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12 行动 2

12 行动 2

 热门推荐:
    王一洋揉了揉有些疲倦的脑门,去了洗浴间,随便冲洗了下,喝完生姜红糖水,便上床直接睡了。

    只是睡到迷迷糊糊半夜时,忽然一声重重的闷响,把他从熟睡里惊醒。

    王一洋从小睡眠就很浅,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能一下从床上跳起来。

    更何况刚才那个声音在深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怎么回事??”他昏昏沉沉的睁开眼,掀开被子坐起身。

    嘭!!

    还没等他彻底清醒,又是一声闷响从楼下传上来。

    王一洋拿起手机皱眉看了看,3点31

    窗外一片漆黑,除了偶尔几声狗叫外,鸦雀无声。

    嘭!

    又是一声稍微轻点的闷响。

    王一洋穿上衣服,换上鞋子,从衣柜里摸出一根日常备用的金属棒球棍。

    这东西不是用来打球的,而是用来防身。

    提着棒球棍,带上钥匙,王一洋有点火大的顺着楼梯间下了楼。

    正好看到303住户的防盗门紧闭着,几个壮汉骂骂咧咧的一脚一脚的狠狠揣着防盗门。

    门边上还贴了几张打印纸,上边用血红的字迹粗粗的写着欠债还钱、不还死全家、快还钱、死死死。

    还有人直接手里拿了油漆喷枪,正唰唰的对着门边墙壁各种乱喷。

    几个壮汉看到有人下来了,眼神恶狠狠的扫了王一洋一眼,没做理会,又狠狠踹了几脚,才收拾了下东西,扬长而去。

    王一洋扫了眼303的大门,门板上的金属都被踹凹进去了。

    他以前也听到过楼下经常有人上门催债,但这次却是最狠的一次。

    深夜跑来踹门砸门。

    看样子这次欠的钱比以往都要多。

    几个壮汉骂骂咧咧离开了。

    王一洋也转身打算回去睡觉。

    却忽然隐约听到,楼梯间尽头的地方,黑乎乎的电箱角落,传来一阵细微的哭声。

    绿树家园的楼房,构造和其他楼房不同。

    这里的楼梯间呈长方形,两侧都有个凹槽处,专门用来防止电表箱网线箱等。

    因为楼梯间声控灯坏了,又是深夜,黑乎乎的只有点月光,看不怎么清楚。

    所以楼梯间两端,就成了黑漆漆的光线死角。

    之前被砸门的,就是一端的303

    而王一洋听到哭声的则是另一端的301。

    “谁?”他握紧棒球棍,朝那边喝道。

    哭声顿时一滞,随即,一个哭花了的俏脸,从电表箱后面露出来。

    是李冉。

    楼下301的小孩。

    “洋洋哥”李冉走出来,身上全是灰,原本洁白的舞蹈服,也被电表箱上的黑灰蹭得脏兮兮。

    “这么晚了你还没回家?!”王一洋惊讶道。“你妈妈呢?”

    李冉只是哭,没回话。但她的双手紧紧拽着背包,指节用力到有些发白。

    深夜十分,外面楼梯间的温度也就三四度,李冉只是身上一层薄薄的舞蹈裙和裤袜,冷得脸颊通红,身体微微有些发抖。

    也不知道她在楼梯间等了多久。

    “你一直在这里等?”王一洋又皱眉问了句。

    “嗯”这次李冉回了话,但声音就像蚊子,如果不是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王一洋无语,几步走下楼,透过猫眼看了下李冉家里,里面一片漆黑。

    他伸手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一点声音。

    “他们没回来”李冉在一旁低声道。

    “去哪了?就把你一个人放楼梯间不管?”王一洋皱眉。

    “我妈去找我爸了”李冉低着头,声音小得像是从其他地方传出来。

    王一洋想了想,这大半夜的,叫一个小女生到他一个单身男生家里,明显不合适。

    “你等等。”他迅速上楼,端了一碗才热好的老姜红糖水,然后带了一条毛毯,重新又下了楼。

    “给,小心烫,喝了然后裹上毯子盖好。别生病了。”

    李冉看着送到自己面前的红糖生姜水,那温暖的热气不断蒸腾起来,给她一种难以形容的温馨和暖意。

    她抬起头,看着手里拿着红色毛毯的王一洋。忽然一下,眼泪又忍不住,断了线的往下掉。

    她没哭出声,只是伸手接住碗,用袖子抹了把眼泪,然后端起碗轻轻喝了起来。

    似乎是生怕耽误王一洋的时间,李冉喝得很快,喝完把碗还给王一洋,然后她又接过毯子,小心的披在身上。

    “洋洋哥你回去睡吧,我没事的,我给妈妈打电话了,她说她很快就到了。”她声音因为喝了东西,明显安静了许多。

    “嗯,有事你上来找我,要不要我给你叫个开锁的,先进家里再说?”王一洋问了句。

    “不不用了。”李冉摇头。她没带身份证,叫了开锁匠来也不会给开的。

    她又再三的催促王一洋回去睡觉,说自己没事了。一会儿就能回家。

    王一洋也就是做做好事,既然她自己说了没事,不论真假,他也不好继续待着。

    索性他也就回了屋子,关门脱衣服,继续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七点半他就睁眼醒了过来。

    起身洗漱,换上衣服,然后打开手机,看了下昨晚的短信电话。

    电话没有,短信倒是一堆,不过都是流氓短信和广告。

    处理掉垃圾信息,王一洋又点开飞讯。

    飞讯是联邦乃至周边国家,最常用的聊天软件之一,现在大家其实都更喜欢用飞讯,而不是用短信聊天。

    因为飞讯不要钱,而短信,一条要五分钱。

    飞讯的图标,是个小小的蓝色云朵。

    点开后,顿时一大堆未读消息冒了出来。

    王东宁的,谢晓丹的,安宇西的,还有其他大学同学的,其他则是各式各样的聊天群未读信息。

    王一洋迅速处理了下。

    ‘洋洋你昨天到底怎么回事?那大背头找你出去什么事?你和我单独说说,我绝对不泄露出去!就连我老婆也绝对不说!’——王东宁。

    ‘呵呵呵。’——王一洋。

    王东宁的保密顶多只能坚持三天。这是他多次测试得出的结果。

    ‘洋哥,有什么事别客气,你说一声,能帮的我绝对没二话!’——谢晓丹。

    ‘谢了。没什么事,放心吧。’——王一洋。

    然后是安宇西的信息。

    王一洋一点开,顿时一愣。

    安宇西的飞讯第一条,是一张图片。

    图片上,是最新的一条关于便携式多功能乐器最新的研究突破新闻。

    下面才是安宇西打字的内容。

    ‘啧啧啧,之前的数码展可惜没来得及去凑热闹。你上次去了么?’

    她也喜欢数码产品?

    王一洋眨了眨眼,以前倒是没听说过,不过本身他就和安宇西不熟悉,以前或许是不知道而已。

    然后他随手回复了句‘去了,不过没上一届的数码展办得好,很多新产品都是换了个外壳,里面核心还是没变。’

    回复后,他又看了看加密信息一栏,杰恩那边已经处理掉了达达。

    一条人命就这么轻轻松松,无声无息的消失。

    王一洋心头有些不适应,但他知道,自己以后肯定会不断接触更多这样的情形。

    所以不能反抗,就只能适应。

    加密信息中,还有从老家贵溪镇那边传来的情报。

    贵溪镇现在由一个叫凯瑟琳的精锐,负责指挥全局。

    那边王一洋一共投放了三支小队,全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每支小队十人,集合起来,甚至能够轻松捣毁一个小型恐怖分子的集合基地,轻松屠杀上百人的武装集团。

    但在这里,三支队伍却只被用来保护月空武馆的王心龙,以及调查达达和钟蚕背后的势力。

    王一洋一一查看了下发送来的所有信息情报,然后集中整理。

    如果他真的是资料记忆中的那个合格的安全部长,米斯特董事,或许早已轻而易举的抓到了达达幕后主使的线索。

    但王一洋只是个普通上班族,翻来覆去各种思索,也找不到什么对方的马脚。

    想了很久,还是没头绪,王一洋只能先让小队暗中保护好爷爷王心龙。

    然后从达达供出来的几个螳螂的据点入手。

    既然没办法再有更多的线索,那就直接动手。

    当然不是直接武装碾压过去。

    时代不同了,有现成的力量利用,王一洋自然也不是傻子,非要自己上去硬碰硬。

    他想了下,迅速从通讯录中翻出一个名字,拨通号码打过去。

    嘟嘟

    两声简短等待音后,很快对方接通了电话。

    ‘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对面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声音低沉,浑厚。

    原本这样的嗓音应该是很容易带出威严肃然感,但在电话里,对方却一点也没有给王一洋这种感觉。

    反而是透着一股子小心翼翼。

    ‘让影星市这边的负责人配合一下这边的行动。’王一洋沉声吩咐。

    ‘好的,我这就吩咐下去。’对方迅速回答。

    ‘配合期间,不要暴露关系,另外,必要时,可能需要调动武装部队镇压。’王一洋补充道。

    ‘明白了。小规模的武装我直接就可以下达文件调动。您放心。’

    ‘好了,好好做事,这次的任务价值一百贡献点。不要让我失望。’

    ‘是!’那边情绪迅速高昂起来,似乎听到贡献点便明显有些激动。

    挂断电话,王一洋呼了口气。

    这就是他的隐藏身份掌握的力量

    同时也是他身为安全部长,这几年里自行发展的私人势力。

    贡献点自然是集团内部的价值评比方式,但这个电话对面的那个人,则是他利用芯片技术,真正掌握的上位者之一。

    “还有k水晶药剂”王一洋只感觉脑子里各种信息一团糟。

    索性也不去多想了,反正按照达达供出的那几个据点,只要派人过去试探一二,就能知道对方更多信息了。

    处理完信息,时间已经快十点了。

    他穿上外套,换鞋出了门,又试着按了下电梯。

    还是没反应,电梯明显还没开始维修。

    王一洋叹了口气,只能从楼梯间又步行下去。

    只是才走到楼梯拐角处,他又看到了李冉。

    这女孩裹着毯子,坐在家门口,歪着头睡得昏昏沉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