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良医 > 第一百五十三章:杀鸡取卵

第一百五十三章:杀鸡取卵

 热门推荐:
    周恒摇摇头,去查看了刘仁礼的伤情,这才回到房间。

    找出碳素笔,还有一大摞硬纸板,开始书写授课的内容,这里条件有限,不可能将所有医学都讲清楚。

    毕竟现代的医学,是随着工业的发展而发展的,很多知识都是需要现代科技辅助,比如影像,比如各项检查,这是周恒无法完成的,即便学了也没有意义。

    所以周恒只设定了几个学科,基础解剖、外科、内科、妇产科、儿科。

    根据这五个学科,结合中医的相关知识和现有的用药,周恒列举出十二种手术方法,还有各科典型的多种疾病进行阐述,不讲基础知识,直接讲疾病。

    毕竟这些人都是有一定基础的,如此学习起来也更容易上手一些,周恒就这样一面绘制相关的手术图册,一面进行书写。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周恒手中书写的动作。

    抬头看看天色,周恒也没想到竟然到了这个时辰,赶紧应了一声。

    “进来。”

    门随之打开,刘秀儿端着烛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春桃,手中拎着食盒。

    看到二人,瞬间肚子咕噜起来。

    周恒脸上有些微窘,刘秀儿没说啥,直接走到书案前,看着一桌子的图册和书稿,脸上的震惊难以掩饰,整整一天,他将自己关在房中,没想到竟然书写了这么多东西。

    “打扰二哥了,不过已经该用晚膳,即便需要整理也不是一日之功,再者这里太过阴暗。”

    “好,真有些饿了。”

    周恒点点头,将碳素笔盖上盖子收入袖口,将书写好的书稿按照顺序整理好,这才看向后面的春桃。

    “有什么好吃食?”

    春桃低头笑了,“我家小姐亲自烧了几个小菜,说是周大夫辛苦了,要犒劳一下。”

    刘秀儿将一个温热的帕子递给周恒,娇嗔地白了春桃一眼,这才说道:

    “死丫头,就你话多,还不将食盒打开,二哥定是一日没饮水,抓紧喝点儿热粥暖暖胃,这两日天气突变,早晚已经很冷了。”

    周恒点点头,“对啊,看着冬日将临,不知城外的灾民是否能及时赶回去清理田地,如若再晚些,太过严寒,土地冻结想要清理也难了。”

    刘秀儿帮着春桃摆上餐具还有几个小菜,微微叹息一声。

    “二哥担忧的,正是兄长担忧的事情,不过刚刚张主簿来报,说是城外的灾民,今日领了盘缠和米粮后走了三千余人,其他的人这几日也将分批离开。”

    周恒朝刘秀儿笑了笑,“有钱好办事儿,这些人回乡还要准备开春的播种,没有银钱买种子是不行的,分发了安置款,自然走得开心,对了你们可曾吃过?”

    “二哥安心吃就是了,我刚刚跟兄长一起吃的,这会儿他已经安歇了,昨日一夜未睡,这会儿直接打瞌睡了。”

    周恒加快动作,赶紧扒拉两口菜,简单的葱炒蛋和醋拌青瓜,几片酱羊肉和一碟蒸南瓜,还有一碗红豆米粥稠稠的,入口香甜,瞬间打开了周恒的胃口。

    “秀儿的厨艺真不错,很是可口。”

    “那就多吃点儿。”

    刘秀儿朝春桃摆摆手,示意他去外面等,毕竟有人盯着吃饭,会放不开。

    周恒喝了一口粥,再度看了一眼窗外。

    “时辰不早了,楼下已经关门了吧?”

    “嗯,最后的两个患者正在抓药,师兄门正在张罗关门。”

    周恒点点头,“那你去告诉他们,将楼下的诊堂整理出来,留出西侧的墙壁,然后将桌椅摆好,我吃过就下去开始讲课,大家都累了一天,也不能讲解的太晚。”

    刘秀儿赶紧应声而去,周恒也快速吃好,这才抱着所有的图册和书稿下楼。

    刚走下楼梯,周恒顿住了脚步。

    刘秀儿下楼到自己整理好下来,中间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可整个诊堂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前排是五个弟子,马令善、德胜、阿昌、王三顺、刘秀儿和屈大夫六人。

    后面是屈子平、张安康、铭宇、薛老大、小六子、张婶子和张二狗,后面乌压压的还有两排,都是后院的年轻杂役,出去那些有家业的,基本都来了,粗略数数就有二十多人。

    尤其是薛老大,身上的衣衫都没有换下来,显然是刚回来没多久,急匆匆就过来了,手中还有半张熏肉大饼,隔着十几米远那味道都熏人。

    见到周恒愣神儿,马令善首先站了起来。

    “师尊,咱们回春堂的人,听说师尊不及门第,也无需拜师都可以跟着您学习医术,索性大家都不走了,留下来听听,我想着这对之后的制药也有所帮助,就就”

    就在这时两个小家伙,手中抱着板凳快步跑过来,赶紧做到前面,小手放在膝盖上。

    周恒摆摆手,朝众人笑笑。

    “行了,想学东西是好事儿,我说过的话自然认,无论谁想学,都可以过来学习,张安康将诊堂内的烛火再加上几盏,我们开讲。”

    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周恒展开第一张图,上面写着分工协作,精细分科,随后就是之前选定的几个学科,还有几个分工,大夫、护士、制药、洗消、分诊、财务和后勤。

    “作为大夫,看到这些分科和分工,心里一定有些不解,我们就是治病救人,这是要干嘛?”

    前排的几个人,看着这些字若有所思,盛儿歪着脑袋,顺着周恒的话问道:

    “对啊,这是要干嘛?”

    所有人哄笑起来,周恒指着盛儿,说道:

    “盛儿之前在隔离区被救治,有人给你打针,有人给你检查治疗,有人给你换衣喂饭对吗?”

    盛儿点头,“嗯,张哥哥给我打针,周哥哥给我瞧病,张婶娘给我喂饭换衣,还有洗漱。”

    周恒打了一个响指,指着盛儿。

    “看,这就出现分工的问题了,诊断救治病患就是大夫,张安康和张婶子负责照顾病患,这就是护士,阿昌和薛大哥总是负责出去才买这就是采购,铭宇就是财务,屈子平迎来送往安排患者就医,这就是医导也称为分诊,后面负责高压消毒手术器械,浆洗孔巾隔离服的满顺,他就是洗消,至于制药,就更不用说了,阿昌带领后院的那些人,都是制药部分的人员。”

    周恒如此一解释大家已经明了,就连盛儿也跟着点头。

    “明白了。”

    冬儿赶紧拉住盛儿的手,“不要说话,好好听着。”

    盛儿撇撇嘴,老老实实坐好,听周恒讲述。

    见大家明白了分工,这才翻开下一页,这是人体的解剖图。

    “这张图你们几个弟子都已经看过,这就是人体的解剖图,各个脏器的位置,形态大小,还有毗邻,以及什么血管连接在哪儿,如何走向的,都有详尽的说明,就好比我们进行的静脉输液,如若你刺穿动脉,那就是非常危险的事儿,当然我们学习的时间长了,可以跟着观摩一些手术,这样大家就更有只管感受。”

    周恒将第一张图拎起来,指着五个分科,还有这张解剖图说道:

    “好了,现在看这五个分科,它们与这张解剖图密不可分,你们都知晓,我们回春堂与别的医馆最大的不同,就是可以开展手术,这手术就是外科,当然也有一些需要保守治疗的,也暂时归外科统一治疗,比如骨折,比如颅内脑损伤。”

    德胜瞬间反应过来,急忙说道:

    “就像黄掌柜的救治,那急诊也算是外科?”

    周恒点点头,“对,暂时如此划分。至于内科,就比如马令善给病患诊脉,靠望闻问切来诊治疾病,治疗一些慢性病,或者不危及生命的疾病,暂且都划归内科,妇产科和儿科就不单独讲,这个等我们学过解剖之后,我再进行讲解,我们有手段让难产的妇人能够活命,毕竟生产对于很多女子来说是九死一生。”

    刘秀儿看着解剖图,想到难产的孕妇,突然一个想法让她一惊,手上的笔啪嗒一下掉了。

    难道,二哥所说的活命,就像杀鸡取卵般,将婴孩从腹中剖出?

    刘秀儿这里的声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大家的目光落在刘秀儿的身上。

    周恒有些不解地看向刘秀儿,“怎么?”

    刘秀儿赶紧摇头,不过脸色已经有些不大好,惨白惨白的,带着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