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间富贵花的日常 > 134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134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热门推荐:
    沈默走了之后,苏尧觉得有必要给家里的门换下锁。

    她发微信给姜靥,说自己要回妈妈家住几天,等锁换好了再回来。

    “哈,女强人也有怂的时候,要我说你就应该把沈默留下,要他保护你,”姜靥窝在家里的大床上,她以后再也不去苏尧家了,什么小破床,太不舒服了,“诶,你把沈大夫的这样发给我,真的好么?”

    “看在你舍命跟我喝酒,还把胸给我当枕头的份上,”苏尧坏笑着发了条语音,然后又是一条,语气换成警告,“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了,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弄死你。”

    “苏尧,你知道秘密都是怎么传出去的么?还是好好想想怎么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吧,跟心理变态住在一个小区,啧啧啧。”

    苏尧烦死姜靥了,她嘴巴怎么就这么毒。

    很想找个大师给自己写一个开了光的符咒,就叫“祸水退散”。

    没过几天,苏尧碰见许诺,想起了隋歆的事情,问她们医院是否进了一批医疗器械。

    “你怎么知道?”许诺有些诧异,她也是刚刚听说手术室新进了一批器械,“是从沈学长前女友,我那个学姐手里签的单。”

    “不会是潜规则什么的吧,”苏尧知道这样问很不好,但还是忍不住。

    看了她一眼,许诺露出一个“你怎么能这么想”的表情,“怎么可能,我听人说学姐可强势了,谈判桌上一分钱都不让,居然还签了,简直就是奇迹,医院现在都传遍了,说隋学姐有手腕,够专业,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销售之光,给以后的女销售们打下了一条卖艺不卖身的好开头。”

    “我呸!”什么销售之光,说得好听,她也是女销售,她才是凭真本事的那一个,隋歆就是妖女,会下蛊的那种。

    “表姐,你这是怎么了,就算你对沈学长有意思,也不能这样吧。”

    “我有什么意思,”使劲戳了她脑门儿一下,苏尧白了许诺一眼,“就你傻,傻白甜。”

    发了个信息给沈默,吐槽隋歆被人夸赞这件事,完全不顾及自己形象,像是一颗超新鲜的柠檬,酸得不行。

    沈默拿着手机笑了半天,回了一句,“嗯,众人皆醉,你我独醒。”

    柠檬精被扔进了白糖罐子,马上不酸了。

    前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沈大夫正举着手机傻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怎么了?”

    “啊,沈大夫,外面有人找,还是那个隋小姐。”

    笑容一下就消失了,他终于明白何为阴魂不散了,想要发信息告诉苏尧,如果不是她让自己去她家,也不会遇上。

    想了想还是算了,怕她担心。

    “叫她进来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与其一直避而不见,倒不如好好谈一谈。

    隋歆走进去,身后的小姑娘有说有笑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沈大夫笑成那样。”

    “哪样了?”

    “就是捧着手机啊,一看就是谈恋爱了,原来沈大夫也会谈恋爱啊,我一直以为他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gay呢。”

    女人的脚步停了一下,她曾经一直以为,沈默的笑容只属于她一个人。

    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病患的话。

    不过没关系,早晚,她还能把他抢回来。

    两个人聊了几句,沈默的态度依然不好,但看在他愿意见自己的份儿上,隋歆还是觉得很欣慰。

    “对了,”临走的时候,隋歆回身,“你还和许诺的表姐有联系么?”

    “有她这样的病患挺好,毕竟许家在这个圈子说话很有分量。”

    “我和她只是单纯的医生和病人的关系,没有你想的那么功利。”沈默真的是对她越来越反感,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还是说她一直都这样,自己只是才发现罢了。

    “是么?那可太好了,我还怕你又跟病患纠缠不清了。”隋歆看着他,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沈默,你如果每次都喜欢上病患,或是被病患喜欢上,那么命运就会像一个车轮一样,反反复复,无休无止的。”

    “谁知道你不会在接诊下一个病人的时候,抛弃苏尧呢,反复被人抛弃,心理再强大的的女人也受不了吧。”

    “滚!”彻底被她激怒了,沈默瞪着她,一字一顿地说到,“你记着,不论我和谁在一起,我都不会再和你一起了。”

    “就算这辈子孤独终老,我也不想和你这种女人扯上半点关系。”

    “隋歆,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你最好不要逼我。”

    不是没有见过他生气,但这样决绝又凉薄的话,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哪怕在那个病患自杀的时候,知道真相的他也只是平静地跟她提了分手而已。

    这一次,是为了那个叫苏尧的女人么?

    “好,我们谁都不要逼谁,彼此都冷静下,我这几天会回美国一趟,等我回来”

    “你不用跟我汇报行程,你爱去哪儿去哪儿,我说了,我们不要再见了。”

    “希望你能改变主意。”自顾自说完后半句,隋歆这才离去。

    男人坐在诊室里想了很久,他对苏尧,真的像隋歆说的那样么,只是出于对病患的责任?

    他需要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顺其自然。

    别的男女在挑明心意之前,关系都是暧昧不明,前路也多有不定,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时候才是爱情最美好的时候,彼此猜测试探,像玩儿捉迷藏一样,更有甚者,乐此不疲,从不挑明。

    沈默自认不会成为后者,但也没办法像普通人一样享受前者的状态。

    他必须弄明白自己的心意,不能让悲剧再一次发生。

    如果喜欢,就好好在一起,不然,就不要让她受到第二次伤害。

    他承认自己被隋歆的话影响了,但还是发了个信息给苏尧,“这几天的咨询先停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处理,解决之后再联系你。”

    刚刚吃完糖正在做梦的女人忽然被推醒,苏尧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也没深究,只回了一个“好”字。

    过了一会儿,不争气地又问了一句,“要多久?”

    总要给人一个准信儿吧,不然这么干等着,太煎熬了。

    一周?两周?最多也就一个月吧,心理医生还用出差么?

    可是沈默却没有再回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