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68 练习 2

68 练习 2

 热门推荐:
    博客康纳州,州首府,纳尔逊市。

    位于纳尔逊的联邦安全局州级总部大楼内。

    明亮的办公室里。

    总负责人玛奇,扶了扶脸上的老花眼镜,仔细查看手里传上来的文件。

    “影星市的负责人中,有一个车祸殉职?彦虎门的培珈动的手?真是糟糕。”

    玛奇今年已经八十岁整了,上个星期刚刚和家人一起过了八十岁的寿宴。

    但此时她原本不错的心情,也被这份突然传递上来的文件情报破坏了。

    “遇害的是肯尼特费哈尔,是影星市的联络组长,在调查米斯特集团董事王一洋时,发生车祸。

    我们初步估计,王一洋应该和彦虎门那边有某种特殊联系。”

    办公室内的另外一人低声回答。

    这人身材高挑,穿着性感的红色包臀皮裙,金发披肩,眉目精致,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妖艳美女。

    但唯独她的双眼,却完全破坏了这份性感和美感。

    她的眼睛完全是一对人工制造的机械眼球。此时正微微旋转,中心闪烁着淡绿色的微弱荧光。

    “你怎么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玛奇叹息一声,看向面前这个自己最得力的下属。

    同时也是她最亲爱的孙女——芙拉·艾希。

    “比起彦虎门和米斯特,我认为更重要的核心,还是复仇者,他们所持有的机械化套装收割者,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不稳定因素。

    我们必须最快速度将人抓捕归案,将机械化套装处以没收。”

    芙拉·艾希神色冷静,红唇冰冷的说出最直接的处置方案。

    “无论是我们,还是米斯特集团,派出抓捕复仇者的人手,已经超过了数百人,他们的危险等级,也从最开始的三级,不断提升,直到现在的六级。

    虽然我也很像尽快抓捕他们,但很无奈的是,现在我们的力量,并不足够分兵应付一切。

    我们的重心,应该放在夺魂药剂事件上。那才是迫在眉睫的麻烦。”玛奇认真道。

    “我明白,所以我请命,由我亲自带队,前往解决此事。”芙拉沉声道。

    玛奇抬起头,真真正正的注视着自己这个小孙女,从小她就是这么极有主见。

    无论任何事,都充满自信。

    就算在一次案件里因为失误,意外失去了自己的双眼,她也依旧贯彻着属于自己的行动理念。

    沉默数分钟后。

    玛奇终于缓缓点头。

    “好吧,一路顺风。”

    “放心吧,我可不是那两个才得到套装几个月的小屁孩。”芙拉寒声道,转身推门而去。

    无论是安全局,还是米斯特的动作,都没能影响此时的王一洋放松自我。

    他在一家安静的酒吧里,足足待了一晚上。

    当然,他并不是完全的荒废了一晚,而是一直在整理脑海里属于洛伊记忆中的基础特种催眠术的内容。

    虽然系统植入给他的记忆,大多都是简略和简介版本,但从很多经历和事件记忆中,他也能总结出很多东西,很多技巧。

    这些总结出来的东西,对他掌握的塔斯达克符号催眠,有着相当重要的帮助。

    塔斯达克符号催眠,本身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技术。

    它包含有基础催眠术的原理,进阶符号催眠的原理,引动心理暗示的方式等等很多小分支。

    而王一洋此时得到了洛伊的记忆后,再结合塔斯达克符号催眠的各种基础知识。

    终于算是正式的踏入了特种催眠术的大门。

    一整个晚上,他都在重新温习关于特种催眠的很多基础。

    在洛伊德体系中,催眠师,大致可以分为普通的职业催眠师,特种催眠师,以及后面的红衣级别,和主教级别。

    而洛伊自己,属于主教级别中最全面,最强大的顶点。

    之前的身份,催眠师费恩,就是属于特种级别的催眠师。

    而他面对的红术师巴莱,则是红衣级。

    ‘按照洛伊的体系,主教以下的催眠师,如果毫无准备,面对热武器,也就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所以当初我才能依靠芯片瞬间杀死红术师巴莱。’

    王一洋轻轻摇晃着面前的酒杯,将里面咖啡色的调酒摇晃出一圈圈的波纹漩涡。

    ‘按照这个体系,那么现在的我,也就是属于刚刚入门的职业催眠师。’

    王一洋抬眼扫视面前这个快要关门的冷清酒吧。

    之前的客人们都纷纷离场了。服务生也开始清理桌上椅子上的东西。

    整个店内,就只剩寥寥几个人还在座位上。

    “先生,我们马上要打烊了。”一个女服务生走近过来,小声对王一洋道。

    “好的。”王一洋微微点头,拿起外套,将手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啪。

    酒杯被轻轻放在女服务生手里的托盘上。

    只是王一洋的手,在松开酒杯的同时,轻轻做了个无意识的手势动作。

    女服务生清秀疲倦的面容,在不经意间注意到那个手势,顿时眼瞳微微一散,露出迷茫之色。

    “我刚刚喝的是酒么?”王一洋轻声问。

    “是的,格尔斯鸡尾酒。”女服务生低声回答。

    “不,那是蛇果汁。”王一洋披上外套,转身踏步走出酒吧。

    他身后的女服务生身体一晃,回过神来。

    “我刚刚是过来干什么的?”她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过来的目的,她似乎记得这里这个座位,刚刚好像有人,又好像没人。

    叮咚。

    悦耳的音乐声从门口响开。

    王一洋走出酒吧,深吸一口清冷空气。

    如果说之前的身份,让他还觉得自己依旧是世界众人中的一员。

    那么现在这个洛伊的身份,则让他隐约产生一种高高在上,凌驾于众生的距离感。

    他平静的沿着街道前行着。不断尝试着将符号催眠融入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这是之前的他做不到的。

    在得到了洛伊的记忆后,他便明白了,这是一种最快的,也是最激进的训练催眠术方法。

    最快,是指这种方法的效率极高。

    最危险,并非是指方法的危险性,而是对社会的危险性。

    这个方法会引来社会防卫力量的反击。

    没人喜欢被突袭式的催眠。没人喜欢被无意识的控制。

    自然特训。

    这就是这个方法的名字,很普通,很简单,也很危险。

    王一洋一路随意漫无目的的散步。

    从酒吧一条街离开,他很快进了一片满是酒店商场的大型商圈区。

    此时天才刚刚亮,商场门口只有很多灰色清洁机器人在自动扫地拖地。

    酒店大门进出的人也稀稀疏疏,极为冷清。

    王一洋手插进衣兜里,悠悠走到一台自动饮料机前。

    一个戴鸭舌帽的雀斑少年正在往自动饮料机里塞硬币。

    “能请我一罐咖啡么?”王一洋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少年。

    少年愣住了,抬头认真看着王一洋,然后眼神变得微微茫然。

    “可以啊,我们可是哥们。”他摸了摸衣兜里还剩下的最后几块零花钱。

    然后毫不犹豫的掏出来,塞进面前的自动饮料机。

    哐。

    一罐咖啡饮料从下方滚了出来。

    少年拿出来递给王一洋。

    “谢谢。”王一洋微笑道谢,随手给少年衣兜里塞了一张十元纸币,然后打开拉环,轻轻喝了口,扬长而去。

    穿过小吃街,他很快到了一处公共公园。

    公园里绿树成荫,人工喷泉不断放着钢琴乐声。

    一群刚刚抵达的老头子老妈子,正在空地处安置播放器,准备开始晨运跳舞。

    公园内部还有环城跑道穿过,几个穿运动服的男男女女正呼哧呼哧的小跑锻炼身体。

    王一洋心头一动,沿着公园的一条小路穿进去,走到环城跑道上。

    红色的塑胶跑道上踩起来柔软富有弹性,很适合慢跑运动。

    随着一阵有节奏的奔跑声接近。

    很快,一名单马尾的清爽女孩,沿着跑道一路跑来。

    她穿着蓝色运动服,腰间还绑着一个小巧腰包,耳朵塞了运动耳机,里面隐约可以听到有动感音乐声传出。

    王一洋和女孩迎面正要相错。

    他忽然将手里空了的咖啡罐,往上一抛。

    易拉罐在半空中划出奇异的轨迹。十分诡异的吸引了马尾女孩的注意力。

    啪。

    易拉罐骤然落回王一洋手中。

    同一时间,他面前的马尾女孩也动作一顿,原地停了下来,眼神微微茫然。

    “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久。”女孩脸上露出熟悉又陌生的微笑。

    “告诉我你现在想做什么?”王一洋现在运用的是催眠师体系中的引导倾述。

    原本这种技巧,是用于治疗封锁内心的心理病人,但被洛伊改良后,它已经可以运用于任何能够接触的普通人。

    就像眼前这个女孩一样。

    “我想休息。很累。”女孩低声回答。

    “那就休息吧,真是勤勉的孩子。”王一洋将空了的易拉罐塞进女孩手里。

    “帮我扔下,谢谢。”

    他错身离开,穿过跑道,朝着公园深处走去。

    身后的马尾女孩木然的将易拉罐丢进垃圾桶,眼神重新恢复清明,然后她莫名奇妙的晃了晃脑袋,感觉很累,索性就在路边的石凳子上坐下休息。

    越过一群集合准备集体活动的小孩子,王一洋悠然走到人工喷泉边上。

    和他一样看喷泉的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棕色短发的年轻女孩吸引了他注意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