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22 聚集 2(感谢不在是那年那天的盟主打赏)

22 聚集 2(感谢不在是那年那天的盟主打赏)

 热门推荐:
    如果说之前崔斯特的信息,只是给这个身份一个基本的模版,基础的资料信息。

    那些信息更多的,像是一种介绍简介。

    而现在,这些简介中,关于解刨部分的内容,则纷纷细化,详解。

    王一洋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双手,正在飞速的变得轻盈而精确,稳定而老练。

    就像他早已用这双手解刨过数百种生物一般。

    这种感觉难以言喻,却又真实存在。

    “您怎么了?”雷薇在一旁看到他顿了顿,赶紧伸手扶住他。

    在她的角度看来,这个集团里神秘狠辣的安全部长,此时做完手术,刚刚出来,便身体一晃,似乎有些过于疲累。

    可这个手术明明只是个最普通的小手术

    雷薇压下心头的不解,小心的扶着王一洋,走到一旁金属座椅上坐下。

    王一洋足足缓了十多分钟,才从大量的解刨信息画面中清醒过来。

    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前所未有的状态好。

    相比起以前来,他原先的双手,就像戴了两套沉重的枷锁一样,笨拙不堪。

    “我没事。”王一洋终于体会到随机获得一项能力的强大之处。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忽然对未来的各种新身份更加期待起来。

    ‘确实,各种身份的永久叠加,或许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但我完全可以主用几种最强的身份,以此来依仗,迅速解决其他身份带来的麻烦。然后获得能力。

    就像现在这样。’

    王一洋思路清晰起来。

    ‘我只需要选择对我最有用的身份就行。其余的没用的身份,解决麻烦,抽取能力后,就可以撇到一边,完全可以不管。’

    他心理明确后,再看这个突然得到的系统,感觉也轻松许多了。

    之前他还一直担心,万一不能在规定时间内,解决新身份带来的麻烦。

    那岂不是麻烦越堆越多?

    “等等??”忽然王一洋一愣。他刚刚进行手术时,压根就没感觉到崔斯特这个身份有什么麻烦。

    如果说做一个最简单的外科手术就算是麻烦的话,那么解刨学专精这个能力得来未免太容易了。

    ‘这么看来,有两个可能。

    一,是崔斯特这个身份的麻烦,我还没遇到。

    二,是这个身份压根没有其他麻烦。’

    王一洋视线再度仔细看向右下角视野上的数据信息。

    忽然他想到刚刚手术台上,自己颤抖得厉害的双手。

    按道理说,他平时就算是炒菜,也没抖这么厉害过。

    可今天一上手术台,一开始动手切肉,他就感觉手抖得厉害。

    ‘或许这就是崔斯特遇到的最大麻烦。一个外科医生的双手不再稳定,那带来的后果是毁灭性的。’王一洋忽然若有所悟。

    有所猜测后,王一洋换了衣服,由雷薇带路,离开医院。

    上了车,车子才开出没几米。

    电话铃声突兀响起。

    嘟嘟

    王一洋随手拿出手机,按下接通。

    “凯瑟琳?”来电人,是负责贵溪镇那边月空武馆的小队负责人,凯瑟琳·夏利。

    “老板,这边发生了一些变化,可能需要您亲自决定。”凯瑟琳的语气有些凝重。

    “什么变化?”王一洋目光一凝。

    “是关于武馆内部人员钟蚕的。和王心龙无关。”

    凯瑟琳和杰恩不同,她是个很谨慎细心的人。在处理很多事时,虽然不够果断,但一般不会出大错。

    这也是王一洋选择她来监控爷爷那边情况的缘由。

    “发生了什么?”王一洋听到和爷爷无关,心头稍微松了些。但还是认真倾听电话那头的声音。

    “昨晚四点到五点中间,在月空武馆附近的河滩上,有黑影接近。

    黑影一共六人,悄然和早起练习的钟蚕接触后。双方似乎发生了争执。

    之后钟蚕在十六秒内,迅速击杀所有人,然后离开。

    五分钟后,有新的黑影迅速接近,将尸体全部收拾抬走。”

    凯瑟琳简单描述了昨晚发生的事。

    “能查清黑影是什么人么?”王一洋追问。

    “很难,他们的动作很快,而且抬着尸体的速度甚至比我们跟踪的速度还要快。从言行举止来看,很像是练武之人。且全部戴着面具。”凯瑟琳回答。

    “练武之人”王一洋陷入思索。不过很快他便回过神。

    “继续监控武馆情况,务必保证王心龙的人身安全。至于钟蚕,继续静观其变。”

    “明白。”

    电话挂断。

    王一洋活动着稳定精准的手指,沉默了一会儿。

    “直接去亚赫连。”

    “是。”开车的保镖一号沉声回应。

    贵溪镇。

    正午时分。

    月空武馆内,王心龙靠坐在客厅的躺椅上,盖了条薄毯正在看电视剧。

    厨房里,保姆阿姨正在洗刚刚别人送来的新鲜腊肉。

    两个王心龙的弟子,正在院子里习练交手,不时的停下来讨论一会儿。

    钟蚕独自坐在自己房间的门边,那里有着一张独属于他的木椅。

    木椅旁放着一台不用了的石磨。灰白的石磨和黄色的木柄仿佛某种绝世珍宝一样,牢牢吸引住他的视线。

    院子里阳光明媚,但气温依旧不高。

    外面的人都穿上了保暖衣物,钟蚕却仅仅只是t恤休闲裤。

    一身灰白的衣裤下,隐约透露出他健壮高大的身体轮廓。

    嘟嘟。

    忽然他手机传来短讯声。

    钟蚕缓缓移动视线,看向手机。

    嘟嘟嘟嘟嘟嘟

    手机就像是发疯一样,接连不断的疯狂传来短讯震动。

    钟蚕看了手机一会儿,似乎才从走神中回过神来。

    他拿起手机,解锁看了眼。

    ‘你后悔了?!’

    ‘为什么杀来配合你的人!?’

    ‘钟蚕,你应该清楚是谁给了你突破极限的关键!不是王心龙,是我们!’

    ‘你该明白,我们能造就你,也能毁了你!’

    ‘你杀的人我可以不追究,月空武馆的秘术,我们也可以不谋求,但你要是想脱离,就要想清楚后果!’

    ‘又或者你心软了?月空武馆只会成为阻碍你前进的废石。要么搬开它,要么毁掉它。你没有选择!’

    钟蚕看着一条条信息,面无表情,又重新将手机锁定。然后随便扔到一旁。

    站起身,他看了眼大厅里看电视剧的王心龙老爷子。然后默默的走出武馆,在河滩上站定。开始一遍一遍的演练王心龙传授给他的月空拳。

    作为武馆镇馆的拳术,月空拳一共有两大块。动拳和静拳。

    动拳用来应对类似热武器之类的远程攻击。主旨是以高速变换方位和动作,让敌人无法锁定瞄准,进而在对方犹豫中拉近距离,一击克敌。

    静拳则是对付同样习武的近身格斗高手。

    所谓静拳,其实借的是一个概念。

    这个静,并不是真的静,而是

    啪。

    钟蚕脚挑起一块鹅卵石,任其上抛到空中。

    然后平举右手。

    鹅卵石从他手旁轻轻越过。

    刹那间,他的右手指尖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模糊轨迹。

    短短一秒内,他右手在半空中,围绕着鹅卵石飞快划动。

    手指指尖在极短时间内,同时点在鹅卵石的不同部位。

    唰唰唰唰!

    手掌瞬间收回,仿佛一开始完全没动过一般。

    鹅卵石顺着重力自然掉落下去,啪的一下砸在河滩上,然后,碎了。

    这颗椭圆形的鹅卵石,在短短一秒内,便被重重劲力,点透内部。

    以至于它掉落下坠时,外表看起来还算完整,但内部,其实早就四分五裂。

    钟蚕低头注视着鹅卵石,看着石头碎片断裂面撒出的石粉。

    早在一年前,他就已经能做到这一步了。

    一年后,他还是原地踏步。

    他坚信,王心龙还隐藏有最后的秘术,没有全部传授给他。

    所以他一直在等待。

    可现在,他似乎有些等不及了。

    亚赫连防身术培训中心。

    一座类似体育馆的硕大场地中,黑白条纹的塑胶地垫上,上百名男男女女,站在一起排成队伍,正在数名黑色t恤短裤的教练指导下,不断提膝,侧踢,提膝,正蹬。

    整齐的呼喝声,一下接一下。

    培训中心的总教练,尚武联盟的微光段位武者,何兴翰。正西装革履的带着王一洋一行,缓缓从场地右侧经过。

    何兴翰今年五十三岁,早就过了武者最巅峰的爆发时期。

    从外表来看,他腰粗腿壮,微微有点小肚子,脸上总是带着和气笑容,留着扫帚一样的大平头,完全不像个练武之人。

    其实他也相当疑惑,不知道米斯特集团的人,突然来他这个培训中心,有什么目的。

    虽然不少企业都会找他们合作,培训员工的防身术基础。

    但那都是一般的小企业。

    像米斯特这样的跨国集团,都是有着自己的安全部门。

    他们的规模,绝对养着属于自己的安全队伍。里面不会缺乏教授防身术的人。

    有这样的前提,眼前这两位米斯特的代表过来,有什么目的还真不好说。

    特别是这两人的组合。

    一个年纪不会超过三十的男性,和一个同样年轻的漂亮助理。

    这怎么看怎么像二代出来闲逛的多。

    “这里就是培训中心的平时练习场地。偶尔有什么比赛,市里举办时,也可能会借用我们的场地。

    所以在影星市,我们培训中心在实力上,还是数一数二的。”何兴翰介绍道。

    王一洋点点头。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他直接道,“实际上,我来这里,是对极限武者感兴趣,想要了解一二关于极限武者的实战破坏力和杀伤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