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东荒之路 > 第078章 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第078章 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热门推荐:
    赵小宛的宿舍门受损严重,今天晚上已经不能住人,她本想在外面找个旅馆凑合一晚上,却忘记带身份证,正规的宾馆去不了,小旅馆又嫌脏,无奈之下,只能返回宿舍。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半,外面偏偏又下起了小雨,凉意袭人,拿好身份证之后,赵小宛突然不想出去了,回头对苏东荒说道“要不在这里睡得了,就算硬闯,想进来也没那么容易,再说一有动静我就醒了!”

    “四处撒风漏气的你能睡踏实啊?再说咧这么大个缝,什么都让人看光了!”苏东荒不同意。

    “你看看门还能不能加固加固,我找张床单挂这里~~”赵小宛指着门廊说道。

    楼顶有一个杂物间,苏东荒从窗户翻进去,找到几圈铁丝和两根一两米长的钢管,等他回来的时候,赵小宛已经将床单挂好。

    苏东荒先将防盗门扶正,然后东一下西一下的废了好大劲才从里面顺着门后的缝隙将较长的那根钢管斜着插了进去,又抡起另外一根钢管使劲捣了两下,钢管不偏不倚的卡在那里,非常牢固,这下想从外面进来,只能找几个壮汉把钢管撞断。

    “好了!”苏东荒拍拍手,看着自己的杰作很满意的说道。

    赵小宛也很满意,她有些困乏,遂下逐客令道“我要睡觉了,你赶紧回去吧!”

    苏东荒一愣,这才意识到,他出不去了!赵小宛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想了想说道“你把铁棍拿开,先出去,我自己也能弄上!”

    “你弄不上,很费劲的,再说需要很大的力气!”苏东荒说道。

    “那怎么办?”赵小宛傻了。

    “我在这里睡一晚上吧,睡地上就行!”

    “不行!”赵小宛下意识的一口回绝道,今晚聊了很多,她跟苏东荒的关系不仅没有捋明白,反而感觉更进一步,要是让他留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赵小宛可是一点儿信心都没有。

    “那怎么办?”轮到苏东荒郁闷了。

    “你从窗户走!”赵小宛灵机一动道。

    “你想害死我啊,外面下着雨,很滑的,根本抓不住!”

    赵小宛有些郁闷,走到门口想把铁棍挪开,结果用尽全身力气铁棍纹丝不动,“你放心吧,我就安静的睡觉,什么都不会做的!”苏东荒语重心长的说道。

    “信你我就是白痴!”赵小宛累的坐在地上,回头白了他一眼说道,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对策,抬头看看苏东荒,这厮竟然自己动手打起地铺!

    赵小宛心里突然一慌,抬手将灯关灭。

    “关灯干嘛?”房间里黑黢黢的,苏东荒根本看不到赵小宛在哪里,抬起头茫然问道。

    “让人知道你在这里我还怎么出去见人!”赵小宛恶狠狠的声音从门廊方向传来。

    黑暗中,苏东荒得意一笑,他并没有处心积虑的想留下,但是既然有这个机会,他也不想错过。

    初秋的晚上本就凉意沁人,再加上绵绵秋雨,薄薄一层棉被不足以御寒,相比之下,地上泛起的寒意更让人难以抵御,苏东荒小心翼翼的翻来覆去,像冬天农村户外的看家狗一样,几乎蜷成一个球。

    赵小宛躺在床上,侧身对着他,一动不动,也不知道睡没睡着,当苏东荒再次翻了一个身之后,床上传来赵小宛的声音“上来睡吧,地下太凉!”

    “没事儿,不凉!”苏东荒倒是一条汉子,说到做到。

    “让你上来你就上来!”赵小宛没好气道,今天走了很多路,本来特别困,但是躺下之后怎么都睡不着,都是这家伙惹的祸。

    苏东荒爬起来,将身上的被子一卷,小心翼翼的躺在床沿上,直挺挺的就跟斜插在门口的那根钢管一样。

    赵小宛转过身平躺下,扭头看着苏东荒如履薄冰的样子,忍不住乐了。

    “你笑什么?”苏东荒回头看着赵小宛,不满道。

    “没什么!睡觉吧!”赵小宛笑着说道,边说边侧身朝向苏东荒这边,脑袋在枕头上摩擦了两下,舒服的闭上了眼,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到苏东荒窘态毕露的样子,她突然变的很放松。

    苏东荒歪头静静的看着赵小宛,他的眼睛早已经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大约半米开外,那张美丽白皙的脸庞清晰可见,他甚至能闻到她鼻端呼出的芬芳。

    苏东荒一时有些陶醉,他原本没什么欲念,但是随着目光下移,来到她天鹅般的白嫩颈项,再到起起伏伏的圆润饱满的胸部,他的身体渐渐热了起来,呼吸也变的有些急促。

    赵小宛呼吸很均匀,似乎已经睡着,苏东荒小心翼翼的凑了上去,偷偷的在她红润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就在这时,赵小宛突然睁开眼睛,亮晶晶的双眸就像黑曜石一样盯住苏东荒。

    苏东荒身体一僵,但是并没有逃开,赵小宛的目光很平静,苏东荒大胆的擒住她香甜而娇嫩的嘴唇,舌头灵巧的钻了进去,一下子就缠住她惊颤不已的小香舌。

    赵小宛一声嘤咛,鼻端喷出一口热气,身体一下子瘫软下来。

    苏东荒掀开被子,迅速压了上去,赵小宛的身体很软很热。

    两个人的动作很温柔,只是拥在一起缠绵亲吻,随着身体越来越热,动作渐渐激烈起来,不知不觉中,身上的衣服像碎片一样脱落,赵小宛很快就被剥成一只小白羊,只剩下最后一件亵衣。

    苏东荒缓缓将其褪下,赵小宛已经彻底沦落,并未作任何抵抗。。。

    随着身体猛的一抖,苏东荒快速结束了人生中的第一场战斗,虽然最后关头的爆发猝不及防,他还是下意识的想拿出来,结果却被赵小宛用修长的双腿紧紧的缠住。

    赵小宛皮肤绯红,双臂紧紧搂住苏东荒的脖子,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苏东荒歪头轻吻着赵小宛滚烫的脸颊,几分钟后,赵小宛稍稍缓过神来,纤细的手掌轻轻的在苏东荒的光头上来回摩擦,苏东荒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她扭动了一下身体,喃喃道“这下满意了?”

    苏东荒恢复力惊人,赵小宛只是稍微扭动了一下身体,就感觉到体内某件物件再次迅速的膨胀起来,滑腻的战场上,苏东荒无声无息的发动了第二场猛攻,猝不及防之下,赵小宛身体一紧,猛的向上拱了起来,然后又重重的摔了下去,在苏东荒猛烈的攻势下,溃不成兵。

    连续三场战斗之后,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苏东荒初尝这种极致快乐,火力不减斗志昂扬,赵小宛却已经不堪鞭挞,连卫生都来不及清理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赵小宛率先醒了过来,她昨晚睡的很好,脸上闪烁着一层惊人的光芒,格外诱人。此时,苏东荒犹在沉睡,望着他那张细看之下略显清秀的脸庞,赵小宛的心情很复杂,她从来没想过会跟苏东荒发生这样的关系,但一切似乎格外顺其自然,不可否认,她对苏东荒很有好感,但这应该不是爱情,那又是什么呢?

    赵小宛有些迷茫,就在这时,苏东荒翻了一个身,感觉到某件硬物又硌在两人身体中间,赵小宛淬了一口,红润的脸庞更加娇艳,伸手重重的打了一下。

    苏东荒吃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赵小宛娇嗔满面的脸庞映入眼帘,他咧嘴一笑,翻身将赵小宛压在身下。

    赵小宛吓的花容失色,双手使劲往下扒拉苏东荒,慌慌张张道“不行!都肿了!”话音刚落,自己把自己闹了个大红脸,顿时将这股羞愤之气转移到苏东荒身上,双手使劲在他身上拧了一下。

    苏东荒吃痛惨叫,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赵小宛一把堵住嘴巴,“别叫!你想别人都知道吗?!”赵小宛恶狠狠的威胁道。

    苏东荒差点儿委屈的眼泪巴巴,掀开被子观察被拧的通红的大腿,赵小宛见状忍不住又啐了一口,长腿一伸将他从床上踹下来“赶紧滚蛋!”

    苏东荒麻溜的钻进厕所,快速的冲了个澡,收拾利索,趁赵小宛不注意,在她嘴上亲了一口,然后快速逃开。

    鬼鬼祟祟的从小楼后门钻出来,这时候天色已经放亮,但是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校园里很安静,苏东荒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通体舒泰,有种任督二脉被打通的感觉,想不到这种事儿还有这种功效。

    站在窗帘后面看着苏东荒离开,赵小宛并不后悔昨晚发生的一切,她跟苏东荒之间不会有什么结果,但两个人确实彼此喜欢,所以即便阴差阳错下发生关系,也没有什么负罪感,这不是自我安慰,也不是一夜放纵的借口,而是最真实的感觉,赵小宛很清楚,即便两人之间已经捅破这层窗户纸,这种事情也不会经常发生,它的发生,真的具有一定的偶然性。

    donghuangzh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