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42 心 2(感谢1笔梦星辰1的盟主打赏)

42 心 2(感谢1笔梦星辰1的盟主打赏)

 热门推荐:
    一条命换十年的忠诚,这已经很划算了。毕竟到时候放不放,还要看各自的实力。

    很显然,钟蚕也是这么想,他没加思索便同意了。他自信以自己突破后的实力和进步速度,十年后,没什么手段能控制住自己。

    “好。不过你打算怎么保证我出来后不动手?光是我承诺,你不会相信吧?”

    “很简单,只需要一点小小的保险。”王一洋平静道。“而且,我找到了让武道更进一步的路。跟随我,你就能看到未来更进一步的希望。”

    这话一出,玻璃房里的钟蚕猛地抬头,双目宛如明亮的宝石,死死盯着玻璃房外的王一洋。

    “你确定?”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那么,我需要做什么?”钟蚕低下头,语气迅速活跃起来。

    如果说之前他的声音是平淡没有起伏,那么现在,他声调里隐藏着额外的活力。

    王一洋想了想。

    “植入一个芯片,以及,睡一觉。”他一挥手。

    身后两个人顿时上前,从玻璃房上方打开通气孔,往里注入强效麻醉气体。

    一罐罐的麻醉气体宛如烟雾般,不断涌入玻璃房。

    钟蚕平静的闭上眼,盘坐在地,不一会儿便头一歪,微微昏睡过去。

    这些麻醉气体足以放翻两头大象,用来对付他一个大正武者,自然绰绰有余。

    王一洋等待着,他没有马上打开玻璃房,而是依旧等在外面。

    十五分钟后,麻醉气体彻底起效,被迅速抽离。

    “给我一只记号笔,要红色。”

    “是。”

    很快,一直红笔递到王一洋手上。

    他缓缓上前,开始在玻璃房的透明玻璃上,一个个涂涂画画起来。

    他掌握的塔斯达克符号催眠,主要是通过声音,符号,作为手段,引导催眠外人。

    催眠效果,视对方的意志和注意力决定。

    越是警惕,越是放松,越容易被催眠。

    只有极度自我的人,处于心境平和,思维发散状态,才很难被催眠。

    换句话说,以自我为中心的偏执狂或者处于自我幻想中的精神病,是最难催眠的。

    塔斯达克符号催眠中,一共有两种方式,一是言语声音,二是手写符号。

    符号没有固定形式,只要能吸引人注意力就好。

    所以王一洋用了红笔。

    片刻后。

    他在玻璃房上密密麻麻画上了大片的怪异符号。

    一个个符号宛如鲜血淋成的符文,扭曲而怪诞。让人一眼望去,就无法移开视线。

    很快,整个地下室的五名保镖,包括杰恩在内,全部的人,都被这些鲜红符号所吸引。

    他们原本正在做事的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缓。视线却仿佛被黏在了玻璃上的符号里。

    ‘接下来,该布置什么暗示呢?’王一洋眼神微眯。

    塔斯达克符号催眠,仅仅只是费恩掌握的其中一种快速催眠术,它很有用,但也很局限。

    这种催眠术,最大的效果,就是在人的意识里布置一段小程序。一段不和自己生命安全相矛盾的小程序。

    而被催眠者,只要感知到固定的开关,这段小程序就会被执行。

    比如让人做一些事,完成一些简单动作,又或者突然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

    当然,如果单对单,能做的更多,能让人身陷自己曾经过去记忆里的幻觉。就如之前酒吧里那样。

    但现在是一对多。效果就没那么强了。

    王一洋思索了下。

    “当我询问,你是否忠于我时。用心的重复念诵十遍,我忠于王一洋老板。”

    他的声音缓缓再整个地下室回荡。

    还好这里空间不大,声音能够让每个人都听到。

    “现在,回答我,你是否忠于我?”

    “我忠于王一洋老板。”“我忠于王一洋老板。”

    一遍遍,所有人都眼神呆滞的不断重复念诵。

    这样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用,但重复多了,这就会成为一种自我暗示。

    有一句谚语叫,谎言说得多了,就会变成事实。

    对于自我的催眠暗示,同样有着这效果。再配合塔斯达克符号催眠的加成,效果会更强。

    所有人宛如精神病一般,不断的一起念诵这句话,直到十遍。

    虽然给人有点傻的感觉,但王一洋知道,只要次数一多,潜移默化下,这群人将彻底的忠于他,不二心。

    等到所有人都念诵完,王一洋伸手在玻璃上一抹,顿时破坏掉上边鲜红符号的整体感。

    地下室内所有人顿时微微一颤,清醒过来。继续之前的动作,仿佛根本忘记刚刚发生了什么。

    很快,钟蚕被抬了出来,然后早已准备好的外科医生迅速上前,消毒,铺上无菌手术布,开始植入芯片。

    芯片被植入进钟蚕的心脏附近。

    其体积只有指甲盖大小,但能瞬间释放出足以让人全身麻痹的电流。并且重要关头,还能物理爆炸。

    爆炸威力足以毁掉和钟蚕同等体积,高强度的防爆混凝土。

    植入仅仅只是个小手术,五分钟就完成了。

    然后钟蚕便被放置在外,注射中和麻醉气体的药水,等待清醒。

    同时王一洋也喝退了所有属下,开始在周围墙壁上到处都涂画起各种血红的符号。

    他要尝试催眠钟蚕!

    北城区,放心旅馆。

    墙上的挂钟缓缓发出细微的咔咔声,指针指向了三点十五。

    深夜里,旅馆接待厅里就只有玩着手游的老板娘一个人值班。

    她头发还包着不少尖刺一样的染发纸,加上肥胖的身材穿着奶黄色的长裙。远远看去,就像开了口子的胖榴莲。

    嘶。

    忽然旅馆的门被悄然无声的推开。

    一个个浑身黑衣的人影,手持消音冲锋枪,背着弹药链条,身上穿着防弹背心,迅速涌进旅馆。

    几个黑衣人相互比了个手势。上前一人一记手刀,砸晕低头玩游戏的老板娘。

    其余人鱼贯冲进旅馆走廊。

    他们一半人守住电梯,一半人沿着楼梯迅速上楼。

    很快,他们悄然到了空平和古夫两人住下的房间,这种极其便宜的小旅馆,而且还不需要身份证的地方。

    房间的房门根本不需要动手,本身就有着细小的缝隙。

    一名黑衣人动作熟练的取出一根小针,轻轻从门缝伸进去,然后又取出一个鱼泡般的黄色圆球,接到小针的末端,用力一挤。

    很快,无声的气体慢慢涌入房间。

    黑衣人静静等待着,直到所有气体完全注入。

    然后抬手看了下腕表,计算时间。

    两分钟后,一人伸手握住门把手,另一边有人手持工具,对着电子门锁轻轻一划。

    咔嚓。

    门锁开了。

    房门缓缓被推开。门后面黑暗中,一个红发的年轻男孩正对着来人微笑。

    “你们好。”

    古夫抬手打了个招呼。

    轰!!

    侧面的空平化为一道红色身影,重重冲出,撞在门口的两名黑衣人身上。

    两人身体如遭炮击,倒飞撞在墙壁上。溅出大片血浆。

    空平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收回右臂。

    砰砰砰砰!!!

    走廊两侧,所有黑衣人疯狂的朝他射击。

    密集的冲锋枪子弹形成两片倾斜的大网,完全将空平和古夫两人笼罩。

    但两人只是简单的抬起手,一层薄薄的防护光幕阻挡在他们身前。所有子弹完美的镶嵌在光幕上。

    “你左我右。”空平缓步走出,忽然纵身,在半空中挥出右手。

    哧!!

    他的右臂前半截骤然分离,整个右臂在空中分解,化为十多道微型金属装置。

    所有金属装置精准对上右侧所有黑衣人,带着无色的尾焰飞射而去。

    噗噗噗噗!!

    密集的撞击声同时炸开。

    走廊一侧的所有黑衣人全部被金属装置射中目标,无一人存活。

    所有金属装置再度从尸体脑袋上浮起,自动回到空平身前,合成手臂,嵌入原处。

    他面色平静回头看去。

    另一边的古夫也正好笑着收回手,朝他比了个ok手势。

    “外面还有,抓个活口。”古夫再提醒一次。

    空平点头,快步朝走廊楼梯间走去。

    走到一处拐角时,他猛地抬手挡住左脸。

    轰!!

    剧烈的爆炸从左侧炸开,赤红的火焰瞬间变将他完全吞噬。

    楼下同时射出大量子弹,疯狂的对着火焰扫射。

    火光散去,空平慢慢走下楼,从烟雾中步出。

    所有子弹全部凝固在他身前一米处。

    一抹红光从他左眼缓缓亮起。

    哧!!

    刹那间,十多道透明尖刺从他身前轰然爆开,朝周围一楼所有黑衣人轰射而去。

    一道道尖刺足有巴掌长,通体如清水凝结,顶端尖锐。

    它们在半空中高速旋转,带出巨大穿透力。

    周围的黑衣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统统被尖刺穿透眉心,软倒在地。

    一时间一楼旅馆大厅里满目疮痍,到处是弹孔和血水。

    “啧啧啧,空平你的收割者套装,掌握度比我高出这么多,已经能动用力场刺了么?”

    古夫从后方走出来,右臂缓缓从金属色恢复成肉色。

    空平没有回话,看向一处墙角。

    “出来。”

    墙角的一个酒柜吧台后,一个浑身颤抖的黑衣人慢慢直起身。

    “别别杀我!我什么都说!!”他声音里带着哭腔。

    “谁派你们来的。”空平淡淡道。

    “我们是是安全部的人!”黑衣人颤抖着回答。“是王一洋!王部长!是他让我们来干掉你们的!!别杀我!我什么都说了啊!!”

    他猛地大叫起来。

    “他没说谎。”古夫在后面低声道。

    空平沉默下来。

    吱嘎。

    被子弹打得有些破碎的大门,忽然缓缓被推开。

    门外一个瘦高修长的人影,沐浴着月光缓缓踏入大厅。

    “初次见面。”

    来人取下遮掩面孔的圆帽。

    “我是王一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