱离肉身回来,就是察觉不妙。

    “很严重。黑树的人到处都是,外面大街上,周围必经之路的公路上,只要被他们察觉我们的踪迹,第一时间就会遇到至少两位数的污染体围攻。”老人低沉回答。

    “他们人数太多了!我们不是对手!”一个穿健身背心的年轻男子忍不住开口道。“我干翻了四个,结果刚刚起来,就看到一大群污染体扑过来。马的太他么恶心了!”

    “我一样!单对单,他们不堪一击,主要是数量太多了!”

    “而且他们全是脱离身体,以灰体行动,一般人根本看不见,我想借用警察的力量压制他们,结果报了警,警察一个人都没看到,最后骂了我一顿。”

    “污染体疯了吗?突然这么大动作,不光袭击整个镇上的影族,我看到他们连离散的其他污染体都不放过。”

    “说不定真的是疯了。”

    其余的影族你一言我一语,很快便将外面的环境补充完善。

    谢菲眼神凝重,她要不是影钢能力刚好是感知方面,能够感知所有污染体和影族,依靠这个能力避开了所有追兵,恐怕也没办法完好无损的来到这里。

    “污染体单个的潜力实力确实不如我们,但他们的传染性太强,只要被古代魔灵的气息沾染到,一周时间就能完成污染转化。

    相比较,我们影族只能靠投胎重生,周期太长了。数量太少。”老人叹息道。

    “要是三灵宫开放高层投胎渠道,我们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直接死了投胎去社会顶尖层次的家族多好。”一个年轻影族女子忍不住恨恨道。

    “国家高层哪有那么容易接近,他们身上都有防护警告的生物芯片,不要说投胎,就是靠近都会被发现。

    要不然三灵宫为什么要和政府达成协议。直接投胎占据高层,把所有人都变成自己人,那不更简单?”老人解释道。

    “好了,别说了。还是想想现在怎么办?黑树已经肯定是疯了,他们人手太多,现在外面到处都是污染体。我一路过来的时候稍微估计了下,至少上千的数量。”谢菲郑重道。

    “我们这里一共加起来,才两百人不到,怎么打?”一名影族颓废道。

    “我们直接冲击黑树地产,拼人海战术,我们不是对手,但精英数量我们不惧。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赵杰明,再多污染体都没用。”谢菲简单道。

    “赵杰明手下,有马库斯那个变态,还有斐琳,二号,三大战将随便一个我们都不好应付。”服务生摇头道。“这个方法不行。”

    “不试试怎么知道?难不成要我们等死?污染体找到我们只是时间问题。”谢菲眼神一冷。

    “黑树的人很清楚,只要不波及普通人,他们就不会引起联邦政府的关注。

    而联邦政府没有独立杀死污染体的方法,只能通过三灵宫镇压封印,所以对于他们的态度,也是相当暧昧。

    只要污染体不搞出大事,政府就随便他们。这才是污染体这么猖狂的根本原因。”谢菲解释道。

    “所以呢?”老人抬眼看向她。

    “所以,我们必须要找到证据,证明污染体正在谋划解开古代魔灵封印,试图制造足够大的恐怖袭击。

    只要能证明污染体具有极大危害,那么官方力量就能站在我们这边。”谢菲总结道。

    “这很难。官方不会相信我们的一面之词,古代魔灵已经几十年没出现过,没有证据,他们不会愿意浪费力量处理污染体。”老人摇头。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不行?”谢菲反问。“而且你们有更好的办法?”

    一群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现在都被逼到了绝境,管他什么办法,只能有希望,就用了再说。

    “镇上驻扎的武装部队头头,是一个叫迈尔的中年团长,他手下有上千人的驻扎士兵,主要任务是护卫贵溪附近的一家军工厂。如果想要借力,我们的目标可以定在他身上。”

    服务生情报充足,第一时间给出建议。

    “好,谁的影钢能力是隐匿系的,跟我一起!”谢菲迅速开口。

    “我和你一起吧。”亨特举起手。

    “你不行,受伤了就好好呆在这里休养。”谢菲看也不看这家伙。

    “我去。”

    “我也去。”

    很快两个影族站起身。

    樵山花园小区。

    王一洋坐在自己卧室窗前,望着下方看似平静的人流车道。

    ‘从刚刚汇总的情报来看,贵溪镇似乎有一股暗流在急速涌动。这股暗流甚至连我的情报网也没法察觉。很厉害啊’

    他此时已经百分百肯定,联邦政府给他的地方信息和情报,存在极大的空白漏洞。

    ‘也是,仔细想想,以联邦自身的力量,难道真的没办法覆盖控制整个地方么?这其中肯定有更深的原因,导致他们不想自己派人控制,所以才分派给不同的利益集团。

    这背后,要么是隐藏有更深的各地势力,要么有更麻烦的大敌,需要他们集中全力应对。’

    王一洋很轻松便分析出联邦的隐瞒。

    不过他不准备插手。现如今,他刚刚获得弦乐天赋,还有进阶身份出现,根本没功夫理会这些鸡毛蒜皮小事。

    只要隐藏的这些小家伙不搞事,大家爱好和平,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毕竟他王一洋向往的是平淡的生活,不喜欢打打杀杀。

    所以,此时他的强大感知,尽管能感觉到,外面街道有异常,但他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只是吩咐了下属们自己提高警惕。

    他的强大感知,没有感应到威胁感,这意味着这些暗流不是针对他,而是另有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