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欲妙体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日月星三子归位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日月星三子归位

 热门推荐:
    李家之神比较神秘,他们甚少出手,若不是统一神界之举搞得太大,其实蛮低调的。kanxse便是统一神界,都是很少有阻碍,现在谁不知李顽有多强悍,借助这个虎威,还不纷纷臣服。

    神界虽然神的数量锐减,却还是有不少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使得沉积山周边神山神海,神头攒动。

    李顽一来,就潜入沉积山中,一边修炼,一边等待。

    好些李家之神来此,他都没有现身,现在他的身份太不一般,出现的话会形成终极威慑,让所有神都噤若寒蝉。

    别的妻子没来,久无消息的李倩若倒是现身,在李家之神中也身份尊崇的她,与李美莲在一起。

    李霸道也来了,与李倩若和李美莲在一起,对倩若奶奶恭礼,虽然她如今威权天方位面,面对上一辈还能平等相待,却是对上奶奶辈分,那都要矮一截。她为神极为机灵,便是对上与李顽有瓜葛的那几个神女,平素也不会去管的。

    有时她颇为怨叹,这色爷爷往年的风流债,就是不愿意好好解决,这般拖着有什么意思吗!

    终于,月子和李思念从两方不约而同出现,同时爆发出强猛气势,一个如月皎洁,另一个群星灿烂。

    李思念信心满满,月子也是战志昂扬,这就战了起来,围观的神都是暗暗吃惊,他们竟然同时拥有中级神祖的战力。

    战至最后,不仅众神吃惊,李家之神都是惊呆。

    只见李思念在天空轰开一个大洞,月子竟然也是能这般借力,要知道没有三个好处,是不可能做到的。虽然李思念和李霸道手里还有几份三个好处,却是他们知晓,这一定是李顽赠送。

    李思念气的狂叫:“老头子,你助力外神,不地道啊!”

    好吧!李顽本想静静看斗战,听到儿子吼声,面上挂不住了,小兔崽子还敢说我的不是,看来是皮痒痒了。

    于是,让众神瞠目结舌的是,一只大手凭空幻现,轻易阻隔了斗战,拖拽着李思念进沉积山中。

    众神大惊之下,眼见李家之神都是没任何动作,反而露出笑意,便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那位天方位面第一神竟是此时在沉积山中。

    过了一会,李思念苦脸外来,望见李家之神俱是似笑非笑,老脸厚的他也没当回事,望着月子,叫嚣:“就算你得到……我爹的好处,我也要打的你心服口服。”

    月子微微一笑,道:“我们继续战吧!”

    “轰轰……”两声响,两神又是轰开大窟窿,斗战起来。

    此时,有神钻进沉积山中,面对李顽,就是热泪盈眶。

    李顽笑道:“羲阳曜日……你这人形神态还是很威武的嘛!”

    羲阳曜日过来就拥抱李顽,只是他的身躯颇大,这般做就象巨人抱小孩一般。还好李顽身躯暴涨,才能与他拥抱一下,不然还真不伦不类。

    羲阳曜日道:“哥哥,我能再回去吗?”

    李顽摇头道:“你的太阳与我的躯体空间已是完美锲合,你以后还是在外面,一定会有更多你的机缘。”

    羲阳曜日微微失望,却心知这是李顽对他的好,又问道:“哥哥,我和思念都有所感,那竞争一事似乎快要来了,又该如何是好?”

    李顽道:“顺其自然,既然有,那么一定冥冥中一直在观察你们,谁强谁弱,它自有分晓。我并不赞成你们之间现在的争斗,日月星是自然规律,缺一不可,我想你们很大可能都会被选上。”

    羲阳曜日点头,他也是这般想的,并曾与李思念说过,月子心态不知,只不过他们背后的神都是太热衷本源,怂恿他们互相争斗而已。

    月子为击退三万里,嘴角流血,望着李思念,笑道:“上一次,你轻易击败了我,这次我终于知晓你的底线在哪里,以后你就没那么容易再击败我,等待我反超吧!”

    李思念默然,月子能在这段时间直追项背,除了其获得三个好处外,确然下了苦劲,又获得好的机缘修炼,以后还真是极难对付的对手。

    这场大战,为众神窥出李家之神的深浅,李思念的力量应该就是最突出,最有代表性的力量。除了那几位远古神祖,相传不怎么出手,却是拥有修炼小屋的那几位,李家之神的巅峰已是拥有中级神祖的力量,假以时日还得了啊!

    众神心有千结,默默散去,暗中关注的月神祖和太阳神祖也都收回目光,更多的是对李家心怀恐惧。

    李霸道向着沉积山道:“爷爷,您也该出来了。”

    李顽出现,迎着亲朋好友崇拜,兴奋地目芒,一一点头示意。

    只是待他放出风雅丽和柳念寒,得知她们已为李顽接受,立时掀起轩然大波。陆雪不在,储秀华就酸意难忍地发难,再有几个怨女配合,上演了好一场控诉,使得场面一时乱了。

    李思念在旁看笑话,李美莲讨好亲爹,连忙劝解,李霸道两不偏帮,蹙着娥眉,也是束手无策。李倩若面无表情,谁

    也不知她在想什么,现在的她越来越难以看透。

    李顽头都大了,汗都为此流了出来,待见到解玉玉眼神直勾勾地飞来,立知不好,赶紧遁去。

    李家之神犹还乱糟糟,解玉玉没有停留追去,李顽总算脱离,已是一身的冷汗。

    他这般狼狈遁走,却是无法逃过醉蓝的追踪,感知到有颗星星追蹑自己,仰头笑道:“醉蓝,你终于愿意与我联系了。”

    醉蓝的星纪看着就在高空,实际距离极为遥远,自然不会亲身到来,而是传来气恼话语:“李顽,你为何要助月子?”

    李顽朝着一处望一眼,笑道:“你们为了本源,不遗余力地想要获胜,可是三子相争没那么简单,他们都是自然命数,在我想来命中注定都要为冥冥中带离。我这不是助他,而是为了锲合冥冥中之意,让他们命数都不衰弱,其实是在助你啊!”

    醉蓝沉默一下,才道:“你的说法……是我以往从没有想过的,似乎有道理。可是,本源关乎我的超脱和未来,我实在是不敢,也不能冒这个险。”

    李顽心中暗叹,醉蓝还是如以往那般,会为图谋更大而费尽心血,没有失忆,那么她会顾着与自己的深深爱念,现在他已是没信心,她还会那般。

    李顽目视苍穹,道:“醉蓝,你要相信我,只有共同进境,三子才能一起得到名额。你若十分在乎本源,我会为你寻到你的本源,这是我的誓言。”

    沉寂一会,传来醉蓝的幽幽叹息声:“你这么有信心,可是我无能分辨出你说的是对,还是错,就这般吧!”

    那颗星星没有再继续追蹑,李顽的心有些沉,醉蓝应该是对他有了成见,这让他心里有了失落感,为此多了一个心事。

    他的目光又望向那处,只见月子飞来,近前向他恭施一礼,道:“我在此向您行礼,是对您的尊重,感谢您的馈赠和无私,若是有机会报答您,我一定会去做。”

    李顽心情正不好,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月子又道:“我已有所感竞争一事快来了,对此心有所急,方才听您对星神宿所说,一切都恍然!我相信您,至少在天方位面,我不会再有针对星子和日子任何事,安静等待那一刻来临。”

    李顽又是点头,眼见月子离去,方才仰首望天,落寞地叹了口气。

    李顽从此周游神界,四处寻找资源修炼,不再问世事。

    李家势力虽然称不上是一手遮天,却是无神敢惹,直待大多闷头苦修,也不大问事,便是李思念的聚宝楼都是不温不火,看来他也没心思去搞了。直待小字辈全部升入尊胜境,便俱是退至幕后,选了一位亲近李家的天王任帝位,从此渐渐消失于众神眼目中。

    虽然李家势力逐渐隐退,却是众神皆知李家之神会越来越强悍,李家依然是天方位面的实际统治者。

    五万年,一声虎吼传遍神界:“规则,是你做下的蠢事,就要接受我的制裁,我要给予你惩罚。”

    神界由此爆发一场惊天动地斗战,引得众神纷纷侧目,为此骇然,他现在已是这般强了吗?

    位面第一神李顽悍然向规则挑战,两虎相争,斗的是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规则的惩罚之力就是位面闪电,无情的它不停劈灭李顽的分身,却是无法劈裂本身。虽然李顽身体依然会被劈到,皮开肉绽,却是他的实力似乎已凌驾规则之上,斗的是勇猛精神,无敌之态。

    随着呻吟声响起,一道微微闪烁光芒的闪电为李顽从虚空中抓出来,在他的手心里翻腾跳跃,无法挣脱。

    李顽此时也是虚弱不堪,冷笑道:“规则,三十万年河东,三十万年河西,你这无情的机器也有落入我手中的时候,快些给我的妻子们恢复记忆,不然我……不会让你好受。”

    李顽还不敢冒然毁灭规则,因为它是位面之心,它的毁灭就预示着天方位面的衰亡,至少现在他还无能为天方位面重新生成一个位面之心。

    规则真的只是机器而已,虽然挣扎着,却是没有任何情感传来。

    李顽无奈地摇头,看来位面之心不象世界之心和宇宙之心,想要孕育生成情感,当是千难万难。

    他运起大无极掌控神法掌控住,大惩罚圣力克制而去,又幻出灵之眼窥去,已是窥出因由,面色为之惨变。

    规则抹除记忆虽然不彻底,却是很无情,这记忆能源早已不知飘散何处。

    他为此恨得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记忆能源既然散去,想要寻回来,只有失忆者重新寻回才行,这也是要靠缘份的,或许只有冥冥中才能做到。

    对规则恨的要命,又是不能毁灭它,他便滴了一滴精血在其上,欲要慢慢,彻底掌控它。规则无力反抗,为他施下惩罚之力,还可能会被掌控,呻吟声弥漫天方位面,闻者心酸,恐惧。

    竟然能战胜规则,李顽已是恐怖到无以复加,甚可能与羯望同一级数,至少天方位面的神,是根本无

    法战胜的。

    七万年,月子偶遇李思顽,痴心表白被拒后,黯然神伤,从此深修中,再也不出来。

    嫦娥神祖当时也在不远处,心有戚戚望着这一切,回归月宫,也是甚少出来。

    八万年,神界突然传来冥冥之音:“日月星三子听令,你等本是受本源感召而生,现至回归时候,都随我回去,你们新的征程即将开始。”

    分处三地的李思念、羲阳曜日和月子,同时披上一层鼎烈霞光,在三道天外射来的光束中冉冉升起。

    分别的时间很短,三子在亿万众瞩目中,全部飞向未知之境。

    李顽距离尚远,只能目视三道霞光离开,略有黯然。

    太阳神祖、月神祖和醉蓝,同时加诸本源之力,各有领悟,大获好处,他们同时也隐隐明晓自己的本源是什么,待日后超脱,就是寻根之旅。

    随后,冥冥中又传来一道声音:“为何纪元之子们在这里?”

    众神迷糊,谁谁是纪元之子?

    冥冥中又道:“原来如此,我竟是忘了你们,你等本是最强大者,甘愿投胎至此,已是有死亡。宿命天堑,命运莫测,最终只能靠你们自己超脱。”

    冥冥中再也没有声息,似已离去,众神恍然大悟,原来纪元之子就是众神宿。当初众神宿诞生时,也曾说过宿命天堑,命运难测,这冥冥中竟然忘记他们在此,难道他们的宿命不归冥冥中掌控?

    众神宿前世是最强大者,一定是在外面强大至极,此时在神们的眼中更加神秘。

    某日,李顽终于来至星纪外,静静地望着这里。星纪之防范极强,便是他都不得轻入,只好这般。

    不久,星纪敞开一道大门,他飞进去后,就见醉蓝神色复杂看着他。

    李顽默默对立,醉蓝是心有千结,一时对视无语。

    他们交谈的很少,大多数时间是遥望星空,感受着波澜壮阔。

    李顽离去,醉蓝伤心关闭星纪大门,从此再没启开。

    她知晓李顽心中有根刺,一直以来都有,自她欲超脱那个末影世界就已种下,却是在她极欲寻到本源,而怨怪恼怒他那一日,又凸出来了,情意迷蒙,一层轻纱隔绝了他和她。

    李顽外来后,郁闷难解,他想与醉蓝续缘,却是不知怎么的,见到她后,怎么也无法说出心中的思念和深情,以至于最终有了离开的心理,为此心魂波荡。

    长思红颜深流水,星辰流砂迷年华。恍惚魂散阴晴缺,茫朦孤回朝暮伤。

    年轮一遍遍的转,湮没了烟雨容华,留下了心的哀,伤的情。

    曾经的爱,沧海难忘,星辰的印记,落寂的梦萦,始终只是心的牵绊。

    又是一个道意,在李顽心伤与醉蓝有了爱的裂痕时,顿悟出来曾经的爱的道意。

    他深爱着她,可是曾经的那根刺却始终埋藏心中,让他怨恨自己的小心眼,但又难以拔除,落得面对玉人,也哀怨,直至满腹愁意离去。

    九万年,李顽遇到杨戬,一个儿子离去,让他想在这个儿子身上找到一点平衡感。

    可惜,杨戬冷斥与他,倔强离去,又是让他伤感。

    某日,杨戬怒虐玉皇神祖,最后还是在玉华的阻止下才放过。

    玉皇神祖是多么心高气傲的神,气的暴吐鲜血三日,后无颜再留在原地,流浪神界时,巧遇陆展。

    在陆展的激发下,玉皇神祖入魔,成为天方位面有限的魔祖之一。

    十万年,在天方位面之外某处,无数暗骨战灵聚在一块移动陆地上,上空漂浮大大的暗骨两字,正是向着天方位面进发。

    移动陆地是很有名的天外战地,可以很快速地传递更多兵力,只有相对强大的小圣族才能拥有。这只是相对于小圣族而言,大圣者们一般都有袖里乾坤的承受力量,象这类传送兵力,是无须天外战地的。

    袖里乾坤,便是仙都能做到,不同的是这需要袖里空间能承受才行。就如暗骨战灵,便是神的袖里也只能承受一百万,因为他们很强,那气机就能撑爆袖里空间。

    小圣人虽然许多比远古神祖还强大,他们一般也做不到用袖里空间传送这么多的生命,只能依靠天外战地。

    暗骨位面这次来的是一个极为强大的暗骨战将,名叫骨戒暗度,在他的麾下就包括无骨查尔。

    此时,暗骨战灵的天外战地停在那里,面对着另一块巨大陆地,其上空飘浮着观空两字,说明这是观空位面的天外战地。

    骨戒暗度是一副巨大骷髅架,脖颈处悬挂着十颗硕大骷髅头,骷髅眼里漂浮着一团幽火,坐在由无数骷髅堆砌的宝座上,沉声道:“空飞烟,你为何拦住我们的去路?”

    观空位面的天外战地上,有个高高宝座,上面坐着一个千娇百媚美女,此时笑道:“骨戒暗度,你们如此大举出动远征,一定有非常事发生,既然我们遇到了,总要让观空位面也获得一点好处吧!”