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64 再遇 2

64 再遇 2

 热门推荐:
    影星工业大学,经管学院五号楼。

    灰白色的校区内,地面铺满了巴掌大小的石板砖块。

    三根一高两矮的旗杆矗立在校区正中的广场上。

    两根旗杆空着,中间最高的旗杆正缓缓升起属于联邦的绿底色三色条纹国旗。

    经管学院的五号楼,位于广场左侧,大楼整体像一只登山靴,侧倒在地上。

    清晨时分,五号楼上方的大挂钟缓缓转动指针,指向八点三十。

    一簇簇从校外进来的成年人士,纷纷提着包或者口袋走进大楼。

    今天不是周末,但却是联邦每年一度的建国日,所以学校学生都放假了。

    但学生放假了,经管学院主办的管理培训班,却反而开课了。

    此时一个个气质成熟的社会人士们,纷纷带着课本教材,从正大门走进五号楼。

    培训管理课程的教室,是在三楼的301

    301大教室内,此时已经坐了不少人。其中大部分都身穿正装,气质成熟。

    偶尔也有少数外表看起来很年轻,和外面的学生没多少区别。

    教室右侧后排的位置中,一个黑色短发年轻男子就属于这类人。

    他穿着一身简单的红t恤和白色牛仔裤,坐在座位上随意翻着教材。

    和周围人相比,男子明显年轻得过分,看上去甚至不超过二十七八。身上气质也有些怪异。

    明明年纪不大,但整体却能给人以稳重感。

    最关键的是他的相貌,晃眼一看,似乎很普通,但仔细看,却感觉越来越有魅力。

    “请问这里有人坐么?”一旁的空位上,靠近一个抱着书本的紫色针织裙女士。

    她戴着紫色的珍珠耳钉,长发盘起,精致的妆容上戴着优雅的微笑。

    “没人,随意。”王一洋随口回了句。

    “谢谢。”

    那女子坐下后,也开始认真翻开教材,预习课程内容。

    她看得很认真,似乎真的是过来单纯找个位置而已。

    王一洋收回视线,没再理会。

    自从昨天被彦虎门的培珈硬生生绑上战车后,他便感觉自己对现如今的身份地位,驾驭得不够完善,于是果断开始充实自己的规划步骤。

    之前报名的管理课程马上起到了作用。

    他今天一大早就赶过来,打算尝试一下课程效果。

    嘀!

    很快上课铃声响起,一大群踩着点进门的学员,迅速从门口涌了进来,很快便将空着的位置点缀得还算丰满。

    一个白发老头子手里拿着教案慢悠悠走进门,用激光笔在身后的雪白墙壁上一点。

    哧。

    墙壁上骤然亮起一行字沟通和用人之道。

    红色的大字迅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刚刚还有些喧闹的教室压了下去。

    王一洋提起精神,这主题的内容正是他需要的。

    那老头子的自我介绍,此时也自动浮现在墙壁右侧。

    一大堆没用的头衔前面,唯一一个能让人记得住的,就是经管学院博士生导师,和王洪军三个大字。

    王一洋拿出笔,随时准备开始记笔记。

    只是让他无语的是,老教授一言不发,马上就开始在墙上放幻灯片和资料。

    下面的学员也很少有认真在学习的,大多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玩电脑。

    只是出于素质素养,大家都安静下来,没有出声吵闹。

    王一洋无语的扫视全场,发现真正抱着学习目的来的,似乎只有极少数人。

    此时如他这样的极少数人,都是一脸懵逼。

    和他一样懵逼的,还有一边坐着的那个珍珠耳钉女士。

    她也是手里拿着笔,笔记本翻开,已经准备做笔记了。结果

    “本来还以为王教授开的班能学点真东西,结果还是老样子。”女子微微摇头,注意到王一洋的视线,忍不住低声苦笑道。

    “培训班都是这样?”王一洋诧异,他以前只是个小白领,哪有时间精力花钱报名这种培训班。

    所以压根就不知道还有这回事。

    那女子也是点头。

    “大部分都这样,毕竟这些培训班本来就是给我们这些社会人士镀金的。要想真的学到东西的,很少。”

    她放下笔,对着王一洋伸出手。

    “舒焕。”

    “王一洋。”

    王一洋伸出手和她握了握。

    “看来今天是白来一趟了。”舒焕无奈道,“本来还以为王洪军教授开的班会有些不同,现在看来还是老样子。”

    她没说自己的头衔产业什么的,一开始就提自己头衔背景,很容易将人分成三六九等。

    要想真正的平等交流,就要不论贫富贵贱,先一视同仁。

    这是她多年以来总结的结交人脉的经验。

    “我也是想真正的补充自己,只是找不到渠道门路。”王一洋同样失望道。

    “影星市还是太小了,如果想真正充实自己,认真学习,我倒是有几个门路。最近正打算去试试看。”舒焕轻声道。

    “哦?不是这种普通的镀金培训班吧?”王一洋来了兴趣。

    “不是这种模式。只是需要稍微多花点钱作为入门门票。”舒焕摇头。“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算你一个。之后再多拉几个人一起,壮壮声势。”

    “可以。”王一洋点头。

    他原本都打算买书回去自学了。但能够找到新的办法,自然是更好。

    一堂课很快无聊的浪费过去。

    台上的白发老头子从头到尾就说了两句话。

    一个是‘休息一下’。

    另一个是‘下课’。

    王一洋彻底失望了,和舒焕一起出了教室。

    虽然还有第二节课,但他们都不打算继续上了。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打这个电话,回头我们约个时间一起过去。”舒焕给了王一洋一个电话号码,然后便转身离开。

    从头到尾她都没问王一洋的身份或者背景。

    王一洋同样也没问她。

    两人就当对方是最普通的上课同学。在校门口时分开,各自离去。

    和舒焕不同,王一洋没有马上离校,而是难得的放松心情,在工业大学的校园里散了一会儿步。

    从上次离开校园,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悠闲的重新消耗时间了。

    明天就是四月一日,也就是催眠师身份麻烦到达的时间。

    同样也是新的身份出现的时间。

    他能准备的都准备了,现在就看到时候会遇到什么了。

    在此之前,他需要彻底的放松心境。

    沿着校园内的椭圆形湖泊慢慢散步,王一洋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也慢慢安静下来。

    湖边有几对学生情侣一样在散步,卿卿我我靠在一起。

    还有几个专门跑来钓鱼的中老年,不知是学校的教职工还是外来人。

    湖水波光粼粼,泛着朝阳的细碎金光,显得格外迷人。

    王一洋很久没有这么安宁了,沿着湖边走了一圈,他找了个石凳坐下,静静望着湖水。

    “嘿!”忽然他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叫声。

    王一洋扭头循着声音望去。却意外的看到苏小小背着小挎包小跑着朝他冲过来。

    和他不同,苏小小简单的白t恤和紧身牛仔裤,加上一双白色运动鞋,看起来就和周围的大学生一样稚嫩。

    和上次她的打扮不同的是,这次她比例漂亮的臀腿曲线,在裤子的紧绷下凸显出来。

    “你怎么在这儿?”王一洋站起来转过身。

    “来找我朋友,结果意外看到你,哈哈哈哈!缘分啊!”苏小小一脸得意。跑到跟前还微微有些气喘。

    “你一个人在这儿干嘛?不是都毕业了么?还回来。”苏小小反问。

    “来随便逛逛。”王一洋笑了笑。他忽然想起刚刚认识的那个舒焕。

    和舒焕相比,苏小小的风格就是典型的青春无敌美少女。

    舒焕则是丰满的成熟美女。

    两人随意聊了几句,忽然不远处便听到有一阵吵闹声传来。

    一对情侣在湖边似乎起了争执,女生泪流满面不断说着什么,男生面无表情。

    原本这只是件小事,可那女生越说越气愤,眼泪断了线的不断往下淌。

    男生则一直沉默,似乎已经铁了心做出决定。

    “是分手了吧?”苏小小小声猜测。

    王一洋没出声,只是看着那哭泣的女生,隐约感觉有些不对。

    身为催眠师,他能够隐约感觉那女生的情绪不对。只是距离远,加上他精通的只有一项塔斯达克符号催眠,所以感觉并不精准。

    那对情侣一路吵架,越走越近,逐渐靠近王一洋和苏小小。

    随着距离的靠近,王一洋眉头微微紧蹙起来。

    他越发的感觉有些不对。

    那女生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甚至已经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靠近了,他甚至能看到女生憔悴的面容,还有浮肿的双眼,眼泪水早已把她胸口的衣服也打湿,隐约露出里面的内衣。

    但她却毫不在乎,只是哭诉着什么。

    就在这对情侣走到王一洋和苏小小身后时。

    那男生突然低声说了句话,然后那女生一下声音一顿,彻底安静了下来。

    周围陡然安静了。

    “啊!!!”

    女生疯狂尖叫起来,低着头什么也不顾,笔直朝着湖泊冲去。

    她完全看不见任何人,看不见挡在她面前的王一洋和苏小小。

    嘭!!

    王一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女生突然的爆发撞上。

    他脚下一滑,刚刚才开始锻炼的身体,根本没办法反应,便和那女生一起,侧着翻滚,摔进湖面。

    哗啦!

    大片的白色水花溅起。两人迅速下沉,冲向湖底。

    王一洋努力摆出游泳的姿势,双脚摆动,朝着水面上浮上去。

    只是他才摆了几下腿,马上便感觉脚下一沉。

    那个撞他下水的女生,此时正抱住他的腿,满是血丝的双眼睁得很大,死死的盯着他。

    那双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仇恨和杀意。

    ‘她想和我一起死!?’王一洋心头一沉。

    这不是意外,这根本就是一场预谋的刺杀!

    他注意到女生的嘴在缓缓蠕动,似乎在反复的说话。

    很快他便认出了对方所说的话语。

    ‘螳,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