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神医 > 第0322章 九龙朝圣

第0322章 九龙朝圣

 热门推荐:
    &bp;&bp;&bp;&bp;一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展露在刘楚面前。Ω&bp;&bp;Δo

    &bp;&bp;&bp;&bp;这不是什么洞窟,赫然是一个古朴大气的殿堂!

    &bp;&bp;&bp;&bp;没有想象之中的金银珠宝,也谈不上雕栏玉砌,反倒是显得有些空旷。

    &bp;&bp;&bp;&bp;四周除了这九个巨大的盘龙立柱之外,就是大殿正中心的一个硕大的盘龙金座。

    &bp;&bp;&bp;&bp;这座椅全身似乎是用黄金打造,散阵阵金光。

    &bp;&bp;&bp;&bp;不过,上面散出来的气息似乎又有些特别,刘楚猜测也许是别的什么材质。

    &bp;&bp;&bp;&bp;当然,也可能是其中蕴含着什么特殊的力量。

    &bp;&bp;&bp;&bp;“主人,别愣呀!赶紧过看看啊!我感觉这椅子恐怕是唯一的突破口。”

    &bp;&bp;&bp;&bp;天心魔主显得有些激动。

    &bp;&bp;&bp;&bp;之前他还想要跟青帝一较高低,但是见识了苍龙残魂的实力之后,这种想法便彻底烟消云散了。

    &bp;&bp;&bp;&bp;取而代之的是对于青帝宝藏的期待。

    &bp;&bp;&bp;&bp;可以,此刻的它远比刘楚更加急切地想要探寻这里的奥秘。

    &bp;&bp;&bp;&bp;倒是灭世魔书显得比较淡定,它善意地提醒刘楚

    &bp;&bp;&bp;&bp;“主人,千万别蛮干,这里看似简单,却大有乾坤!”

    &bp;&bp;&bp;&bp;“哦?此话怎讲!”对于灭世魔书,刘楚多多少少还是信任的。

    &bp;&bp;&bp;&bp;加之此刻它也不可能对自己生出什么歹念,因此它更愿意听听它的建议。

    &bp;&bp;&bp;&bp;灭世魔书立即道“主人,你看到这柱子的摆放方位吗?是不是觉得有些眼熟?”

    &bp;&bp;&bp;&bp;眼熟

    &bp;&bp;&bp;&bp;刘楚刚才光顾着看位于中心位置的盘龙宝座了,的确忽略了这些盘龙立柱。

    &bp;&bp;&bp;&bp;十头龙

    &bp;&bp;&bp;&bp;是了!

    &bp;&bp;&bp;&bp;这是十龙夺嫡的格局!

    &bp;&bp;&bp;&bp;只是,这样的格局却算不得特别深奥的阵法,别比不得那些先天大阵,便是一些高级的古代阵法都比不上。

    &bp;&bp;&bp;&bp;显然是看穿了刘楚的想法,灭世魔书立即提醒道

    &bp;&bp;&bp;&bp;“主人,千万别看这十龙夺嫡的格局。您恐怕还是没有注意到,这十龙夺嫡的格局已经变成了九龙朝圣!”

    &bp;&bp;&bp;&bp;真是一语惊心梦中人!

    &bp;&bp;&bp;&bp;刘楚顿时豁然开朗。

    &bp;&bp;&bp;&bp;若是九龙朝圣的话,的确就非同可了。

    &bp;&bp;&bp;&bp;九龙朝圣可以是十龙夺嫡的一种蜕变,展现出来的是这个阵术的终极状态。

    &bp;&bp;&bp;&bp;玄门术数之中,九为至大。

    &bp;&bp;&bp;&bp;九龙朝圣的格局既成,阵法的力量自然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

    &bp;&bp;&bp;&bp;而独立出来的一,同时成为最大的变数。

    &bp;&bp;&bp;&bp;想要破阵,不仅仅是要从这一入手,还要考虑九的相互关联。

    &bp;&bp;&bp;&bp;“谢谢提醒!”刘楚由衷地道,“灭世,你再好好帮忙看看,我对远古阵法是一知半解都有些夸张,几乎是全然不知。你若看明白其中的奥妙,不妨来听听。”

    &bp;&bp;&bp;&bp;这时候,天心魔主似乎也看清楚了其中的关窍,不过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它还是忍不住挤兑道

    &bp;&bp;&bp;&bp;“主人,要我,你就别听那破书吓唬人。既然是苍龙大人把你引导到这里,那这青帝传承必然是是不假的。而你作为唯一的继承人,就算是要经过考验,总不至于将你置于生死关头吧!”

    &bp;&bp;&bp;&bp;“你要知道,青帝可是五帝之中最为仁慈的,一身医术活人无数,成就了大功德。所以,他既然选择了你,自然不会让你出现太大的危险。”

    &bp;&bp;&bp;&bp;刘楚听到这话,不免觉得有几分道理。

    &bp;&bp;&bp;&bp;不过,他还来不及有任何动作,灭世魔书再一次开口了。

    &bp;&bp;&bp;&bp;它语重心长地道“主人,这老魔头急于求成,却让你来冒险。这里固然是青帝遗留,而您也是他等候的传承者,但是你别忘了,是谁引导你来到此地的?”

    &bp;&bp;&bp;&bp;“你是苍龙”

    &bp;&bp;&bp;&bp;刘楚一个激灵,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bp;&bp;&bp;&bp;是啊!

    &bp;&bp;&bp;&bp;自己可不是苍龙残魂引到这里来的?

    &bp;&bp;&bp;&bp;这段短暂的接触可是让人对它印象深刻。

    &bp;&bp;&bp;&bp;毫无疑问,这家伙其实非常腹黑。

    &bp;&bp;&bp;&bp;别的不,便是对付灭世魔书和天心魔主的手段就可见一斑。

    &bp;&bp;&bp;&bp;否则,换一个人,这二位肯定不会这样服服帖帖。

    &bp;&bp;&bp;&bp;尤其是天心魔主,身为一代魔主,骨子里就桀骜不驯,现在至少也不敢对自己有任何不轨的行为,便可见一斑。

    &bp;&bp;&bp;&bp;只是,自己到底该如何做呢?

    &bp;&bp;&bp;&bp;一时之间,刘楚有些迷茫了。

    &bp;&bp;&bp;&bp;不过有一点,既然确认是苍龙残魂的手笔,那就必须心再心。

    &bp;&bp;&bp;&bp;就算它对自己没什么恶意,但是为了考验自己,还真有可能让自己吃吃苦头。

    &bp;&bp;&bp;&bp;刘楚纠结的时候,天心魔主和灭世魔书也没有闲着。

    &bp;&bp;&bp;&bp;一魔一书都探出了刘楚的意识海,开始在周围仔仔细细地观察起来。

    &bp;&bp;&bp;&bp;天心魔主虽然死鸭子嘴硬,但是它此刻也不不得承认,灭世魔书的话很有道理。

    &bp;&bp;&bp;&bp;虽在心底,能够看到刘楚吃苦头它乐意之至,但是总要摆摆姿态不是?

    &bp;&bp;&bp;&bp;再了,一直以来,它就跟灭世魔书极不对付,绝不希望对方胜过它一筹,便争分夺秒,希望能够先一步找到奥秘所在。

    &bp;&bp;&bp;&bp;然而,找了半天,终究是一无所获。

    &bp;&bp;&bp;&bp;“怎么样,二位?”刘楚忍不住问道。

    &bp;&bp;&bp;&bp;“太难了。看来真是苍龙大人出的题目。所以啊,咱们都帮不上忙,只有你这个正主儿来了。”灭世魔书揶揄地道。

    &bp;&bp;&bp;&bp;然后,咻的一声窜入了刘楚的意识海之中。

    &bp;&bp;&bp;&bp;天心魔主则是苦笑地摇摇头“越看越觉得惊奇。请恕在下无能,没法破解其中的关窍。”

    &bp;&bp;&bp;&bp;刘楚无奈地叹了口气。

    &bp;&bp;&bp;&bp;这可怎么办?

    &bp;&bp;&bp;&bp;无论是灭世魔书还是天心魔主都无法可想,自己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子又有什么办法?

    &bp;&bp;&bp;&bp;几乎是下意识地,刘楚将兜里的那片青色鳞片拽在手里看了又看。

    &bp;&bp;&bp;&bp;天心魔主看到他的动作,轻轻地撇撇嘴终于没什么。

    &bp;&bp;&bp;&bp;灭世魔书也跟着叹口气,显然他也不认为这片鳞片能出现什么奇迹。

    &bp;&bp;&bp;&bp;可惜,刘楚端详了半天,还是一无所获。

    &bp;&bp;&bp;&bp;甚至到了后来,他拿着鳞片到处比划,希望能寻找到与之相合的凹槽。

    &bp;&bp;&bp;&bp;结果还是徒劳无功。

    &bp;&bp;&bp;&bp;转了几圈,他感觉一阵筋疲力竭,索性一屁股坐在了盘龙金座上。

    &bp;&bp;&bp;&bp;管它的!

    &bp;&bp;&bp;&bp;既来之则安之。

    &bp;&bp;&bp;&bp;他倒要看看触动机关,到底会出现什么诡异的场景。

    &bp;&bp;&bp;&bp;嗡——

    &bp;&bp;&bp;&bp;不是吧!

    &bp;&bp;&bp;&bp;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bp;&bp;&bp;&bp;一声轻微的震颤让刘楚猛地一个激灵,直接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bp;&bp;&bp;&bp;然而,仿佛是有一股子奇异的力量迫使他稳稳地坐在金座之上。

    &bp;&bp;&bp;&bp;这时候,九根盘龙立柱之上,闭合的龙眼突然睁开,齐齐散耀眼的金芒。

    &bp;&bp;&bp;&bp;随着这些金芒越来越亮,整个大殿的盘龙身上都笼罩着一股子金色的光晕。

    &bp;&bp;&bp;&bp;隐隐之间,刘楚感觉到它们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

    &bp;&bp;&bp;&bp;吼!

    &bp;&bp;&bp;&bp;随着第一声震慑心神的嘶吼响起,接二连三的吼叫依次爆。

    &bp;&bp;&bp;&bp;尤其是当第九声嘶吼响起的时候,刘楚现自己身体之下微微颤动起来。

    &bp;&bp;&bp;&bp;不好!

    &bp;&bp;&bp;&bp;盘龙金座上的盘龙似乎也在一瞬间活了过来。

    &bp;&bp;&bp;&bp;只是这股气息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bp;&bp;&bp;&bp;电光火石之间,刘楚赫然现竟然跟苍龙残魂如出一辙。

    &bp;&bp;&bp;&bp;难道

    &bp;&bp;&bp;&bp;他想到一种可能,其实刚才感受到的那些属于龙的气息,全部是属于苍龙的!

    &bp;&bp;&bp;&bp;可以,十道气息,全都如出一辙。

    &bp;&bp;&bp;&bp;对于气息的感觉刘楚还是有着相当的自信。

    &bp;&bp;&bp;&bp;毫无疑问,这些气息全都是属于同一个主人,那就是苍龙!

    &bp;&bp;&bp;&bp;烫!

    &bp;&bp;&bp;&bp;刘楚突然感觉自己手上的鳞片变成了烙铁一般,想要丢掉,却现根本就做不到。

    &bp;&bp;&bp;&bp;自己仿佛是被禁锢了一般。

    &bp;&bp;&bp;&bp;轰!

    &bp;&bp;&bp;&bp;一股强大的气势从灼热的龙鳞之上袭来,刘楚感觉眼前一黑,便直接昏了过。

    &bp;&bp;&bp;&bp;不过,昏过的只是身体,意识却清晰得很。

    &bp;&bp;&bp;&bp;眼前出现了一点亮光,不多时,这亮光竟然照亮了他的整个灵魂。

    &bp;&bp;&bp;&bp;他现自己的灵魂晃晃悠悠地来到了一个奇妙的空间。

    &bp;&bp;&bp;&bp;只是,自己既然是灵魂的状态,怎么会有种窒息的感觉

    &bp;&bp;&bp;&bp;一时之间,刘楚都分不清这究竟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实的。

    &bp;&bp;&bp;&bp;几乎是下意识地,刘楚就想与天心魔主和灭世魔书取得联系。

    &bp;&bp;&bp;&bp;但是,试了几次,却没有一点反应。

    &bp;&bp;&bp;&bp;就跟之前苍龙残魂封印他意识海时候的情况完全一样,他根本就没办法深入意识海之中。

    &bp;&bp;&bp;&bp;立即,一丝不详的预感在心里油然而生。

    &bp;&bp;&bp;&bp;果然!

    &bp;&bp;&bp;&bp;他甚至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一股罡风袭来。

    &bp;&bp;&bp;&bp;它如此猛烈,卷起的空气仿佛都变成了钢刀。

    &bp;&bp;&bp;&bp;更可怕的是,这无数的利刃正在撕扯他的灵魂!

    &bp;&bp;&bp;&bp;阵阵难以言语的痛苦袭来,让他几乎就要失意识。

    &bp;&bp;&bp;&bp;幻觉,这一切都是幻觉!

    &bp;&bp;&bp;&bp;他突然想起了天心魔主的辞。

    &bp;&bp;&bp;&bp;事实上,此时此刻恐怕这也是他唯一还能坚持下的信念。

    &bp;&bp;&bp;&bp;因为他的灵魂一点点被切割,眼看就要被彻底摧毁!

    &bp;&bp;&bp;&bp;哪怕是自我安慰,刘楚也不想要在绝望之中神魂俱灭。

    &bp;&bp;&bp;&bp;咦——

    &bp;&bp;&bp;&bp;真有效!

    &bp;&bp;&bp;&bp;这样想着,身上的痛楚还真就减少了几分。

    &bp;&bp;&bp;&bp;而且,对面袭来的罡风似乎也在迅减弱

    &bp;&bp;&bp;&bp;既然如此,那就试着闯过!

    &bp;&bp;&bp;&bp;一念及此,刘楚心中一狠,盯着仿佛要将他绞得粉碎的罡风便闯了过。

    &bp;&bp;&bp;&bp;依旧很疼

    &bp;&bp;&bp;&bp;不过,却没有意料之中那种直接被撕裂的感觉。

    &bp;&bp;&bp;&bp;甚至,隐隐之间,有一股熟悉的力量凭空出现。

    &bp;&bp;&bp;&bp;功德之力!

    &bp;&bp;&bp;&bp;刘楚惊异的感觉到,仿佛它出现的一瞬间,自己的身体又回来了。

    &bp;&bp;&bp;&bp;此刻,他又变成了那个有血有肉的刘楚,而不是单纯的灵魂!

    &bp;&bp;&bp;&bp;随着周身功德之力缠绕,痛楚几乎消散殆尽。

    &bp;&bp;&bp;&bp;不仅如此,他的信心也在不断加强。

    &bp;&bp;&bp;&bp;他步伐坚定,一步快似一步。

    &bp;&bp;&bp;&bp;一步

    &bp;&bp;&bp;&bp;两步

    &bp;&bp;&bp;&bp;三步

    &bp;&bp;&bp;&bp;终于,在第二十步的时候,凌厉的罡风戛然而止。

    &bp;&bp;&bp;&bp;成功了!

    &bp;&bp;&bp;&bp;可是,下一刻,刘楚有皱起眉头。

    &bp;&bp;&bp;&bp;他总觉得考验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bp;&bp;&bp;&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