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之心 > 01 战栗 1

01 战栗 1

 热门推荐:
    咔嚓。

    一道紫蓝色的电光,从窗外一闪而过,将整个夜空都照亮成一片惨白。

    王一洋端坐在练习场内,原本紧闭着的眼睛,一下陡然睁开。

    他穿着上班时候的笔挺西装,双手放在木椅扶手上,额头渗出汗珠,嘴唇干壳起皮。

    黑色的头发有些长了,略微遮住他的眉毛。但王一洋此时却低下头,深深的呼吸着,让肺部疯狂的交换着外界的氧气。

    “我我这是在哪?”他左右看了看。

    周围是熟悉的练习场。

    还是老家那边的那栋原本荒废的练习场。

    他爷爷曾经据说是位武功好手,自己年轻时,在家乡开了这座武馆,原本打算是光宗耀祖,光大门楣。

    可惜事不如人意。

    武馆确实是运营下来了。但现如今科技发达,真正愿意沉下心来学习武道的人,实在太少了。

    就连王一洋,也完全没兴趣。

    从小时候,他尝试练习过几次后,便因为无趣和枯燥,彻底放弃了爷爷的指点。

    后来他按部就班的上学,考试,然后考到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大学毕业后,也因为技术过硬,找到了一家还行的互联网企业。

    之后才上班两年,女盆友都没来得及找,便突然接到老家那边传来的噩耗。

    武馆着火了,爷爷没能逃出来,连同武馆在内的十三人,全部遇难。

    接到消息后,王一洋二话不说,马上订票回去。

    一番曲折调查后,他最终找到真相。

    杀死他爷爷的,居然正是武馆如今最强的弟子,大师兄钟蚕。

    钟蚕因久久无法突破,而认为王一洋的爷爷隐瞒了关键诀窍,故意拖着他,于是在一场争执中暴怒动手。

    爷爷当场被打死,其余人也遭到飞来横祸。

    但王一洋对这个真相,依旧还有怀疑。

    他虽然不感兴趣武功方面,但基本的见识还是有的。

    以大师兄钟蚕的实力,要想短时间打死爷爷,同时还要短时间干掉所有武馆成员,怎么想都不现实。

    根据配合警方的调查,他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

    大师兄钟蚕,背后似乎还有一个颇为神秘的组织。

    这个组织目的不明,行事残忍暴虐。爷爷的死,武馆的其他人的死,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组织在背后插手。

    组织的名字,王一洋通过技术高超的朋友,从警局的档案里,找到了一丝蛛丝马迹。

    那个组织的名字,叫螳螂。

    正当他稍微接近真相时,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彻底淹没了他的意识。

    等他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坐在了这个老家的武馆练习场里。

    空气潮湿而清冷。

    王一洋摸了摸自己西装右边口袋,里面是熟悉的手机和车钥匙。

    手机塑料的质感,和微微突起的按键,让他稍微心安了些。

    他拿出rol的智能手机,看了眼上边的时间。

    ‘4471年3月11日,下午7:42’

    “这个时间!!”王一洋眼瞳一缩。

    这不是他两个月前,回老家看望爷爷的那次时间么?

    那次他刚好节假日公假,有三天假期,便想着好久没回去看看爷爷。

    于是便买了些水果和营养品,回了一次老家,看望已经八十九岁的爷爷王心龙。

    王心龙虽然已经高大八十九岁,但看外表顶多就是七十几岁的样子。

    当时看到长孙回家,他也是心怀大慰,拉着王一洋狠狠喝了一顿白酒。

    结果两人都喝高了。

    王一洋醉醺醺的,浑浑噩噩跑到练习场睡了一宿,第二天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没回房,而是在练习场坐了一晚上。

    阴暗中,王一洋面色阴沉,眼神闪烁。

    “谁能想到,两个月后,爷爷和整个武馆的人都会莫名奇妙死于非命。”

    他不认为爷爷会莫名的死在大火里。

    以王心龙的体能素质,前阵子还去参加了超长跑拉力赛,得了个第二名的好成绩。

    那可是一万米的坚持长跑。这样的身体素质,什么样的大火能让他逃跑都做不到?

    王一洋不信。

    “而且,我还这么巧,遇到车祸了。”

    他低头仔细看着自己的双手。

    手指短粗,掌心掌纹清晰,右手大拇指上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疤。

    那是之前和爷爷喝酒,开酒瓶时,用力过猛,不小心被开瓶器划了下。

    嚯。

    王一洋缓缓站起身,走到练习场窗前,往外望着一片宁静的武馆院子。

    整个武馆就只有爷爷和他,还有大师兄钟蚕,和一个雇来的保姆住在这里。其余弟子都各回各家,不住武馆。

    “难不成我真的回来了?回到了两个月前?”王一洋心中依旧有些不信。

    他推门而出,走到院子里。

    院子中种着一颗大树,品种名字他不知道,不过每年这棵树都会长出很多紫红色的叶子。

    每到秋天,每天都会有少许的紫红叶子缓缓随风飘落,意境很美。

    王一洋站到大树下,再度拿出手机,打开通讯软件飞讯。

    然后找到公司群聊里。

    他没理会同事们的打屁聊天,而是直接在群公告里点开看了看。

    最新的一条公告,显示时间是三分钟前,后面跟着一个完整时间。

    ‘4471年3月11日,下午7:45’

    他还是不信,又点开其他软件,在能够查看时间的地方,统统都看了一遍。

    十分钟后。

    王一洋终于确定了,他确实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两个月前。

    “洋洋,这么快就酒醒了?”

    忽然一个低沉的男声从王一洋身后传出。

    他吓了一跳,但身体保持平静,迅速转身。

    身后站着一个身高至少两米的彪形大汉。

    黑暗中,大汉的双眼仿佛饿狼一般,泛着微微的幽光,让人生畏。

    “是钟蚕哥?”王一洋心头一跳,一眼便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钟蚕,来历不明,岁数不明,在王一洋十多岁时,忽然有天便出现在了武馆,然后就一直跟着爷爷学习武功。

    这人一向沉默老实,话不多,但极讲信用。天生气力很大。

    王一洋从小虽然和他不熟,但也十分敬重对方。

    他对一切守信的人,都很尊敬。

    因为守信,本身就是一件很难坚持做到的事。

    “我睡了一会儿,清醒了些出来吹吹风,换换气。”王一洋脸上挤出一丝微笑。

    “你衣服穿太少了,会感冒的,还是早点回去睡吧。”钟蚕声音低沉说。

    “知道了。钟蚕哥也早点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一天了。”王一洋回道。

    “没事。”钟蚕回了下,然后慢慢穿过树下,朝自己房间走去。

    他的背影在阴暗的天色下,隐约显得有些阴冷。让王一洋浑身说不出的发毛。

    王一洋目送着对方离开,进了屋,才收回视线。

    从小爷爷就对他很好,两个月后突遭横祸,然后他自己也突然车祸。

    这其中隐藏的东西,实在太多巧合了。

    “巧合多了,就不叫巧合,而是必然”王一洋心头沉寂。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复活重生的,但既然他回来了,那就先调查清楚,爷爷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该如何着手?”

    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小白领,平生做过最强的事,就是拿刀杀鸡。

    结果那鸡挣扎之下,还狠狠抓了他一爪。

    “要不,直接去报警?”王一洋皱眉。

    报警又该用什么名义报?难不成跑去说,我怀疑两个月后爷爷要被钟蚕杀死,所以过来提前申请立案?

    那不是神经病么?

    可自己暗中调查,又明显危险性很高。

    从武馆大火,加上自己巧合至极的出车祸,就可以看出,这背后很大可能有着黑手在操纵布局。

    “可惜爸妈不在不过这种事,他们在也估计没办法。”王一洋心头有些烦躁。

    他伸手按着大树树干,粗糙冰凉的树皮,很快让他的心情冷静下来。

    “要不直接去找爷爷,暗示他?”他想了一会儿,给出这么一个办法。

    以爷爷的个性,恐怕会拍着他肩膀各种大笑,不以为然,认为他是做梦做多了。

    王一洋心头没法安定,思来想去,半响也找不到破局的办法。

    他没办法确定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场噩梦,但脑海里的记忆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他不得不相信那是真的。

    ‘就算是精神幻觉,也不至于这么清楚吧?’

    犹豫了十多分钟,他终于下定决心,先去找爷爷好好谈一谈,暗示了再说。

    他转过身,就要朝爷爷的屋子走去。

    忽然眼睛视线一扫,刚好瞄到大师兄钟蚕的屋子窗户口,一双反射着幽光的眼睛正宁静的注视着他。

    王一洋根本不知道对方看了他多久,只感觉浑身发毛,身上鸡皮疙瘩一层层的不断往上冒。

    那种感觉,就像他在市区里有次遇到两条疯狗,和那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但强度要高出太多太多了。

    王一洋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拽住一样,动弹不得。

    肺部连呼吸也有些喘不过气。

    他的眼睛开始发花,面色逐渐涨红,背心一阵阵发冷。

    但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是没办法挪开视线,挪开盯住那双眼睛的视线。

    “我到底是怎么了??”王一洋努力试图挣脱,但无济于事。

    他浑身的气血就像被人操纵了般,运转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吱呀。

    就在这时,一声木门的开启声,打断了王一洋的危险状态。

    他猛地大吸一口气,缓过神来。再看钟蚕的窗口,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什么也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