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王牌嚣妻之许爱向暖 > 第153章你在诱惑我

第153章你在诱惑我

 热门推荐:
    “还没有,不过我都安排好了,等把人带回来之后,对方察觉不对时就会出手,就能查出背后之人。”许爱很确定的道。

    许老点点头道,“好,都去忙吧。”

    三人就这样从许老的书房出来了,许思元摸摸头,“第一次这样平安无事的从你爷爷的书房里出来,还真有些不适应。”

    “想不到小叔还有受虐倾向,要不要跟小婶说一声。”许爱戏谑的道。

    许思元白了他一眼,“别没大没小的,我是你叔,虽然是小叔,也是叔叔,亲叔叔。赶紧安排,把你小婶和弟弟接回来,小叔我感谢你一辈子。”

    默默走在两人身后的向暖对叔侄两人的相处方式很是诧异,这那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明明更像是兄弟。

    许爱道,“最晚两个小时,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许思元点点头,看看自己的形象,拔脚往三楼走去,“我要去收拾一下,总不能让我女人和儿子看到这样邋遢的丈夫和爸爸。”

    走上楼梯又停下脚步回头对向暖道,“暖暖,小叔谢谢你了。”

    向暖甜甜一笑,“不谢。”

    许思元也笑了,“等下还要麻烦你。”

    “没事,为了小叔的幸福这点事根本不算事。”向暖眨眨眼揶揄道。

    许思元无语,这简直就是另一个许爱,笑着摇摇头,上楼去了。

    等他上去了,许爱才看着向暖道,“回房间去说。”

    向暖讶异的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有话没说?”

    “我了解暖宝。”许爱笑着弯下腰,和她平视,眸中的光芒遮掩不住,清隽的容颜,温柔的笑容,迷了她的眼,也同样迷了她的心。

    “你在诱惑我。”

    向暖眸中划过一抹惊艳,随即想起了再遇的第一天,他穿着雪白的衬衫,领口微微的敞开着,外面套了件天蓝色的西装,修长的手自然而然的放在方向盘上,乌黑浓密的头发带着微微的卷,浓眉下是一双大大的眼睛,漂亮完美的双眼皮,长长的睫毛,同样惊艳了她。但是他那双比女生长得还漂亮的眼睛却散发着犀利的精芒,就那样坐在车子里看着自己。

    那一眼仿佛就是一生,让她永远也无法忘记。

    小时候的记忆停留在他的声音和高挺的鼻梁上,那一眼才是他在她心里完整的模样,每每这样跟他凝视都会想起。

    许爱闻言眸光一顿,随即笑的更加温柔,“那我诱惑成功了吗?”

    向暖白净的手食指和拇指捏在一起,露出一点极小的缝隙,俏皮的道,“就差这么一点点。”

    “那还真是挺遗憾的。”许爱配合的露出遗憾的表情。

    向暖忍不住笑出声来,拉着他的手往楼上走去,“地点不对啊。”

    许爱看了看楼梯很认真的点点头,“的确没选好地方,下次一定选在卧室里。”

    向暖嘴角一抽,他还真的挺认真。

    两人浓情蜜意的回到向暖的房间里,向暖把许爱按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很认真的道,“刚刚梅雨辰用了阵法。”

    许爱一怔,“阵法?”

    车子在行驶,路上随处是移动的人和车,他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使用阵法?他的阵法造诣有这么高?

    “对,我很确定,要不是我懂阵法,今天恐怕就让他如愿了,不过虽然他的阵法掌控能力很强,但是阵法造诣本身不高。”向暖想到当时的情况,她也很佩服梅雨辰对阵法的掌控能力。

    不过她不羡慕也不嫉妒,毕竟他已经学了这么多年阵法,而她刚刚学会而已,就破了他的阵法,所以阵法造诣高低一下子就能分出来。

    就算梅雨辰没有使用出阵法本事的十分,在那种情况下应该也用出了七八分,通过这样的推断,不论梅雨辰当年是在哪里学的阵法,恐怕天赋都没有她和许爱好。

    而现在她也明白,为何跟姜寒执行任务时很多次都很好运的避开了对手,不是他们好运,而是姜寒使用了阵法,只是当初她不懂阵法,姜寒又使用的很隐蔽,所以她没发现而已。

    “这么说,他今天的目的之一是想试探一下暖宝的实力。”许爱眸光凝聚起来。

    “我不明白的是梅雨辰这人隐藏的一直都很好,今天为何这么大张旗鼓的暴露自己?”向暖问道。

    “应该是为了遮掩梅家是背后主使人这件事,如果我们没查出梅家是背后主使人时,只要他的身份我们知道了,我们的关注点就会全部在他身上,梅家有什么动作也可以理解为是在培养他。”许爱解释道。

    向暖叹口气,“可惜了,他们不知道我们已经确定梅家就是背后主使人。”

    许爱道,“这样也好,先让梅家放松,认为他们隐藏的很好。别想他的事了,明天是表哥回归姜家的宴会,暖宝好像没什么礼服吧,我们现在去买礼服吧。”

    “小叔的事你安排好了吗?”向暖虽然不喜欢穿礼服,觉得拘束,但是有些场合是必须穿的。

    她有三件礼服,其中两件是叶娇和云朵送的,还有一件是许爱送的吾爱,可是这三件礼服都在城,也不能因此回去取。

    虽然要去买礼服,但是许思元的事可不是小事,不容有任何差池。

    “放心,我们越不在意,他们越放心。”许爱拉着她走出房间。

    向暖也明白其中的道理,跟着他往外走去,“我们去哪儿买礼服?”

    “到了暖宝就知道了。”许爱温柔的目光无奈的落在心爱人的身上,许家的人穿的礼服哪有去买的,都是私人订制的,他早就给向暖定制了礼服,很多套呢。

    向暖也不问了,有许爱在她也懒得操心,最主要的是她对礼服也不是很在意,这种只能穿一次的昂贵衣服,她真心不喜欢。

    两人上了车,离开了许家老宅,车上向暖的电话响了,一看是郭琳彤的电话,她可是好久没跟向暖联系了,只要一联系保证是有事。

    “彤姐。”向暖接通了电话。

    “暖暖,你在哪儿,有空来京都一趟呗,我接拍了第一部电视剧,主题曲还要你来演唱,如何?”郭琳彤开门见山的道,主要是每次跟向暖通电话她的时间都不多,要是不开门见山,恐怕话说不完就被挂断了,所以十年来她养成了跟向暖通电话很直接的方式。

    这也是她不经常给她打电话的原因,这么多年,她就不明白了,一个大学生怎么那么忙?

    向暖看了眼许爱,然后道,“彤姐,可以,不过你要做好准备,这是我最后一次唱歌了,以后都不唱了。”

    郭琳彤手一顿,着急的道,“暖暖,为什么不唱了,我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又不会影响你的生活,不唱歌不是浪费老天给你的这幅好嗓子了?”

    “彤姐,记得我们相遇的时候我就说过,只给你唱歌,随时都会退出。”向暖知道郭琳彤是真的爱才心切。

    “暖暖,彤姐不会逼你唱歌的,只是觉得太可惜了,你不唱了,我去哪儿找这么可心的人去。”郭琳彤惆怅的道。

    向暖笑了,“彤姐,江山代有才人出,自然有人比我唱的还要好,彤姐慢慢找,会遇上的。”

    郭琳彤听了她的话知道她心意已决,“既然你决定了,彤姐不会干涉你的,你跟彤姐说个实话,是不是因为许少啊,他不让你唱?暖暖,女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自立才行。”

    最近向暖跟许少的事她可是知道的,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问问向暖,现在既然提到,她就趁机问问,虽然向暖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她也是真心把她当妹妹看,是真心实意关心她。

    “我明白,不是他不让我唱,是我自己不想唱了,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向暖解释道。

    十年了,郭琳彤保持着每年一部电影的速度拍摄,每部电影都是向暖给她唱主题曲,每首曲子都大红大紫,她的电影也是拍一部火一部,现在她已经是龙国知名的导演了。

    虽然因此向暖赚了不少钱,再加上郭琳彤给她的公司股份,她就是什么也不做,也能过着富裕的生活,更何况她还有自己三人行咖啡书屋在赚钱,她是不缺钱的。

    不缺钱也不是她不唱歌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她并不喜欢这种生活,而歌星也不是她追求的目标,所以十年来,她一直都没露面。

    郭琳彤的御用歌星也成了谜,多少人想要找出她来,可是郭琳彤说到做到,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一直让她隐在幕后,要不然她想出个门都不容易了。

    而此时她的确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即便事情完结了,她也不会再花时间在唱歌上,想要跟许爱安心的过他们的日子。

    “知道你有主意,好好保护自己,世家望族的日子不好过。”郭琳彤叹口气,知道劝不了她,就叮嘱了她一句。

    “嗯,我知道,彤姐安排时间我过去录歌,正好这两天我就在京都。”向暖应声道。

    “那就今天下午吧,老规矩,我给你地址,你自己想办法来。”郭琳彤也不拖沓,主要她的时间也不多,电视剧已经进入后期剪辑了。

    “好。”向暖想着下午正好事情也办完了,什么都不耽搁。

    挂断电话,许爱看着她道,“暖宝为什么不唱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