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11 行动 1

11 行动 1

 热门推荐:
    楼梯间里,声控灯忽闪忽闪,似乎出了点故障,光线明暗不定,颇有种恐怖片的气氛。

    王一洋按了下电梯,没反应,边上贴了张白纸通知。

    ‘电梯故障,明日下午四点维修,请各位租户见谅。’

    没电梯,王一洋也只好沿着楼梯口一层层的往上爬。

    他租住的这个小楼,是周边区域租金最便宜的几处之一。

    这栋小楼加上边上的两栋楼,一共三栋,形成了一个很小的小区,名叫绿树家园。

    据说是两个体量非常小的房地产商,为了蹭前阵子房产热潮,好不容易投资建出来的小区。

    也正是因为开发商资金匮乏,所以绿树家园的各种公共设施非常差,几乎等于没有。

    就连小区物业,也因为业主们各种不交物业费,彻底放弃。

    时间长了,这里也就成了业主们自己的业委会共同管理。

    但业主自己也有工作,也有事情要忙,哪里可能天天忙着管理小区物业。

    于是时间一长,绿树家园便沦为了周边小区里,环境最差的小区,没有之一。

    就像,现在,楼梯间声控灯坏了也没人保修,因为报修又要花钱。

    而花的钱是大家集资起来的业委会公用资金,每一次动用这份公用资金,都得有半数以上的业主代表同意。

    这么一来,就弄得十分繁琐麻烦。

    所以,这也导致了,除非是小区里大部分公共设施都坏了,需要一起维修。

    否则就像眼前这样,根本没办法申报。

    王一洋顺着楼梯往上走,他住的是四楼401。连续爬上二楼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些喘气。

    “看来得尽快搬个地方住,手里那么多资金,还住这种几百块一个月的地方,完全就是折腾我自己的时间。”

    爬到三楼时,王一洋决定明天就去买套房子。

    上了三楼,他正要上四楼,一鼓作气到家。却发现楼梯间转角,台阶上坐着一个穿白色跳舞裙的苗条女孩。

    女孩留着齐肩黑发,跳舞短裙下是专门舞蹈用的白丝连裤袜,背上背着一个白色小书包。

    她头低着,双腿并着坐在台阶上,白嫩的手里拿着手机噼里啪啦的飞快敲击着,似乎是在聊天。

    王一洋认得这女孩。名字叫李冉,是住在他楼下正对着的301的住户女儿。

    以前因为301家里经常吵架打架,大半夜弄得哐哐乱响,让人睡不着觉,他还下去过几次打招呼。

    后来才知道,301住户的老公外遇,被当场抓住过几次,之后还死不悔改,于是家里就开始天天争吵打架。

    王一洋印象最深的是,有次李冉放学回来,清秀的小脸木然的站在家门口,看着敞开门的家里,妈妈被爸爸揪着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墙壁上全是血点。

    她已经初三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学生了。

    那时候李冉脸上的木然,给了他很大的触动。

    从那时候起,李冉每次遇到家里出事,有什么能帮的,王一洋和边上住的邻居,都会能帮就帮。

    “怎么又一个人在外面?”看着台阶上的李冉,王一洋心头叹了口气,低声问。

    李冉扬起小脸,露出高高肿起的右脸颊,眼神略微有些空洞。

    “没事,我忘记带钥匙了。洋洋哥你先回去吧,没事的。我妈妈一会儿就回来。”她露出个笑容,似乎还不知道自己脸肿得很厉害。

    王一洋看出她眼里的倔强,也不多说。这种时候,默默的离开,是对对方自尊的最大尊重。

    他没再出声,从李冉身旁走上去,很快回到自己出租屋门前。

    拿出钥匙打开门,平静走进去,然后反手关上门。

    出租屋的客厅里,一个满脸络腮胡,眼神锐利的金发男子,迅速从凳子上站起身。

    “老板。”男子沉着点头。“结果带来了,您可以实时询问任何问题。”

    这男子就是杰恩。也是如今负责调查月空武馆案件的数支小队之一的队长。

    一般为了保密,在外面,非加密的环境里,安全部门的人都统一称呼王一洋为老板。

    王一洋毫不意外,是他让杰恩先自行进来等着的。

    否则他一个普通上班族,门外等着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还一等就等这么久时间,是个人都能看出有问题。

    “开始吧。”王一洋看了眼墙上的挂钟:7点40

    “是。”杰恩迅速取出衣兜里的一块移动投影仪,然后一一装上小型天线,移动通讯仪,加密辅助部件,防干扰部件,等零件。

    组装完毕后,他轻轻一点,投影仪上顿时嘀的一声,放出一道白色光幕,刚好投射在林盛面前两米处的空中。

    白色光幕上迅速浮现一个密闭的地下审讯室。

    审讯室一片雪白,有些晃眼。室内正中放了一张金属椅子,银色金属椅子。

    之前想要袭杀王一洋的那个达达,此时就被捆绑在金属椅子上。

    他低着头,一动不动,眼泪鼻涕口水不住的往下流。

    王一洋很想问一句,这家伙怎么了?

    可眼角余光瞟到边上,杰恩这家伙一脸平静,一副正常情况的表情。

    这让他心头压住询问的冲动,继续看下去。

    “我们给他服用了三倍剂量的器官衰竭剂,最新型吐真剂,通过特殊方式,反复询问确认了重点情报。

    您现在可以随意询问他问题。他不会隐瞒。当然,请尽量在半小时内完成询问,半小时后药效过度反应,这家伙会直接脑神经坏死。”杰恩平静道。

    他递过来一张打印好的白纸。上边密密麻麻写满了东西。

    “这是我们之前审讯出来的东西。您请看。”

    王一洋微微点头,接过纸。

    他迅速上下扫视了一遍,很快,他的眼神也变得凝重起来。

    纸张上的审讯内容,前半部分和他重生前调查出来的东西差不太多。

    但后面部分,就相当麻烦了。

    看完资料,王一洋沉默了下,对着光幕里的达达简问了几个问题。

    达达呆呆的一一回答了。

    按照审讯结果来看,达达隶属于一个叫螳螂的暗杀组织。

    奇怪的是,就算是米斯特的情报网,调查之后,对于这个螳螂也了解不多。

    虽然米斯特的情报网络主要是偏重于商业方面,但能出现这种情况,也代表着这个螳螂比王一洋想象的还要隐秘。

    他重生前能够调查出螳螂的情报,现在想来,还真的是运气太好了,连续碰到好几次巧合。

    “螳螂”王一洋捏着纸张,眼神微微深邃。

    “达达失踪了?”

    影星市一处地下赌场内。

    总管理室里。

    一个白发及腰,赤着上身的强壮老者,只穿了一条黑长裤,手里缓缓转动着三颗黑色金属球。

    老者背对着身后三名弟子,目光静静透过单向玻璃墙,俯瞰外面宽大的地下赌场全场。

    金碧辉煌的装饰和吊灯下,各式各样的面孔,各种各型的表情,从这个角度高度看去,有种掌控一切的畅快感。

    “是的老师,我们询问过了钟蚕,达达最后应该在的方位,应该是贵溪镇的汽车客运站。”一个眉毛发红的弟子低沉道。

    “达达虽然废物,但也不是一般角色能够解决的。应该是有外力插手了。”另一名身材妖娆,面孔妩媚的女弟子补充道。

    “钟蚕迟迟不出手。是不是有了二心?我们还得多加防范。”红眉毛男子再度道。

    “我这里倒是查到了点消息。最近有股国际资本,在隐蔽的调查我们资料。”第三个弟子,一名戴眼镜穿灰色长袍的年轻男子,忽然轻声提醒。

    “哦?”老者微微转头,看向对方。“什么来路?”

    眼镜男子低头,面带恭敬回道“全名是米斯特制药集团。”

    “米斯特?”老者双目一眯。

    他知道这股势力,表面上看,米斯特似乎是一家非常正规的制药企业。

    但实际上,在某些阴暗层面,这家集团的触角非常庞大。极其难惹。

    虽然和他们不是一个圈子领域,但当体量势力庞大到一定程度,影响力其实是相通的。

    不管怎么说,反正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

    米斯特在某些圈子里,流传出的名声,也都是很不好的新闻。

    这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庞然大物,庞大利益集合体。

    “一家制药集团的人掺和进来干什么?不去好好赚自己的钱,跑来”唯一的女弟子面露不屑。

    “闭嘴。”

    红眉男子低喝一声,目光如同刀锋,扫视女子一眼,吓得她俏脸微白,瞬间停下来。

    喝止住师妹,红眉男子再度看向老者。

    “老师,请下达下一步指示。”

    三人一时间,目光都集中在老者身上。

    “找到达达,弄清楚具体情况后,其他再按原计划行事。”老者顿了顿,“至于米斯特制药,你们派人调查接触下,如果真的是他们抓人,直接杀掉抓捕者警告一下。”

    “是!”

    送走杰恩,王一洋看完资料,将其用液化气点燃,烧掉冲进马桶。

    然后打开窗户,让室内烧纸的烟味散出去。

    做完这些,王一洋给自己烧了点水,从厨房置物架上找了点老姜和红糖,再用小锅熬了一点生姜红糖水。

    这几天气温昼夜温差大,白天有时能高达十七八度,晚上也能跌到三四度。

    他看了下时间,九点十九分。

    看完资料,审讯结束,就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小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