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125 发现 1

125 发现 1

 热门推荐:
    “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王一洋思路还停留在刚刚的收音机上。

    对此时的薛瑞花也没什么在意。

    两人走进房间,一个坐下,一个站着。房门敞开着。

    “洋洋哥,你”薛瑞花心头思想极其复杂的转了好一会儿,此时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算一次彻底解决。

    可当她真的站在表哥面前,心头刚刚的那股子劲,又莫名失踪。

    “到底什么事快说。时间不早了你一个女生在我房间里,人家看到了影响不好。”王一洋随口道。

    薛瑞花低头,深吸气,然后又狠狠吐气,然后再深吸气。如此反复数次后。

    她眼睛一闭,索性放开自我。

    “洋洋哥,我我去拍照片的事,能不能别和其他人说!就是那套裙子的那种照片!”

    她鼓起勇气,终于还是一口气说出来了。

    “哪种照片?”王一洋眨了眨眼睛,面色疑惑。

    “就是那种那种照片”薛瑞花脸红得发烧。

    “那种照片怎么了?”王一洋无所谓道。

    “可是可是那个尾巴”薛瑞花感觉全身都在发红发烫,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其实从一开始,她便打算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

    因为今天的拍摄,本身已经让她有些警惕起来,如果能让表哥王一洋理解自己,然后真正成为自己的帮手和掩护,那么以后拍照,连带着安全系数也会大幅度提升。

    所以这也是她没按照叶程静的办法,抓王一洋把柄的原因。

    她选择了坦诚以待。

    而王一洋自然也能感受出她真诚的情绪和状态。

    所以才会耐着性子和她说话。

    “所以呢?那个尾巴怎么了?”王一洋不解道。

    “洋洋哥”薛瑞花脸红得像猴子屁股。

    但她脑子里也在考虑,应该用什么请表哥帮忙。

    “你你想看看我拍的写真么?”薛瑞花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先给人家看看自己在做什么,然后才好提出请求。

    反正尾巴的事,王一洋早晚也会回过神。

    与其等到那时候没什么准备,还不如提前把一切处理善后好。

    为了整容变成完全体的美少女,薛瑞花早就下了很大的决心。

    “你等等。”她心头鼓劲,转身迅速跑出房间。

    没等十几秒。她便又跑了回来,手里拿了一个平板电脑。

    迅速将电脑打开,找到对应隐藏的文件写真。

    打开。

    薛瑞花点开图片,然后递给王一洋。

    “这就是我现在拍的写真,我担心爸妈接受不了,所以麻烦洋洋哥,不要说出去,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给你报酬!”

    她咬咬牙,狠下决心。

    她是知道表哥上班一个月只有七八千,这点钱,她拍两次写真就赚到了。

    听说洋洋哥还在大公司的安全部门工作,想必对安全保障方面,肯定很有心得。

    如果花点钱能请洋洋哥帮忙,说不定不光能起到掩护的作用,还能在人身安全上有更多保障。

    “???”

    王一洋虽然也知道薛瑞花在拍写真,不过他只是听属下提过,也没重视。

    反正只要人身安全不出事,下属们也不会有太大动作。

    他给守卫亲人的保镖们给出的要求,就是以人身安全为底线。

    一旦超出,就会暗中将事情彻底结束。

    只是没想到

    王一洋一张张的翻看写真图片。

    上面的薛瑞花戴着黑口罩,身上穿着红色紧身毛衣,和淡蓝牛仔紧身裤。

    腰部以下的曲线纤毫毕露,甚至连敏感部位也能看到清晰轮廓。

    “这照片是不是有点”

    王一洋话没说完,便被薛瑞花打断。

    “拜托了!我不想让家里知道,这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的事业!洋洋哥,求你不要给家里说!!”薛瑞花重重低下头,声音里甚至隐隐带了一丝颤抖。

    王一洋放下平板电脑,平复了下身上被引动的血气,他毕竟是年轻男性,看到这种写真,不上火才怪。

    但为了不在自己表妹面前出丑,他迅速控制心神,转移注意力,调整状态。

    很快便将身体异常压了下去。

    房间里静寂无声。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只有薛瑞花越发粗重的呼吸声。她太紧张了,以至于露出的肩膀和脖子都泛起淡淡的粉色。

    墙上的时钟一秒一秒的哒哒作响。

    薛瑞花也一直没有出声。

    她等待着,心头忐忑不安,她不在乎表哥把她看成什么人,她只要能不暴露。

    其实选择做这个之前,她早就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所以她不在乎自己在表哥眼里是什么形象,反正等到以后也是要换脸的。

    她只要保证自己的目标能一如既往的往前走,那就够了。

    “你”良久,王一洋缓缓开口。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他顿了顿,平静问。

    “知道。”薛瑞花低着头,不敢看表哥。

    “你拍这些写真,用途是什么,你知道么?”王一洋又问。

    “”薛瑞花不说话了。

    这种写真,卖出去后,买家用来做什么,这根本就不用猜。

    这种写真照片。卖出去后,要么是换脸做成明星写真,暗中包装卖高价。

    要么是作为三维虚拟现实中,游戏和电影的素材,让玩家们在里面尽情做不可描述的事。

    薛瑞花其实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对男性的诱惑力有多大。

    所以这种问题,不用问也知道。

    要不然她能随便拍拍照片,就拿到高价?想多了。

    她低着头,不敢看表哥。

    “你是缺钱么?”王一洋忽然问。

    “嗯很缺。”薛瑞花老实回答。

    “缺多少?”

    “不知道不过要很多。”薛瑞花似乎想到了什么。“哥你别给我钱!反正我自己靠自己赚钱!不偷不抢不骗不害人,还合法!”

    “”王一洋叹息一声。有点懒得管了。

    他原本打算直接给点钱给薛瑞花,但听到这回答。他隐约察觉到,就算给了这家伙钱,她之前靠这种途径赚钱,太方便太简单了。

    以后一旦缺钱,还是会再跳进去。

    他能帮一时,但不能帮一辈子。只要守着底线就好。

    “行吧,你自己注意安全,我不会给人说。”王一洋懒得理会了。

    这种小事,回头给手下说说,暗中把薛瑞花接头的那个摄影师打掉,就彻底绝了后患了。

    其实发展到这个阶段,估计下属马上也会上报给他。然后自动处理。

    毕竟,他很早便在自己所有的亲近亲属身边,布置了警戒防备线。

    “谢谢哥!”听到回答,薛瑞花终于重重舒了口气,脸上流露出如释重负神色。

    “那如果洋洋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也可以直说。我可是认识不少漂亮妹纸哦~~~”

    薛瑞花马上投桃报李,想到自己认识的闺蜜和好友。

    反正洋洋哥现在正在为相亲结婚发愁,正好投其所需。

    “行了,谢了。回去吧。”王一洋无语摆摆手。

    “还有,哥哥,我有的时候遇到麻烦,一个人无依无靠,没有男生在身边,总感觉不安全。如果你有空的话,能不能偶尔来帮帮我?”薛瑞花得寸进尺,腆着脸着脸继续道。

    “我很忙,如非特别麻烦的事,不要烦我。”王一洋随意道。

    “好的好的。”薛瑞花听出了意思,顿时心头喜悦,小老鼠一样赶紧溜出房间,嘭的一下关上门。

    王一洋无语摇头。

    刚刚还一脸可怜恳求,现在就马上嬉皮笑脸。

    他忽然想起手上还有薛瑞花的平板没拿走。

    便起身出门,把平板放到客厅桌上。

    然后是洗漱,刻印练习,锻炼钢铁吐息法,做体操,最后喝完每天的热牛奶,全身暖洋洋的上床睡觉。

    ‘对了,好像还没喂猫。’忽然王一洋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过刚刚进门的时候,猫盆里还有青椒肉丝饭没吃完,应该还能撑一顿。’

    不去多想了,王一洋安安心心的闭目睡觉。

    客厅里,黑暗角落中。

    小黑猫虚弱无力的看着猫盆里的青椒肉丝,将身子盘成一团,缩在猫窝里,望着窗外投射进的月光,倍感凄凉。

    它又渴又饿,几次想要找那个捡它回来的主人要吃的,可几次才迈步,它便回想起主人那种恐怖的眼神。于是又立马缩回窝里,浑身发颤。

    喵~~~

    黑暗中,小猫不禁流下了凄凉的泪水。

    第二天一大早,王一洋便起身,去楼下买了早餐包子和豆浆,然后打开录音机,把牛奶瓶丢进热水泡着温热。

    录音机里开始播放第九套全国广播体操的音乐。

    让他没想到的是,薛瑞花居然也起了个早,看到他打算锻炼身体,而且还是用做操的方式锻炼,顿时目瞪口呆。

    “要一起么?”王一洋邀请道。

    “额”薛瑞花眨了眨眼,居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下来。

    于是十分钟后。

    客厅里,两人站成一排,开始伸胳膊踢腿,做出各种小学生般的羞耻姿势。

    随着音乐节奏起,薛瑞花一开始是抗拒的,但后面慢慢的习惯了,干脆就当在学校做课间操。

    这样一想,她反而做得动作自然起来。

    一套早操做完,王一洋照例一口喝掉牛奶,开始吃早餐。

    薛瑞花坐在他对面,气喘吁吁。

    她没料到表哥会做操,更没料到,表哥居然一次性要做四次操

    比她做一整套瑜伽还累。

    看着对面面不改色的王一洋,薛瑞花心头由衷的冒出一句叹息。

    “哥哥,你身体真好”

    “???”王一洋一愣,怎么感觉这话怪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