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神医 > 第0302章 给我闭嘴

第0302章 给我闭嘴

 热门推荐:
    &bp;&bp;&bp;&bp;果然!

    &bp;&bp;&bp;&bp;刘楚的感觉没错。&bp;&bp;┡&bp;&bp;bp;&bp;&bp;&bp;&bp;&bp;&bp;前面一路行来,二人畅通无阻,没人阻挡。

    &bp;&bp;&bp;&bp;但是,前脚以踏入这里,几个身材魁梧,气息沉稳的人悄无声息地出现了。

    &bp;&bp;&bp;&bp;不过,这些都是普通的武者。

    &bp;&bp;&bp;&bp;他们的功底虽然不差,但身上毫无灵气波动。

    &bp;&bp;&bp;&bp;事实上,就是在这不起眼的院落里,暗处至少还隐藏着十几个实力更强的好手!

    &bp;&bp;&bp;&bp;看来张家沉寂百载,的确足够心谨慎。

    &bp;&bp;&bp;&bp;不过越是这样,刘楚心中便更加期待起来。

    &bp;&bp;&bp;&bp;不愧是千年世家,即便是隐世避居,仍然保持着如此深厚的底蕴。

    &bp;&bp;&bp;&bp;这绝对是一股不容觑的力量!

    &bp;&bp;&bp;&bp;必须想方设法争取过来

    &bp;&bp;&bp;&bp;“二姐,这位是?”

    &bp;&bp;&bp;&bp;为的一人显然是这五个人的头目,他深深地看了眼刘楚,朝张雯沉声问道。

    &bp;&bp;&bp;&bp;刘楚明显感觉得出来,此人对他带着一丝戒备,而且蓄势待。

    &bp;&bp;&bp;&bp;仿佛一言不合,他就可能出手将自己擒住。

    &bp;&bp;&bp;&bp;“阿辉,快给我叫二叔,让他们迅会客厅,我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bp;&bp;&bp;&bp;张雯立即上前,满脸兴奋地冲着大汉道。

    &bp;&bp;&bp;&bp;被称作阿辉的大汉听完,顿时微微一怔,却没有什么反应。

    &bp;&bp;&bp;&bp;张雯秀眉一蹙,旋即笑道

    &bp;&bp;&bp;&bp;“什么眼神,他可是鼎鼎大名的刘楚刘神医!”

    &bp;&bp;&bp;&bp;“刘神医”

    &bp;&bp;&bp;&bp;大汉明显没有反应过来,还是满脸迟疑。

    &bp;&bp;&bp;&bp;“铁骨丹!”

    &bp;&bp;&bp;&bp;张雯面带戏谑,一字一顿地道。

    &bp;&bp;&bp;&bp;那人顿时一个激灵,随即又深深地看了眼刘楚。

    &bp;&bp;&bp;&bp;下一刻,他一拍脑门儿,冲刘楚恍然大悟地笑笑,然后立即转身跑开了。

    &bp;&bp;&bp;&bp;显然,他也认出了刘楚的身份,于是再不迟疑,麻溜地窜入了并不起眼的仓库。

    &bp;&bp;&bp;&bp;很快,一个四十来岁,龙行虎步的中年人便迎了出来。

    &bp;&bp;&bp;&bp;在他的身上,刘楚赫然嗅到了一股子沁人心脾的药香。

    &bp;&bp;&bp;&bp;几乎是立即,刘楚便意识到,这是在炼制换血丹之类的丹药。

    &bp;&bp;&bp;&bp;只是,材料虽然都不错,但是配比上和炮制的方式上出了一些问题,估计很难得到高品质的丹药。

    &bp;&bp;&bp;&bp;看来张雯的不错,张家被这诅咒一般的病痛折磨,一直都在尝试突破,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却还差了一点。

    &bp;&bp;&bp;&bp;越是这样,刘楚对这次张家之行反倒更有信心了。

    &bp;&bp;&bp;&bp;“不知道刘神医大驾光临,张知义有失远迎,万望海涵!”

    &bp;&bp;&bp;&bp;来人疾步而来,远远地就朝刘楚抱拳道。

    &bp;&bp;&bp;&bp;“二叔,我还以为你不出来呢?”张雯打趣道。

    &bp;&bp;&bp;&bp;“祖宗,你什么呢!”张知义完全不以为怪,反倒是笑呵呵地道,“你二叔我虽然是个药痴,但是正因为如此才丢下手上的活计,迫不及待地迎了出来啊!还请刘神医进屋一叙,我正好有不少问题想要请教刘神医呢!”

    &bp;&bp;&bp;&bp;“二叔,您又来了。人家刘先生第一次到我们这里呢!”张雯笑道。

    &bp;&bp;&bp;&bp;张知义一拍脑门儿,恍然大悟一般地道“哎!你瞧我这脑袋,竟然把这个忘掉了。丫头,赶紧把我亲手烹制的九宫云雾拿来,我要好好招待刘神医,把茶论英雄!”

    &bp;&bp;&bp;&bp;“是把茶问问题吧!你还真是个药痴呢!”

    &bp;&bp;&bp;&bp;张知义嘿嘿一笑。

    &bp;&bp;&bp;&bp;刘楚保持笑容,冷眼旁观。

    &bp;&bp;&bp;&bp;他看得出来,这个张知义对张雯的确是极为溺爱,而且这副性情也不像是装出来。

    &bp;&bp;&bp;&bp;突然,张知义一拍脑门儿,猛地转身跑了回。

    &bp;&bp;&bp;&bp;可是,他还没有跑出三步,就感觉地面似乎轻微的颤动了一下。

    &bp;&bp;&bp;&bp;刘楚微微皱眉。

    &bp;&bp;&bp;&bp;倒是一边的张雯立即为他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bp;&bp;&bp;&bp;竟然是张知义的丹炉爆炸了。

    &bp;&bp;&bp;&bp;听到这话,刘楚便再不怀疑。

    &bp;&bp;&bp;&bp;这家伙绝对是个醉心炼丹的药痴。

    &bp;&bp;&bp;&bp;或许天赋未必太高,但这份锲而不舍的精神的确值得称道。

    &bp;&bp;&bp;&bp;张知义只是停顿了一下,还是朝着仓库的方向跑了进,一溜烟消失无踪。

    &bp;&bp;&bp;&bp;张雯则是代替他朝刘楚告了声罪之后,便带着刘楚进入了仓库。

    &bp;&bp;&bp;&bp;仓库里面堆放着一些工具和米粮之类,看起来没什么特别。

    &bp;&bp;&bp;&bp;但是,背面的一堵墙却吸引了刘楚的注意。

    &bp;&bp;&bp;&bp;这里竟然跟南山山庄后面悬崖上那个北斗聚灵阵一样,隐藏着一个奇妙的空间。

    &bp;&bp;&bp;&bp;只是,这个空间更多的是在于隐藏这里关于灵气的秘密,因此不如北斗聚灵阵那么复杂。

    &bp;&bp;&bp;&bp;但是即便如此,也一定是高手布置。

    &bp;&bp;&bp;&bp;即便是比不过那个无量道人那么高明,但也差不到哪儿。

    &bp;&bp;&bp;&bp;刘楚也不点破,乖乖在张雯的引领下穿过仓库,走过一个花园,来到一处木屋之中。

    &bp;&bp;&bp;&bp;外表看似平淡无奇的木屋之中显得古色古香,而又绝不缺乏生气。

    &bp;&bp;&bp;&bp;刘楚赫然现,这个木屋竟然是有珍贵的鸡翅木打造!

    &bp;&bp;&bp;&bp;在木屋的中间,摆着一个根雕茶几。

    &bp;&bp;&bp;&bp;这个茶几可要比之前在那个花厅里的要更加讲究。

    &bp;&bp;&bp;&bp;无论是雕工还是选材都堪称一流。

    &bp;&bp;&bp;&bp;这会儿刘楚才意识到,刚才他看到的那个阵法之所以放置在仓库一角,实在是张家高层用心良苦。

    &bp;&bp;&bp;&bp;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

    &bp;&bp;&bp;&bp;那里不起眼,人人都能看见,若是无法一眼看穿,绝不会想到张家真正的秘密却是藏在那里。

    &bp;&bp;&bp;&bp;难怪经过那里的时候,张雯成绩有意无意地注意过他的眼神,这显然也是一种试探。

    &bp;&bp;&bp;&bp;刘楚倒也没有什么不满,毕竟事关重大,无论如何心都不为过。

    &bp;&bp;&bp;&bp;退一万步来,今天张雯能够将他带到这里,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冒险。

    &bp;&bp;&bp;&bp;亏得是如今他跟孙家那点龌龊张雯知道的不少,不然恐怕就算有自己在花厅之中那番作为,张雯也不会顶着压力,这么轻易地就将自己带过来。

    &bp;&bp;&bp;&bp;“刘先生,尝尝这九宫云雾。这是九宫山后山石壁上半株古茶上采摘的,我二叔亲自炒制,乃是一等一的灵茶。”

    &bp;&bp;&bp;&bp;张雯趁着刘楚打量整间木屋里面各种陈设的时候,已经为他泡好了一杯茶。

    &bp;&bp;&bp;&bp;刘楚笑着点了点头,接过来轻轻地品了一口。

    &bp;&bp;&bp;&bp;他不得不承认,这茶灵气四溢,口感玄妙,却是当得起一句灵茶的称呼。

    &bp;&bp;&bp;&bp;“感觉怎么样?”

    &bp;&bp;&bp;&bp;张雯迫不及待地问道。

    &bp;&bp;&bp;&bp;“此茶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张姐,可否再来一杯。”刘楚笑道。

    &bp;&bp;&bp;&bp;可惜,他话音未落,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bp;&bp;&bp;&bp;“再来一杯?就怕你个凡夫俗子消受不得!”

    &bp;&bp;&bp;&bp;“张猛!”

    &bp;&bp;&bp;&bp;张雯脸色骤变,俏脸如同结了寒霜。

    &bp;&bp;&bp;&bp;“二妹,怎么回事?自己胡闹也就罢了,怎么把什么阿猫阿狗都带来了。还用这九宫云雾招待,真是暴殄天物啊!”

    &bp;&bp;&bp;&bp;来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身姿挺拔,面容俊秀,可惜目光却显得有些阴鸷,影响了美感。

    &bp;&bp;&bp;&bp;最重要的是,这种口气让刘楚极度不爽。

    &bp;&bp;&bp;&bp;只是,自己眼下毕竟是张雯的客人,而且正主儿张知义这会儿也有事耽搁了,他没有立即作。

    &bp;&bp;&bp;&bp;总要给人家留点面子不是?

    &bp;&bp;&bp;&bp;当然,他也想要顺便看看张雯会如何处理。

    &bp;&bp;&bp;&bp;“张猛,你给我闭嘴!”

    &bp;&bp;&bp;&bp;张雯终于爆了,双眼如同喷火,像是恨不得直接把张猛生撕了一般。

    &bp;&bp;&bp;&bp;“闭嘴?”张猛冷哼一声,满脸揶揄地道,“我二姐,家族从就夸你天资过人,前途不可限量,可你咋越活越回了,凭借区区一枚铁骨丹又明得了什么?!还不是一无是处!”

    &bp;&bp;&bp;&bp;“想我张家传承千载,中间也出现了不少英才,个个都惊才绝艳,风骚百载,可结果呢?对我们张家的病还不是束手无策!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你却把他领到了这里,难道忘记了族规家训么?哼!就算大爷爷护着你,今天我也不给面子!我们张家自己的事还用不着一个外人插手!”

    &bp;&bp;&bp;&bp;“张猛!你够了吗?我让你闭嘴!”

    &bp;&bp;&bp;&bp;张雯一巴掌甩出,一道劲风呼啸而至。

    &bp;&bp;&bp;&bp;张猛下意识地躲避,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气血突然一滞,然后只感觉脸颊一疼。

    &bp;&bp;&bp;&bp;他被打中了。

    &bp;&bp;&bp;&bp;下一刻,五根手指的印记清晰地印在了他扭曲的脸上。

    &bp;&bp;&bp;&bp;“你你敢打我!”

    &bp;&bp;&bp;&bp;张猛几乎是咆哮起来。

    &bp;&bp;&bp;&bp;“只是一巴掌而已,今天我偏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bp;&bp;&bp;&bp;张雯也在火头上,虽然觉得自己居然能够击中张猛有些蹊跷,但是甩手又是一巴掌飞了出。

    &bp;&bp;&bp;&bp;“住手!”

    &bp;&bp;&bp;&bp;苍老声音想起的同时,空气一凝,张雯甩出的气劲被一道刚猛的掌力硬生生化解了。

    &bp;&bp;&bp;&bp;而且,余威不减,直奔张雯席卷而。

    &bp;&bp;&bp;&bp;刘楚冷笑一声,后先至,屈指一弹,一道白芒脱手而出。

    &bp;&bp;&bp;&bp;白芒接触掌力的刹那,竟然毫无征兆的烟消云散,湮灭无踪。

    &bp;&bp;&bp;&bp;“爹!贱人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法,我我动不了了!”

    &bp;&bp;&bp;&bp;张猛扭头冲着身后一个中年男子惊恐地叫道。

    &bp;&bp;&bp;&bp;刚才他在气头上,没意识到自己眼下的情况。

    &bp;&bp;&bp;&bp;等他想要运气反击,却现自己脑袋以下全都不听使唤了。

    &bp;&bp;&bp;&bp;“闭嘴!还嫌丢人丢得不够吗?!”

    &bp;&bp;&bp;&bp;中年男子挺着个大肚子走了过来,脸上一道斜疤触目惊心。

    &bp;&bp;&bp;&bp;他没有看张雯,犀利的目光却在刘楚脸上扫过。

    &bp;&bp;&bp;&bp;显然,他已然看出了端倪,知道问题是出在了刘楚身上。

    &bp;&bp;&bp;&bp;他冷笑一声,棉里藏刀地开口道

    &bp;&bp;&bp;&bp;“二丫头,张猛好歹是你兄长,就算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不用当着外人的面出此狠手吧!”

    &bp;&bp;&bp;&bp;“大伯!你”

    &bp;&bp;&bp;&bp;张雯咬牙切齿,偏又什么也不出来。

    &bp;&bp;&bp;&bp;她当然知道刚才若非刘楚出手,自己就算不被那道掌力伤到,也必然狼狈不堪。

    &bp;&bp;&bp;&bp;大伯不待见自己,因此刚才她故意让人通知二叔,希望通过他找到家族那些闭关的长老,配合刘楚的治疗。

    &bp;&bp;&bp;&bp;可是现在,人家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得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向刘楚。

    &bp;&bp;&bp;&bp;面对张雯的眼神,刘楚心中一阵好笑。

    &bp;&bp;&bp;&bp;这位张二姐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bp;&bp;&bp;&bp;也罢!

    &bp;&bp;&bp;&bp;虽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这个时候也是该自己出手了。

    &bp;&bp;&bp;&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