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27 埋伏 1(感谢宅猪大大的盟主)

27 埋伏 1(感谢宅猪大大的盟主)

 热门推荐:
    王一洋坐在车内,微笑望着窗外的雨幕。

    “刚刚那人,需要我处理掉么?”雷薇在前排沉声问。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王一洋随口回应。

    他脸上只是习惯性的带着微笑,心里却是在想另外的事。

    至于刚刚那个女子。只不过是那天晚上,他和安宇西夏颖几人出去烧烤时,惹上他的那个二代的家人。

    那二代的名字叫什么,他都快忘了,只记得他似乎很嚣张的到处敬酒,还逼着安宇西喝了不少,后来又作死的跑来逼他喝酒。

    而那女子,是那二代的姐姐。

    对方凑巧也来给孩子参加家长会,没想到认出了他。然后上前来恳求,乞求他放过自己家里的产业。

    很显然对方家里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王一洋没有在意。按照他手下的惯性,他估计,应该是那晚上那个二代之后打算找关系报复,然后被牵连家里生意受打击。

    对于米斯特这样的庞然集团,区区一个本地小富商,只要稍稍动用关系渠道压制一下,就能让其伤筋动骨。

    然后再在银行渠道上活动一下,就能让其资金链断裂,瞬间从天堂跌入深渊。

    从有钱人到负债累累,其实很多时候只是一瞬间。

    “之前不是说了别来接我么?”王一洋回过神,随意问道。

    “按照您的吩咐,您故乡那边有新的变故,所以紧急前来带您前往车站。”雷薇低沉道。

    “变故?我爷爷没事吧?”王一洋一楞。

    “没事,只是我们查到了,螳螂那边又有了新的大动作,有不少可疑人士频繁前往贵溪镇,其中有不少都是习武人士。”雷薇回答。

    “不是尚武联盟和彦虎门的调集?”

    “已经核对过了,不是。”

    “那就有意思了。”王一洋点头。“对了,为什么我们要去车站?不能直接开车过去么?”

    “如果你想要开车去,当然可以,但最快的方案,是车站的磁悬浮列车。”雷薇回道。

    “好吧。”王一洋不再说话,伸手点了下前面座椅的椅背。

    唰的一声,椅背背后张开一块黑色显示屏。屏幕上显示出整个贵溪镇的真实卫星地图。

    地图上,一片片的蓝点正逐渐的朝着月空武馆方位汇聚而去。

    “我们的人什么时候能赶到?武馆边上现在有多少人?”他忽然问。

    “大约三支小队,三十人精锐。全部携带有安全部最新的装备武器。”

    “我大约什么时候到。”

    “一小时以后。”

    “保持监控,我不希望最后时刻出现麻烦。”

    “是。”

    黑色车辆缓缓加速,带起阵阵烟尘,朝着磁悬浮车站笔直驶去。

    贵溪镇,月空武馆。

    王心龙捏着自己的山羊胡须,看着武馆的三大弟子一一上前给祖师画像上香,鞠躬,行礼。脸上露出满意笑容。

    诸多弟子中,他如今最骄傲的就是门下三大真传。

    钟蚕,尼古拉斯,萧红。

    三人中,尼古拉斯用经商的方法,将月空武馆的月空拳正一步步的发扬光大,甚至有望加入尚武联盟。

    还因此带动了原本穷困的其他师兄弟,师姐妹,一起脱离困窘。

    而萧红则诚恳踏实,虽然身为女性,但对月空拳的理解和掌握,是所有弟子中最强最全的。

    王心龙一直也是将萧红当做传承弟子看待。就等她以后教导处几个月空拳传人,将这门拳术传承下去。

    至于钟蚕。

    王心龙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站在三人右后方的钟蚕身上。

    这个弟子可以说是整个月空武馆,实力最强之人。

    他天生神力,天赋过人,对月空拳和其他任何武术,都有极其夸张的学习速度。

    原本他才是最适合传承月空武馆的人。

    可惜。

    钟蚕性格过于暴虐。

    他外表平静木讷,内心却犹如火山,不现则已,一现则毁。

    尽管王心龙这些年来,一直在努力以其他东西,约束钟蚕的心。

    可对方还是在过于强大的武学天赋中,一点点的滑向不可知的深处。

    “纳礼,毕!”一旁的掌礼弟子高声喝道。

    “师长入座。”

    王心龙缓缓坐下,盘腿在蒲团上。

    “弟子入座。”

    钟蚕,尼古拉斯,萧红,三人则隔了一张矮桌,面对面坐到王心龙对面。

    “闭目。”掌礼弟子再度高声道。

    四人迅速闭目。坐正。

    “定神。”

    又是一声高喝传来。

    包括王心龙在内,四人同时双手合十,静静沉寂,安静下来。

    安静,能够让浮躁的心慢慢沉淀下来,从而发现更多自己平时无法察觉的细节。

    这点在月空拳中叫礼静。

    这也是整个祖师祭祀中,最后的一个环节。

    礼静足足维持了十五分钟。

    四人才慢慢睁开双目,感受恍如隔世的清晰感。

    在头脑完全清晰的情况下,静心端坐十五分钟,这是一个锻炼枯燥耐心的过程。

    不去练习什么,也不去想象什么,只是静静的感受自己的感知。

    王心龙看着端坐的三名弟子,特别是钟蚕。

    他看到了钟蚕眼中重新变得清澈了的眼神,顿时不由得微笑起来。

    这段时间,他隐约看出钟蚕在苦恼什么。所以这次才趁着祖师祭祀,试图让钟蚕借此机会清理一下内心。

    现在看来,他的目的似乎达到了。

    “钟蚕。”王心龙轻轻吐气,无形的气息将面前矮桌上的香炉烟气吹得微微弯曲。

    “老师有何吩咐?”钟蚕面色平静,微微躬身。

    “你最近可是又开始心烦意乱了?”王心龙缓缓询问。

    “是的老师。

    我常常问自己,心是武道之根,强心就能强身,可我的心依旧满是破绽。

    所以,我一直在焦虑。”钟蚕如实回答。

    “为何焦虑,你已经是月空拳术流派中最强之人,就算是创造月空拳的祖师,也不一定有你如今的高度。”王心龙平静道,“你已经超越了我,超越了先辈,将月空拳练到了前所未有的顶点。”

    “可我依然时常感觉到自己的弱小。”钟蚕微微流露出苦恼之色。

    他不顾身旁师兄师姐的怪异神色,抬起头沉声道“我想要以武道超越一切,可我看不到希望。”

    “”王心龙默然。

    “我察觉到,肉身有极限,而心无限。而一切生命都有心,若是能在肉身层次之外,便将对方之心击溃,那么一切对手都将不战而胜。”钟蚕的声音带着某种冰冷和压抑。

    “那是邪道。”王心龙叹息。“身心必然需要平衡,强大之心不会是无根之源,所以除开,我们还需要外在的更多的东西支撑,比如爱,责任,道德和”

    “和恐惧!”钟蚕打断王心龙的话,忽然道。

    “够了!”王心龙面色一沉。“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的得到的这套歪理,但武道的本质是战胜恐惧,而不是制造恐惧!”

    “武器不分对错。老师这是您告诉我的。”

    “可能影响人内心的武器,本身就不应当被单纯看作死物!”王心龙声音震动,几乎将整个武馆大厅都震动得地板发麻。

    “以吾之心,身化恐惧,这是没有尽头的希望!”钟蚕低下头。

    “荒谬!”王心龙猛地一拍桌子,强壮的身躯一下起身,浑身肌肉微微膨胀起来,散发出雄壮的气势。

    “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么想,我们武道早就不会有传承,所有人都为了相互散布恐惧而活。

    到处是争斗,到处是厮杀。你觉得这样的世界有意义??”

    “意义?那种东西拿来干什么?能让我更进一步么?老师您总是拿这些假大空的东西塞搪我。可我已经不再是小时候了”钟蚕声音平和道。

    “没有意义的人生,无异于机器,你就算成功找到武道进化之路,自己的心还能剩下什么?”王心龙怒道。

    “我的心本就是只有武道。”

    “你还有家人,你没有找到的亲人!你还有你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他们都是你的牵挂!”

    “可我感觉不到,牵挂是什么。”钟蚕低沉道。

    “你被关心时,你的心会柔软,会更有力量。任何人都需要爱的支持。

    武道的目的是升华,而不是征伐!你到现在都还明白这点么?!”王心龙厉喝。

    “心会柔软,便有迟疑。心有迟疑,手便会无力。老师这是您告诉我的。”

    “柔软也有很多类别,柔软也能成为力量。”王心龙勉强分辩。

    “那就让我看看,它有多强。”钟蚕低垂下眉。

    “钟蚕你!!”王心龙手指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心头的难受宛如泉涌般,源源不断的侵蚀着他的身体。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曾经最寄以厚望的弟子,居然现在走到了如此扭曲的方向上。

    “老师。”

    钟蚕沉默片刻,缓缓站起身。

    “你们,已经成为了我的枷锁。”

    隆

    低沉的雷鸣声从乌云密布的天空缓缓震荡开。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

    王一洋刚刚走上磁悬浮车厢。忽然抬头看向天空。

    “光线有些暗了。”

    “请上车吧,您需要的评估资料已经放在位置上了。”雷薇在一旁面色平静,低声提醒。

    王一洋笑了笑,跨步走上车厢。

    整个三节车厢,都被他包了,独自前往贵溪镇。

    他所在的车厢在最正中,里面各种座椅早就被腾开,空处的位置用来摆放了书桌,吧台,投影仪,办公电脑等。

    俨然将磁悬浮列车变成了另一个移动房车。

    这些是单纯的钱所办不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