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海贼王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靖康之难(六十一)

第四百四十四章 靖康之难(六十一)

 热门推荐:
    宋钦宗的伙食,一直由金人按照皇帝待遇提供御膳,主要食物是馄饨、扁食(水饺),有时也提供馄饨、饼餤裹夹(肉夹馍)之类。内侍们没吃过饼餤裹夹,皆争相抓取品尝。前来送御膳的金人见此情形,以手加额,说道:“尔罪过!此食未曾供皇帝,岂可食也?”

    十二月初二早晨,宗翰与宗望决定举行受降仪式。宗翰先派人用青毡将斋宫屋脊上的鸱尾盖住,用帏幕将屏壁上画有龙的地方遮住,又在殿内布置了一座朝北的香案。然后,派萧庆去通知宋朝皇帝前来相见,宗翰与宗望二人则站在殿门口等候。

    不一会儿,在萧庆陪同下,宋钦宗骑马而来。萧庆向宋钦宗简要介绍了一下宗翰与宗望。宋钦宗这是第一次见到他俩,觉得这二人果然是奇伟之才。二太子元帅(宗望)瘦而高,精明干练。囯相元帅(宗翰)魁梧豪爽,不怒而威。宋钦宗将降表交给宗翰,并与宗翰、宗望相互作揖,然后骑马入殿。宋钦宗走在前面,宗翰与宗望跟在后面。

    宋钦宗一见殿内摆着香案,随即下马,走过去,站在香案前。宗翰令萧庆宣读降表。宋钦宗主动跪下,朝着北方大金国方向行叩拜之礼。

    此时,殿外忽然飘起大雪,铺天盖地,漫卷环宇,惟留苍茫。宋钦宗的随员们不敢大声哭,皆唏嘘不已。

    中午,宗翰与宗望在斋宫举行宴会,宴请宋钦宗以及随行宰执与亲王。入席时,宗翰与宗望很客气,一定要讲宾主之礼,坚持让宋钦宗坐在主位上。宋钦宗再三谦让也不行,只好在主位就坐。

    宋钦宗虽然坐在主位上,但宴会的真正主人是宗翰。酒过三行,宗翰开始发话。他首先提起宋徽宗道:“太上皇当年太不讲信用,这才导致我们出兵南下。我还是希望太上皇能出城,见一面,有些问题很想当面问清楚。”

    宋钦宗赶紧解释说道:“上皇身体不好,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做儿子的可以替他承担。”

    宗翰笑了笑道:“皇帝仁孝,那就不谈此事了。”

    接着,宗翰又将宋钦宗数落了一顿道:“我军二次出师,理由与第一次同样,都是你们太不讲信用,出尔反尔。”宋钦宗苦笑一下,无言以对。

    宗翰见宋钦宗脸色尴尬,于是话题一转道:“近来,城中有不少人擦城而出,皆是些背弃君亲不忠不孝之人,死不足惜,已下令全部敲杀了。”宋钦宗脸色忽然灰白,默然不语。

    宗翰话题又一转说道:“天生华夷,自有分域。中国岂是吾人所能占据?何况天人之心并未厌弃赵氏。假使其他豪杰四起,中原亦非我有。我们只想以大河为界,仍许宋朝用大金正朔。”

    宗翰这个表态很明确。宋钦宗听后,仿佛吃了定心丸一样,脸色顿时舒缓了许多。

    宗翰说道:“两国虽然已和,但四方不明真相,我担心各地闻京城失陷而生变,请遣使到各地抚谕,我可派人将他们送出我军控制区。”宋钦宗点头答应。

    宗翰又说道:“三太子现在西京卫护,赵氏陵寝不会遭到破坏,但请放心。”

    宋钦宗说道:“为答谢二帅保全一城生灵,来时特备薄礼一份。有金银十六担、缣帛五十床、金玉带各二条。”说着,宋钦宗又命左右取出内府蹄金,赐给宗翰与宗望。

    宗翰微微一笑道:“城既破,一人一物皆吾所有也。皇帝之来,所议者大事,此何用为?如想赏赐,可赏给臣下。”

    宗翰的断然拒绝,让宋钦宗颇感意外。宋钦宗觉得,囯相元帅的微笑与语气神秘莫测,不可捉摸,宋钦宗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宗翰站起来说道:“日色已晚,恐城中军民不安,可早点回城。必欲赐赉,但留左右足矣。”

    随后,宗翰与宗望陪同宋钦宗穿过走廊,来到殿门外,将宋钦宗送上马。宋钦宗惴惴不安,一再表示谢意。

    为确保宋钦宗路上安全,宗翰特派出一队精兵护送。宗翰要求他们,必须将宋朝皇帝送入南熏门后才可返回。路上,这些金兵与宋钦宗御前卫士们有说有笑,互相庆贺。有个金兵说道:“今日咱是一家了,可喜可贺。我从军十二年矣,不知家中父子存亡。且喜两国通和,遂有解甲之期。南下途中,国相、二太子皆传令:汴京必破。万一攻不下,哪怕用二十年时间,也绝不放弃。不破汴京,誓不返国!”

    从宋钦宗出城那天开始,每天都有数万人自发地聚集在南熏门内,迎候圣驾。十二月初二一大早,许多官吏、太学生、市民百姓又聚集在南薰门内,摩肩接踵,盛况空前。因为昨天傍晚宋钦宗曾派人来此宣诏,说今日回城。

    天色阴沉,空中飘着零星飞雪。在朱雀门到南熏门宽阔的御道上,人声喧嚣,有的在焚香祷告,有的在翘首瞻望,你来我往,络绎不绝。大家都有一个共同心愿,期盼圣驾早日回城。因为圣驾回城,则意味着议和成功,意味着全城百姓免遭战火蹂躏。

    午时过后,南熏门仍然紧闭着。一些人以为,皇上今日未必回城,于是渐渐散去。还有一些人不死心,继续等候在那里。

    黄昏时,南熏门忽然打开,一名使臣驰马而来,大声向众人宣布:“圣驾回都。”人们闻讯惊喜,奔走相告,迎驾的人流从四面八方涌来。

    不多时,宋钦宗骑马走入南熏门。众多官员、太学生与市民百姓夹道相迎,跪拜在道路两旁,山呼万岁。老人与儿童不需跪拜,他们则纷纷捧着土,奔跑着,填塞路上残留的泥雪。不一会儿,御道上的泥雪全被干土覆盖。

    有的人手捧香烛跑在宋钦宗队伍最前边引道,有的人想近前一睹圣颜而与禁卫发生冲突,有的人甚至爇顶燃臂……,人们以各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因为人们相信,皇帝安全回来了,说明议和已成功,灾难已化解。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