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神医 > 第0058章 收复结巴

第0058章 收复结巴

 热门推荐:
    &bp;&bp;&bp;&bp;等候在门外的结巴黄全生见到刘楚出来,连忙站了起来。

    &bp;&bp;&bp;&bp;“大大大”

    &bp;&bp;&bp;&bp;一激动,愣是大了半天也没把后面的内容给憋出来。

    &bp;&bp;&bp;&bp;刘楚知道他要问什么,看他憋得难受,开口打断了他“没事了,子弹已经取出来,修养个几天就好了。不会留下残疾。”

    &bp;&bp;&bp;&bp;嘭!

    &bp;&bp;&bp;&bp;让刘楚意想不到的是,黄全生一听,猛地跪倒在地。

    &bp;&bp;&bp;&bp;咚咚咚!

    &bp;&bp;&bp;&bp;规规矩矩的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bp;&bp;&bp;&bp;“你这是干嘛?!”

    &bp;&bp;&bp;&bp;刘楚一脸愕然地问道。

    &bp;&bp;&bp;&bp;“我呃我兄弟你救救的!谢谢!谢谢!”黄全生艰难地道。

    &bp;&bp;&bp;&bp;虽然有点语无伦次,但总算表达清楚了他的意思。

    &bp;&bp;&bp;&bp;听黄全生开口,刘楚无奈地笑笑“真是怕了你了!张嘴!”

    &bp;&bp;&bp;&bp;啊——

    &bp;&bp;&bp;&bp;虽然不知道刘楚要做什么,但出于对他的信任,黄全生想都没想,毫不犹豫地张大嘴巴。

    &bp;&bp;&bp;&bp;嘭嘭嘭!

    &bp;&bp;&bp;&bp;刘楚手握拳头,轻巧的在黄全生的后脑勺砸了三下。

    &bp;&bp;&bp;&bp;“好了,你现在暂时能好好话了!哎,听你子话,我都替你累!”

    &bp;&bp;&bp;&bp;“什么,我好了?!啊!真好了!哈哈,真好了!呜呜我黄全生不结巴了,不结巴了!”黄全生喜极而泣,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

    &bp;&bp;&bp;&bp;“嘿嘿!那子别高兴得太早。你没听清楚我的话吗?只是暂时的!回头还要结巴!”刘楚拍了拍黄全生的肩膀,提醒道。

    &bp;&bp;&bp;&bp;“大侠,这就够了,这就够了!一辈子没有这么顺畅的话。翠翠啊!这次你该答应嫁给我了吧!”

    &bp;&bp;&bp;&bp;“翠翠该不就是里面那位的姐姐吧?”刘楚笑着问道。

    &bp;&bp;&bp;&bp;“咦?那子都跟你了?!”黄全生愕然,随即又咕哝一句,“特么的,这大嘴巴舅子,该让他多疼会儿!”

    &bp;&bp;&bp;&bp;“是我猜的!”刘楚笑道。

    &bp;&bp;&bp;&bp;“猜的原来大侠除了能妙手回春,还能掐会算!”黄全生恍然大悟,一脸恭敬地道。

    &bp;&bp;&bp;&bp;刘楚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的意思“话,眼下你这结巴只是暂时控制了,想要根治,还要费些手脚。今晚看来是不成了,等回头约个时间吧!”

    &bp;&bp;&bp;&bp;他着,就准备离开。

    &bp;&bp;&bp;&bp;“大侠,大恩不言谢,日后定当厚报!”

    &bp;&bp;&bp;&bp;黄全生抱拳道,双眸之中尽是那种慷慨赴死般的决绝。

    &bp;&bp;&bp;&bp;刘楚当然不知道,这黄全生自从练岔了气成了结巴后,就变得有些自卑。

    &bp;&bp;&bp;&bp;因为同学们嘲笑,成绩一落千丈。

    &bp;&bp;&bp;&bp;也是由于被人嘲笑,一次没能忍住跟人大打出手,险些伤了对方性命,直接被学校劝退。

    &bp;&bp;&bp;&bp;踏入社会之后,大多数时间都被人歧视,成为别人的笑话,让他备受打击。

    &bp;&bp;&bp;&bp;再后来,他的身手被某个同村的混混看上,总算凭借着一股子狠劲在东海市南蒲区闯出了点名气。

    &bp;&bp;&bp;&bp;虽凭借强横的武力和狠劲儿,在一群狐朋狗友之间树立了一些威信,大家都畏惧他,勉强找回了那么一点自信,可是他心中还是有阴影。

    &bp;&bp;&bp;&bp;现在,刘楚救了他的兄弟不,还治好了他的结巴,怎能让他不感激涕零?

    &bp;&bp;&bp;&bp;看刘楚对自

    &bp;&bp;&bp;&bp;(本章未完,请翻页)己的承诺不以为然,黄全生又追上前高声道“恩公,虽然我知道你这样的人物不在乎,但我是认真的!上次我有眼不识泰山,在路边得罪了您和您的朋友,你现在居然不计前嫌,以德报怨,救下我兄弟不,还治好了我的结巴。以后无论有什么事,只要你上一声,刀山火海,若我黄全生皱一下眉头,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bp;&bp;&bp;&bp;“你的心意我领了。现在,赶紧看好你的朋友吧!一会儿警局的张局长过来,你注意配合就是,他是我朋友,不会为难你们。”

    &bp;&bp;&bp;&bp;丢下这话,刘楚不再理会还想点什么的黄全生,径直回了宿舍。

    &bp;&bp;&bp;&bp;隐隐之间,他又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功德之力又有所提升。

    &bp;&bp;&bp;&bp;虽然不明显,但是却足以让他感到欣喜。

    &bp;&bp;&bp;&bp;这一次,他并没有活人性命,但仍然获得了功德之力。

    &bp;&bp;&bp;&bp;这就证明,只要救死扶伤,都能触发功德之力,只是多少的问题。

    &bp;&bp;&bp;&bp;按照灭世魔书记录的方法心翼翼地控制着功德之力在奇经八脉之中运行了一个周天,刘楚顿时感觉自己念头通达,丹田之中似乎有一股玄妙的气息在隐隐律动。

    &bp;&bp;&bp;&bp;刘楚心中狂喜,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要凝结出内丹的前兆!

    &bp;&bp;&bp;&bp;只是,他也不敢奢望就此凝结内丹。

    &bp;&bp;&bp;&bp;他知道,自己距离真正凝结出内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bp;&bp;&bp;&bp;又坚持运行一个周天之后,刘楚只感觉神清气爽。

    &bp;&bp;&bp;&bp;再次睁眼,天已经大亮。

    &bp;&bp;&bp;&bp;体内功德之力澎湃汹涌,似乎要寻找宣泄。

    &bp;&bp;&bp;&bp;刘楚打算先看看自己那些病人。

    &bp;&bp;&bp;&bp;如果合适的话,他可以尝试着消耗一点功德之力,让他们尽早康复出院,也好减轻一点自己体内的压力。

    &bp;&bp;&bp;&bp;对于这些患者和患者家属来,呆在医院既浪费金钱,又浪费时间,自己若能早点帮他们解脱,没准儿也是一桩功德。

    &bp;&bp;&bp;&bp;刘楚刚要上楼,就被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阻挡住了路。

    &bp;&bp;&bp;&bp;“你好,刘顾问。”

    &bp;&bp;&bp;&bp;这女人话的语气冷冰冰的,似乎没有什么诚意。

    &bp;&bp;&bp;&bp;刘楚有些莫名其妙。

    &bp;&bp;&bp;&bp;这个女人陌生的很,以前没见过。

    &bp;&bp;&bp;&bp;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回了一声“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bp;&bp;&bp;&bp;“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市医院的急救科的新任顾问吴诗怡,毕业于东海第二医科大学,是海德堡大学的博士。”吴诗怡的语气有点咄咄逼人,把一连串的头衔报了出来。

    &bp;&bp;&bp;&bp;要是其他普通的医生听到这一串头衔,恐怕会忍不住对这个漂亮的律顾问高看一眼。

    &bp;&bp;&bp;&bp;年纪轻轻就拥有了博士头衔,而且长得还这么漂亮,更是难得。

    &bp;&bp;&bp;&bp;可惜刘楚半路出家,连半天大学都没读过,东海第二医科大倒是偶尔听过,可是海德堡大学什么的就没听过了,自然也没什么感觉。

    &bp;&bp;&bp;&bp;不过既然人家得这么牛逼,自己也该有所表示对吧!

    &bp;&bp;&bp;&bp;于是,刘楚哦了一声“挺厉害!恭喜恭喜!”

    &bp;&bp;&bp;&bp;然后,他便侧开身子,准备绕过她走人。

    &bp;&bp;&bp;&bp;“刘顾问,我想请问,你又是那间学校毕业的?”

    &bp;&bp;&bp;&bp;吴诗怡一个箭步,直接挡住了他的路,傲人的本钱几乎与刘楚来了个亲密

    &bp;&bp;&bp;&bp;(本章未完,请翻页)接触。

    &bp;&bp;&bp;&bp;幸亏刘楚反应够敏捷,才没有碰在一起。

    &bp;&bp;&bp;&bp;“抱歉,我没上过大学。”刘楚挤出一个笑容。

    &bp;&bp;&bp;&bp;他能猜到,这女人估计是不忿自己特别顾问的身份,故意跑来找茬儿的。

    &bp;&bp;&bp;&bp;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看谁都不顺眼的女人,刘楚以前的时候就见过不少,自然也难得跟眼前这位浪费时间。

    &bp;&bp;&bp;&bp;丢下这话,便一个闪身,直奔办公室。

    &bp;&bp;&bp;&bp;眼前的刘楚突然消失,吴诗怡直接愣住。

    &bp;&bp;&bp;&bp;她感觉对方像是鬼魅一般凭空消失。

    &bp;&bp;&bp;&bp;下一刻,脚步声却在楼道上传来

    &bp;&bp;&bp;&bp;果然,她转过身来的时候,却发现刘楚已经只留下一个快速消失背影。

    &bp;&bp;&bp;&bp;吴诗怡下意识地揉揉眼睛,喃喃地道“怎么回事?难道是眼花了”

    &bp;&bp;&bp;&bp;她当然不清楚,刘楚刚才为了摆脱她,故意使了一个名叫迷踪步的身法。

    &bp;&bp;&bp;&bp;只是,刘楚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吴诗怡回过神来之后,一路追到了他的办公室。

    &bp;&bp;&bp;&bp;“你怕了?”她径直走到刘楚跟前,再次堵住了正要直奔病房的刘楚。

    &bp;&bp;&bp;&bp;“是啊,挺害怕的!”刘楚知道避无可避,索性停下脚步,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bp;&bp;&bp;&bp;“那就自觉点,别继续在这里招摇撞骗!”吴诗怡迎上了刘楚的目光。

    &bp;&bp;&bp;&bp;“可我觉得这里挺好的,暂时还不想走。”刘楚笑道。

    &bp;&bp;&bp;&bp;“这么,你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打算赖着不走喽?”吴诗怡冷笑。

    &bp;&bp;&bp;&bp;“哈,这话正好也是我想对你的,可惜我读书少,一时间没想起来。谢谢啊!”刘楚一语双关。

    &bp;&bp;&bp;&bp;“你”吴诗怡气结,一时之间竟然不出话来。

    &bp;&bp;&bp;&bp;“我怎么了我?拿着工资不好好工作,跑来这里浪费我时间!”刘楚冷声道。

    &bp;&bp;&bp;&bp;“我只是看不惯你这种招摇撞骗的家伙糊弄那些可怜的患者!”吴诗怡义正词严。

    &bp;&bp;&bp;&bp;“看疗效!”刘楚淡淡地道。

    &bp;&bp;&bp;&bp;“你什么?”吴诗怡一子没听懂。

    &bp;&bp;&bp;&bp;“就是治疗结果。”刘楚解释道,“你怎么不看看我的病房,目前康复率百分之百,而且,会一直保持下!”

    &bp;&bp;&bp;&bp;“就靠中医那点坑蒙拐骗的伎俩?!”吴诗怡冷笑。

    &bp;&bp;&bp;&bp;刘楚总算明白,这又是一个中医黑。

    &bp;&bp;&bp;&bp;不过,这些年中医的处境他多多少少还是清楚的。

    &bp;&bp;&bp;&bp;中医式微,被西医不断侵蚀,节节败退。

    &bp;&bp;&bp;&bp;加上不少打着中医旗号的家伙招摇撞骗,更把中医残留的一点名声毁于一旦。

    &bp;&bp;&bp;&bp;他叹了口气“哎,果然还是因为不认可中医呀!”

    &bp;&bp;&bp;&bp;“那也得有值得认可的理由。”吴诗怡满脸不屑。

    &bp;&bp;&bp;&bp;“那你知道你自己身体的毛病吗?”刘楚笑着问道。

    &bp;&bp;&bp;&bp;“怎么,想用中医给我看看啊?”吴诗怡挑了挑眉,“那就看看喽!看你能出花来!”

    &bp;&bp;&bp;&bp;“把手伸出来吧!”刘楚笑道。

    &bp;&bp;&bp;&bp;“把脉?”吴诗怡摇摇头,“我还以为你只凭肉眼就能出个一二三来。”

    &bp;&bp;&bp;&bp;“望闻问切。我能看出一点端倪,不过把把脉更准确。不然估计也镇不住你。”

    &bp;&bp;&bp;&bp;“好,那就看看你到底是神骗还是神医!”吴诗怡直接伸出右手。

    &bp;&bp;&bp;&bp;(本章完)

    &bp;&bp;&bp;&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