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神医 > 第0659章 公布之后

第0659章 公布之后

 热门推荐:
    &bp;&bp;&bp;&bp;刘楚把邓悦枚放在床上,自己非常麻溜的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都丢在了地上。

    &bp;&bp;&bp;&bp;“看你脱衣服那么熟练,该不会小小年纪就引诱到了很多妹子吧?”邓悦枚打趣的说道。

    &bp;&bp;&bp;&bp;“老师你多想了,我只是从小的时候脱衣服就快。”刘楚说谎话的时候非常的快就说出来了,而且还不会脸红。

    &bp;&bp;&bp;&bp;“别叫我老师,显得太生疏了,叫悦枚就好了。”邓悦枚摆了一个非常具有诱力的样子,这个人就散发着性感的气质。

    &bp;&bp;&bp;&bp;“好吧悦枚,你喜欢我这样子叫你吗?”刘楚跳上床去,俯在邓悦枚的身上,轻声细语的对她说道。

    &bp;&bp;&bp;&bp;“喜欢!”邓悦枚难得一切都露出了小女生般的害羞。

    &bp;&bp;&bp;&bp;刘楚体内的药开始发挥起了作用,刘楚疯狂的撕着邓悦枚的衣服,很快,邓悦枚整个身材就出现在了刘楚的面前。

    &bp;&bp;&bp;&bp;这幅场景不由自主的让刘楚咽了一口水,这身材完全就堪比模特了,还真是深藏不露!

    &bp;&bp;&bp;&bp;在刘楚进入的时候,突然就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手里面的动作也放慢了不少。

    &bp;&bp;&bp;&bp;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刘楚翻了个身就碰到了身旁的邓悦枚,阳光洒进来,看到她熟睡的样子,刘楚心里面顿时间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心。

    &bp;&bp;&bp;&bp;刘楚把被子掀开,就看到了非常鲜艳而又迷雾的红印,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笑。

    &bp;&bp;&bp;&bp;明明就是未经人事的臭丫头,偏偏要装成那种非常成熟的样子。

    &bp;&bp;&bp;&bp;昨天晚上他说不用自己负责的时候,刘楚就以为她肯定是经历过这种事情,结果却不以为然。

    &bp;&bp;&bp;&bp;如果知道邓悦枚根本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话,自己也根本不可能说出那样没良心的话,也不知道她心里面当时是怎么想的。

    &bp;&bp;&bp;&bp;不知道为什么刘楚心里面顿时之间这会对他颇有好感的,之前他在追求自己的时候,总感觉这样子的女生是特别的烦。

    &bp;&bp;&bp;&bp;为什么刘楚不愿意和她怎么接触,就是因为之前邓悦枚追求他的时候各种粘人,导致刘楚之前的时候都不怎么想要见到她。

    &bp;&bp;&bp;&bp;刘楚望着邓悦枚没过多久,她就睁开了眼睛,看到刘楚这样子满怀笑意的看着她,心里面着实有点不适应。

    &bp;&bp;&bp;&bp;“你这样子望着我干嘛?该不会是我的睡相太丑了吧?”邓悦枚说着说着就开始摸自己的脸。

    &bp;&bp;&bp;&bp;“没有流口水昂”邓悦枚自己嘟囔着说道。

    &bp;&bp;&bp;&bp;刘楚看到他这个样子,竟有一点点可爱的味道。

    &bp;&bp;&bp;&bp;“没什么,等会儿下午的时候我有课,所以等会儿中午就要回家去,随便收拾一下然后去上课,现在已经十点了,要不我就先回去了吧?”刘楚总觉得这样子有些不自然,还是决定独自一个人好好想一想,自己对邓悦枚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bp;&bp;&bp;&bp;“你就这样子要走了呀?可是我才刚刚起来呀。”邓悦枚听刘楚说他等会就要走了,心里面顿时就有点不开心了。

    &bp;&bp;&bp;&bp;邓悦枚马上就坐了起来,但是看到被单上面的红印,就一阵脸红。

    &bp;&bp;&bp;&bp;“那要不等会你做完饭给我吃之后,我再回家吃吧。”刘楚总觉得那样子有点残忍了。

    &bp;&bp;&bp;&bp;呆在邓悦枚家里面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一样的。

    &bp;&bp;&bp;&bp;“今天下午我也有一节课,告诉我我就和你一起去学校,可以吗?”邓悦枚试探性的开口询问着。

    &bp;&bp;&bp;&bp;“当然可以。”刘楚也没有像之前那样,那么义正言辞的就赶紧拒绝。“好,那等会你回家去收拾收拾了之后就过来接我。”邓悦枚心里面别提有多高兴了。

    &bp;&bp;&bp;&bp;虽然昨天晚上的时候,刘楚的动作一点儿都不温柔,反而还很粗鲁,但是邓悦枚全部都忍了过来,今天早上能拥有这样子的成果,邓悦枚觉得很开心。

    &bp;&bp;&bp;&bp;等刘楚离开的时候,看到邓悦枚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惹得刘楚当场就决定等会儿再走吧。

    &bp;&bp;&bp;&bp;刘楚直接单手抱起邓悦枚往床上扔,一边撕扯着他和邓悦枚的衣服,一边说着:“昨天晚上的我是被你下了药,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没有吃药时的样子。”

    &bp;&bp;&bp;&bp;“嗯?”邓悦枚我知道自己刚刚有哪个地方做得不妥,让他突然之间有了这种想法。

    &bp;&bp;&bp;&bp;“刚刚看到你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就想让你在我身下不停的喘息,就特别的想要吃掉你。”刘楚说完这番话之后,就深情的吻了下去。

    &bp;&bp;&bp;&bp;“唔”很快屋子里面就只剩下了邓悦枚的喘息。

    &bp;&bp;&bp;&bp;等刘楚即将离开的时候,邓悦枚已经瘫软在了床上。

    &bp;&bp;&bp;&bp;刘楚临走之前叮嘱了邓悦枚一番:“你现在在家里面等我,半个小时之后你再慢慢收拾也不迟,我可能要一个小时,过一点你才能给我回来接你。”

    &bp;&bp;&bp;&bp;“好。”邓悦枚答应了之后,到在一旁就开始小憩了起来。

    &bp;&bp;&bp;&bp;刘楚走出了邓悦枚的家,走到楼下,坐上自己的车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bp;&bp;&bp;&bp;当他回到家里面随便收拾了一下,自己上课时候他要用的东西之后,赶紧开着他的车往邓悦枚家方向驶去。

    &bp;&bp;&bp;&bp;等他们两个人都到达学校之后,就各奔东西了起来。

    &bp;&bp;&bp;&bp;今天晚上的时候只有一节邓悦枚的课,其他都是辅修系课和社团今天的迎新活动什么的。

    &bp;&bp;&bp;&bp;在开学的时候,刘楚一直犹豫不决,到底要加个什么样子的社团,最后他说到学校里面居然有素描社团,而且他听说这个素描社团,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请一些来要做模特的学生过来,当人体模特让学生画。

    &bp;&bp;&bp;&bp;刘楚自然是一听到人体模特,立马就开始往歪处想了,而且听一些学长们说,好像有的时候确实是画那种真正的人体。

    &bp;&bp;&bp;&bp;一想到这里,刘楚立马就开始爽歪歪了起来。

    &bp;&bp;&bp;&bp;社团的迎新活动在下午课全部上完之后的那个下午开始,一直到第一次晚自习下课之后才结束。

    &bp;&bp;&bp;&bp;刘楚去学习辅修系学业的时候,那里面有四五个同学,和他是同班同学的,这几个人他还能够念得出名字来。

    &bp;&bp;&bp;&bp;即使刘楚和他同班同学们见面的时间不怎么多,但他还是非常用心的记住每个人的名字。

    &bp;&bp;&bp;&bp;现在他能够记住他们那大部分人的名字,只有少数几个人的名字特别拗口,还没有怎么记住,他相信来日方长,肯定能够记得住全班同学的名字。

    &bp;&bp;&bp;&bp;当刘楚坐在第二排正中位置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好还有十多分钟才上课。

    &bp;&bp;&bp;&bp;在刘楚我手机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坐在了他旁边。

    &bp;&bp;&bp;&bp;“你就是刘楚吧?”那个人做过来坐在刘楚的旁边询问着。

    &bp;&bp;&bp;&bp;“嗯嗯,怎么了?”刘楚很疑惑的看着那个人,不知道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bp;&bp;&bp;&bp;自从他进入修炼界以来,周围很多人都是假装是自己对朋友,最后还是要意捅你一刀的人来接近自己。

    &bp;&bp;&bp;&bp;在身边这种人实在是太多了,刘楚习惯性的开始怀念起来了一个陌生人,如果不多加防备自己很有可能就陷入绝境。

    &bp;&bp;&bp;&bp;“你就是徐老的徒弟吗?”那个人很震惊的看着刘楚。

    &bp;&bp;&bp;&bp;“你是?”刘楚很淡然的询问着,对于这一点,他没有觉得任何的惊讶。

    &bp;&bp;&bp;&bp;“我刚刚进入修炼界的时候,那个时候有点小成就,听到他们总是在谈论徐老,他们一个个都特别想要做徐老的徒弟,因为徐老在修炼大成之后,从来就没有收过一个徒弟,今天我听到徐老收了一个徒弟之后,心里面还是特别震惊的。”那个人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

    &bp;&bp;&bp;&bp;“徐老?你说的是徐卿风?”刘楚询问着那个人。

    &bp;&bp;&bp;&bp;之前徐卿风给刘楚说过,他在修炼界里面那些人都叫他徐老,只不过他忘记了。

    &bp;&bp;&bp;&bp;“对啊,难道你不是他的徒弟吗?”那个人顿时之间也有点懵圈了。

    &bp;&bp;&bp;&bp;这个人刚刚明明承认和他就是刘楚,当然是听到他直呼徐老的名讳,又感觉不像是他的徒弟,或许是他的朋友什么的。

    &bp;&bp;&bp;&bp;“我就是他的徒弟,只不过也没有任何一条规定说徒弟对师傅一定要谦卑,我跟他要时时刻刻斗斗嘴,这样子才比较的和谐,而且我们师徒两人感情比较的深厚,才能够斗嘴,像那些非常刻板的师徒关系,我反而觉得没什么意思。”刘楚觉得今天自己非得要和这个年轻人好好的上一课。

    &bp;&bp;&bp;&bp;“你说的也对,比较刻板的师徒关系确实没什么意思。”那个人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bp;&bp;&bp;&bp;原来徐老的徒弟和徐老之间相处,就和朋友一样的,不过也就是这样子,才能够体现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比较深厚,不然怎么能够经得起这样子的折腾。

    &bp;&bp;&bp;&bp;“哦对了,你们为什么称呼他为什哦,该不会是因为徐卿风他年龄比较大,然后徐老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刘楚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年轻人要把“徐老”这两个字,叫得那么的尊敬。

    &bp;&bp;&bp;&bp;“你不知道吗?徐老在修炼界里面的地位可不低,算是在最顶层上面的地位了,很多和他一样厉害的修炼者都是和他称兄道弟的,而且那些修炼者都还要给他一份薄面。”那个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尽是敬畏的色彩。

    &bp;&bp;&bp;&bp;“我还不知道修炼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存在,所以也不知道徐卿风在修炼界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地位,而且我之前也没有听他提起过。 ”刘楚根本就不知道徐卿风的地位居然那么高,有些尴尬的解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