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良医 > 第八章:银子不保

第八章:银子不保

 热门推荐:
    庞霄摇摇头,“不疼,能感知你的触碰!”

    周恒点点头,古人一般很少用镇痛类药剂,看来对麻药的敏感度还不错。

    “那好,我要清理伤口了!”

    言毕,周恒快速将这处割伤表层的组织切掉,伤口边缘本就不整齐,还染了毒素,这会儿最重要的就是清创。

    清理完毕,开始用盐水冲洗,至于缺损的那块儿骨头是找不到了,阴天下雨的疼痛是免不了,不过和断臂来比较,这算是相当好的结果。

    周恒分层将伤口缝合,手指上的割伤也给来了几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缝合最后一根手指的时候,庞霄的手抖动了一下。

    显然,那麻醉剂的效力已经开始散去,赶紧快速打结,将止血带松开,苍白的手臂,突然泛红起来。

    周恒将孔巾和用具收起来丢入急救箱,看看刚才注射抗蝮蛇毒血清的位置,只有一个小小的针眼儿,没有红肿发热,看来很幸运,庞霄不过敏。

    心下松了一口气,就自己一双手,没有化验设备,没有护士,没有麻醉师,从昨夜的抢救到今天,真的感到有些疲惫。

    周恒检查了一遍器具,见没有什么疏漏,用包袱皮将箱子包上,这才回到软榻边,扯下庞霄头上的绢帕。

    突然见到光明,庞霄有些不适应,转头看向自己的左臂,此时只是将手腕和无根指尖包裹了纱布,裸露的部分能看到皮肤已经恢复血色。

    庞霄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周恒,周恒脸颊抖了抖,这眼神儿啥意思?

    觉得自己医术有问题?

    “额,霄伯?”

    庞霄这才回过神来,“多谢周小郎中,老夫的毒解了,是否还需要吃什么药物?”

    周恒松了一口气,稍微想了一下,既然抗蝮蛇毒血清有效,那就是说自己赌对了,那么治疗上也可以按照这个方向来用药。

    “毒是解了,也清创做了手术,不过你中毒的时间颇长,所以还是要吃一物来解除残毒。”

    “哦,不知是何物?”

    周恒眨眨眼,山楂在古代叫啥?

    记得看过荣小荣写一本穿越小说里曾经说了,山中人并未大量采摘山楂,也不知道这里是否也如此。

    “此物叫红果又名山楂或者山里红,可入药,个头和杏儿大小相仿,深红色外衣,上面有些白色沙点,口味酸甜。”

    庞霄想了一下,似乎还真未听说过此物,抬手拍拍窗棂。

    “进来一个!”

    话音刚落,周恒听到有人拉门的声音,这才想到自己刚刚怕人打扰,将门窗紧闭了,脸上稍显尴尬,赶紧起身将房门的门闩打开。

    一个身着黑色长袍,腰间佩剑的人快步走了进来,直直奔着软塌出走去,单膝跪地抱拳道。

    “属下在!”

    “刚刚周小郎中的话你听到了?”

    “是,属下听到了,这红果在山中就有,儿时曾采来吃,不过酸倒了牙,食用后还腹痛难忍。”

    庞霄看向那地上跪着的人,这番话的言外之意很明显,那红果并非可食,不过余光看到周恒一脸淡然的神色,想到自家主子的伤,还有左手的毒,庞霄微微眯起眼。

    “既然见过,那就去找。”

    地上跪着那人浑身一抖,这意思太明显了,这是信任这个乳臭未干的小郎中,赶紧俯身称是退了出去。

    庞霄这才回身笑着看向周恒,说道:“周小郎中莫要往心里去,不知这红果找来,要如何烹药?”

    周恒想了一下,说道:“等红果采来,我看一下,如若没问题每次取十二枚红果加三碗水煮成糊状服下,每天一次连服七日,残毒尽除!”

    “那就有劳了,至于诊费”

    周恒听到诊费两个字,已经束起耳朵。

    不过眨眨眼,脑子里面快速盘算着,觉得此人的诊费还是不收的好,毕竟自己要在这梅园寄居一段时日,如若能得到此人的照拂,那位公子的后续诊费绝对丰厚。

    想到这里,周恒躬身施礼,缓缓说道:

    “霄伯不要提诊费,举手之劳而已,我祖父已殁,见到你就好像见到祖父般亲近,谈诊费就疏远了,如若不是之前按照公子的吩咐称呼您为霄伯,我都想伏在膝前唤您一声祖父。”

    庞霄一怔,没想到昨日还抓着诊费不放的人,今天竟然能如此大方。

    尤其是最后那句,还真的让他有些眼眶发酸,随即庞霄笑了起来。

    “好,那老夫就不客气了,我家公子的伤还望你多多费心,你和那个薛老大暂时居住在这个院落,我会派下人过来照顾你们起居,至于你在灵山村所说的吃食,也可以在这里烹制,此院中有小厨房。”

    周恒一听,赶紧道谢。

    “多谢霄伯挂念,我正有此意,只是不知,这清平县城内可有比较出名的药铺和名医,这两日我想去看看。”

    庞霄想了想,“清平县距离济南府较近,此地有两家比较有名气的一个叫杏林医馆,另一处叫寿和堂,都有坐堂大夫,尤其是那个寿和堂,是济南府寿和堂的分号,只是诊费和药价略高一些。”

    周恒点点头,“多谢霄伯指点,对了还未问过公子怎么称呼?”

    庞霄一顿,随即说道:“我们公子姓朱名筠墨,你称朱公子或者公子都可,老夫去安顿一下,你且休息吧!”

    庞霄没再停留,拿着手套转身离开了。

    不多时,朱管家带着四个拎着食盒的下人,还有薛老大回来了,他拎着一个巨大的包袱,跟着那人走了进来。

    那朱管家刚刚在朱公子的房间见过,这人胖胖的身材,一脸的笑容,看着面相极为和善。

    “周公子,我让人将吃食送来了!”

    说着那四人鱼贯而入,将食盒打开依次将饭菜摆好,还有一个捧着托盘上面放着几件衣物。

    “您二位慢用,这个是二林,小的将他留下伺候您二位,如若有什么需要吩咐他去做就好,霄伯吩咐小老儿给周公子准备了两身换洗衣物,一会儿送去厢房。”

    周恒站起身微微颔首,没想到庞霄安排的如此靠谱,正好自己已经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多谢朱管家!”

    “莫要客气,您二位慢用,小的这就告退了!”

    说着,带着三个下人走了,那个叫二林的小子,帮着周恒和薛老大摆上碗筷,立在一侧。

    周恒看看那人,别说有人站在旁边,真的有些放不开。

    “你叫二林?”

    “是,周公子有何吩咐?”

    周恒懒得纠正他的称谓,能被当做座上宾,不过是因为医术还说得过去,他有自知之明。

    “劳烦你帮我们整理一下住处!”

    “是!”

    说着他退了出去,还贴心地将门带上。

    周恒抓起筷子,朝薛老大一扬下巴。

    “抓紧吃吧!”

    薛老大抓起馒头,见周恒仿若饿狼一般,朝着几个菜开始下手,也没了最初的谨慎,馒头掰开大半,摊放在掌中,贴着边儿朝盘子上一划拉,瞬间半盘儿羊肉没了一半。

    周恒一怔,这货吃饭怎地这么生猛,自己食堂抢食的经验都比不过啊,瞬间加快了速度,半盏茶的时间,两荤两素的四盘菜和四个馒头已经被消灭干净。

    周恒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薛老大抱着茶盏咕咚咚喝了起来,他看向周恒。

    “啥时候教我做莲藕?”

    周恒白他一眼,边打哈气边说道:

    “昨夜忙了一夜,又惊又吓,我要补眠,午后给朱公子换了药,我们再研究莲藕的做法可好?不过你也可以去买些材料,这里虽然有锅灶,可材料还是要咱们自己准备为好!”

    薛老大点点头,这里虽好,他却一天都不想多呆,能抓紧学了本事是最好的。

    “成,那你开单子,标好品类重量,我去准备!”

    周恒净了口,放下茶盏走到书案前,提笔罗列了一个详单,吹干墨迹,看着洋洋洒洒的字迹甚为满意,抿唇将单子递给薛老大。

    薛老大看了一下,还好字都认识,不过没走朝周恒伸出手。

    周恒蹙眉,一脸警觉地看向薛老大,满脸愠怒。

    “啥意思,薛家族长让你跟着混吃混喝也就算了,怎地还不给你带准备材料的银两?”

    薛老大一脸淡然,“出来的急,族长没给准备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