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02 战栗 2

02 战栗 2

 热门推荐:
    “洋洋,你一个人站在这儿做什么?”

    侧面屋子木门大开,走出一个一米九几的强壮老人。

    老人头发稀疏,但一撮山羊胡子却是保养得极好,身上穿着类似道袍的宽大衣服,色泽灰白,两只袖子前臂上绣了两条黑龙。

    这就是他爷爷,王心龙。

    王心龙今年八十有九,身材呈标准的倒三角型,肌肉壮硕,精神有力。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长时间看人,会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强势感。

    因为其长期修习拳法,所以上身肌肉极其发达,身材有些走样。

    而且左大臂以前曾经受过伤,所以一直戴着一个黑色金属护臂。

    小时候王一洋一直觉得那个金属护臂很酷,因为上边雕刻了不少漂亮花纹。

    但后来才知道戴那玩意儿其实很辛苦,特别是天热的时候。

    年轻时候的王心龙,一直是附近远近闻名的爆脾气,一言不合就要上手打人。

    但上了年纪后,便平和多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教导弟子和儿孙身上。

    后来,儿子他没辙,放弃了,便想拉着王一洋继承衣钵,可惜王一洋也死活不干。

    强扭的瓜不甜,于是王心龙无奈之下,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徒弟身上。

    “身体不错嘛?这么快就清醒了。”王心龙大笑着拍拍王一洋肩膀。

    “还好还好,在公司也有健身房,经常和同事一起锻炼。”王一洋缓和过来,笑着回道。

    刚刚那种感觉,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隐约的,他觉得应该是和大师兄钟蚕有关。

    难道这个时间,钟蚕就已经有不好的心思了?

    王一洋心头微微一凛。

    这个时候,他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没有从小认真学习爷爷的武功,以至于现在手无缚鸡之力,束手无策。

    不要说武功搏杀,就是单纯的对比体型,大师兄钟蚕如果真的有歹意,杀他就如同捏死一只鸡。

    他可是见过钟蚕搬运力气的。

    院子里角落的数百斤石磨,他抬起来就像抬块豆腐干,轻松至极。

    ‘不过现在是现代社会,武功什么的早就过时了。我的选择没有错。只是我的人生规划如今还没有真正发展起来而已。’王一洋心头反驳。

    “怎么样,这么久没回来,感觉还习惯不?”王心龙背着手走到一边,靠着树干眺望夜空。

    “还好,就是虫子有点多,抹了驱虫水都没什么用。”王一洋老实回答。

    “那是你血型新鲜。”老爷子笑道,“那些蚊子吃惯了我们的血,也想换个口味。你爹来也是一样,每次你们一来,蚊子就都叮你们去。”

    王一洋跟着笑了笑。“爷爷有想过搬到市里住么?”

    “不去。市里有什么好?连个锻炼的地方都得和人抢。公园里巴掌那么大的地盘,磕磕碰碰弄坏了什么还得赔钱。麻烦!

    哪像乡下,没那么精细,但也没那么娇气。”

    “可你一个人在乡下,万一生病了什么的”王一洋劝道。

    “我那么多徒弟不是都在?你钟蚕哥也在,还怕没人照顾?”王心龙哈哈笑道。“你还是担心你自个好了,早点给我找个孙媳妇,生个曾孙让我玩玩。”

    王一洋随便和爷爷闲聊着,他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像现在这样,和老爷子好好聊天。

    平时不是忙着学习,就是忙着工作。

    天色越来越晚,薄纱一样的月光照射下来,老爷子站了一会儿,打了个酒嗝,似乎兴致来了,口沫横飞的开始和孙子胡扯起来。

    闲聊中,王一洋几次想暗示,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好不容易说出口,老爷子都把他的话当做是玩笑或者做梦,挥挥手就过去了,不以为意。

    王一洋也是无奈。

    “我给你说,你学的那套根本就没前途,什么狗屁互联网工作,还不是给人打工,一个月几千块钱顶个屁用,还不够老子酒钱。”

    老爷子打了个酒嗝继续道。

    “要我说,你就给老子回武馆,好好学武,就算学不好,以后我也还有一些产业可以给你拿着,总比你在外面给人打工,被人剥削来得强。”

    王一洋被他说得心头不爽,但终归是自己爷爷,怎么也得忍着。

    但他年轻人脾气上来了,被训了半天说自己学习和努力没用,心头也无语,顿时忍不住回了一句。

    “其实我在外面混得没您想象那么差。”

    他出生在一个条件一般的家庭,父母是旅游记者,这是近些年来新兴的一种职业,专门到处去旅游景点进行测试核对,然后撰写专栏文章。

    父母收入不高,还常年看不到人。

    所以他从小就几乎是爷爷奶奶带大。

    后来大了点,叛逆期来了,天天和爷爷顶着来,然后就天天挨打。

    王一洋脾气硬起来也是厉害,无论被打得多惨,都不服软。

    后来一次,王心龙因为喝醉了酒,打孙子的时候把王一洋打成脾脏大出血,差点嗝屁,当场被奶奶一顿暴打。

    之后他就再也没打过王一洋。也不再逼着孙子学武。

    再后来,王一洋大了点,懂事点了,也自觉开始努力学习了。去了学校更好的城里。

    于是爷孙俩也渐渐疏远下来。

    直到后来,王一洋上了大学,空闲时间多了,才又慢慢联系多了些。

    实际上说起来,王一洋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是自己打理生活的一切,父母除开每个月固定给他打钱以外,也很少过问他的事。

    他也很乖,很懂事,从不额外被请家长。

    再后来,他去了更远的外地念大学,联系就更少了。一般一个月打一次电话那是常有。

    后来毕业了,王一洋没继续考研究生,而是直接找了一份对口专业的工作——互联网产品鉴定师。

    “没那么差?你不是那个什么产品鉴定师么?呵呵,我问过了一个月顶多五千。”老爷子此时伸出五根指头,一脸嘲讽。

    “”王一洋无言以对。

    回过神来,他又赶紧将刚才的那种奇怪感觉,详细给爷爷描述了一遍。

    “那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神牵动了气。”王心龙皱眉道,“没什么大事,就是你平时少看点鬼片恐怖片,定定神。”

    “什么叫定定神?”

    “自己精神强的时候,看鬼片恐怖片,那叫用刺激来锻炼精神。

    但自身精神弱,再看这些,就会动摇精神根本。

    神不固,气就不顺,身体自然会受影响。动不动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胆小怕事。”

    “明白了”王一洋点头表示了然。

    “好了好了,赶紧回去睡吧。时候不早了。”老爷子聊了半天,终于有些乏了,背着手转身摇摇晃晃回了房间。

    王一洋目送着对方离开,心头百感交集。

    屋子里。

    钟蚕站在窗边,神色平静漠然。

    他强壮的身躯就像是黑暗里的人体雕塑,坚硬带着某种莫名的恐怖。

    ‘王一洋似乎发觉什么了么。’——黑蚕。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手机上亮起的荧光,手指飞速的按着按键,发送加密信息。

    嘟,手机来了回信。

    ‘要提前杀了他么?以免出现纰漏。’——达达。

    ‘他后天就走,等回去的路上,就下手。’——黑蚕。

    ‘你来还是我来?’——达达。

    ‘你。我动手王心龙会察觉。’——黑蚕。

    ‘好吧,让他出一次车祸就好。’——达达。

    ‘可以,不过,如果他真的发觉了什么,我会直接出手,你们随时准备配合。’——黑蚕。

    ‘当然。’——达达。

    啪。

    手机屏幕瞬间清空所有信息,随即屏幕自动关闭,仿佛有个无形的手在清理所有聊天痕迹。

    钟蚕抬起头,望着黑暗中房梁上的横木,久久没有动弹。

    夜幕渐渐深了。

    王一洋换了身睡衣,仰躺在屋子床上。

    外面院子隐隐传来保姆打水浇花的声音。

    井水撞击金属桶,不断发出哗哗脆响。和周围的寂静深夜融合起来,反而更显安静。

    王一洋躺在有些硬的木板床上,鼻孔里呼吸着阴冷空气,还能闻到少许屋子里淡淡的霉味。

    床铺的被子和褥子似乎是许久没人用了,有种细微的潮湿感,摸起来润润的,有股子凉意直透骨子里。

    王一洋扯了扯被子,怎么也盖不暖。

    他有点口干,舌头舔了下嘴唇,却意外的舔到嘴唇上沾了一块不知名的柔软物事。

    似乎是果皮,又像是豆皮。

    咸咸的,有些恶心,他赶紧伸手把那柔软物事捏了下来,屈指一弹。

    啪。

    那物事似乎撞到了屋子里的木桌,发出非常细微的小声。

    ‘到底该怎么解决才好’

    王一洋望着有些发黑的木头房梁,心里叹了口气。

    他感觉这几天已经把他一年的气都叹完了。

    ‘从今天钟蚕的表现来看,他已经几乎不掩饰自己的恶意了。在爷爷面前,或许他还有所收敛,但在我面前’

    他回忆起之前的那次对视。

    他不认为那是自己的幻觉。

    钟蚕的房间就在隔壁。

    说不定两人此时相距不超过三米,就隔一堵墙。

    一想到这里,王一洋便心头发毛,怎么也睡不着。

    在床上辗转反复,足足半个多小时,他才进入半梦半醒状态。

    不知不觉,迷糊了一个小时左右,他隐约听到窗外有什么声音,但努力睁眼看去,又什么也没发现。

    连续数次后,王一洋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清醒下来,起身坐在床铺上,就这么坐到了天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