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神医 > 第0310章 张家家宴

第0310章 张家家宴

 热门推荐:
    &bp;&bp;&bp;&bp;很快,张雯的目光又落在了太爷爷身上。bp;&bp;&bp;&bp;&bp;&bp;&bp;作为张家家主,张擎天在她的印象之中却是和蔼可亲的。

    &bp;&bp;&bp;&bp;看到他神情严肃的样子,张雯隐隐觉得这事情透着古怪。

    &bp;&bp;&bp;&bp;没等她多问上一句,刘楚已经被张擎天带向别处。

    &bp;&bp;&bp;&bp;怎么回事?!

    &bp;&bp;&bp;&bp;不会这刘楚做了什么事情触怒了太爷爷吧?

    &bp;&bp;&bp;&bp;张雯刚刚想到这里,就见二叔又折返回来。

    &bp;&bp;&bp;&bp;“来人!”

    &bp;&bp;&bp;&bp;张天义对着大厅外喊了一声。

    &bp;&bp;&bp;&bp;立即,门外四个守卫恭敬地站到他跟前。

    &bp;&bp;&bp;&bp;“你们度把大家都叫来,到大厅集合!”

    &bp;&bp;&bp;&bp;张雯一听,心下大骇。

    &bp;&bp;&bp;&bp;难道张家要直接扣人不成?

    &bp;&bp;&bp;&bp;想到这,张雯一咬银牙,直接拦住自己的二叔。

    &bp;&bp;&bp;&bp;她恳求道“二叔,人是我带来了,要罚还是罚我吧!刘先生本就是一片好心,若是有什么误会,请您多多海涵!太爷爷那里也为他句话!我敢保证,他真的没有恶意。而且他绝对能够帮到我们张家!”

    &bp;&bp;&bp;&bp;张天义先是一愣,然后一拍脑袋,笑眯眯地道

    &bp;&bp;&bp;&bp;“我的乖侄女儿,看你紧张的!不过,这刘先生确实生的俊俏。”

    &bp;&bp;&bp;&bp;俊俏

    &bp;&bp;&bp;&bp;什么意思?

    &bp;&bp;&bp;&bp;不过,看到张天义那暧昧的眼神,张雯立即意识到了什么。

    &bp;&bp;&bp;&bp;唰!

    &bp;&bp;&bp;&bp;她俏脸一红,赶紧解释道

    &bp;&bp;&bp;&bp;“二叔,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只是只是觉得刘先生人不错,所以”

    &bp;&bp;&bp;&bp;“什么不是我想的样子!”张天义脸色一冷,正色道,“你要记住,不管你到底有意无意都要把刘楚给我留住!”

    &bp;&bp;&bp;&bp;啊!

    &bp;&bp;&bp;&bp;二叔到底什么意思?

    &bp;&bp;&bp;&bp;让自己把刘楚留住

    &bp;&bp;&bp;&bp;这是美人计!

    &bp;&bp;&bp;&bp;想到这里,张雯只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bp;&bp;&bp;&bp;看到自家侄女儿的样子,张天义终于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bp;&bp;&bp;&bp;“二叔!你捉弄人家!”

    &bp;&bp;&bp;&bp;张雯气鼓鼓地道。

    &bp;&bp;&bp;&bp;“好啦!不跟你闹了,我还有正事儿要做呢!今天老爷子要跟刘先生畅饮一番,我要张罗一桌好酒好菜!”张天义笑道。

    &bp;&bp;&bp;&bp;“啊!这么,刘先生答应了!”张雯惊喜地道。

    &bp;&bp;&bp;&bp;“对!答应了。”

    &bp;&bp;&bp;&bp;“实在是太好了!”

    &bp;&bp;&bp;&bp;“所以啊,你更要好好把握机会啊!”张天义突然收起笑容,语重心长地道,“刘先生现在可以是掌握了张家的命脉,咱们可要好好招待他。而且,我也觉得他很不错,完全配得上咱们家二姐!”

    &bp;&bp;&bp;&bp;张雯看出二叔的想法,也很诧异。

    &bp;&bp;&bp;&bp;二叔属于那种事糊涂,大事精明的主儿。

    &bp;&bp;&bp;&bp;平时虽跟自己关系很好,但是这种事情却很少拿来开玩笑,看来他的确是认真的。

    &bp;&bp;&bp;&bp;起来,她对刘楚不是没有好感。

    &bp;&bp;&bp;&bp;只是,在他的面前,即便是张雯也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bp;&bp;&bp;&bp;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真的看得上自己吗?

    &bp;&bp;&bp;&bp;看到侄女儿的反应,张天义知道这事有门,不自觉地偷笑起来。

    &bp;&bp;&bp;&bp;二人话的工夫,刘楚已经和张擎天来到了一处窗明几净,古色古香的书房。

    &bp;&bp;&bp;&bp;刘楚环视了一圈道“擎天公真是好雅致,将书房也布置地别有一番风味。”

    &bp;&bp;&bp;&bp;“见笑,我平日里无事也会常来这里坐一坐,权当陶冶一下情操。虽我这种武人,几乎没什么效果。”

    &bp;&bp;&bp;&bp;张擎天口里谦虚着,可心思全然不在这上边。

    &bp;&bp;&bp;&bp;“擎天公过谦了!别的不,这幅猛虎下山图就不简单呢!虎啸山林,所向披靡!擎天公壮志未老,只等时机成熟,便要叱咤风云一番。”刘楚笑眯眯地道。

    &bp;&bp;&bp;&bp;张擎天微微一愣,旋即不置可否地笑笑。

    &bp;&bp;&bp;&bp;他转而问道“不知道刘先生是哪里人?”

    &bp;&bp;&bp;&bp;刘楚也不强求,更不会隐藏自己的来历。

    &bp;&bp;&bp;&bp;他索性有问必答,将自己家里的事情了一遍。

    &bp;&bp;&bp;&bp;当然,那个无名老道的故事也被他再一次拿了出来。

    &bp;&bp;&bp;&bp;这些当然都是张擎天早就已经掌握的东西,现在听刘楚亲自出来,也不知道他究竟信了几成。

    &bp;&bp;&bp;&bp;倒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在这种看似平淡的谈话之中不知不觉又融洽了几分。

    &bp;&bp;&bp;&bp;不知不觉,一个时已经过。

    &bp;&bp;&bp;&bp;张雯在张天义的安排下过来请两人饭厅用饭。

    &bp;&bp;&bp;&bp;张家不愧是世家豪门,虽然隐居在此,但是各种资源却是不差。

    &bp;&bp;&bp;&bp;尤其是还有一个秘密的百草福地,制作一桌别具风格的饭菜更是轻而易举。

    &bp;&bp;&bp;&bp;刘楚本就有心结交张家,而张擎天也是这样的心思,彼此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bp;&bp;&bp;&bp;张天霸作为名义上的第一继承人,也来参加了这次家宴。

    &bp;&bp;&bp;&bp;看到刘楚被老爷子奉若上宾,竟然将张家最顶级的菜式悉数摆了出来不,连珍藏的美酒也拿出来了,心里一阵不快。

    &bp;&bp;&bp;&bp;再加上一旁儿子不断使眼色,他越想越气不过。

    &bp;&bp;&bp;&bp;凭啥一个年纪轻轻的人物就要受到张家如此规格的接待?!

    &bp;&bp;&bp;&bp;仅仅是因为他有炼丹的天赋!

    &bp;&bp;&bp;&bp;自己和儿子都不受诅咒的困扰,他才不希望别人这么快摆脱这个阴影。

    &bp;&bp;&bp;&bp;尤其是得知天之骄女的张雯竟然也诅咒作,偏偏被刘楚压制十年,他更是一阵患得患失。

    &bp;&bp;&bp;&bp;若是张雯被诅咒所累,那张家还有谁有资格跟他竞争家主之位?!

    &bp;&bp;&bp;&bp;一念及此,张天霸又自顾自地喝下一杯闷酒。

    &bp;&bp;&bp;&bp;这已经是第三杯了。

    &bp;&bp;&bp;&bp;今天老爷子拿出来的叫做百花酿,据是采集百种花蜜酿制而成的。

    &bp;&bp;&bp;&bp;虽他认为有些吹嘘,但是家族在医药方面的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这佳酿的确非同一般,尤其是对内劲的修炼有很好的辅助作用。

    &bp;&bp;&bp;&bp;张擎天看着张天霸父子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bp;&bp;&bp;&bp;这父子二人胡作非为的事情他早就有所耳闻,但是再怎么也是张家血脉,他也不想过于苛责,可是这一次,他们好死不死得罪了刘楚,他决定来个大义灭亲。

    &bp;&bp;&bp;&bp;虽然不知道刘楚是否心中还有芥蒂,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摆出姿态。

    &bp;&bp;&bp;&bp;只是,这个时候自己旧事重提倒是落了下乘,索性让张天霸父子自己撞上。

    &bp;&bp;&bp;&bp;当然,若是二人能够拎得清轻重,压住这口气,这件事暂时作罢,只等以后找机会跟刘楚道歉了。

    &bp;&bp;&bp;&bp;于是乎,张擎天找了个由头,提前离场。

    &bp;&bp;&bp;&bp;张天霸一看张擎天都走了,立即躁动起来。

    &bp;&bp;&bp;&bp;在他看来,若这刘楚真的有可能解除这张家诅咒,老爷子那边定不会如此敷衍。

    &bp;&bp;&bp;&bp;由此可见,这刘楚充其量也就是能压制一下张家诅咒而已。

    &bp;&bp;&bp;&bp;原本张擎天突然离开,刘楚还感觉有些意外,可是看到张天霸父子跃跃欲试的样子,他似乎立即明白了什么。

    &bp;&bp;&bp;&bp;张天霸父子如此嚣张,自己要跟张家合作,有他们在肯定要生出不少事端。

    &bp;&bp;&bp;&bp;虽无伤大雅,但是总是麻烦事儿。

    &bp;&bp;&bp;&bp;于是,他端起酒杯,直接朝张天霸道

    &bp;&bp;&bp;&bp;“张伯父,之前有些事情是我这个晚辈做的不对,我刘楚先自罚一杯!”

    &bp;&bp;&bp;&bp;他着,端着酒杯就一饮而尽。

    &bp;&bp;&bp;&bp;其余作陪的张家人早知道二人之前的不愉快,看刘楚这么大度,轰然叫好。

    &bp;&bp;&bp;&bp;然而,张天霸冷哼一声,却大大咧咧地坐在座位上,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bp;&bp;&bp;&bp;看到这一幕,张家人都是纷纷皱眉。

    &bp;&bp;&bp;&bp;张天霸这种态度,实在是有些过了。

    &bp;&bp;&bp;&bp;虽只是知道刘楚能够压制张家诅咒,但是即便如此,也等于让张家多了一层保险。

    &bp;&bp;&bp;&bp;他这样干,若是刘楚负气之下一走了之,他们找谁?!

    &bp;&bp;&bp;&bp;张天义在一旁看的微微皱眉,开口道“大哥,有啥事情是放不下的!我看之前的事情就是一个误会而已!喝了这杯酒,大家还是朋友!”

    &bp;&bp;&bp;&bp;“算了?二弟,你这话倒是轻巧。现在张家上上下下都知道我被一个后辈给教训了,今后这脸往哪里放?”张天霸目光阴鸷地看着刘楚,隐隐带着一丝杀机。

    &bp;&bp;&bp;&bp;“你想怎么办?”张天义手握双拳,恨得牙齿痒痒。

    &bp;&bp;&bp;&bp;这张天霸简直就在作死!

    &bp;&bp;&bp;&bp;要不是老爷子的口谕,让他守好秘密,他张天义哪里会忍到现在?!

    &bp;&bp;&bp;&bp;家主之位原本他没有想法,但是现在,他必须争上一争。

    &bp;&bp;&bp;&bp;不为别的,就为了张家基业不能落在自己这个大哥手上!

    &bp;&bp;&bp;&bp;“我想怎么办?好!”张天霸眉头一挑,无比嚣张的道,“让这后辈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大人不记人过,立马放了他。而且这杯酒我一定陪他喝,算是给他面子。”

    &bp;&bp;&bp;&bp;张天霸完,突然一阵哈哈大笑。

    &bp;&bp;&bp;&bp;其他人却没有笑,而是冷冷地看着他。

    &bp;&bp;&bp;&bp;唯一附和的自然是他的儿子张猛。

    &bp;&bp;&bp;&bp;原本以张猛的地位是不可能坐在这里的,但是张天霸仗着自己是家族未来的第一继承人,硬是将儿子塞了进来。

    &bp;&bp;&bp;&bp;刘楚脾气虽好,可不代表他就是一个软柿子。

    &bp;&bp;&bp;&bp;他刚才其实给了张天霸一次机会。

    &bp;&bp;&bp;&bp;若是他上道,那刘楚当然不会揪着他不放。

    &bp;&bp;&bp;&bp;可是看到张天霸如此倨傲的态度,刘楚冷笑一声,直接出言道

    &bp;&bp;&bp;&bp;“我敢磕这个头,可你敢接吗?!”

    &bp;&bp;&bp;&bp;他这话透着威胁,身上的气势也微微散出来。

    &bp;&bp;&bp;&bp;张天霸自知自己不是那子的对手,赶紧提声道

    &bp;&bp;&bp;&bp;“子,知道你能打,可你别忘了,这里可是张家,不是你能随便撒野的地方!”

    &bp;&bp;&bp;&bp;刘楚没有话,而是瞥了眼张天义。

    &bp;&bp;&bp;&bp;张天义知道,刘楚这是要自己表明态度。

    &bp;&bp;&bp;&bp;他冷声道“张天霸,道歉!立即!”

    &bp;&bp;&bp;&bp;“道歉?二弟,你脑子不会是进水了吧?”张天霸虽然诧异自己这个好好先生一般的二弟怎么会突然称呼自己的名字,但还是硬气地道。

    &bp;&bp;&bp;&bp;一边着,他还自顾自地端起酒杯准备喝一口。

    &bp;&bp;&bp;&bp;张天义看张天霸油盐不进,心下一狠,屈指一弹。

    &bp;&bp;&bp;&bp;嘭!

    &bp;&bp;&bp;&bp;一声轻响,就被出现一个花生米大的圆洞,酒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

    &bp;&bp;&bp;&bp;“二弟,你”

    &bp;&bp;&bp;&bp;张天霸一阵骇然。

    &bp;&bp;&bp;&bp;二弟的实力虽然也还不错,但是这样的手法却让他觉得难以置信。

    &bp;&bp;&bp;&bp;什么时候,他居然拥有了如此可怕的实力!

    &bp;&bp;&bp;&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