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41 心 1(感谢1笔梦星辰1的盟主打赏)

41 心 1(感谢1笔梦星辰1的盟主打赏)

 热门推荐:
    王一洋微微摇晃的走出酒吧,在门口等候已久的杰恩和几个精锐赶紧迎上来。

    “老板?”

    “钟蚕关押在哪?”王一洋吐了口气,既然确定了自己没再受酒瘾影响,那么就该迅速增加自己的底蕴了。

    “在我租住的小别墅地下室。”杰恩迅速回答。

    不知道怎么的,他总感觉老板自从上次酗酒醒过来后,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他不知道什么地方不一样,但以前察觉到的那些简单和平凡,似乎正在慢慢褪去。

    变得变得有些危险。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不过这样反倒是让他更安心一些。

    毕竟身为他杰恩的老板,还是米斯特的安全部门的boss,气质危险点也很正常。

    王一洋没空理会手下什么想法,他只感觉脑子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

    冷静,理智,心底深处却又像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怪异冲动。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直跳,那种规律而有序的跳动,让他甚至感觉像听交响乐,美妙而动感。

    “走吧。”他率先走向路边停靠的车辆。

    车上马上有人下来,主动为他开门。

    很快,一共三辆车,形成一个小型车队,在夜幕下缓缓离去。

    王一洋再度看了看自己的系统数据。

    他仔细一个字一个字,回看显露出来的一行数据,可惜能看到的只有那么一行。

    “要是能看到以前的数据就好了。”他有些遗憾的想。

    唰!

    忽然他微微一愣。

    只见视野右下角处,一行行数据宛如被折叠开来的菜单,一下被打开。

    视野右方顿时唰的一下,弹出大片之前过去的数据字符。

    一行行字符,全都是他以前发生过的信息。

    “居然可以意念操作?!”王一洋有些惊喜。

    惊喜之余,他本能的看了眼前面开车的司机和杰恩等人。

    这辆车是加长加宽的,前面有三个座位,分别坐着杰恩,司机,和另外一个女保镖。

    发现其他人完全没注意他。王一洋放心的开始一一回看记录。

    很快,他注意到一处。

    ‘警告

    1你还有十六天的时间准备,即将面临随之而来的巨大危险。

    2你还有五天的时间准备,即将面临身为费恩时,所面对的严重麻烦。’

    3时空镶嵌冲突出现,该身份已自动并入未知空间。’

    “等等!?难道说,身份任务并不是我遇到的麻烦?我明明已经完成了戒酒!?”

    王一洋心头一沉。

    他一直以为,随机得到的身份任务,应该就是提示里遇到的麻烦。

    可现在看来

    他又迅速上拉,意念控制,查看最初得到第一个隐藏身份时,那时的身份任务。

    很快,随着不断上拉,一行陈旧的数据再度出现在他面前。

    ‘身份任务解决即将到来的麻烦。(可合理利用你自身的强大资源)。’

    ‘任务完成奖励获得此身份中,能力,天赋,属性等,随机一项。’

    看到任务的一行解说,王一洋顿时有些了然。

    “第一次身份任务,指明了‘解决麻烦’就是任务。这样就很分明了。身份任务,和身份带来的麻烦,看来是分开的。

    或许是因为,我是第一次获得隐藏身份,所以才有额外奖励,将身份任务和身份麻烦合二为一”

    他一想通这点,顿时感觉头疼起来。

    这样一来,就意味着他要解决两个,和身份相关的麻烦。

    “好不容易才解除酒瘾米斯特的事还没解决”王一洋侧头看向车窗外。

    不断高速划过的夜晚车道边,一片片繁华的热闹商业大楼闪烁着各色的霓虹灯和广告牌灯。

    一条条用简单红色帐篷搭建的街边小店,大量的连在一起,占据了人行道上大半的空间。

    这些小店全是卖夜晚烧烤和炒份炒面的。大量的人流在其中进进出出。

    浓郁的烧烤香气肆意飘散。

    “车停一下,给我拿份烤羊肉串,要最辣的。”王一洋忽然道。

    “好的老板。”杰恩迅速道。

    “谁也要的,自己登记,我请大家。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不过只有二十分钟时间。”王一洋补了一句。

    “谢老板!”车上三人都高兴起来,迅速拿了通讯器通知其他车。

    很快就有两个壮汉下车,代表所有人去买烧烤。

    王一洋就在车上等,二十分钟后,杰恩的一个手下提着一大袋的烧烤烤串,开始一一的分发。

    很快车子再度上路。

    王一洋也不在乎脏,就在座位上拿起烤串一根根的吃起来。

    车里有小冰箱,他从里面又拿了几罐冰椰奶,车里一人一罐。

    大家下着烧烤吃得热火朝天,这个车厢里全是弥漫着烤肉香味。

    “老板你要不要隔壁街的麻辣米皮,那味道超级棒,比这些烧烤还好吃!”杰恩顺便提一句。

    “”王一洋冷冷瞪了他一眼。“别耽搁时间。”

    “额明白!”杰恩赶紧点头。

    “一会儿给我带一盒,要最辣。”王一洋补上一句。低头继续吃。

    “好的老板!”

    细密的小雨慢慢遮掩住西郊的夜空。

    没有月光的照射下,整个西郊格外阴暗寂静。

    这里曾经有一片大型的游乐园,后来发生了经济纠纷,游乐园被人故意纵火破坏,出了十多次命案。

    老板赔钱不说,生意也一落千丈。

    再后来,游乐园几经周折,多次易手,都经营无力,亏本惨淡。

    到最后,再也没人入手,最后一任主人也彻底破产,跳楼自杀。

    这座游乐园也因此废弃下来。

    摩天轮,旋转木马,云霄飞车,陈旧的鬼屋,碰碰车,碰碰船。

    还有一座座曾经会自己发出声音的玩偶木屋。里面住着玩偶,只要人经过,它们就会循着某种自动机制,弹出来发出声音,吓人一跳。

    但如今,所有的设施都满是污渍,这座游乐园的一部分土地,已经被改造成了郊外别墅。

    小雨雨幕下,三辆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其中一栋三层别墅前。

    车门迅速打开,一个个身材彪悍的人影下车,撑开伞。

    杰恩也撑伞为下车的王一洋遮住头顶。态度恭敬。

    王一洋下车,扭头一扫周围环境。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边上的游乐园。

    “那里是以前废弃的游乐场?”

    “是的老板,那地方据说有些不对,最好晚上人别进去。”杰恩提醒道。

    “哦?”王一洋没细问,他没打算节外生枝,现在的重点是先看看钟蚕。

    “彦虎门那边的实验武者怎么样?恢复得如何?”

    他一边走向别墅,一边随口问。

    “已经恢复不错了,之前断手断脚的几个极限武者,因为接过其他的人造义肢,所以伤口磨合需要时间。

    但其他的残疾武者,已经差不多可以自由动弹新手脚了,不过要下地活动还需要时间,伤口没回复完。”杰恩迅速回答。

    在雷薇不值得被信任的现在,他渐渐已经成了王一洋的新任助理兼任保镖。

    “那就好。”王一洋点头,进了别墅,在杰恩的带路下,迅速来到楼梯后的墙面前。

    雪白墙面上挂着一副一人多高的落地油画,画上是几个天使和恶魔在相互嬉戏。

    杰恩上前推开油画,露出后面墙上的暗门。

    他用钥匙打开暗门,率先走了进去。

    王一洋和其余人紧随其后,最后三人留下来,转身拔枪警戒。

    沿着暗门往下下台阶,拐过三段台阶后,一行人来到一处宽敞的地下大厅。

    整个大厅四周都是简单的水泥混凝土。

    墙角处,分出了四个玻璃房。

    每个玻璃房长宽都只有三米。里面各自关押着一个人。

    其中一个玻璃房里就是钟蚕。

    他此时正盘膝坐在地上,面色平静,一动不动,身上穿着灰色的囚服,胡子拉碴,眼睛却依旧很亮。

    王一洋接过一旁属下递来的白手套,轻轻戴上,这是防止之后离开时,留下他的指纹和汗液。

    然后他朝着钟蚕走近。

    玻璃房外贴着一个简易通讯器。

    一旁的人打开通讯器开关,让王一洋的声音能够传到里面。

    “钟蚕,这几天过得怎么样?”王一洋语气平静,没有对其背叛爷爷的愤怒,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负面情绪,仅仅只是平静。

    “还行,吃喝都有,你想说什么?”钟蚕眼珠转动,缓缓看向王一洋所在。

    明明是单向玻璃,他却仿佛能从里面看到外面一样。

    尽管知道他身负伤势,还没好完,王一洋心头还是微微一动,停下了继续靠近的脚步。

    按照测试和之前的实战。

    钟蚕一个人能对抗爷爷王心龙、武馆的其余两名师兄师姐尼古拉斯和萧红。之后更是一人对抗螳螂的两名头目。

    按照王一洋后来收集的情报,螳螂的那两名头目,实力分别是微光段位和明光段位。

    而让王一洋惊讶的是,爷爷王心龙,居然曾经是大正段位,而尼古拉斯和萧红两个武馆代表弟子,则都是微光段位。

    这个小小的月空武馆,居然有着一个大正,一个明光,两个微光。

    难怪能威慑整个影星市的武道。还引来螳螂的窥视。

    “你的实力,已经接近大正段位了吧?”王一洋问。

    这也是他想知道的。

    钟蚕笑了笑。

    “之前不是,现在是了。”

    王一洋秒懂,这句话的意思是,之前被抓时不是,被关进来的这些天才突破。

    沉默了下,王一洋再度开口。

    “想出去么?”

    “什么条件。”钟蚕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无条件被释放。

    “为我服务十年。”王一洋没有太过苛求。

    十年时间绝对足够了,自从出现催眠师费恩的身份后,又得到了塔斯达克符号催眠的能力,他便知道,自己的这个神秘系统,将来会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

    不要说十年,他估计自己只要一年,就能轻松压制钟蚕。

    更何况,按照钟蚕的所做所为,就算毙了他也不为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