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神医 > 第0225章 语重心长

第0225章 语重心长

 热门推荐:
    &bp;&bp;&bp;&bp;随即,他怨毒地看着孙瑞。

    &bp;&bp;&bp;&bp;显然,这个家伙没有告诉他实话。

    &bp;&bp;&bp;&bp;这次自己竟然跟自己家族的靠山捣乱!

    &bp;&bp;&bp;&bp;一念及此,他连杀孙瑞的心都有了。

    &bp;&bp;&bp;&bp;这家伙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让自己往里面跳啊!

    &bp;&bp;&bp;&bp;起来,刘家只能算是华夏金字塔顶尖的末流家族。

    &bp;&bp;&bp;&bp;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是有贵人提携的。

    &bp;&bp;&bp;&bp;而这个贵人,还不是张家老爷子,只是老爷子一个身居高位的儿子而已。

    &bp;&bp;&bp;&bp;要是早知道这些内部,别让他搀和进来,他恐怕第一时间就要选择站到唐家一边才对。

    &bp;&bp;&bp;&bp;孙瑞也是隐隐知道张家已经浮出水面。

    &bp;&bp;&bp;&bp;不然昨晚也不会有那一句没头没脑的诗句。

    &bp;&bp;&bp;&bp;可是,他没想到张家会直接出手!

    &bp;&bp;&bp;&bp;顿时全身如坠冰窖。

    &bp;&bp;&bp;&bp;完了!

    &bp;&bp;&bp;&bp;这次是彻底的完了。

    &bp;&bp;&bp;&bp;“怎么?现在知道厉害了?!”孙道心冷哼道。

    &bp;&bp;&bp;&bp;“孙儿”孙瑞咬着嘴唇,一时之间真不知道什么才好。

    &bp;&bp;&bp;&bp;孙道心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怎么,没话了?”

    &bp;&bp;&bp;&bp;孙瑞一阵气苦。

    &bp;&bp;&bp;&bp;自己能什么呢?

    &bp;&bp;&bp;&bp;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张家和李家在这个事情上会突然联手。

    &bp;&bp;&bp;&bp;要知道,两个家族之间,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

    &bp;&bp;&bp;&bp;现在倒好,因为一个刘楚,竟然一起出手,而且还不遗余力,完全不顾旁人的看法。

    &bp;&bp;&bp;&bp;而且,孙瑞也不指望这两家会点到为止。

    &bp;&bp;&bp;&bp;既然他们如此不顾一切,必然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bp;&bp;&bp;&bp;思来想,只可能是因为刘楚。

    &bp;&bp;&bp;&bp;若是仅凭几颗铁骨丹,恐怕还不足以让这两家摒弃前嫌,精诚协作。

    &bp;&bp;&bp;&bp;因此,既然这种开国世家出手,那就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bp;&bp;&bp;&bp;他们既然要卖好给刘楚,那就一定将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

    &bp;&bp;&bp;&bp;孙瑞知道,这次他是在劫难逃了!

    &bp;&bp;&bp;&bp;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孙家的内部,不会有任何的人再支持他,也没有人敢支持他。

    &bp;&bp;&bp;&bp;何况,在与大哥的竞争中,它本身就没有多少优势。

    &bp;&bp;&bp;&bp;也是这个缘故,他才期望着能够剑走偏锋,干出点成绩,累积功劳,提高自己在家族中的声望,以期获得更多的支持。

    &bp;&bp;&bp;&bp;“爷爷,孙儿知错了。现在,要我怎么做才能弥补。”

    &bp;&bp;&bp;&bp;孙瑞现在想的是如何弥补的问题。

    &bp;&bp;&bp;&bp;为了平息这件事,孙家很有可能,把他推出。

    &bp;&bp;&bp;&bp;这样,才算是挽回一些颜面,不至于太过于丢人。

    &bp;&bp;&bp;&bp;他绝不希望成为这场博弈之中的牺牲品。

    &bp;&bp;&bp;&bp;看到孙瑞反应了过了,孙道心心里一叹。

    &bp;&bp;&bp;&bp;晚了,终究是太晚了。

    &bp;&bp;&bp;&bp;人家既然已经不顾一切地出手了,你这个时候悔悟,又有什么用呢?

    &bp;&bp;&bp;&bp;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bp;&bp;&bp;&bp;“好好收拾一下,我们和唐家负荆请罪。但愿,他们能够开一面。不然哎!”孙道心到这里,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bp;&bp;&bp;&bp;“和唐家道歉?”孙瑞皱眉。

    &bp;&bp;&bp;&bp;和唐嫣儿道歉,那还不如杀了他呢!

    &bp;&bp;&bp;&bp;刚才的时候,他还打电话嘲讽人家。

    &bp;&bp;&bp;&bp;现在好了,又要道歉。

    &bp;&bp;&bp;&bp;一时间,他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

    &bp;&bp;&bp;&bp;“解铃还须系铃人。事

    &bp;&bp;&bp;&bp;(本章未完,请翻页)情因唐家而起,自然要从唐家这里切入。无论是找刘楚还是找李家或者张家都不对。你呀!好好的把这件事处理妥当吧!记住,要诚恳一点,这个时候,面子不再重要。咱们孙家过太顺了,现在吃一点亏,总算为时不晚。”

    &bp;&bp;&bp;&bp;孙瑞的脑子嗡的一声,有些回不过神来。

    &bp;&bp;&bp;&bp;刚才,孙道心轻飘飘的一句话,已经把他以后的希望全部堵死了。

    &bp;&bp;&bp;&bp;孙瑞的脸上一片死灰。

    &bp;&bp;&bp;&bp;他从十几岁的时候,偶然被师尊收为弟子,随即展现出强横的实力,被定为接班人的候选者之一。

    &bp;&bp;&bp;&bp;现在落到这个地步,家族继承权恐怕便离他远,未来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势必一落千丈。

    &bp;&bp;&bp;&bp;他享受惯了高高在上,被众星捧月的感觉,哪儿受得了这种打击?

    &bp;&bp;&bp;&bp;只可惜,孙道心心意已决,根本就不会再理会他的感受。

    &bp;&bp;&bp;&bp;只见他大手一挥“好了,你们都退下吧!瑞儿留下!”

    &bp;&bp;&bp;&bp;“是!”

    &bp;&bp;&bp;&bp;孙福叹息了一声。

    &bp;&bp;&bp;&bp;不过,他的脚步未动。

    &bp;&bp;&bp;&bp;他在孙家这二十多年,可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当然有这个地位。

    &bp;&bp;&bp;&bp;这个,也是孙道心默许的事情。

    &bp;&bp;&bp;&bp;“瑞儿,这里没有外人了。”

    &bp;&bp;&bp;&bp;孙道心的语气一下子变得缓和了起来。

    &bp;&bp;&bp;&bp;听到孙道心的语气变化,孙瑞微微一愣,眼中随即闪过一丝期待。

    &bp;&bp;&bp;&bp;“刚才那些,都是做戏给外人看的。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们虽然会尽量守口如瓶,可是终究还是会透露给他们信任的人。不过,你必须认识到,这次的事情,你做的确实有些过分了。我会废除你继承人的身份,等这几年风声过了,我再把你提议成为继承人。当然了,这个还要看你这几年的表现。”

    &bp;&bp;&bp;&bp;孙道心到这里,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bp;&bp;&bp;&bp;其实孙瑞不择手段的性格,倒是跟他有几分类似。

    &bp;&bp;&bp;&bp;要他选择,孙瑞无疑比他的大哥更为适合成为家主。

    &bp;&bp;&bp;&bp;只有这种人才能带领孙家一往无前,不断攀登。

    &bp;&bp;&bp;&bp;孙家不希望仰人鼻息,要做华夏金字塔顶尖的一员!

    &bp;&bp;&bp;&bp;“谢谢爷爷!谢谢家主!”

    &bp;&bp;&bp;&bp;有了孙道心的保证,孙瑞一下子散发了活力。

    &bp;&bp;&bp;&bp;“不用谢我,你还是好好谢谢你福叔吧,多亏了他及时地通知我,我才有机会阻止你的闹剧。现在,我们的拜帖已经送到了唐家了。”

    &bp;&bp;&bp;&bp;孙瑞的脸彻底的一热,不好意思的看向了孙福。

    &bp;&bp;&bp;&bp;“谢谢您!”

    &bp;&bp;&bp;&bp;孙瑞的头一低,轻轻的鞠了个躬。

    &bp;&bp;&bp;&bp;这一次,他是真心实意的。

    &bp;&bp;&bp;&bp;他此刻已经完全意识到,若非孙福及时出手,自己这一次恐怕是真的要铸成大错了。

    &bp;&bp;&bp;&bp;孙福苦笑着摇摇头,道

    &bp;&bp;&bp;&bp;“没事,少爷,谁还没做过几件错事。也是这次的事情太严重,加上家主之命,所以孙福只能得罪了。”

    &bp;&bp;&bp;&bp;孙瑞苦笑地摇摇头。

    &bp;&bp;&bp;&bp;孙道心看孙瑞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暗暗点点头。

    &bp;&bp;&bp;&bp;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一点让他非常满意。

    &bp;&bp;&bp;&bp;孙道心的拜帖直接送了唐淳那里。

    &bp;&bp;&bp;&bp;虽然是辈之间的争斗,可是真的要谈话的时候,还是要家主之间相互交换意见。

    &bp;&bp;&bp;&bp;至于孙瑞,就和唐嫣儿他们负荆请罪了。

    &bp;&bp;&bp;&bp;李文景这个时候好像成了一个透明人,一下子消失不见。

    &bp;&bp;&bp;&bp;他和刘楚了医院里,两个

    &bp;&bp;&bp;&bp;(本章未完,请翻页)人正在魏江一家的病房里。

    &bp;&bp;&bp;&bp;刘楚拿过来所有的赔偿金,全部放在一卡里,交到魏江手上。

    &bp;&bp;&bp;&bp;“魏大哥,这是五十万,虽然不多,也算是唐氏集团的一片心意。请务必收下!”刘楚诚恳的道。

    &bp;&bp;&bp;&bp;魏江自然不想要。

    &bp;&bp;&bp;&bp;不过,刘楚还是将他服了。

    &bp;&bp;&bp;&bp;他告诉魏江,这笔钱走的是公帐,不拿白不拿。

    &bp;&bp;&bp;&bp;而且,他要是退回,自己会很难做。

    &bp;&bp;&bp;&bp;最终,魏江欣然接受了。

    &bp;&bp;&bp;&bp;李文景冷眼旁观,当然知道里面的弯弯绕,不由得高看刘楚一眼。

    &bp;&bp;&bp;&bp;这点事都做得如此细致,既把这笔慰问金送了出,又丝毫不让魏江夫妇感觉尴尬,足见这个刘楚的心思细腻。

    &bp;&bp;&bp;&bp;唐家这种解决事情的态度,在这一家三口的心里,不但是一点怨念都没有,而且还感激不尽。

    &bp;&bp;&bp;&bp;此前,唐家已经赔了一笔钱。

    &bp;&bp;&bp;&bp;按理,那个意外就算是告一段落。

    &bp;&bp;&bp;&bp;现在他们一家被绑架,虽是因为唐家,但是严格起来,最终刘楚救了他们,还给了两颗神奇的丹药,就算是两不相欠,根本没必要再给什么钱。

    &bp;&bp;&bp;&bp;而且,一下子就是五十万。

    &bp;&bp;&bp;&bp;这对于这一家三口来,绝对不是一个数目。

    &bp;&bp;&bp;&bp;魏江最近工作不顺,这笔钱对于他来,实在是意义重大。

    &bp;&bp;&bp;&bp;而刘楚对这一家人的感觉也十分好。

    &bp;&bp;&bp;&bp;现在还有的人以碰瓷为生,恨不得搞得别人倾家荡产。

    &bp;&bp;&bp;&bp;倒是魏江夫妇这样真正的受害者,却步步退让,从来不会要求什么。

    &bp;&bp;&bp;&bp;对这一家人的人品,刘楚是十分赞赏的。

    &bp;&bp;&bp;&bp;“我刚才看了一下。”刘楚道,“两位的身体状况都恢复得不错,做一下例行的检查,算是给那边和外界一个交代,就可以出院了。”

    &bp;&bp;&bp;&bp;“好!谢谢刘神医了。”魏江赶紧道。

    &bp;&bp;&bp;&bp;只不过,他好像有什么话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bp;&bp;&bp;&bp;刘楚心里一动,不露痕迹地道

    &bp;&bp;&bp;&bp;“魏大哥,我有件事和你,你跟我出来一下吧。”

    &bp;&bp;&bp;&bp;魏江立刻道“好!”

    &bp;&bp;&bp;&bp;魏江的妻子也没有什么怀疑,替魏甜甜收拾起衣服来。

    &bp;&bp;&bp;&bp;李文景好奇地跟了过。

    &bp;&bp;&bp;&bp;刚刚来到了一个落地窗前,魏江突然一下子跪在了刘楚的面前。

    &bp;&bp;&bp;&bp;刘楚不由的吓了一跳。

    &bp;&bp;&bp;&bp;“魏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刘楚赶紧把他给扶了起来,“有什么事你就,有什么困难也没事的,我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bp;&bp;&bp;&bp;魏江脸上一阵的挣扎,不过还是道“刘神医,这件事我想了很长的时间,不过,我还是决定出来。”

    &bp;&bp;&bp;&bp;刘楚赶紧点点头,示意魏江继续。

    &bp;&bp;&bp;&bp;“不知道您不是一般人。”魏江道,“所以,我想拜你为师,以后,他们娘俩再欺负的时候,我也不用干看着了。”

    &bp;&bp;&bp;&bp;刘楚一愣,没想到是这件事情。

    &bp;&bp;&bp;&bp;魏江的名字虽然起的大气,可是看看筋骨,实在是普通的很。

    &bp;&bp;&bp;&bp;不过,经过这次事件之后,想必对他的触动极大,因此才会萌生出这样的念头。

    &bp;&bp;&bp;&bp;看刘楚有些迟疑,魏江道

    &bp;&bp;&bp;&bp;“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刘神医,你也不用太为难,你要是觉得我还可以提点一下,就收下我。如果真的不行,就当我什么都没。”

    &bp;&bp;&bp;&bp;这个时候,李文景的声音响了起来。

    &bp;&bp;&bp;&bp;(本章完)

    &bp;&bp;&bp;&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