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139 事态 1

139 事态 1

 热门推荐:
    “车祸?”王一眉头一皱。

    他没想到老爹今天就打算回家。而且回家路上居然还遇到车祸?

    “反正你别管那么多,赶紧把证件带过来就是。我定位发给你。”王松海二话不说,直接挂断电话。

    王一洋放下手机,第一时间芯片拨通杰恩那边。

    他需要详细的具体的情况,明明他安排了足够的人手保护父母,可现在还是出了这种事。

    杰恩那边也是一脸懵逼,他们是一直有人在保护,但这高速公路上出车祸,他们也没法影响开车的人啊?

    而且这事他也是分派给下面的人在做,所以也没有第一时间知晓。估计保护的人还开着车在后面跟着。

    得到消息后,杰恩第一时间亲身调派各种设备,抽调卫星信号,不到十分钟,便找到了车祸发生的详细地点。

    王一洋和表妹薛瑞花打了个招呼,便匆匆坐车赶过去。

    至于苏小小那边,只能在路上打电话通知了。

    ………………

    ………………

    ………………

    贵溪镇外,距离城区还有二十几公里的一处高速公路上。

    灰色的路面上,几辆小型家用轿车,挤在一起,车头和车头紧挨着,似乎是擦碰到了。

    路面上不远处,还散落着稀疏的金属零件,断片。

    相撞的是一辆灰色电动轿车,和一辆太阳能suv。

    后面的第三辆车是自己没注意,又一头撞过来的。

    最开始出事的,就是王松海和薛宁晚两口子驾驶的灰色电动轿车。

    两口子上了高速,一路上说说笑笑,等着想给儿子一个惊喜。没想到忽然前面岔路口遇到一辆车,居然在高速公路上倒退!

    本来这里就是高速路,车速极快。忽然遇到车子倒退,那相对速度瞬间便让王松海来不及反应。

    嘭的一下,拐弯不及,便一头撞了上去。

    还好的是,对面车主也知道自己全责,态度很好,接连道歉,愿意负担全部费用。

    而两辆车里的安全气囊也及时弹开,大家都没事。

    可关键不是这里,而是王松海两口子还带了人。

    带的人是薛家的亲戚,薛宁晚的堂哥薛绍东一家。

    薛绍东的头被擦破了皮,一等到车停下来,便嘭的推开车门下来。

    “薛宁晚,你搞什么名堂?不会开车就别开!早给你说了让我来让我来!现在好了,我他么头都破了,搞屁啊!”

    王松海下了车,心情本来就不好,听到薛绍东埋怨的话,顿时心头冒鬼火。但碍于是老婆家里人,便忍着火气劝说。

    “这事也不是小晚的错,是人家高速路上倒车……”

    “那她不会刹车啊?急刹车懂不?要换我来肯定没事!现在搞得我头都破了,一会儿去医院检查,要是有什么后遗症,我给你说,这事全怪你们!”

    薛绍东本来就是薛家独生子,平日里家中最迁就的也是他。

    原本他就是看到薛宁晚开车过来,他才学驾照,也想上手试试,结果被薛宁晚以高速路危险为由拒绝了。

    现在出事了,他还被撞破了皮,顿时心情更糟了。

    “没事吧东东?”车上薛绍东的老婆王希怡下来。

    “头都破了,还没事?”薛绍东火大道。

    “小晚,你看看东东头都破了,其实本来我们没打算坐你车的,都是你非要送我们,现在出了这事,我说句公道话,你觉得这是谁的责任?”王希怡认真恳切的和薛宁晚两人开口。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事是我的错,我不该主动要求开车送你们。”薛宁晚也是个暴脾气,本来出事了心情就糟,现在堂哥两口子又在边上阴阳怪气。她马上就沉着脸出声。

    “你也别生气,我们家里情况如何,你也知道。你人本事大,两个人都有正式工作,以前还做生意,条件这么好,和我们家不同。”王希怡叹气,继续道。

    “这趟大家亲戚一场,我们也不多说,只是东东这个伤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万一弄成个脑震荡……要不这样,这事你们拿三十万的医药费,我们自己去医院看看,就算完了。”

    “啥?”王松海彻底无语了。

    这自家亲戚不理解就算了,还要张口就说三十万赔偿!

    就薛绍东头上擦破的皮,几块钱的酒精棉球擦擦就完事,要让他们赔三十万?

    王松海还没动作,薛宁晚就爆了。

    “三十万?你们想钱想疯了?要不现在就去报警,上医院检查,该多少钱我们给,但想讹诈,门都没有!”

    “讹诈!?我他么这叫讹诈?薛宁晚!你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我是你哥!你说老子讹诈!?”薛绍东暴跳如雷。

    三人吵得面红耳赤,你来我往。现场声音越来越大。

    王松海就是在这种环境给王一洋打的电话。

    吵吵闹闹半天,交警终于来了,开始询问情况,看行车记录仪等等。

    正好王一洋也坐着出租车赶到。

    和他一起的还有薛瑞花。

    一下车,王一洋第一时间便放出感知,检查周围所有人。

    如今他的感知已经能做到接收周围二十米以内的大部分动静。

    并且他能从这些信息中,大致筛选出敌意和注意他的视线。

    检查一阵后,确定没什么问题,真的只是一场巧合车祸,他才开门下车,快步朝王松海走去。

    许久不见,王松海比之前还胖了一些,原本潇洒自由的气质,也在乡下打牌被染成了乡村老干部风。

    王松海是个很自由的人,性情奔放,嘴巴喜欢口花花,脾气也很好。

    但一旁面色难看的薛宁晚,就是另一个极端了。

    薛宁晚是典型的女强人,最受不了别人不听她的。

    这时本来她就是惊魂未定,现在堂哥两个又冒出来乱叫,还要她赔钱。

    她当场就气炸了。马上和薛绍东两口子争吵起来。

    王一洋下车时,看到的就是这个情景。

    他稍微检查了下父母身上有没有伤,确定没事,才松了口气。

    走到薛宁晚边上,王一洋听了一会儿,弄明白了薛绍东两人就是想要钱。

    “洋洋你和你爸站远点,证件带过来没!?”薛宁晚火气正旺,连带着对儿子语气也没缓和下来。

    “带了放心。”王一洋看着义愤填膺的薛绍东两口子,心头微动。

    刚刚才获得了弦乐天赋,这个天赋包含的不只是弦乐方面,还连带着声音乐曲领域,都有用。

    他整理了下,发现这天赋的强悍,远在他预料之上。

    光是初步结合催眠术,就已经让他催眠效果提升一大截。

    这时候薛绍东老婆王希怡发觉薛宁晚油盐不进,顿时开始撒泼起来。

    她大声哭泣,大声说以前他们家是怎么怎么的对薛宁晚好,现在薛宁晚发达了,住进城里了,就开始瞧不起他们这些乡下亲戚。

    王一洋也是第一次在现实里遇到这种亲戚,也算是涨了眼界。

    好在这事没让他动手,薛宁晚极其硬气,火大的争吵了几句,当场就吼着说要断绝关系。

    “以后你们别他么叫我妹!老娘恶心反胃!!”

    骂完她拉着王松海和王一洋,便坐上一旁的出租车,扬长而去。

    留下薛绍东两人在原地傻眼了。周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出租车也没。

    刚刚的出租车还是王一洋打过来的。

    “薛宁晚,有本事你他么一辈子也别来老家!!去尼玛的!!”薛绍东回过神乱骂起来。“你和你老公儿子,一家全是贱货!贱人!垃圾!粪”嘭!

    薛绍东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他身后两个叼着烟的交警手持警棍,上前又给了想要尖叫的王希怡一棒。

    两口子倒在一起,再没动静。

    “阻碍执法,还公然袭警,都带回去。”其中一人懒洋洋道。

    “可是,老大我们现在是交警”另一个叼烟汉子迟疑道。

    “交警怎么了?交警不是警?你他么看不起交警??”前面个汉子顿时翻脸。

    “额我没有看不起我只是想说交警没有拘留抓人的权利”

    “放屁!老子以前车子就经常被拘留!别以为老子没读过书你就能唬我!”

    “老大那我们用什么名义,抓人啊?”

    “袭警!”

    “有录像的啊”

    “那就故意车祸!”

    “老大没这个名字的罪”

    “那就贩毒!两百公斤!白粉!”汉子大手一挥。

    “老大这是不是太狠了”两百公斤白粉都够枪毙十次了小弟满脸冷汗。

    “唧唧歪歪的你说怎么办?”老大顿时火了。

    “这边还有人在啊老大。”小弟指了指一边看呆了的其余司机。

    “看什么看!没看过交警执法抓人啊!?再看老子毙了你!”老大顿时怒道。

    “”

    “”

    其余人看着老大掏出来的摇来晃去的黑洞洞枪口,一个个浑身一缩,赶紧转身闭眼,不敢再看。

    “把行车记录仪都给老子拆了!”老大还是聪明的,知道自己威胁人是不对的。

    于是一群人不敢反抗,赶紧把自己的行车记录仪,纷纷拆下来,交给对方。

    然后便是两个交警带着薛绍东两口子,坐车扬长而去。很快便没了背影。

    十分钟后。

    真正的交警开车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